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聯盟?是王城還是聯盟軍?”

0

“噢,是王城,王城出兵了,他們從北門出來。”

“有多少人?”“夜晚看不太清楚,很多,至少幾千人,走的是王城往北的道路。”

“很好,他們果然和暴風城的守兵一樣,哈哈哈哈,想不到他們一天都沒有忍住。”毀滅之錘發出低沉的笑聲,“傳令官,召集所有的大首領來我軍帳,還有血魔,一起叫來,部落需要他。”

“我已經聞到了死亡的氣息,大酋長。”死亡騎士血魔不經傳令,已經到達大帳。

“是勝利的氣息,死人。”“敵人的死亡,就是我們的勝利,這不衝突,大酋長。”

毀滅之錘哈哈大笑,對於血魔的話,毀滅之錘非常贊同。

很快獸人各個酋長和大首領都趕到大酋長的軍帳,並且集結了他們的戰士。前天因爲大雨,部落錯失戰機,今天他們重新抓住了機會。所有的首領都充滿了戰意,相對殺死平民,他們更喜歡和真正的戰士一決勝負。

大酋長說道:“除了伊崔格部鎮守大營,其他戰士,都隨我出發,目標,北面,一切人類軍隊。”

“哦。”獸人們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

城內,國王陛下獨自待在城牆指揮部,各部人馬分別出發了,總指揮官加里瑟斯也隨即離開了城內。他對於加里瑟斯的判斷依舊抱着懷疑的態度,獸人真的會連夜出擊嗎?前天晚上的糧食之戰,獸人並沒有任何動作。

“陛下,獸人軍營方向有異動。”

他的臨時侍衛衝了進來。相較於前幾天,米奈希爾對於突發狀況已經沒有那麼慌亂了,“走,我們去城牆上看看。”

他們來到城牆上,一大股獸人從駐紮軍隊的山中走了出來,看不出數量,幾乎源源不斷。米奈希爾後背不由升起一股涼意,直衝大腦,真如加里瑟斯所料,獸人出兵了。

城下突然一陣騷動,隱隱傳來獸人的聲音,“怎麼回事?”護衛大聲詢問。

“陛下,城下拉上來一個探子,他被幾個獸人追趕,我們把他救了上來,他說有情報向指揮官報告。”一個士兵跑了過來。

“把他帶過來,快。”

很快,一個人被士兵們押着護送過來。士兵們把他放下,他攤在地上,原來士兵們並不是押着他,而是攙扶着他。那人渾身是血,想來經過一場艱難的突圍,才闖到城下被救。那人看到米奈希爾,掙扎着行禮,“陛下。”

聲音有些熟悉,米奈希爾仔細看着那人,他臉上都是血,但米奈希爾認出他來,“你是卡爾斯通的勇士?快,爲勇士療傷。”來人是馬瑞斯,塞恩酒館的冒險者。

馬瑞斯推開上前要攙扶自己的士兵,聲音悲切,“陛下,獸人,獸人傾巢而出了。”

米奈希爾大驚失色,“他們的目標是哪裏?”

“他們沒有任何攻城物質。”馬瑞斯說道,他明白米奈希爾想要知道什麼。


米奈希爾又仔細詢問了馬瑞斯獸人的大致數量,兵種分類,旗號等等,馬瑞斯一一回答,結束後,馬瑞斯被士兵們帶下去療傷。

米奈希爾心中卻一片冰冷。他在猶豫,是否讓他的軍隊撤回城中,原本他預計,獸人最多隻會派出一小股部隊,那麼加里瑟斯帶的戰士完全可以抵擋得住。事實證明,總指揮加里瑟斯的判斷是正確的,他不願派兵出城的原因也是如此。而自己卻以國王的身份命令他出兵,他抱着僥倖的心理,渴望拯救城外的百姓。

“快,把這個情報告訴城外的軍隊。”國王陛下命令道。

“要不要命令他們回來。”他的親衛問道。

國王閉目沉思了,“不,讓總指揮官自己作決定。”他終於明白,自己是個國王,不是元帥。 “快,下一個獸人集合點。”席瓦萊恩男爵沒有理會向他感謝的百姓,他大聲命令着他的士兵。

“斯普林瓦爾,你帶着受傷的士兵,把這些擋住的人趕到路邊去,不要阻擋軍隊的道路,等我們走後,帶着百姓去王城,中間不能有任何滯留。如果不願意去王城的,就建議他們去晨鐘鎮。”席瓦萊恩男爵對他的副官說道,然後他低聲又吩咐道,“如果這些貴族敢磨嘰,就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他的副官大聲接令。然後男爵大人對他面前還喋喋不休的貴族說道:“伯爵大人,很抱歉,這個地方不是可以一個暢談的好地方。我還有軍令,只能失陪了。”

“走吧,吉娜,”這本來是他享受的一段旅程,他,和他仰慕的女神,吉娜.金劍,一同戰鬥。然而情況卻已經惡化得不可收拾。他的任務是掃清路面上的獸人,突襲兩個獸人臨時基地。

“我們得加快速度,你的法力也要節省一些,後面還有一場大戰。”雖然席瓦萊恩男爵是個戰士,但是他的父親是一個法師,因此他對魔法也有一些瞭解。前面一場戰鬥中,爲了迅速擊敗敵人,金劍使用了幾個高階魔法,讓他擔心後面的戰爭中她能否保持戰力。

“後面的敵人和這股敵人相似吧,沒有什麼問題。”金劍自信地說道。

席瓦萊恩男爵眼中出現了一絲陰霾,“我說的不是這路上的獸人。”

金劍先是不解,然後明白了一些,“你是說我們要去趕場,支援總指揮那裏?”

“我有不好的預感,聖光保佑,希望我的預感是錯誤的。”席瓦萊恩男爵低聲說道。

金劍默然道:“我會保存法力。”

“主人,我們探查到獸人的軍帳,他們好像沒有發現我們。”來人是一個席瓦萊恩城堡的私兵,他向他的主人彙報道。

“他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城堡軍有些不舒服的回答道:“他們,好像在折磨平民。”

男爵好像沒有注意到他的部下的不適,他說道:“很好,傳令,步兵隱匿向前,突襲他們。”

小伊崔格,黑石氏族狼騎兵的指揮官,伊崔格的兒子,此時正在狂歡。白天的戰鬥中,他摧毀了三個大莊園,六個小莊園,獲得了大量的物質和大量的人類俘虜。這讓他非常高興,他終於獲得大酋長的賞識,成爲一方指揮官,獨當一面,第一天的戰鬥就爲部落掠奪了大量的物質。當然,他截留下了一小部分,用於他們部隊自己的用處,他的副官對此沒有任何異議。

晚上,他們大擺宴會,整支部隊都加入進來,宴會中期,他們拉出人類俘虜,不斷的折磨他們,整個宴會進入了**,他們歡聲笑語,豪飲怒唱。小伊崔格獨自端着一碗浸入人類血液的美酒,看着戰士們狂歡,心中無限滿足。只要三天,他就能將洛丹倫西北掃平,接下來大酋長必然對他大加獎賞,他將成爲部落的英雄,父親大人必定對他另眼相看。想到這裏,他不禁大笑起來。

“敵襲!”一聲大叫,將他的幻想打破,他用力搖了搖頭,使勁讓他的腦袋擺脫酒精的麻醉,拿起身旁的戰斧帶着小頭領們走出房屋,“怎麼回事。”外面的情景讓他大吃一驚,人類已經摸進他暫居的莊園,向他的戰士們逼近。他的戰士們雖然慌亂,好在他們的武器都不離身。

沒有戰狼,他們依然是英雄的戰士。小伊崔格發出蔑視的冷笑,大聲的吼道:“沖垮他們,我要親自折磨他們的首領。”

“加卡,你帶一半的戰士去騎戰狼,剩下的戰士,隨我衝鋒。”

督軍出現了,並且沒有任何慌亂,讓戰士們也興奮起來,他們嗷嗷地發出戰吼,獸人,每個時候都作好了戰鬥準備。

月光之下,人類並沒有像想象中的懦弱,他們擺着整齊的隊伍,向他們壓進,行進之中,只有整齊的盔甲撞擊的聲音。

獸人散亂的衝擊,僅僅讓人類步兵的腳步稍稍停頓。

艾婭跨上戰馬,其他人也隨她跨上戰馬,巨魔蒼之風不習慣騎馬,他站在艾婭身旁。

“艾婭,衝鋒吧。”金劍說完,念動咒語,手中一道黑光分化沒入她的護衛體內。雲之傷同時也祈求聖光賜福護衛們。巨魔蒼之風詫異地看着自己的身體,他本以爲他不能接受精靈的魔法,沒想到魔法進入他的身體沒有一絲靜滯,馬上發揮了作用,他感覺自己力大無窮,幾乎可以劈砍一座山峯。幾個沒有接受過這個魔法的戰士禁不住興奮得不禁大叫起來。(金劍給的是加力量的BUFF,雲之傷給的是加耐力的BUFF。)

“我的輕靈術。”艾婭說道。金劍笑了笑,一個響指,月光之下,一道幽光沒入艾婭身體。“舒服。”

艾婭斜視巨魔一眼,哼了一聲,喊道:“奎爾多雷,是不可戰神的。”踏馬而出,披風迎風招展,配上高等精靈動人的身姿,從人類步兵的陣型旁邊經過。巨魔沒有言語,他喝下一瓶不知名的藥水,體型不斷增大,雖然沒有戰馬,但速度絲毫不比馬上的高等精靈慢。

小伊崔格發現了這個小隊,“攔住他們。”他喊道。然而沒有人能抵擋住這支騎兵小隊的衝鋒,獸人的隊伍在騎兵小隊的衝擊下,甚至有些慌亂。慌亂的獸人,被人類步兵的壓制之下,慢慢後退。

小伊崔格很快發現,小支敵人小隊,有一個巨大版的巨魔。酒精侵襲了他的大腦,巨魔不是獸人的盟友嗎?爲什麼出現在人類的隊伍裏面的時候,巨魔已經喊着奇怪的巨魔語衝向了他。

受死吧,黑暗混亂的走狗?這個意思嗎?這是小伊崔格最後的想法。他的戰斧在巨魔戰斧猛力的揮擊下,飛向半空,巨魔的另一柄戰斧揮向他的頸項。

小伊崔格的死,沒有讓獸人放棄抵抗,他們依然嗜血地衝鋒,然後陷入人類的陣內,猶如一隻只飛向火焰的飛蛾。

戰鬥結束了。巨魔蒼之風拎着一顆獸人的腦袋挑釁地看着艾婭,走到他名義上的主人云之傷身邊。艾婭冷哼一聲回到金劍身旁。

“這支獸人部隊比上一支部隊多一點,反而簡單多了。”男爵大人發出了他的評論。

他身旁的哈萊恩子爵表示同意:“確實,前面的獸人部隊雖然人數不多,他們的衝鋒委實可怕。所幸有風暴女王的魔法,我們才能以少量的損傷擊敗他們。”說完,哈萊恩子爵敬畏地看了看女巫吉娜.金劍。前一支獸人狼騎兵是雷克薩統領的,他們雖然經過數場戰爭,人數大減,但是一輪衝鋒,依舊讓席瓦萊恩男爵的部隊出現很大的損失,在關鍵時刻,金劍施放了一個連環閃電,減緩了獸人的攻勢,最後獸人向北退卻了。

金劍謙虛而中肯地說道:“主要是這支獸人太過大意,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會有人突襲他們。”

“確實。哈萊恩子爵大人,兩支獸人部隊都已經擊潰,我想我們應該加緊時間,去支援總指揮。晨鐘鎮就不去了,我們現在就往回兵,與總指揮匯合。”

哈萊恩子爵有些吃驚,“那誰護送百姓們回城呢?”

“他們行徑慢,要不你護送他們去晨鐘鎮就算了,護送去王城會拖延太久的時間。”

哈萊恩子爵想了想,“那好,我護送他們去晨鐘鎮。”他頓了頓,“總指揮那邊真的有那麼危急嗎?”

席瓦萊恩男爵說道:“或許比我們想象的更加艱難也未可知。”

周圍都是人類的歡呼聲,感謝聖光,感謝王國,感謝國王,席瓦萊恩男爵置若罔聞,他策動他的戰馬,“出發,目標,巴尼爾莊園。”

莫雷夫沿路出發,趕走了許多在路上廝殺追趕人類的獸人,他的隊伍後面也跟着大量的平民。他沒有讓平民去布瑞爾,這讓他的隊伍行動更加緩慢。

他面前出現了一支獸人部隊。終於有一支可能和他們正面戰鬥的敵人了,他心中想到。

“將軍,陛下有消息傳來。”一名王城禁衛帶着國王的消息來到加里瑟斯的面前。

加里瑟斯結果禁衛手中國王的文書,裏面是獸人大營出兵的時間和數量。

“總指揮大人,國王陛下傳來什麼命令?”一個貴族指揮官問道。

加里瑟斯看完文書,沒有把文書交給其他指揮官看,而是塞到他的馬匹上的行李箱內。他說道:“陛下說獸人大營以我們爲目標,出動了一小股部隊。這個消息剛纔已經有兩批冒險者給我們發送過消息了,陛下的信息只是更加清楚一些。”


“洛丹倫民風彪悍,冒險者數量衆多,這場戰爭中,冒險者多次爲我們提供了寶貴的消息,實話說,我們能和獸人旗鼓相當,多虧了他們。”一名平民指揮官說道。這話另許多貴族指揮官不以爲然,加里瑟斯眨了眨眼,並沒有多討論這個話題。

“士兵,國王陛下有沒有給席瓦萊恩男爵和莫雷夫將軍傳送消息?”加里瑟斯詢問禁衛。“沒有,他只讓我傳令給您。”

加里瑟斯點點頭,“書記官,把這份文書謄寫兩份,分別送去給席瓦萊恩軍和莫雷夫禁衛軍。”書記官拿起文書,看這裏面的內容,等他看完,書記官幾乎大叫起來,他看向總指揮官,總指揮官只是平靜地對他點點頭,沒有一絲波動。書記官明白總指揮的意思。他跑到臨時指揮所的一角,摒開左右,將文書抄寫兩份,分別用信封封好,交給傳令官。加里瑟斯沒有任何動作,他和其他幾個指揮官依舊如常地談笑。

“將軍,布瑞爾的軍隊來了。”一名哨兵走進來說道。

“很好,走,去迎接我們的盟友。”加里瑟斯起身,帶着副官們一共走出軍營。加里瑟斯將他們的臨時軍營定在王城前往西洛丹倫和提瑞斯法修道院之間的三岔路口的西北面的小山坡上,巴尼爾莊園的西面。巴尼爾莊園在戰爭爆發後,很快就被部落摧毀,防禦設施被焚燒殆盡。

山坡下走來一支法師首領帶隊的小隊。法師向他行禮道:“晚上好,布瑞爾守衛軍第三大隊的指揮官斯伯特向您致敬,王城的總指揮官加里瑟斯大人。”

加里瑟斯向他回禮道:“感謝您前來支援我軍,斯伯特大法師閣下。”斯伯特是布瑞爾有名的大法師,他是認識的。

加里瑟斯吩咐手下,將布瑞爾的士兵安排在他們軍隊的側翼,然後請斯伯特一行進入他們的臨時指揮所。相互認識之後,大家開始暢談起來。不同於前天晚上,相互開始瞭解情況。加里瑟斯簡單介紹王城的情況,還有王城軍目前面臨的問題,斯伯特也介紹了一下布瑞爾目前的情況。一個讓加里瑟斯很不願意聽到的消息傳來。

“很遺憾的告訴您,布瑞爾的女主人,詹妮斯.巴羅夫女士,明天就會蒞臨布瑞爾。”讓加里瑟斯驚訝的是,斯伯特用遺憾的話語告訴他這個消息。這個消息讓一些王城軍成員皺了皺眉頭。只有兩個聖騎士和幾個遲鈍的指揮官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德希洛馬克男爵意味深長地說道:“詹妮斯大人來了嗎?這是否意味,王城以後得不到任何來着布瑞爾的援助?”這句話真正道破斯伯特的語的深意。

斯伯特嘆了一聲,沒有說話。


加里瑟斯沒有任何震驚和失望的表情,他大笑地想要緩解了冰凍的場面,“至少您今天來援助我們了,對於您的援助,我代表王城軍,對巴羅夫方面表示感謝。”

斯伯特再次嘆道:“我並不是代表巴羅夫,我代表的是自己。”

加里瑟斯眉角一擡,他緊盯着大法師斯伯特。然後他舉起茶杯說道:“雖然此處沒有美酒,我以茶代酒,歡迎斯伯特大人和衆位加入王城軍。”王城軍衆人,有的明白,有的迷惑,都拿起酒杯,向斯伯特致意。

斯伯特和他的手下都沉默,斯伯特帶頭拿起茶杯,苦笑一聲,向指揮官微微致意, “米奈希爾二世讓您當總指揮官,一個英明的決策。”他的話幾乎所有的王城軍指揮官都不明白,除了加里瑟斯。

加里瑟斯也嘆了一聲:“謝謝您的誇獎。”他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斯伯特抿了抿他的嘴,“我們的首領,都被一些東西遮住了眼睛。”

加里瑟斯對於此話深有同感,他呵呵地笑了起來,和斯伯特碰了碰茶杯。

雙方都是聰明絕頂的人,簡單的談話,都明白相互之間尷尬的處境,同時讓他們有了一定的瞭解和信任。 “獸人出現了。”一名士兵衝進來報告。

“準備戰鬥。各指揮官回各自大隊,列陣準備迎敵。”加里瑟斯命令道。

巴尼爾莊園,是國王家臣約拉姆.巴尼爾的莊園,這裏地勢開闊,加上戰爭爆發,莊園的防守建築早就被獸人破壞殆盡,並不利於防守。因此加里瑟斯並沒有準備依託建築防守,而是在旁邊的山坡上修築防禦工事,準備和獸人真刀真槍幹一場。

加里瑟斯激勵着王城軍:“洛丹倫的戰士們,我們前方是獸人部落的主力部落,他們裝備精良,力大無比,狂暴殘忍,相信你們在前幾天的戰鬥中已經深有體會。”

“國王陛下命令我,帶領你們在此防守,知道爲了什麼嗎?”

“因爲我們身後,是洛丹倫的人民,一旦我們退後一步,我們的人民,你們的家人,就危險一分。握緊你們的武器,看着你們的敵人,保持你們的陣型。”

“爲了洛丹倫,勇敢地面對部落的戰斧吧。聖光護佑着我們。”

毀滅之錘和酋長們大笑起來,這正是他們渴望的戰鬥。王城軍終於被逼迫着出城和他們正面戰鬥了。這將是一場精彩的對決,看上去勢均力敵的戰鬥,但是部落必勝。

毀滅之錘舉起他的戰錘,大聲命令道:“比格達斯,斯德諾斯,帶着你們的戰士們,衝鋒。”

比格達斯.白戈和斯德諾斯.綠鉚因爲得到頭陣而大喜過望,其他酋長羨慕地看着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