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張志明的公司知道了這件事情,還真的打算把他的這個經歷拍成一部影視劇呢!”葉欣連忙說道。

0

“也挺好的,這下你不就又有電視可以追了嗎?”馬玲瓏笑道。

“也是,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拍成什麼樣子,畢竟我可是見證了全部過程的人!”葉欣得意地說道。

一旁一直注意着這邊的容止,看到葉欣終於又露出了這麼開心的笑容,心裏也一下子就輕鬆了起來。

他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了葉欣的面前微笑着說道:“好了,說了那麼久,喝點水吧。”

“嗯!”

說了這麼久她還真是有點渴了,葉欣對容止笑了一下,拿起茶杯就要一飲而盡。

可是就在葉欣剛喝完水的時候,她不經意間看到了馬玲瓏臉上黯然苦澀的神情。

似乎是注意到了葉欣在看自己,馬玲瓏連忙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就像是在告訴葉欣不用擔心她一樣。

明明剛剛還很好的氣氛,似乎就是因爲容止這一個小小的動作而瞬間化爲烏有了。 就在剛剛葉欣還以爲她能夠很輕易地修復自己和馬玲瓏之間的裂痕,只是馬玲瓏的那個表情已經告訴了她答案,她和馬玲瓏之間,永遠都會隔着一個容止。

“玲瓏,你明天去了只管裝作什麼都不介意的樣子,以葉欣的心機她肯定會藉此機會來修復你們之間的關係。而你也不用特地去迎合她,就按照你們以前的那種相處模式就可以了。

只是你要注意,一旦葉欣和容止有什麼互動的話,不但不要忍着,反而要表現很傷心痛苦的樣子,不過你要確保只有葉欣一個人可以看到你的表情,然後你再裝作強顏歡笑的樣子。

這樣葉欣心裏就會對你有所愧疚,慢慢地她就會避免再在你面前和容止接觸,時間久了,她跟容止之間就一定會出現誤會。到時候我們再利用這件事挑撥一下他們的關係就可以進行下一個步驟了。”

這些就是馬小琴昨天告訴馬玲瓏的話,不得不說很有效果,而馬玲瓏也沉浸在報復葉欣的快感中,完全沒有注意到馬小琴前後矛盾的話語。

如果葉欣真的是馬小琴所說的那種有心機的女孩,她怎麼可能會看不出馬玲瓏的這些手段,又怎麼會爲此感到愧疚。

只是馬玲瓏的忽略,卻讓馬小琴更加放心了,馬玲瓏已經被矇蔽了雙眼,她再也看不清事實了。

因爲馬玲瓏的這個小動作,葉欣心裏徹底埋下了一根刺,她故意支開了容止,想再和馬玲瓏好好談一談,只是她還沒有開口,馬玲瓏就先說話了。

“欣欣你不要多想,我只是一時之間還有些不習慣罷了,時間久了就會好的,倒是你不要介意纔好。”

馬玲瓏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將苦肉計運用得淋漓盡致。

“嗯,我不會介意的。”

葉欣只能跟着馬玲瓏笑,所有想要勸她的話,此刻聽起來也都是無力的,她只能寄希望於時間,希望時間可以慢慢淡化玲瓏的傷心。只是她心裏卻很清楚,她和馬玲瓏已經回不到從前了。

“還有啊,你可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容止,要是他因爲這個又來找我的話,我可是受不了的。”

馬玲瓏笑着說道,只是笑容裏的苦澀卻讓葉欣看得明明白白。

“嗯,我不會說的。”

“那就好,這也算是我們之間的一個小祕密了,欣欣你可不能背叛我哦!”

“怎麼會呢。”

之後,馬玲瓏總會在容止和葉欣有互動的時候故意對葉欣笑,她越是這樣,葉欣就越是愧疚,她覺得馬玲瓏就是爲了讓她能夠安心和容止在一起纔會這樣強顏歡笑的。

漸漸地,爲了顧及馬玲瓏的感受,葉欣在大家面前都會盡量避免和容止有所交流,有時她甚至會比容止還要沉默寡言。

事情慢慢地朝着馬小琴所預料的那樣發展起來了。

不說容止如今和葉欣是情侶關係,哪怕是他以前還不明白自己心意的時候,容止就對葉欣的情緒變化格外的敏感,更何況是葉欣現在這麼明顯的變化。

他有些搞不懂,明明前兩天還好好的,怎麼葉欣突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馬玲瓏的事情不是已經解決了,爲什麼她還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呢?

容止不是沒有找葉欣談過,只是無論他怎麼問,葉欣都不肯正面回答他的問題,這讓他實在是很苦惱。

今天葉欣又在深夜書屋給他擺了一天的冷臉,無論他說什麼,葉欣都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容止真的是受夠了。

看到葉欣鎖好了深夜書屋的門,容止就再也不願意忍耐了,他直接衝過去抓着葉欣的肩膀就把她按在了門上。

“你這兩天到底是怎麼了,有什麼事情不能直接跟我說嗎? 殘王霸道,側妃超大牌! 你這樣忽冷忽熱的,我真的受不了。”

容止看着葉欣,他今天一定要問個清楚明白。

“容止,你不要這樣,我很難受。”

葉欣剛剛直接被撞到了門上,此時又剛好被抵在門鎖上,葉欣覺得自己的背都要青了。

容少的神祕前妻 容止連忙放鬆了力道,讓葉欣從門上離開,只是他的雙手卻始終沒有離開葉欣的肩膀。

“我也很難受,葉欣,我也很難受啊。”

容止把手放到了葉欣的腰間抱住了她,頭卻慢慢地放在了葉欣的肩膀上。

“對不起。”

葉欣不知道自己除了對不起還可以說什麼。

“我不要你說什麼對不起,我想知道的是你爲什麼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馬玲瓏的事情不是已經解決了嗎?你到底還在顧忌着些什麼!”

容止忍不住放大了自己的聲音。

就是沒有解決自己纔會這麼兩難啊,只可惜這些話她卻不能告訴容止,葉欣也抱住容止,靠在他的肩上,輕輕地嘆了口氣。

“葉欣,你是不是後悔了?”容止輕輕地說了一句。

“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我怎麼可能會後悔!”

葉欣連忙推開容止看着他說道。

“那可不可以請你給我一些安全感,你這樣忽冷忽熱,我心裏難受得厲害。”

容止只要想到葉欣在白天總是儘可能地無視自己,晚上卻又嘻嘻哈哈一副補償他的樣子,他就覺得心中像是有一把火在慢慢地燒灼着他。

葉欣看着容止痛苦的樣子,自己的心裏也不好受,她慢慢地踮起腳將輕輕親吻了容止一下。

“對不起,帶給你這麼多的不安,雖然我不能告訴你爲什麼,但我想要你知道,我是真的喜歡你,真的愛你,唯獨這個,你不可以懷疑我,知道嗎?”

葉欣看着容止的眼睛認真地說道。

四目相對之間,似乎有千言萬語在其中流淌,容止心中的那把火,就這樣被葉欣的幾句話給澆熄了。

他猛地扯過葉欣狠狠地吻了上去,不同於葉欣剛剛那個蜻蜓點水的吻,容止的吻似乎帶着火,瞬間就點燃了葉欣,忍了幾天的眼淚,終於在這一刻落了下來。

橙花小主有點甜 這幾天不僅容止難過,葉欣自己也是備受煎熬,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只能一直忍着,忍到了今天她纔算是有了片刻的發泄。 “我不會再逼問你原因,但我希望在我面前,你可以是一個真實的自己,不要僞裝,不要強顏歡笑,哪怕不開心也不要委屈了自己好嗎?”

容止擦掉了葉欣臉上的淚水,柔聲說道。

“嗯。”

葉欣靠在容止的懷裏點了點頭,她真希望這些事情可以快點過去,玲瓏也可以早點變回以前的那個玲瓏。

牟晨希因爲有事已經好幾天沒有來過深夜書屋了,因此也錯過了馬玲瓏徹底黑化的過程。

其實容止,葉欣,馬玲瓏和牟晨希這四個人中牟晨希的情商是最高的,也是最懂得人情世故的一個。

如果他在的話或許就能夠早點注意到馬玲瓏的變化,事情或許就不會像之後發展的那樣了……

“一切都和你預料的一樣,接下來要怎麼辦?”

馬玲瓏已然嚐到了甜頭,竟然開始主動詢問起馬小琴的計劃了。

“等。”

馬小琴只說了這麼一個字。

“等?等什麼?”馬玲瓏問道。

“等牟晨希回來。”馬小琴笑着說道。

“爲什麼要等他回來,他可是葉欣那一邊的,而且他可不像葉欣那麼好糊弄。”馬玲瓏皺着眉頭說道。

“就是因爲他和葉欣是一邊的,所以我們才能更容易地把他們綁在一起啊。”馬小琴解釋道。

“你的意思是,撮合葉欣和牟晨希?可他們只是朋友關係啊,而且牟晨希還是容止的好兄弟,怎麼可能會去招惹葉欣?”馬玲瓏問道。

“傻孩子,他們在不在一起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讓容止以爲他們在一起了就可以了。”馬小琴說道。

“那接下來?”馬玲瓏問道。

“不用着急,等時機成熟了,我會告訴你該怎麼辦的。”

馬小琴氣定神閒地說道。

“嗯。”

馬玲瓏現在已經對馬小琴是言聽計從了。

忙了幾天的牟晨希這天終於有時間來了深夜書屋,只是剛一進書屋他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太對。

不說本應該如膠似漆的容止和葉欣如今相敬如賓,看起來比他們還沒有表明心意之前還客氣,就說之前一直鬱鬱寡歡的馬玲瓏,也不知道因爲什麼看起來也愉快了許多。

只是牟晨希看着馬玲瓏總覺得她似乎有哪裏不太一樣了。

“這是怎麼了?我不過離開兩日你們怎麼都變得怪怪的了。”牟晨希奇怪地問道。

“沒事,大概是最後一個有緣人遲遲不到,大家都有些心浮氣躁了吧。”葉欣笑着說道。

“該來的總會來的,着急也沒有用的。”

牟晨希自是知道葉欣沒有說真話,只是看他們的樣子,自己再問他們也不會說什麼,也就順着葉欣的話說了兩句。

這幾天因着馬玲瓏的關係,葉欣的言行舉止總有些束手束腳,時刻都要注意着自己不能和容止有什麼互動,避免讓馬玲瓏傷心。

可也正是因爲這樣,她既不能和容止說話,馬玲瓏又總是一副自己傷心也要盡力配合着她的樣子,搞得她也不好意思再勉強馬玲瓏和自己聊天戲耍。

生性活潑的葉欣這兩天就像是被只折了翅膀又被關進籠子裏的小鳥,又拘束又焦躁,怎麼都不自在。

剛好牟晨希回來了,葉欣也總算是有了一個可以說話的對象。

而馬玲瓏在馬小琴的指導下,開始讓葉欣故意看出自己對容止強烈而又隱忍的愛戀,目的就是爲了讓葉欣焦躁不安,進而頻繁地找牟晨希紓解心中的鬱氣。

而葉欣看着好友眼睛裏日復一日變得更加濃烈的愛意,心裏也是煩悶不已,她不能告訴容止,只能時不時找牟晨希聊聊天散散心。

而這一切都被容止看在了眼裏,容止不明白葉欣爲什麼有事不肯告訴自己,卻一定要等牟晨希回來告訴他呢?

馬玲瓏一直暗中注意着容止和葉欣的動向,知道伏筆已經埋得差不多,終於可以進入正題了。

這天,馬玲瓏約了葉欣去外面吃飯,她故意喝得伶仃大醉,又哭又笑地纏着葉欣說自己喜歡容止,她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她不停地向葉欣道歉,又一再保證儘管自己喜歡容止,但是絕對不會插足她和容止之間的感情。

只是馬玲瓏那痛哭流涕着說自己愛容止的模樣,到底還是在葉欣的心裏留下了陰影。

馬玲瓏看葉欣被她刺激地差不多了就裝作喝醉了的樣子趴在了桌子上,留葉欣一個人在那裏折磨自己。

葉欣把喝得“爛醉如泥”的馬玲瓏帶回了她租住的房子,安頓好馬玲瓏後自己卻是忍不住拿起馬玲瓏酒櫃裏的酒喝了起來。

喝得越多,心臟處的疼痛就會越小,鬱結了幾日的心情似乎在酒精的澆灌下真的緩解了不少。

葉欣一邊看着馬玲瓏,一邊拼命地往嘴巴里灌酒,“我要怎麼辦纔好呢?我該怎麼做,大家才能恢復成以前的那個樣子呢?誰能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葉欣的眼淚一滴滴落在了腳下的空酒瓶上,本就不善酒力的葉欣很快就徹底醉倒了過去。

葉欣一醉倒,牀上的馬玲瓏立刻就睜開了眼睛,清明的眼神裏沒有一絲醉意,“欣欣,我口渴了,你可以幫我倒杯水嗎?”

馬玲瓏試探地問了兩句。

“欣欣,欣欣?”

馬玲瓏又叫了兩聲見葉欣果然醉倒了,立馬就從牀上翻了下來,爲了避免葉欣中途醒來,馬玲瓏還特地喂葉欣吃了一顆**丹,然後她扶起葉欣就馬不停蹄地出門了。

馬玲瓏帶葉欣去了一間自己預定好的飯店包間,她先將葉欣放倒在了包間的沙發上,然後把桌上早就點好的飯菜隨意撥弄了一下,再把酒都拆開倒掉,把空酒瓶都放在了葉欣的身邊,最後把自己準備好的針孔攝像頭放在了正對着葉欣的一個盆栽裏。

將一切都準備之後,馬玲瓏掏出了葉欣的手機,給牟晨希發了一條信息過去,“我在盛華飯店4201房,我有些喝多了,可不可以麻煩你送我去玲瓏哪裏,不要告訴容止,我怕他擔心,麻煩你了。”

馬玲瓏編輯好了信息,沒有絲毫猶豫地按了發送鍵。

看到短信發送成功之後,馬玲瓏沒有退出短信界面就把手機放在了葉欣的手邊,她環顧了一下四周,覺得沒有疏漏之後就將葉欣一個人留在了包間內…… 收到葉欣短信的牟晨希雖然心裏有些奇怪,但想到葉欣這幾天的確心情不好,他也就沒敢耽擱,直接往葉欣告訴他的飯店趕去了。

“怎麼喝這麼多啊!”

牟晨希看到了葉欣旁邊一堆的空酒瓶,皺着眉說道:“葉欣,葉欣!”

牟晨希搖了搖葉欣的肩膀,發現葉欣真的是醉得一塌糊塗,渾身酒氣不說,這是喝得一點兒意識都沒有了啊!

牟晨希沒辦法,只好揹着葉欣出了飯店。

“幸好我知道馬玲瓏家在哪,不然容止看到你這樣,還不得生吃了我,雖然不關我的事……”

牟晨希忍不住腹誹,根本沒有注意到包間內的針孔攝像頭正在悄悄地記錄着這一切。

馬玲瓏其實一直在飯店的門口守着,她是親眼看見牟晨希進的飯店,然後就一直躲在附近偷拍牟晨希和葉欣,然後在牟晨希快到她家的時候才先他們一步回到了家裏。

叩叩!叩叩!

牟晨希好不容易將葉欣給背到了馬玲瓏的家裏,把她從背上放下來之後就敲響了馬玲瓏的家門。

“誰啊?”

馬玲瓏換上了家居服,又揉亂了自己的頭髮,故意裝出一副不耐煩的語氣問道。

“是我,牟晨希。”牟晨希連忙回答道。

“啊?你這麼晚來幹嘛?”

馬玲瓏一邊開門一邊問道:“咦,這不是欣欣嗎?她怎麼了?”馬玲瓏奇怪地看着葉欣。

“你能先把她扶進去再問嗎?”

牟晨希直接把葉欣塞給了馬玲瓏。

“哦,你也進來吧。”馬玲瓏隨手招呼了一下。

魔族之劫 “聽葉欣說你們不是出去吃飯去了嗎?怎麼你們兩個沒有在一起啊?”牟晨希問道。

“是啊,我們是一起去吃飯來着,後來我喝多了,好像是欣欣把我送回來的吧?我也不太記得了。”馬玲瓏揉着自己的腦袋說道。

牟晨希看馬玲瓏果然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身上也的確是一身的酒氣,心想可能是葉欣先送了馬玲瓏回來,自己又去喝的酒,也沒有太在意。

“行吧,反正人我給你送來了,葉欣還專門交代說不要告訴容止,具體什麼事情,你還是等葉欣醒來自己問她吧,我就先走了啊。”

牟晨希又看了馬玲瓏和葉欣一眼說道。

“嗯,好,我知道了,那你先回吧,我就不送了。”馬玲瓏說道。

橫刀奪愛:夜少的野蠻前妻 “行,我會把門給你帶上的。”

牟晨希說完就走了,只是他剛把門關上,就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太對勁的樣子,牟晨希又回頭盯着馬玲瓏家看了兩眼,皺眉想了片刻。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牟晨希搖搖頭,自己最近怎麼老是疑神疑鬼的。

馬玲瓏將葉欣又擺成了她自己一開始喝醉的那個姿勢,然後躲窗簾後看着牟晨希離開後,就迅速用萬里遁將她安在飯店包間的針孔攝像頭給拿了回來。

不得不說,現代的高科技還是有一些可取之處的,最起碼牟晨希就沒有發現不是嗎?

馬玲瓏按照馬小琴教她的辦法,在網上找了一個擅長電腦技術的人,然後把拍到的視頻和照片都發給了他,接下來就看這個人做出來的視頻和照片能不能令她滿意了。

馬玲瓏看着依舊在昏睡的葉欣,笑了。

“葉欣啊,你可不要怪我,畢竟,是你先對不起我的!”

馬玲瓏幽幽地看了葉欣一眼,就上牀睡覺了。

“欣欣,欣欣?”

馬玲瓏推了推葉欣,按理說這個時候**丹的藥效該完了。

“嗯……啊,玲瓏啊。”葉欣迷迷糊糊地看着馬玲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