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嘆氣,只能夠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0

將那些疑惑都拋擲腦後,安然想想自己的幸福生活,不在對這樣的事情放心了。只是那影響卻還是有着的。

卻在這時,安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紀峻?”安然打開藍牙耳機,有些疑惑地喊道,不是說好今天會耽誤麼?怎麼還要打電話給她?

“你現在在哪裏?”紀峻直接地說道。

安然看看周圍,“我馬上就會去了。怎麼?”

紀峻在那頭說道:“你回來就知道了!”

很難得紀峻會賣關子,她突然就有些好奇了。

安然加快了車速,幸好她離開的時間算是閒時,所以一路走過,沒有堵車。

“紀峻!”在停好車之後,就立刻興沖沖地跑去找到紀峻。

不過在她進屋之後,就看到了另她驚訝的一幕,gaston設計團隊的所有成員,竟然都在這裏!

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人的情況,讓安然更加地疑惑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紀峻之前可是說過,除了自己的親人朋友,其他的基本上都沒有人來過!今天他們怎麼全都來了!

“這是?”安然有些愣地詢問道。

紀峻沒有直接說,卻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沙發,說道:“先坐!”

安然滿腹疑惑,坐了過去,臉上滿是期待地問道:“你們到底在談什麼啊?”所有的事情不應該在大廈裏面討論麼?怎麼會把這件事拿到這裏談啊?

LomoN微笑着看着她,“對你來說,這可是一個好消息!”

安然聽着她的話,根本不明白,好消息?到底是什麼好消息?心裏急得不行,看向紀峻的眼神越加地炙熱起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你別賣關子了。”結果紀峻根本就不理會,她只能夠直接地詢問道。

其他人都笑了起來。

安然更是鬱悶了,他們到底瞞了自己什麼啊?怎麼一點都不說?真是太奇怪了啊!

“你別急啊。之後會說的。”洛菲斯開了口。

安然垂下眼瞼,心道,要是你,你肯定也急啊,真是坐着說話不腰疼!

紀峻看看她,“我計劃讓你在下年年初開一場個人的春裝秀!”

安然聽完他的話,瞪大了眼睛,根本不相信他說的。

“你確定你沒有認錯人?”好一會兒纔回過神的安然不相信地反問。

紀峻瞥了她一眼,忽然眼神暗沉地將她拉入懷裏,不顧其他人在場,直接在她的脣上淺吻了一下,然後放開面紅耳赤的她,“味道不錯,沒認錯人!”

安然這纔回過神,一把推開紀峻,擦擦自己臉,故作鎮靜地說道:“你們怎麼會這麼安排?”心裏卻是在罵道,紀峻怎麼回事兒啊?非得要用這樣的方法,這也太讓人丟臉了吧!瞧瞧其他人,似乎都很正常,沒有一絲尷尬地在,笑!

頓時覺得自己的臉又沒了!

“這是你這些日子來的成績,還有幾個月的時間,你一定有機會準備!在這其間,其他的設計師也會無條件地給你幫助!”紀峻早已經有了自己的安排。

安然卻根本不相信他的說辭,“不是這個問題,問題是我覺得現在根本就沒有那個資格去開那個時裝秀啊!”她學習設計滿打滿算也不過是六七個月,怎麼也沒有那個能力開時裝秀啊!這分明就是在爲難她啊!

“你相信我嗎?”紀峻忽然認真地看着她。

安然腦子裏面一片空白,下意識地點點頭,“相信!”

翹_臀女神張雪馨火辣丁_字_褲視頻曝光!!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那這件事就這樣決定了!”紀峻的話讓她再次陷入糾結之中。

他到底是怎麼得出這樣的結論的?安然想要反駁,卻發現其他人根本就不給她機會,開始討論起春裝秀的一些流程,並且關於安然的定位!

安然在一旁,根本插不上話!

“接下來的時間,安然一定要儘量地隱藏起來,時裝秀開始前的一個星期再做宣傳吧!”一個人忽然提議道。

“那樣的時間有些短了!”另外一人反駁了起來。

“不,一個星期足夠了!”紀峻聽着他們的討論,做出了決定!

在場的人立刻換了下一個話題。

安然像個傻子似的,明明是自己的事情,偏偏她什麼話都說不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空閒的時間,一開口,“我總要做點什麼了吧?”紀峻的決定,她是從來沒有機會改變的,所以她老實地放棄,還不如配合一點好了。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放在她的身上,一副看傻子一樣的神情,“當然!”

安然立刻滿眼放光地看向衆人,“我到底要做什麼?”

“設計!”又是異口同聲地回答,立刻擊碎了安然那顆本來就脆弱的小心臟!

“安然,你這些日子就好些準備春裝秀的作品,所有的作品我們都是需要檢查一遍的,所以,你的任務會非常地重!”洛菲斯看着她那神情,終於善良地解釋了一番。

紀峻在一旁點頭。

寵上毒辣小狂妻 安然沉默了,好吧,其他的事情她是插不上手了!

接下來,又是一番激烈的討論!

安然無事地看着周圍,鬱悶不言而喻。碎碎念着,卻還是改變不了那個事實。

“很好,暫時的宣傳就這樣定下,接下來,各部門都提高警惕。然然這次的時裝秀之後,就可以考慮加入gaston這個品牌了!”紀峻最後下了總結。

“好!”衆人都點頭同意。

紀峻忽然喊進來了智鵬,吩咐道:“晚餐準備好了?”

智鵬點點頭,“馬上就可以上桌!”

“好,那就帶進大廳吧!”紀峻點頭吩咐了起來。

其他人也不推辭,就等着吃了晚餐。

安然在一旁還是雲裏霧裏的,沒想到自己這麼重要的秀,對於自己的意義絕對是不能夠輕視的,結果,就這麼爽快地決定了!

一頓飯,在衆人和樂融融之間結束,當然,更多的是對安然的祝福。

安然接受這個祝福,卻是非常地不爽,當然了,誰會想着自己就那樣子,什麼都沒做,便被決定了之後的內容啊!

“安然,你會比我們都成功的!”lomon最後一句話,立刻讓安然的情緒點燃了,之前所有的鬱悶都消失殆盡,仔細想想,這些人爲自己付出了那麼多,根本沒有半點回報,有的,只是希望她能夠越走越遠。

“我一定會越來越好的!”安然很肯定地說道,聲音裏面意外地竟然有了一點哽咽。

“乾了這杯!”洛菲斯突然接口,將這氣氛破壞的支離破碎。

安然鬱悶地看着杯中的紅酒,這東西不是應該慢慢品嚐的麼?

也不怪乎她,只怪她根本不能夠喝其他的酒,結果就變成了她喝紅酒!

“幹了!”其他人也跟着起鬨。

紀峻一副自己不管不顧地神情,根本沒有半點要搭救的意思!

安然硬着頭皮,還是喝了下去,今天大家都這麼高興,自己就不想去掃興了。

酒足飯飽,其他人都被紀峻派來的人送回了家。

安然卻有些暈乎乎的了,她這個不會喝酒的人,要接受那樣一杯雖然度數不高的紅酒,還是有些難度!

“紀峻!”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壯膽,安然忽然就抓住了準備帶她回房間的紀峻。

紀峻沒有答話,靜靜地看着她。

安然不滿地揮揮手,“你怎麼能夠這麼惡劣?我在跟你說話呢!”

紀峻繼續沉默,就想看看安然要幹什麼。

安然怒了,揪紀峻的襯衫,“你怎麼就那麼自顧自地給我拿了主意呢?我還什麼都沒說呢!你怎麼能夠那麼霸道!”所有不敢說的抱怨,此刻在暈乎乎地狀態下,竟然什麼都說了。

紀峻看着她的眼,繼續沉默。

“你都不知道,我其實挺高興的!”安然的話卻突然變了。

“除了外婆,沒有一個人對我這麼好過!雖然霸道了,但是我還是好愛你!”什麼都可以不在乎了。

紀峻的眼神變得深沉起來,“那是不是應該獎勵一下?”

安然有些迷茫地看着他,“獎勵?什麼獎勵?”

“你明白的!”紀峻沒有動作,就那樣直直地看着她。

安然揮手,“你別看我,看得我心虛。要,要什麼獎勵!”

“就是這樣!”紀峻忽然吻住了她的脣,不顧一切地虐奪着。

安然立刻覺得呼吸不暢起來,使勁地推開紀峻。

紀峻這次沒有過多地糾纏,放開了她。

大口大口地喘着氣,“你幹什麼?”

“獎勵!”

安然仍然有些茫然了,“獎勵?”

“對,現在換你對我做!”紀峻繼續開口引導着。

安然撇撇嘴,眼神有些迷濛,“這樣就是獎勵啊!”說着,露出一個笑容,“呵呵,很簡單嘛,就是讓人呼吸不暢,呵呵,我會!”

說完,便將自己的脣送了上去!

紀峻自然不會放過到口的美食,順勢地吻住了她,不再給她半點逃開的機會。

也不知道是吻還是酒精的緣故,很快安然便軟到在了紀峻的懷裏。

紀峻放開了她的脣,一把將她抱起來。

“唔。”突然懸空,讓安然緊緊地抓住了紀峻的衣服,頭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嘴裏碎碎念着,“那個獎勵不好!”

紀峻可不理會她此刻的想法,將她抱上了房間,就放在了牀上。

“唔,洗澡!”安然有些不舒服地鬧騰了起來,每天都洗澡,現在總覺得身上不舒服。

這樣相當於邀請的話,紀峻怎麼能夠放棄,從她的衣櫃裏找出睡衣,就把她抱進了浴室!

“呵呵。”安然看着紀峻,不知道怎麼的,就笑了出來。

紀峻認真地看着她,就等着她之後的話。

“紀峻,我真的,真的好愛你!”安然也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但是就將自己心底的感覺表達了出來!

這樣的一句話,就像是一把點燃了所有的空氣。

紀峻看着她的臉,不顧一切地索取着。

安然發出一聲嚶嚀,便進入了他製造的世界之中。

一場**之後,安然已經陷入了安眠的狀態,似乎什麼事情都忘得乾乾淨淨,連之前一直壓抑在了自己心底的那份心情突然爆發出來,都忘了。

紀峻將她帶入了懷裏,眼裏泛出了一分很難有的柔情,不是沒有聽過別的女人說過愛,但懷中的女人的話,卻讓他的心爲之劇烈跳動起來!

第二天,安然醒來之時,就看着自己竟然赤身躺在紀峻的懷中,頓時吃了一驚,腦子裏面一片漿糊。

“醒了?”紀峻的聲音從頭頂傳了出來。

安然立刻一驚,差點蹦到了牀下!

“你,你,你!”看到身上的那些痕跡,她肯定也是能夠猜到昨晚發生了什麼的。

紀峻很平靜地繼續把她拉入了懷中。

安然有些僵硬,很是不自在起來。

紀峻也不計較她的情緒,微微閉上眼睛,感受着清晨的寧靜。

安然卻沒有他那般怡然,反倒是更加地痛苦起來,不敢做太多動作,因爲已經感受到了某人某驕傲部位的變化。幸好他沒有說半點的其他的話,不然她肯定真的會蹦起來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安然身體已經徹底地麻木了,微微擡頭,正打算偷看下,原本以爲已經睡着的紀峻,此刻正看着她。目光交匯,她立刻紅了臉。

“該起來了!”安然看看那已經升起的太陽,透過窗戶灑下了一片光輝,想着自己今天還有事情,努力地開了口說道。

紀峻點頭,卻沒有動作。

安然無奈,只能夠說道:“我今天還要去討論期末的考試的事情呢!”不說真話,他肯定不會放人了。

“期末考試考什麼?”紀峻依然沒有放手,但是卻問了起來。

安然聽到這個,立刻有些興奮起來,“我們的老師讓我們弄一場一秀,一組兩套服裝,都是成品,我還是第一次做成品!”前期畫過太多的圖,但是,都沒有一副設計圖成爲真正的衣服,一直都是她的遺憾。

“你會在明年有屬於你個人的秀。”對於安然的興奮,紀峻有些不爽起來,那樣子顯得他實在是太不夠合格了,作爲自己的女人,竟然沒有率先地想到這一點!

安然點頭,“是啊是啊,不過這是我第一次呢,總會覺得很興奮。”

艱難愛情ii:神祕總裁的真假新娘 “你這是在責怪我?”紀峻冷冷地開口。

安然立刻搖頭,“怎麼會?你肯定是考慮到了我現在的水平,根本就不適合做出成品。能夠在明年之後就能夠有自己的時裝秀,對於我來說,絕對是一個大的驚喜!”安然說的是實話,她也從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天,自己能夠有自己的秀場!

不管這個秀場是有多大,都會讓她覺得很幸福!

“謝謝你!”安然見紀峻沒有答話,立刻說道。

紀峻放開了她,“你起牀吧!”

安然有些疑惑,卻還是聽話地跟坐了起來,拿起了衣服,迅速地穿好。

做好這些之後,她看看還躺在牀上,露出精壯身軀的紀峻,想了想,主動地獻上一吻,“謝謝你!”

紀峻的心情忽然就好起來,再想起她說過的話,不再說其他了。

安然清楚地感受到了他的變化,說道:“我會很快回來的!”她是真的很喜歡跟他在一起的。

紀峻點點頭。

安然立刻轉身,洗漱之後走下了樓。叫來智鵬放了些早餐,吃完之後,便開車去了學校。

她現在用着紀峻的車子已經習慣得不行了,所以,隨便選什麼車都不成問題的。

到了學校,沒想到其他的人已經來了,就在等她一個!

“你們都已經來了啊!”安然有些驚訝,看到白鑫竹還好,卻沒想到其他人也來了。

婁秋語看了看她,嘴角勾出一抹曖昧的笑容,“當然了,我們可沒有你幸福!”

wWW¸ Tтkд n¸ ¢ 〇

安然有些無奈,“你說什麼呢!”

“還在裝傻,也不知道自己脖子上已經完全暴露了。”婁秋語的語氣裏面帶着調笑的感覺。

安然身子一僵,立刻轉身,也不顧身後的笑聲,進入了廁所裏面。

結果,看着自己脖子上那特別的草莓,臉立刻就黑了!

拿出手機,就撥打了過去。

“紀峻,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讓她出醜啊?真是的,她還以爲紀峻是有多生氣呢,卻沒有想到自己反倒是被他害了。

“你是我的女人!”紀峻的話簡明扼要。

安然突然就沒有話說了,只能夠勉強地辯解着:“那你也不能夠在我的脖子上面留下印子啊!”

那頭似乎傳來了隱隱的笑聲,卻只是一瞬,紀峻的聲音再次傳來,“我只是在我的東西上面蓋上印章!”

如此霸道的話,讓安然只能夠妥協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