噗嗤!

0

暗滅獠牙輕輕劃過眼前那名黑衣人的脖頸,鮮血瞬間呲了出來,黑衣人捂着喉嚨,嘴一張一張說不出話來,拿着刀的手越來越重,雖然很想砍向藍海,但無奈身體的力量快速流失,直到死亡。

神武則掏出了那雙與身體極不相符的匕首,每一刀都帶走一道亡魂。

藍海的每一次揮刀都讓那個財政大臣死胖子臉色難看一分,這些都是自己的精銳,這次也是派出了將近一半的數量,爲的就是將藍海除名,可是沒想到即便這樣還是低估了那個混賬東西,我總共只有二百五十名死士,這下就死了一百個,真他媽肉疼,也不知道這兩個混蛋小子誰能上位,媽的,恐怕這兩小子也是看我那兩百多名死士纔沒有對我出手,要是都完蛋了,恐怕我也完蛋了,不行,得讓那七皇子放放血。

想着,唐茂梓就隱晦的對着一名明顯是首領的人打了一個手勢,那名首領看見了,立刻吹了一個口哨,剩下的死士瞬間消失的乾乾淨淨。

“哼,這下看你怎麼逃。”說着,藍海帶着湮滅獠牙就衝向了七皇子等人,不過只有七皇子一個人面色平常。

六皇子從小好武,年紀不大卻已經達到六品的修爲,此刻面對藍海的攻擊也是一臉警惕,雖然沒有後退,但害怕是肯定的,那五十多個死士在自己眼前被殺誰也不能正視那個惡魔。

可誰知,藍海的目標既不是七皇子也不是六皇子,恰恰是那身材臃腫的死胖子財政大臣唐茂梓。

呯~~~

一陣金屬的碰撞響起,藍海的湮滅獠牙碰上了一柄巨劍。

“我擦,這個老狐狸果然有護衛,還他喵的這麼厲害。”藍海急忙後退,搓了搓被震麻的雙手說道。

此時,那個死胖子唐茂梓身前站着一個手持巨劍的少年。

巨劍長約三米,少年僅僅一米六。

少年帥氣的將那柄巨劍扛在肩上,默然的看着藍海。

“我擦,比我還帥,這能忍?神武,上,給我揍他!!”

神武聞言,立刻上前,舉起匕首就往少年脖子處抹。

藍海難過的捂住眼睛:“沒讓你殺他,衝動的胖子。”

砰!!

一陣巨大的重物落地聲音響起。

“哎,又是一條鮮活的生命啊~”話音未落,就看見神武狼狽的從藍海腳底爬起來。


“我*,這貨真厲害。”

“什麼,你認真的麼!”藍海嚴肅的問道。

能夠一擊擊飛神武,自己也只能在底牌盡出的情況下做到,而眼前的那個小子明顯年齡還沒有自己大,實力就已經這麼強了。

爲什麼沒有在實力榜中出現?

這是藍海首先想到的疑惑。

不久他便釋然了,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高調,這些纔是真正恐怖的人,因爲不知道哪天就碰到一個可以秒殺自己的同齡人。

藍海的手握緊了湮滅獠牙,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少年。

而那少年眼中,只有茫然,好像世界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即便是身後那個人的生死。

“這個少年一定不是真心保護唐茂梓的,我們只需要牽制他,等那個人來解決。”

“恩,就這麼辦。”

說着二人衝向了少年。

少年只是將肩上的巨劍放了下來,並且將高傲的頭顱低了下來,等着兩個人的攻擊。

就在藍海和神武快要觸碰到少年是,少年擡頭了。

天哪,紫色的眼珠,天煞族,他竟然是天煞族人。

就是這雙眼珠竟然將藍海和神武的身子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因爲這雙眼睛代表着……

天煞!! 這黑蓮母炎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夠淬鍊人體內的玄氣和玄脈,當然,對於肉.體作用同樣不容忽視。

不過它也有一個最大的缺點,那就是母火之中蘊含了強大了黑蓮毒,一旦進入人體過多,後果將不堪設想。

「而黑蓮毒你們應該也聽說過,這東西攝入太多對我們將沒有任何的好處,所以我們學院已經聯手壓制住了這個東西,但依舊是難以完全清除,如果你們中間有人想退出,我絕不阻攔,也絕對沒有任何人會笑話你們。」

半晌過後,原地的眾人卻是沒有任何退縮的意思,聶涵竹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緩緩的打開了那座厚重的石門。

一股鋪天蓋地的灼熱氣浪從裡面席捲而出,穆凌和慕容曉霜二人手挽手走了進去。

裡面看不到周圍的石牆石壁,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片白色的世界,周圍只有淡淡的白光一眼看不到盡頭。

唯一和這裡不合群的就是遠方的水平面之上只有一團黑色的光芒似乎在緩緩的閃動,進入這裡面的一剎那,穆凌已能感覺到黑蓮母炎帶來的炙熱感。

為了爭取更多的名額,聶涵竹將可塑之才都是放了進來,這其中就包括北院的葉夢鍾,西院的侯勁松和孫蓉,南院有穆凌和李修二人。

而東院一方分院包攬了五個名額,這也足以看出東院在整個冥荒學院,實力和底蘊都是最為強橫的。

「從這裡開始,越靠近黑蓮母炎,效果就會越好,當然,黑蓮毒對身體的滲透也將會越大,量力而行,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修鍊,十天之後我會進來叫你們!」

聶涵竹簡單有力的說完便離開了這裡,她似乎並不願意在這裡多呆一分鐘,只是沒有人留意,她走的時候,眼神有意無意的在穆凌和慕容曉霜親密的身影上一掃而過。

「這裡對我們沒有多大的作用,繼續前進吧。」

穆凌和慕容曉霜相視一眼,然後繼續朝黑蓮母炎走了過去,同樣的,其他人也是緩緩的朝中心靠近。

只是離黑蓮母炎越近,穆凌便感覺到身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灼燒一般,儘管黑蓮毒已經被壓制,但它的作用仍然是不可忽略。

「穆哥,不行了,我只能陪你到這裡了。」

慕容曉霜皺了皺眉頭,顯然,她的身體承受能力已經達到了極限,這裡似乎才是她最為適合的地方。

周圍許多人早已停下了腳步,左右看去,只剩下他們二人和韓幽子,其他人全部都停留在了身後。

這裡,似乎離黑蓮母炎還有兩百米左右的距離。

「好,你就在這裡修鍊吧,別管我了!」

慕容曉霜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穆凌和韓幽子相視一眼,繼續朝前走去,直到離那朵黑色的火焰只有一百米之時,穆凌和韓幽子二人終於是停下來腳步。

二人相視一笑,同時盤膝坐了下來,穆凌的身軀實際上還能承受住一定的距離,只不過他不想因此而對韓幽子有所影響,所以他選擇了和韓幽子同樣的距離,只是,這裡的黑蓮母炎的力量對穆凌的影響同樣不小。

五天的時間過後,盤膝而坐的穆凌陡然睜眼,他緩緩站了起來,看著盤膝而坐的眾人他笑了笑。

然後繼續朝黑蓮母炎走了過去,他的皮膚感到了疼痛,他發現有一絲細小如蝌蚪狀的東西似乎要鑽進他的身體裡面。

二星體修的實力被他發揮的淋漓盡致,他忍受著皮膚灼傷的痛苦悄然運轉雷炎煉體術。

離黑蓮母炎的距離竟然只有不到十米的距離,他的皮膚在慢慢變黑,那種嗜心的痛苦讓他恨不得立刻找一個地方了結了自己,但他沒有這麼做。


之前喬木鴻三個人的實力已經深深的刺激到了他,而那樣的實力居然只能在羅幽宗當個外圍弟子,所以穆凌每時每刻都有一種急迫感。

他必須要運用非常的手段來提高自己,眼前的黑蓮母炎就是機會,五米的距離之後穆凌終於艱難的停了下來。

穆凌沒有盤膝坐下,他就這麼靜靜的站立在黑蓮母炎的跟前跟入定的老僧一樣,他體內的玄氣在悄然的發生變化。


他的身體再度開始出現了一絲絲改變,但不可忽略是,他的右臂之上,已經聚集了大量的黑蓮毒。

這樣做的另一個好處就是,身後那些盤膝而坐的人猛然發現黑蓮毒似乎不如先前那麼猛烈了,因為大部分黑蓮毒似乎都將穆凌當成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入口,所以身後的盤膝而坐的學生睜眼繼續朝前走到一個適當的距離再度開始修鍊。

當他們看到穆凌站在黑蓮母炎跟前的時候,眼睛已經出現了一抹深深的駭然,這需要什麼樣的意志力才能做到啊。

「他瘋了吧,黑蓮毒能要了他的命啊。」

「習慣就好了,穆凌做的哪件事正常過?」

「……」

議論聲不斷發出,慕容曉霜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抹擔憂,但她很乖巧,並未上前阻止。

她只是靜靜的注視著穆凌的背影,她尊重穆凌的每一個決定,她對他有著絕對的信任,穆凌不會無緣無故做出這種行為的。

十天的時間悄然而過,沒有動靜的穆凌陡然一步踏出,然後右手狠狠的插進了黑蓮母炎之中,這一幕更是讓身後的其他人面色大變。

整片空間似乎都是震蕩了一瞬,穆凌的右臂已經完全變成了漆黑色,但就在此刻,他體內似有一道奇異的力量從丹田內的神海深處涌了出來。

這種感覺,穆凌曾經有過幾次,當初他玄脈被廢,後來巧得機遇恢復之後和司馬風的決鬥,他體內就出現過這種力量。

沒想到現在他又一次感受到了這股奇異力量的存在,他將意識完全集中在丹田之中那一縷呈現些許黑紫色猶如盡數液體的東西之上。

然後緩緩利用意識慢慢引導,卻沒想到這東西竟然聽從了穆凌的指揮,穆凌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喜色。


這黑紫色的流動性物質開始慢慢的隨著大臂遊盪而下,那些黑蓮毒則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退,然後它們最後被雷火的力量完全壓縮在了穆凌的食指之中。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在古老的時代,有這樣一個種族,他們天生就比人類擁有優勢,這個優勢不僅體現在肉體上,還體現在修煉天賦上。

他們一出生就擁有巨人般的力量,妖孽般的天賦,他們擁有人類三倍的壽命,卻比人類更加受到念氣的青睞。

他們成長到十六歲就會接受成人禮,而這時的他們已經擁有巨龍般的力量。

他們,就是天煞族,一個連天都嫉妒的種族。

在遠古,他們是唯一一支不需要修煉就可以憑藉肉體硬抗龍之一族的人,而他們當中的修煉者更是成爲天星一樣的變態。

獵龍者,便是他們的名字,在遠古他們是唯一一支不懼怕龍族的人類,他們是唯一一支以獵殺巨龍出名的人類。

同樣,他們也是人類中唯一可以與仙界正面抗衡的力量。

天生神力!天才的修煉者!怪物般的成長!同級中的秒殺者!仙人捕殺者!

這些都是賦予他們的稱號。

可是這樣的一族已經危險到了神祕莫測的天道。

天道不允許這樣的人類出現,他們的出現威脅到了最高的掌控者,那傳說中的神,所以,他們註定被毀滅。

有一天,天煞族所在的地域被自然懲罰,巨大落雷出現,山崩地裂,海枯石爛,無數天煞族人在大自然前顯得非常弱小,平常堪比巨龍的力量在那百米寬的落雷面前顯得那樣捉襟見肘。

於是,這一場災難徹底滅絕了天煞族,從那天起天煞族便從靈魂大陸的歷史中消失了,永遠的消失了,這誕生在靈魂大陸的完美生物就這麼被毀滅了。

可是,眼前那雙紫色的眼睛和變態的實力無一不在暗示,眼前的這個少年就是天煞族。

不,不可能,天煞族已經被滅亡了,怎麼會有漏網之魚。

少年沒有動手,或許是因爲二人的驚訝和滿臉的質疑。

他們並沒有恐懼。

作爲新一代中的佼佼者,天煞已經消失很久了,無論哪個理由都不允許二人產生恐懼。

噗嗤!

一道血流從藍海嘴角流出,藍海迅速抓住神武的衣服向後退去。

退了很遠,神武才發現自己竟然緊張到無法移動,回頭看看藍海,方纔驚覺原來是藍海咬破了嘴脣,疼痛驅趕了恐懼,才救了自己。

二人沒有說話,只是緊張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