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孫磊激動地搓着手,一臉豔羨道:“我們班怎麼就沒有土豪呢,哎,一羣窮癟三,比我還窮,晦氣。”

0

餘力笑呵呵道:“運氣問題啊,不過這些天我可賺了不少,足足好幾千呢。”

“哇。”孫磊激動不已,當即說道:“餘力哥,要不……你把我拉你們羣裏吧。”

“這……”餘力有些爲難的說:“不太方便啊。”

“我請你吃飯。”

“行吧,誰讓我認識你呢,你小子人還不錯。”

“謝謝餘力哥。”

晚上的時候,孫磊在宿舍裏果然在羣裏搶了好幾個包,消息被他宿舍裏的人知道,一個個哀嚎着要讓孫磊幫忙也要進去玩。

孫磊撇嘴說:“這樣啊,這可是很麻煩的?”

“孫磊哥,你可是我們老大。”

“是啊,俗話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聽了這些話,孫磊也是挺無奈的,心想都是一個宿舍的,於是只能無奈的答應,不過這些人都答應了,之後會請孫磊吃飯。

之後,大家都聊得挺開心的,在裏面發現有很多人,管理有兩人,一個叫孫楊的,另一個是一個叫包蕾的女生,這讓他們都欣喜不已,這裏面的人可是很多的啊。 孫磊他們是高三的,但是對他們來說,畢竟還只是普通人罷了,這些人也都不是什麼富二代,所以很想要弄些錢,這也是他們爲什麼都這麼激動的原因。

接下來整整一晚上,他們都在聊着這裏面的內容,把他們都樂得嘴的歪了,這實在太高興了。

在他們高興的時候,張小凡卻是在宿舍裏,如今他的功力已經達到了非常關鍵的時刻,上次秦小雨爲他淬體之後,他感覺精力充沛了許多,他相信,若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會讓自己的實力更上一層樓,屆時,他將是最強的,什麼慕容風,什麼唐龍,都會是他的手下敗將。

入夜,胡小天出去給眼睛上藥去了,張小凡一個人待在宿舍裏,說道:“小雨,你在幹嘛?”

秦小雨正在看島國大片呢,聽到張小凡叫喚,連忙出來,瞅了瞅周圍,嬉笑的說:“咦,小凡哥哥,就一個人呀。”

張小凡險些一口鼻血噴出,秦小雨居然只穿着薄薄的透明睡衣,裏面的內容若隱若現,讓張小凡嚇了一大跳,這是赤裸裸的勾引啊,不帶這麼玩的。

立刻正色說道:“小雨啊,這光天化日之下,你注意點影響,穿成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雖然秦小雨這個樣子說實話,張小凡還是挺喜歡看的,這身段,這小模樣,這小腳丫,都跟玉鐲子似的,晶瑩剔透,摸上去手感一定很好,但是,對方畢竟只是小女生啊,自己怎麼能有這麼齷蹉的想法呢?

情不自禁的,張小凡都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然後狠狠的罵自己是畜生。

秦小雨卻是一點也無所謂的樣子,她逛了一圈說:“我電影裏看的啊,那些女生都這樣穿,脫衣服方便嘛。”

張小凡嘴角抽搐,心道電影真是害死人,把一個清純小女生居然變成了這樣,頓時說道:“那你這衣服怎麼來的,我可是記得你以前沒有的啊。”

秦小雨笑着說道:“上次在林柔姐姐家,我給她收拾東西的時候看到的啊,不過我拿的時候沒和林柔姐姐說,你說她應該不會生氣吧?這麼好看的衣服,一定是她的最愛,我心想,要是我的這麼好看的衣服被人拿走的話,我肯定會氣瘋的呢。”

張小凡無語的說道:“這個你放心,我相信林柔她不會生氣。”

說完,張小凡心中狐疑的想:真是想不到啊,平時看林柔正兒八經的,沒想到家裏藏着這麼性感的衣服,嘖嘖,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情不自禁的,張小凡腦海中已經幻想起林柔穿着這件睡衣時候的樣子,令張小凡無語的是,這畫面越想越難受,他趕緊甩去心中齷蹉的想法,心中感慨的想,不能再這樣想下去了,再想下去的話,他怕會做出對不起秦小雨的事。

那樣的話,雖然以秦小雨單純的令人髮指的性格會接受他,不過張小凡可不想以後被人說欺負秦小雨。

隨後感應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力,問道:“小雨,上次你給我弄得藥桶讓我實力增長的很快,能不能再泡一下?”

“好哇,我正要和你說呢,只不過最近沒空,既然你現在要弄的話,可以。”很快,秦小雨回到古鏡之中,她翻出了上次在寂靜嶺尋找到的很多靈草,現在的靈草基本上都已經被她弄得幹了,很多靈草被她揉碎之後,融合在了一起,聞起來的時候,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瀰漫在這裏面,一拿出來,整間屋子裏便充斥着一股美妙的香味,讓人流連忘返。

張小凡拿出一瓶揉碎了的藥草,拿在鼻子裏聞了一下,感慨的說道:“嗯,這可真是好聞,都是你弄得嗎?”

秦小雨點頭說道:“當然了,我以前可是都是自己煉藥的。”

“以前……”張小凡心中一抽,暗道這小女孩不會想起了以前的記憶了吧?

正欲再問,秦小雨卻是搖晃着頭,捂着腦子痛苦的說道:“哎呦,好疼啊,我……我感覺腦子裏有什麼東西在鑽一樣,我以前都是自己煉藥的,我明明知道啊,但是爲什麼想不起來爲什麼煉藥了,哎呦,好難受……”

看到秦小雨突然變成這個樣子,張小凡連忙讓她不要去想了,一方面,張小凡是擔憂她出什麼茬子,另一方面,張小凡還真怕對方會想起以前的記憶,若是真的那個樣子的話,恐怕就麻煩了。

以以前魔剎的威力,恐怕輕聲的一巴掌就能把自己拍飛,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好在,秦小雨痛苦了一小會之後,她便馬上恢復了過來,拍着不大的小胸脯說道:“哎呦,好難受啊,每次我回憶的時候,就很痛苦,小凡哥哥,你說我這個是不是病啊?”

張小凡正色說:“這是正常現象啊,我們每個人都會這樣的。”

說完,張小凡心底裏給自己捏了一把汗水,自己這個樣子欺騙秦小雨,貌似不好吧。

呸,怎麼會不好呢,自己可是爲她好啊。

張小凡瞬間無恥的爲自己做了辯護。

緊接着,秦小雨很勤快的給張小凡倒好水,弄好藥材,張小凡一下子跳入了藥桶,這一次,感受沒有上一次的強烈了,但是張小凡還是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四肢百骸有充足的靈氣涌入他的四肢,這些靈氣給張小凡數不清的能量,他的經脈在迅速擴大,這種都是肉眼看不出來的好處。

很快,張小凡天靈蓋上靈氣噴出,原本三級道士的實力,在這一次的藥效之下,張小凡居然感受到了有些鬆動。

當即,張小凡心中高興,若是這樣下去的話,自己這些日子實力恐怕就能夠晉升了。

爲了充分的利用這一次的藥效,張小凡立刻運轉體內的火人體質,火焰如同他的小孩一般,在他的四周快速的跳動的,這都是看不出的好出,他感覺他和火焰之間的關係又好了很多,這就是強大的實力,他現在使用火焰,比起以前要強出好幾個檔次。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自己能夠達到如今的地步,秦小雨絕對是功不可沒的,因此從心底裏,張小凡對秦小雨是很感激的,有時候張小凡甚至是想,等冥幣多了之後,他找找有什麼辦法能夠爲秦小雨恢復肉身。

我得到了很多天賦 從住的地方走出之後,發現很多人已經過來了,這些人現在都面無表情,很多人的臉色全然已經沒有以前那般高興了,這些變話都被張小凡看在眼裏。

今天一大早,孫磊所在的地方都要鬧翻了,因爲他們很多人都進去了,雖然弄了不少錢,但是接下來居然要做稀奇古怪的事。

死了人之後,所有人都驚呆了,很多人質問孫磊怎麼回事,但是孫磊也說不出所以然,他也處於驚恐之中,由於是一個女生死了,這個女生的男友憤怒之下,直接殺死了孫磊。

此時,張小凡他們正好進來了,看到這些人之後,他嘆了一口氣,連忙說道:“大家聽我說,你們這樣有意思嗎?都已經這個樣子了,不要再內訌了。”

爹地,媽咪又懷孕了 衆人猜出張小凡知道些什麼,於是一個個詢問,張小凡無奈之下,只能將事情說了一下,當然,他是斷然不會說,孫磊是他叫人弄進來的,若是被他們知道的話,肯定會忌恨上自己,這一點張小凡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大家知道了自己發生的事情之後,所有人都顯得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事實已經發生在眼前了,容不得他們不信,因爲剛纔,包蕾要求一個女生跳舞,女生沒有做,之後……就發生了恐怖的事情。

到這個時候,衆人還想着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可怕了,每個人都不知道怎麼辦了,不過幸好,這個時候張小凡出現了,在張小凡的說服之下,所有人都已經把張小凡看成了救世主。

因爲張小凡說的很是輕描淡寫,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有了這麼多人加入,對他們只有好處。

不過,就算再多的人相信張小凡,還是有人不服,一個高個男生神色不善的說:“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現在孫磊死了,你反正怎麼說都行了。”

張小凡心道就等你說呢,他要殺雞儆猴,要不然,怎麼領導這些人?

“說的不錯,不過你有什麼意見麼?”張小凡個子比他足足矮了半個頭,不過張小凡說話的時候還是走了過去,挑釁道:“你有意見儘管提,以後都是我們高二四班的人,我很公道的。”

“哼,就你這種矮個子,難不成還是老大,給我滾!”

此人一看就是平時很囂張霸道之人,說話的同時,一拳朝張小凡砸出。

不過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張小凡瘦弱的手臂輕易接住他的手臂,緊接着狠狠一捏,這個比張小凡強壯一倍的男生便慘叫着跪在地上。

“啊……好疼,好疼啊……”

“我最討厭的就是囂張之人,居然敢對我指手畫腳。”張小凡目光冷厲,狠狠把他甩了出去,這個男生直接掉在講臺上,將整個講臺都摔得粉碎。

這一刻,原本輕視張小凡的同學們眼睛都變了,張小凡立威完畢,掃視全場道:“所有人聽着,以後誰要是不聽話,將會處於懲罰,懲罰視情節嚴重程度而定,明白沒有!”

以後人數肯定會越來越多,所以爲了方便管理,張小凡覺得,有必要引進紀律,否則還不要亂套了。

此刻高三八班的人還驚魂未定,聽了張小凡的話後,都下意識的點頭。

之後,張小凡吩咐一些女生給他們講解紅包羣的知識和以前發生過的事情,而他來到了屋裏角落位置。

“把這裏打通,就是我們那邊了,以後我們兩個班級能夠從從這裏互相走動。”張小凡看着這個角落說道。

高二四班和高三八班事實上是樓上樓下的關係,之所以選取這個班級,目的很簡單,就是便於管理,這樣無論哪個班級出事,都能很好的照應,所以,張小凡才想出了這麼一個主意。

歸來第一仙 同時,由於不經常走動,所以其它班級並不知道他們兩個班級聯合起來,這對張小凡他們來說,等於就是一張重要的底牌。

試想一下,萬一有其它勢力攻過來,卻是沒想到高三八班的人也從這個通道衝出來,而且人數一下子多一倍,這場景想想就激動。

很快,兩個擁有刀體質的同學在這個角落切割起來,很快切割出兩平米的洞口,能夠同時容納四個人進出,而從樓下,只需輕輕一躍,就能到達高三八班,很是方便。

“好,以後我們就是一個整體,希望同學們之間互相幫助,嚴禁互相仇視,明白嗎?”張小凡站在講臺上總結。

此刻,所有人都擠在高二四班,聽着張小凡的發言。

“我們的第一步,是要增強自己的實力,當然,你們都認爲,實力是通過冥幣購買武器或者功法來獲得,但是我要說的是,我們也可以通過互相切磋,互相交換功法來獲得,你們說,怎麼樣?”

張小凡的提議得到很多人的興趣,因爲很多人都看上週圍夥伴的功法,但是又沒那麼多冥幣購買,所以,相互兌換是個不錯的選擇,當然,這也僅僅限於各自同意,否則不同意的話,一切都免談。

“以後,蘇倩倩任命醫療隊隊長,張花,負責物資建設,有什麼困難和我說,你目前的任務是要把我們兩個班級的門窗開始加固;王虎,等你傷勢好了之後,和周建你們倆就是教官,訓練成員們的戰鬥,蔣介偉,你選幾個人,可以繼續收集其它勢力的消息,有什麼特別注意的和我說,另外,還有誰能不能搞到槍支彈藥?” 王虎病怏怏的舉手說:“能搞到一點手槍,不過不多。”

“嗯,大家以後注意一點,若是能搞到話,都帶過來,另外,大家的實力強大了,千萬要記住,出去不要惹事,你們強大了,其它人也一樣厲害,到時候不要引起戰爭,明白嗎?”張小凡怒視全場道,此時,他已經儼然代入到了首領這個角色。

“是!”

“很好,以後我們班級就叫二四班,我們是一個集體,我們不允許有任何人欺負我們,這就是我們的口號,二四班無敵!”

說完,張小凡振臂一呼。

這就是口號的力量,張小凡以前看過一個電影,電影中,老師組織一場活動,這場活動中,他是首領,底下所有人必須無條件同意首領的話,他還設計了班級口號,和旗幟以及動作。

一開始,同學們當成玩笑,不過之後,同學們開始融入角色,不同意老師話的人,都會被當成異類,而這個組織中的人若是被欺負,就是整個組織被欺負,欺負的那個人就被會當成整個組織的敵人,於是羣起而攻之。

很快,越來越多的人融入這個組織當中,若是有人辱罵這個組織,同學們會爲了維護組織尊嚴去攻擊,而外圍未加入組織的人,因爲需要安全感,也一個個加入這個組織,最終,在電影中,這個組織發展的無比壯大,甚至引發一系列社會治安案件,最終,這個老師鋃鐺入獄。

這是一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當時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因爲當時所有人都以爲,未來這種事是不可能會出現的。

但是發生那件事之後,人們才明白,通過一些必要的手段去運轉,組織的力量還會擡頭!

因爲這就是人性,每個人需要安全感,而組織,就能給予這個強大的安全感。

當時張小凡看了這部電影之後,也對他產生了極爲深刻的影響,此刻,他們整個班級已經不是普通人了,所以張小凡爲了壯大和維護自己的組織,爲了讓同學們更加有歸屬感,他也想到了這個辦法。

“以後,每天早上,我們都要進行我們二四班的開會,明白嗎?”

“是!”

“二四班!”張小凡高喊道。

“二四班無敵!”同學們一個個神情激憤的呼喊,他們此時感受到了無邊的力量,或者說,以前每個同學之間都謹小慎微,生怕身邊的人傷害自己,但是當有了二四班這個組織,當有了口號,當有了紀律之後,他們就是一個整體。

二四班,給了他們安全感,給了他們歸屬感,他們每個人都認爲自己無比強大!

張小凡很滿意,隨後,他又任命了一些人管理各種班級事物,讓同學們之間互相熟悉一下,整的差不多了,他走向了唐龍。

讓他很奇怪,自從唐龍從精神病回來之後,他話少了不少,而且目前來看,他很少和自己爭鬥,每次自己在臺上說話的時候,他都靜靜聽着。

他可不信唐龍是真的歸順自己了,對他來說,唐龍身上的祕密比慕容風還多。

“唐龍,你有什麼意見麼?我想聽聽你的。”張小凡坐過去說道。

“你說的都很好,我沒什麼意見。”

“嗯,那就好,我們現在也這麼熟了,你能不能說說,當初你爲何來我們班級,你來的時候可是知道我們已經開始玩這種死亡遊戲了啊。”張小凡眸子死死盯着唐龍,想看出他神色變化。

很可惜,唐龍從頭到尾都是死人臉,臉色蒼白的可怕,他迴應:“我上次來的時候說過了,純粹發現這裏不對勁,想要除鬼,但是沒想到鬼實力那麼強。”

“嗯,不想說好了。”

張小凡沒多搭理唐龍,來到正在看小說的慕容風身邊,慕容風關閉手機,冷冷說:“你的那套很好,讓同學們變得積極了許多。”

“嗯,電影中得到的靈感,對了,上次去精神病院,你碰到了什麼事?”

“還行吧,也算得到了不小的好處,能夠讓我的實力更上一層樓了。”

“你現在實力多強?”

“肯定要比你強。”慕容風擡頭看了張小凡一眼,笑着道:“你好好努力吧,若是我發現你追不上我的節奏了,我也沒必要陪你玩下去了。”

說完,慕容風直接起身出去了,看着慕容風背影,張小凡感覺抓住了什麼,但是又說不上來,但是他有種感覺,慕容風知道些什麼,此刻慕容的威脅程度,他覺得比唐龍還大。

因爲慕容風從始至終實在是太冷靜了,這種冷靜很不尋常,讓他有些奇怪。

爲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張小凡不敢怠慢,他回到宿舍,迫不及待的拿出白晶石,如今白火修煉了有一段時間了,在白晶石的吸收之下,白火一直緩緩的提升着。

很快,張小凡身前的白火越來越大,瞬間朝着張小凡頭顱涌去,他整個人被白火包圍,但是沒有任何的不適感。

這些白火就彷彿是他張小凡孩子,在他身邊歡快的跳躍着,他感覺和白火之間的聯繫越來越緊密,也越來越強大。

“呼……”

吸收白晶石之後,張小凡捂着自己的眼睛,他想到了那次在幻境中的一幕,當時,要不是自己的眼睛突然發出漩渦,恐怕他早就出事了。

“聽以前魔剎所說,自己的眼睛是鬼眼,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張小凡很是好奇,他召喚出了秦小雨,令他驚訝的是,此刻秦小雨穿着小短裙和吊帶衫,活脫脫的一個小蘿莉模樣,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尤其是她還露着兩條大長腿,潔白如玉的肌膚惹人噴鼻血。

“咳咳!”

張小凡有些不太自然的看了秦小雨一眼,主要是秦小雨太性感漂亮了,是個男人都喜歡啊。

“哎呦,臭小凡,你幹嘛又打擾人家,人家正在看打架的電影,你怎麼有事沒事找我,哼,難道你們男人真的像電影裏所說的,就喜歡纏着小姑娘嗎?”被封掉的章節終於出來了,心力交瘁啊,以後要格外小心…… 張小凡感覺挺無奈的,在同學們面前,他是梟雄,是同學們的首領,沒人違抗他,當然,除了唐龍慕容風這些極個別以外。

但是,在秦小雨面前,這妞太不像話了,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裏。

張小凡說道:“小小年紀不學好,你難道不知道,電影裏都是騙人的嘛?”

“騙人不騙人我不知道,反正那裏面都是這樣說的,對了,你看我打扮的好看嘛?”秦小雨順帶轉了一圈,說道:“我可是學電影裏面的女明星穿的哦,我這叫蘿莉服,聽說很流行的,反正人家人愛,花見花開,怎麼樣?”

“這……”

張小凡無語的盯了幾眼,不得不說,確實很好看,但是當着秦小雨面他是斷然不能這樣說的,否則的話,這小妞還不得意死。

他故作凝重的點頭說:“一般吧,這種衣服在我面前穿穿就好,給別人看的看,會被揍的。”

“爲什麼呀?”秦小雨一臉幽怨的盯着張小凡。

張小凡故作深沉的說:“因爲外面壞蛋多啊,萬一你被抓走了,可就見不到我了。”

“這……那好吧。”聽到見不到張小凡,秦小雨無奈的嘆氣,開始脫衣服。

張小凡大驚失色,連忙制止了秦小雨這種迷死人的行爲,心跳很快的說道:“小雨,你這是幹嘛?”

說着張小凡心中暗暗擦汗,這妞真彪啊,一言不合就脫衣服。

“你不是說不要穿嘛,我就脫呀。”說話間,脫下一根吊帶,露出潔白如玉的香肩。

好美,好靚,好想摸一把啊……

“呸,畜生,秦小雨小小年紀,我怎麼能有這麼禽獸的想法!”

唐醫天下 張小凡心中暗暗鄙視自己,隨即對秦小雨連哄帶騙說道:“這個還是算了吧,反正你一直跟在我身邊的,就不要脫了,對了,我給你網購了幾部電視劇。”

說完,掏出一個小盒,裏面裝着一大堆碟片,秦小雨興奮的拿出來看,連說謝謝。

張小凡鬆了一口氣,隨後開始說正事:“小雨,那次我進入幻境,幸好當時你呼喚了我一下,要不然我恐怕真的完蛋了。”

那次在幻境之中,一部分原因是張小凡看出了一些破綻,但是秦小雨也起了很大的作用,這一點張小凡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還好啦,小凡哥哥你對我這麼好,我可不想看到你死。”

聽到這話,張小凡心中欣慰,暗道這點時間沒白養活秦小雨。

“再說了,你逃出幻境,最主要的功勞是你的鬼眼。”秦小雨坐在牀頭上晃盪着兩條小白腿說道。

張小凡心中一動,回憶說道:“當時我的右眼確實出現了一道漩渦,將對方的龐大壓力抵消。”

“嗯嗯,當時我也有些害怕呢,我感覺我要是在那股漩渦中間的話,也會被吞噬。”秦小雨拍着自己的胸脯說道。

“我感覺我的右眼除了能看到不同尋常的東西以外,一定還有其它修煉的辦法,只要我掌握了那套方法,一定能夠增強我的力量。”

那次回來之後,張小凡就已經想着修煉鬼眼,好好利用這種特殊體質了,只是這期間一直太忙,所以沒辦。

秦小雨嘆氣道:“我雖然對鬼眼也聽說過,可惜不知道修煉辦法,對了,鬼眼也屬於體質啊。”

“你意思是……”

張小凡說到一半,恍然大悟,他想到朱凱變身殺手那一次,他死的時候,似乎就是說他得到的是鬼眼體質,也就是說,冥界淘寶有鬼眼!

想到這裏,張小凡當即打開手機,在冥界淘寶中搜索有關於眼睛的體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