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語點點頭,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會照顧他的,你就先回去吧!」

0

周立看著平靜的喬語,總覺得似乎哪裡不對勁兒,但也不好猜測人家兩口子的事,聽到喬語的保證,就放心地離開了!

喬語苦笑了下,似乎心在痛過之後就麻木了,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包括對景銳!

但是,喬語還是進了廚房,開始為一家人做早餐。

不一會兒,梁母起來了,看到廚房裡的喬語,驚訝道:「今天怎麼這麼早?」

喬語笑笑,道:「睡不著就起來了,伯母,景銳昨天晚上有事,一晚上沒睡,你不要叫他了,讓他多休息會兒!」

梁母擔憂地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喬語搖搖頭,道:「沒事!」

隨即就招呼梁母吃早點,然後端了碗清淡的粥,上樓去給梁景銳送去! 喬語進了卧室,將碗放下,來到床邊,床上的梁景銳睡的很熟,喬語嘆了口氣,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臉,低喃道:「明知道不能怪你,卻還是怪你!」說完,替梁景銳掖掖被子,就悄悄地離開了卧室。

聽到門響聲,梁景銳緩緩地坐起身,看著門口喬語離開的方向,眼神中劃過一絲黯然。

下床來到陽台,梁景銳拿出了手機:「周立,事情查的怎麼樣了?」

「總裁,關於昨晚那個男人,後來發現在地下車庫被人殺了,是槍殺!」

梁景銳眼神一縮,問道:「他的哥哥與蘇媛媛有什麼關係?」

周立愧疚道:「還沒有查出來,好像有人抹去了所有的痕迹。總裁,這和我們前面遇到的很像,這個人手法乾淨利落,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梁景銳低沉了會兒,道:「繼續追查!」

「是,總裁!」

掛了電話,梁景銳閉眼回想著昨晚的細節:

「我大哥叫坤~」話還沒說完,就被劇烈掙扎的蘇媛媛打斷了。

「蘇媛媛!」想到這裡,梁景銳再也坐不住,拿起外套,直接去了醫院。

喬語今天來語然上班,忙了一整天,下班后也來到醫院,誰知在門口碰到了顧予寒。

「你也來看蘇老他們?」顧予寒驚訝道。

「是呀,畢竟昨晚是我的責任,沒有保護好目標人物!」喬語自責道。

顧予寒笑笑,揉了揉她的頭髮,道:「沒事,一切有我呢!」

兩人一起來到病房,顧予寒先去看蘇老,喬語只好去了蘇媛媛病房。

正要推門時,看到裡面的人,喬語楞了下,景銳怎麼在這裡?

輕輕敲了敲門,喬語走進了病房。

梁景銳抬頭一看是喬語,只是淡淡地點了點,就繼續削著手中的蘋果,倒是蘇媛媛,一見是喬語,立即熱情地道:「喬小姐來了,快請坐吧!」

轉頭又對梁景銳道:「景銳,給喬小姐搬把椅子吧!」

喬語驚訝地看著梁景銳放下手中的水果刀,去搬了把椅子放在了喬語的身後。

一瞬間,喬語覺得那把椅子好像是吃人的猛獸般,後退了兩步。

蘇媛媛笑道:「喬小姐怎麼了,是哪裡不熟嗎?快坐吧!」

喬語看了看梁景銳,又看了看輕柔含笑的蘇媛媛,只覺得彷彿這個病房裡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氧氣,讓人喘不過氣來。

勉強笑了笑,道:「沒事,那你好好休息,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也不看兩人的反應,立即逃也似的離開了病房。

來到門外,長長地舒了口氣,努力眨回眼中的水霧。

靠在牆上的顧予寒見狀,輕柔地撫了撫她的頭髮,乾脆道:「走吧,帶你去喝酒!」

喬語楞了楞,狠狠地點頭,道:「好!」

說完,兩人相攜離開!

身後,出來的梁景銳看著兩人的背影,久久沒有離開!

酒吧里,顧予寒看著喬語一杯接著一杯,也不阻止,就這麼看著她喝。

「G,你說男人是不是都喜歡~呃~蘇小姐那樣的,漂亮,溫柔,有氣質?」喬語拉著顧予寒的袖子,醉眼朦朧的看著他問道。

「不是啊,像我就不喜歡,我就喜歡你這樣的!」顧予寒扶著她坐穩,笑道。

「我有什麼好的,性格差,脾氣也不好,家世……」

顧予寒用手指按在了她的紅唇上,深深地看進她的眼裡,低聲道:「在我眼裡,你是最好的,喬!」

喬語楞楞地看著顧予寒的眼睛,那雙眼中似乎蘊藏了無盡的柔情,化成一股旋渦,吸引著人,

想讓人靠近,而他的臉也似乎越來越近了!

顧予寒緩緩靠近喬語的臉,炙熱的酒氣噴在彼此的臉上,眼看著就要吻上那誘人的紅唇,突然,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這曖昧的氣氛。

顧予寒放開了抵在她下巴上的手,回身坐好,淡淡道:「你的手機!」說完,拿起酒杯,狠狠地灌下了一口酒!

「哦!」反應遲緩的喬語楞楞地摸出手機,一看,「周立?」

顧予寒聞言,眼中一閃。

「夫人,你見總裁了嗎?」周立焦急地問道。

喬語想了想,捂住嘴打了個酒嗝,道:「在~在醫院,陪蘇媛媛!」

「沒有啊,在醫院沒有找到!」

「那我就不知道了!」說完,啪地掛了電話,嘟囔道,「我怎麼會知道他在哪兒,真是的!」

顧予寒不動聲色地收迴環視酒吧的視線,笑了笑,放下酒杯道:「走吧,送你回去!」

說完,扶著喬語離開了酒吧。

兩人走後,只見在酒吧的一個角落裡站起一個男人,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燈光打在他的臉上,赫然是梁景銳。

送喬語回家,看著她走進家門,顧予寒才轉身離開,緩步走到一個黑暗的角落,淡淡道:「出來吧,梁總裁!」

只見他的身後,梁景銳緩緩走了出來。

顧予寒轉身看著梁景銳,笑道:「梁總裁跟著我和喬幹什麼?」

「離她遠點!」梁景銳警告道。

顧予寒眼神一變,緩緩道:「那如果我請梁總裁離她遠一點呢?」

「不可能!」梁景銳決然道。

「我也一樣!」顧予寒冷冷道。

兩人就這麼對立著,誰也不讓誰,彷彿是誓死捍衛自己領土的兩隻雄獅!

突然,兩人同時動了起來,梁景銳狠狠地一拳往顧予寒的臉上招呼著,顧予寒伸手一檔,接著也是一拳揍上了梁景銳的臉,而可惜的是,梁景銳的手被顧予寒鎖住了。

「嘶~」梁景銳用舌尖抵了抵痛的地方,後退了幾步。

顧予寒收回拳頭,淡淡道:「梁總裁如果動手的話,吃虧的是你!」

梁景銳狠狠地咬了咬牙,道:「那也要揍你!」說完,就直接沖了上去,就這樣,兩人你一拳,我一腳地打了起來!

許久,兩人躺在地上,顧予寒喘了口氣,道:「沒想到,梁總裁的身手也不錯,要是出幾次任務,身手勉強趕得上喬!」

梁景銳哼了哼,沒吭聲,剛才的打鬥中,他挨的比較多,不過顧予寒也沒好到哪兒去,臉上兩個大黑圈,看他明天怎麼見人!梁景銳得意的想。完全忽略了自己和顧予寒也差不到哪兒去!

過了會兒,梁景銳突然道:「坤哥是誰?」

「黑虎幫幫主!」顧予寒道,反正過幾天梁景銳也會查到!

「蘇媛媛和他有什麼關係?」

顧予寒一楞,這個梁景銳,說知道,難道要告訴他蘇媛媛的事,那他費力地清掃痕迹算什麼?說不知道,會不會顯得FC太弱,也太假了!

沉吟了下,謹慎道:「沒查到他們有什麼關係,只知道蘇媛媛去過幾次輕語酒吧!」

聽到顧予寒的回答,梁景銳眉頭一皺,沒有回答。

過了會兒,梁景銳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頭也不回地離開,也不管顧予寒的死活!

「沒禮貌的傢伙!」顧予寒抱怨了聲,也緩緩地起身離開了。

梁景銳沒回家裡,回去了也是一番解釋,他一個人來到了公司,叫來了周立。

周立一來,看到總裁的尊容,想笑又不敢笑,忍得很是辛苦!

梁景銳狠狠地瞪了一眼,正色道:「去查顧予寒!」

「啊?」周立似乎不明白梁景銳的話!

梁景銳走到窗前,雙手抱胸,緩緩道:「能將所有的痕迹掃地如此乾淨的,在本市找不出幾個人,而且恰好是在顧予寒來了后才出現的,所以我試探了下,果然,問到敏感問題,他遲疑了兩秒!」

周立崇拜地看著自家總裁,激動道:「對呀,我怎麼沒想到?」轉念一想,疑惑道,「可是,他是為什麼呀?」

為的什麼?梁景銳沉吟了會兒,緩緩道:「要麼是蘇媛媛一個人委託的顧予寒,要麼就是……」

想到第二種可能,梁景銳的眉頭皺了起來,如果是第二種情況,那事情就有點複雜了!

想到這裡,轉身對著周立道:「從今天開始,盯住蘇媛媛與顧予寒,寧可丟了目標,也不能打草驚蛇;另外,派我們自己的人保護夫人,不要讓任何人發現!」

「是,總裁!」周立似乎也感受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立即答應一聲,就趕緊下去做事了!

「顧予寒嗎?」摸了摸嘴角的傷,「嘶~」梁景銳痛呼一聲,低咒道:「該死的!」看來這幾天暫時不能回家了!

第二天,喬語迷迷糊糊地醒來,「唔~頭好痛!」抱著頭,喬語呻吟了一聲,昨晚的場景也斷斷續續地湧上腦海,痛苦道:「再也不喝酒了!」

過了會兒,似乎好受點了,習慣性地轉頭看向身邊梁景銳的位置,喬語一楞,緩緩摸了摸他的位置,涼的!似乎一夜未睡!

突然,喬語想到昨天在醫院看到的樣子,心中一陣難過。

正發著呆,手機一陣響,喬語低頭一看,是付于晴,好久沒有聯繫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小語,你還好嗎?」付于晴似乎有點小心翼翼!

喬語笑了笑,道:「還好,我沒事!」

付于晴似乎放下了心,拍拍胸口道:「就是嘛,你要放寬心,網路謠言這種東西根本不可信,我們要相信自己的……」

喬語眉頭一皺,疑惑道:「什麼網路謠言?」 「啊?你,你不知道嗎?總裁和蘇媛媛的…哦,沒什麼,其實很正常,小語,沒什麼的!」

付于晴說完,趕緊掛了電話,狠狠地埋怨著自己!

喬語顧不上理會付于晴的自責,立即打開手機,剛一打開,就跳出了一個熱點視頻,封面正是梁景銳和一個女子!

只見視頻上樑景銳扶著蘇媛媛在醫院的花園裡散步,兩人之間一看就飄著濃濃的曖昧氣氛,藍天白雲,花朵蝴蝶,比偶像劇還偶像劇,雖然只是兩人的背影,但比正面還要讓人心跳加速,說兩人沒什麼,誰相信啊?

果然,下面的評論炸開鍋了:

「這個男人好帥啊,簡直是背影殺,好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我昨天剛好去醫院看朋友,還看到兩人了呢!男的叫梁景銳,女的叫蘇媛媛!兩人郎才女貌,般配得很!」

「天哪!如此深情,簡直是要羨慕死人啊!」

「這個女人也好美啊!雖然僅僅是個背影!」

「啪~」喬語關了評論,心裡激烈地翻湧著,一夜未歸,是在陪著蘇媛媛嗎?

喬語心中火氣難平,立即下了床,拉出箱子,裝了幾件隨身物品,收拾了下,就離開了!

到了樓下,梁母驚訝地看著她和她手裡的箱子,道:「小語,你這是要去哪?」

喬語勉強笑了笑,道:「伯母,我要出差,可能得一段時間吧!」

「哦!那過來吃點吧!」梁母招呼著。

喬語搖搖頭,道:「對不起,伯母,我趕時間,就不吃了!」說完,拉著箱子就匆匆離開了。

出了家門,喬語為難了起來,要去哪裡呢?

想了想,喬語沒有去語然,那裡有梁景銳的人,一轉身,去了FC公司!

看著喬語拉著家當來了公司,顧予寒笑了好久,好不容易忍住,道:「你這叫~離家出走吧?你家梁總裁肯放人?」

「哼,關他什麼事?他還是好好地陪著蘇大小姐吧!」說完,喬語向沙發上一靠,道,「給我找個住的地方,我暫時不想回家了!」

「我想你還是打個電話問問梁總裁吧,也許他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呢?網路上的東西還是少信為好!」

喬語想了想,道:「好吧,再給他一次機會!行,那你忙,我先回我辦公室了!」

說完,瀟洒地起身,回了辦公室!

顧予寒含笑看著喬語離開,等門關上后,拿出手機,發了條簡訊!

隔壁辦公室,喬語拿著手機,等了半天,終於接通了,剛要說話,手機里傳來了蘇媛媛的聲音:「喂,你好!」

裝什麼裝,她就不信梁景銳的手機上沒有她的電話號碼顯示,還裝陌生號碼。

喬語冷硬地道:「蘇小姐你好,我是喬語,景銳在嗎?」

那頭傳來蘇媛媛為難的聲音,道:「喬小姐啊,景銳在忙,要不我給你問下?」

說完,只聽電話里傳來噓噓索索的聲音,過了會兒,傳出蘇媛媛的聲音,只聽她柔聲道:「景銳,你的電話!」

這個女人,肯定是故意的,不說清楚是我的電話,喬語生氣地想,可惜卻毫無辦法。

只聽電話那頭梁景銳的聲音傳來:「我在洗澡,你先放著吧,我等會兒打過去!」

洗澡?喬語心中一震,一夜未歸,大清早洗澡,怎麼沒見在家有早上洗澡的習慣啊?

喬語楞楞地掛了電話,連蘇媛媛後來說了什麼都沒聽清!

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喬語,那你還留在這裡幹什麼?難道還要參加他們的婚禮?

蘇媛媛得意地掛了電話,將手機放回原位。剛放好,梁景銳就從衛生間里出來,拉了拉身上的衣服,皺眉道:「還是不行,我得回去換個衣服!」

「恩,去吧,景銳!」蘇媛媛笑著道。

只見梁景銳的衣服上布滿了菜汁菜葉,剛才他給蘇媛媛遞早餐時,誰知她忘了,用受了傷的手接過,結果將整盤菜扣到了梁景銳的身上,連身體都沒有倖免!

梁景銳點點頭,只好回家去換衣服!

回到家,梁景銳換好衣服,正要離開時,突然發現衣櫃里喬語的衣服不見了!立即衝下樓,對在樓下的梁母道:「媽,小語呢?」

梁母奇怪地看著他,道:「你不知道嗎?她出差去了,說是得一段時間!」

「該死的!」梁景銳低咒一聲,立即衝出了家門!

身後,梁母嘆了口氣,身為過來人,她怎麼會看不出來這兩個孩子又出了問題?可惜,年輕人的事還是讓他們自己解決去吧!

梁景銳邊開車,邊用耳機給周立打電話,一接通,立即道:「查下夫人在什麼位置?」

周立一頭霧水,但還是答應了一聲。

過了會兒,周立回了消息,道:「總裁,定位找到了,在FC公司!」

梁景銳一聽,眼神一冷,一個緊急掉頭,駛向了FC公司。

不顧保安人員的阻攔,梁景銳直接進了喬語的辦公室,喬語一看,冷了冷神色,對追上來的保安道:「你們先下去吧!」

其他人一看,這氣氛著實不對勁兒,就趕緊答應一聲,還貼心地關上了門!

梁景銳死死地看著喬語,喬語也不甘示弱地回瞪著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