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這已經是秦凡與越野苟的第三次硬拼了,硬拼下秦凡的一擊,紅髮青年人越野苟的體內氣血沸騰,噗噗又是兩口鮮血噴出,

0

此時,秦凡將紅髮青年人越野苟連續擊傷,氣勢愈發的強大,


旋即,秦凡哈哈大笑一聲:「哈哈,」

緊接著,秦凡再次的越過虛空,朝著紅髮青年人越野苟追擊而去,

「嘭,」

「嘭,」

「嘭,」

此時,在秦凡的步步緊迫之下,紅髮青年人越野苟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又與秦凡硬拼了幾招,

唉,這幾招硬拼下來,紅髮青年人越野苟又吐出了幾口鮮血,臉色一片的蒼白,

旋即,秦凡再次哈哈大笑道:「哈哈,」

笑完,秦凡的氣勢緊緊的鎖定著紅髮青年人越野苟,一邊出手一邊說道:「哼,之前你不挺狂的麽,現在知道是誰擊殺誰了吧,今天我要讓你吐血而死,以出我一口惡氣,」

待得秦凡說完,緊接著「啊啊」聲傳出,

此時,紅髮青年人越野苟聽著秦凡囂張之極的說話,頓時氣得再吐了幾口鮮血,

頓了頓,緊接著秦凡呵呵一笑道:「呵呵,這裡是火焰山脈的外圍,人跡罕至,你難道還想著有人來救你,你就乖乖受死吧,我可以考慮下給你留個全屍,」


「哼,」眼看紅髮青年人越野苟就要被秦凡活生生擊殺而死,

此時,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從遠方傳來:「唉,年輕人有實力是好事,不過太過狂妄就不好了,小子,你既然安然無恙從火焰山脈里出來,又將他打得重傷吐血,也算是報仇了,你們之間的事情就暫且放下吧,」

聞言,秦凡佯裝疑問道:「放下,開玩笑,」

旋即,秦凡的臉色微微一沉,冷哼道:「哼,我不管你是誰,不過,這個越野苟屢次想擊殺我,讓我放過他可能麽,,」

此時,那個蒼老的聲音微微動了怒,冷哼道:「哼,好狂妄的小子,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很名顯,那個蒼老的聲音微微動了怒,說出來的聲音猶這個說話的人,至少也有著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修為,甚至有可能是即將突破煉尊境界強者,

此時,他的人還在數百里之外,聲音卻已經越過了遙遠的距離,來到了這裡,

悠地,秦凡的心裡冷笑一聲,理也不理會這個蒼老的聲音,狂風驟雨一般發動著攻擊,

秦凡此刻打算趁著那個強者來臨之前,將紅髮青年人越野苟擊殺,

「啊,」在秦凡霸道之極的攻擊之下,紅髮青年人越野苟連話都無法說出來,嘴裡連連的怪吼著,不時的吐出一口鮮血,

畢竟,鮮血乃是生命的精華,越野苟吐出了這麼多的鮮血,

霎時間,越野苟大傷精氣,實力不知不覺間變弱許多, 紅髮青年人越野苟此時在秦凡狂風驟雨一般的攻擊之下,他隨時都有可能被擊殺致死,

「嘭,」

隨之,嘭的一聲響起,在秦凡連番的霸道攻擊之下,越野苟終於露出了破綻,他的肩頭被秦凡狠狠的打了一掌,

而已,秦凡這一掌沉重如山,一拍之下越野苟肩頭上的皮肉霎時間被拍飛一大塊,骨骼碎成了粉末,

「哼,下一招我就要取你命,」秦凡心裡一喜,冷哼道,

旋即,秦凡一步跨出去,又是一招霸斬虛空,手掌像是開天劈地巨斧一般朝著紅髮青年人越野苟的頭頂斬下,要將越野苟擊殺當場,

「小子,住手,」秦凡的手掌眼看要落到紅髮青年人越野苟的頭頂之時,一道巨大的聲音轟然在秦凡的耳邊炸響,

秦凡或許是受這個聲音的影響,其速度頓時一慢,被秦凡手刀勢牢牢鎖定的越野苟瞬間猶如死裡逃生,閃身脫出了秦凡的手勢,


此時,紅髮青年人越野苟在死裡逃生之下,臉色異常的猙獰,

猛然間,紅髮青年人越野苟抽出一柄利劍來,獰笑道:「哼,小子,你不過是一個小地方出來的廢物罷了,憑你,也想擊殺我,這不可能,不可能,」

「咻,」紅髮青年人越野苟一劍朝著秦凡斬擊而來,

此時,越野苟他手裡的利劍乃是地階高級兵器,在冰之力和煉尊之力的摧動之下,利劍散發出了丈許光芒,連天上的雲彩都被他的劍氣衝散,

然而,眼看紅髮青年人越野苟的利劍就要斬擊而到,秦凡的目光此時露出了一絲狠色,

悠然,秦凡的身形不閃不避,直直的朝著利劍迎上去,

一抓,

「鋥,」秦凡的一隻手掌,竟然硬生生的將利劍抓住了,

紅髮青年人越野苟此時不敢置信的看著秦凡,他萬萬沒想到,秦凡竟然以肉掌抓住了他鋒利之極地階高級的利劍,瞬間呆了片刻眨眼間的時間,

然而,秦凡就在他這一點點的時間裡,終於發出了致命的一擊,

只見得,秦凡的手掌一動,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朝著紅髮青年人越野苟劈下去,

「哼,給我停手,」眼看紅髮青年人越野苟就要被秦凡斬擊而死,那個蒼老的聲音連續在秦凡的耳邊響起,

而且,這種聲音蘊含著某種力量,無形的聲音如同實質一般,朝著秦凡的耳朵裡面鑽去,並且,更加厲害的是,聲音之中還有著一種奇異的魔力,

此時,即便是秦凡用源氣封鎖了耳膜,這聲音仍然清晰的傳來,

常言道:強者搏殺,掙的就是一絲機會,

秦凡此時仗著神秘手套出奇制勝,一舉將紅髮青年人越野苟的利劍抓住,眼看就要將越野苟擊殺致死,

可是,這個突然而來的聲音,讓秦凡身子微微一震,就是這微微的一震,讓秦凡再一次失去了斬殺越野苟的機會,

「噗,」

紅髮青年人越野苟一口鮮血朝著秦凡噴過來,利劍都不要了,徑自施展出身法風一般往遠處逃離而去,

畢竟,秦凡在幾下眨眼的時間裡,連續幾次將紅髮青年人越野苟逼上了絕路,這也使得越野苟嚇破了膽,

此時,紅髮青年人越野苟心膽俱裂之下,再也不敢與秦凡戰鬥,施展出身法逃命,

然而,連續幾次殺敵的機會都失去了,饒是秦凡的脾氣再好,也不禁的動了怒,

旋即,秦凡沖著遠處的虛空冷喝道:「哼,前輩,這是我和他之間的恩怨,你是他的長輩麽,」

秦凡說完,緊接著那個蒼老的聲音遠遠傳來:「嗯,我和他並無關係,只是受人之拖而已,」

聞聲,秦凡冷哼道:「哼,既然不是他的長輩,你再插手的話,你就是我秦凡的敵人,」

隨後,那個蒼老的聲音冷冷一笑,說道:「唧唧,老夫的敵人多的是,你算得什麼東西,老夫告訴你,這個越野苟乃是武煉大陸中心聖祖域越家的人,他只是從小被送到中州越家,因此,他不能死在這裡,有老夫在這裡,你實力再強悍,也得問問我,」

旋即,秦凡身上的殺意波濤一般湧出,冷冷的說道:「哦,是嗎,如果你來到附近,我或許無法斬殺他,但你現在身在百里之外,想憑著聲音阻止我,你沒這個本事,」

聞言,那個蒼老的聲音氣極而笑,說道:「哈哈,老夫乃是九重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如果老夫都沒有本事,那整個中州里,也沒有多少人有本事了,你如果不服氣,儘管出手試試,」

此時,秦凡冷笑一聲,說道:「呵呵,煉尊,壓制了實力你就不是煉尊了,我當然要試試,這個越野苟,我是殺定了,誰也救不了他,你,也無法救他,」

說著,秦凡手裡的猛然出現一把劍,

緊接著,斬龍劍一震,頓時化成了一道紫色的劍芒,挾著巨大的風雷之聲,直直的朝著越野苟斬擊而去,

「嗖,」此時,越野苟的身法全力展開之下,速度當真是快到了極點,

話說,幾十天之前秦凡利用大量的精神力量製造出龍捲颶風身法,才將越野苟甩掉,現在越野苟拚命之下,速度比起任何時候都快,

唉,只可惜,越野苟的速度雖然快速絕倫,但是斬龍劍的速度更加的快,

畢竟,這柄斬龍劍在秦凡的靜演之力的摧動之下,簡直就像是一道紫色閃電,剎那間就劃過了數百丈的虛空,追上了紅髮青年人越野苟,

秦凡擊出來的斬龍劍,裡面蘊含著無窮的力量,

雖然紅髮青年人越野苟實力強橫,卻是也不敢硬接,

此時,眼看斬龍劍就要來到背後,他的身體微微的一偏,閃開了這柄威力無窮的斬龍劍,

越野苟雖說閃開了斬龍劍,但是他的速度卻是慢了一下,

再說,秦凡的龍捲颶風身法何等的厲害,越野苟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下,

旋即,秦凡就從身後追了上來,手掌再次成刀狀,霸斬虛空再次施展擊出,狠狠的朝著越野苟斬了下來,

秦凡此時的手刀,挾著勝利的餘威而發,氣勢蒼茫而霸道,

一刀斬出之下,一個精神力量牢牢的鎖定了越野苟,令越野苟的速度一滯,

然而,就在他的速度一滯之時,一股空間風暴特有的吞噬之力,緊緊的拉扯著越野苟,饒是紅髮青年人越野苟有著再大的本事,一時間也無法擺脫這股吞噬之力,

「轟,」眼看著秦凡的手掌如開天劈地的巨斧般斬了下來,

紅髮青年人虐待苟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再一次的出手硬擋,

「噗,」

「噗,」

「噗,」

隨著,秦凡一招手刀斬了下來,猶如強大的力量排山倒海一般洶湧而出,斬得越野苟再吐出了幾口鮮血,

然而,就在越野苟要吐血不休的時候,秦凡的第二次攻擊又來了,

這一次,王宇的另一隻手掌也猛然斬擊而去,

唉,秦凡這一斬擊越野苟霎時間臉無人色,

此時,他的一隻肩膀已經被秦凡打碎了,只有一隻手能夠活動自如,

秦凡現在兩隻手掌一齊斬擊而來,威勢比起先前的攻擊還要可怕三分,一隻手根本就無法擋下這麼可怕的攻擊,

「住手,」眼看越野苟危險的時候,那個蒼老的聲音再一次出現,

話說,這個發出聲音的人,實力當真是深不可測,只是簡簡單單的幾聲輕哼,卻是有著莫大的威力,

隨著,聲音一出現,立即就鑽入到秦凡的體內去,震得秦凡體內的氣血都翻湧起來,

然而,秦凡連續有了幾次的經驗,

對於,這個聲音早已經有了防備,

旋即,秦凡體內的龍族能量瘋狂的運轉著,霸道之極的靜演之力就像是一頭蠻荒凶獸,這個奇異的聲音一進入到了秦凡的體內,立即就被遠龍族能量與靜演之力吞噬掉了,

秦凡此時沒有了這個聲音的阻撓,手掌就像是巨鷹一般劃破了虛空,直直朝著紅髮青年人越野苟斬擊下去,

「啊,」越野苟一隻手臂擋在前面,

旋即,越野苟驚恐的大叫:「啊,不…不要殺我,我是越家的人,你殺了我……」

「咔嚓,」秦凡理也不理,一掌將越野苟的手臂斬斷,余勢未減的手掌划著一道優美的線條,從越野苟的肩膀上掠了過去,

「噗,」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