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

0

江北一愣,他什麼時候多出來個未婚妻?

“上官明珠啊!你未婚妻!”

陳菊有點急了,這貨挺會演戲。

江北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樂了。

旁邊還有個小書生,這小身板,嘖嘖嘖,可能抗壓能力不是很行啊。

不過看着他時不時對上官明珠點頭哈腰,好像這豬還一副很受用的樣子,江北瞬間明白了,小夥子是想少奮鬥二十年。

“明明,想吃什麼就點什麼哦。”只見上官明珠說着的時候還從胸口掏出一個金錠子。

擦,辣眼睛!

爲了夢想勇敢前行的男人,江北表示佩服。

上官明珠一轉頭,看到江北和陳菊,也楞了一下。

陳菊果斷站起身:“上官小姐,真巧。”

甘霖娘!江北想罵人,讓這頭豬走好不行嗎?

“誒?陳少爺也在啊!”上官明珠表示很驚喜,文藝青年,她很喜歡。


“嗯,一起吃個飯吧,正好江少爺也在。”陳菊趕緊接話。

“滾……沒說請你。”江北罵道。

陳菊明顯一愣,這江北和上官明珠仇怨有點大啊。

樂了,趕緊開口道:“江少爺,雖然上官家怠慢了你的婚事,但是在這柳雲城裏低頭不見擡頭見的……這事兒就過去了嘛。”

“我說的是你!”

看着陳菊一臉的迷茫,江北無奈了:“想吃什麼自己去付賬,懂否?”

陳菊的怒氣值+66

我忍!

江北也想忍啊!

本來善良如他,想讓這個菊休息一下,但是偏偏要這麼上躥下跳的!

既然已經開始了,那我這刷分刀可就要見見血了。

“還有你,滾蛋,別在這礙眼。”

江北看了一眼上官明珠,撇了撇嘴,回頭再咬口包子。

上官明珠在這點上可不如陳菊,好死不死直接憤怒的衝了過來。

特麼的,江北這哪還能咽的下去了!一口全吐在上官明珠身上了。

“我說大姐,長得磕磣不是你的錯,但是你出來嚇人就不對了吧?不要在這打擾我吃飯了好嗎?”江北覺得他很客氣了。

上官明珠的怒氣值+99

好氣!我上官家大小姐,怎麼能被這麼說!

與此同時,小二也端着魚上來了,熱騰騰的。

陳菊雙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魚,哈喇子都要流下來了,餓着的感覺很難受。

“侯小姐,請!”江北隨口說道,自顧自的夾了一大塊肉。

候煙嵐很想笑,這江少爺是個性情中人,跟他在一塊很舒服,也沒有那種假正經。

來自上官明珠的怒氣值+66

江北有點麻木了,這麼少,夠幹屁的?

“明明!他欺負我!”上官明珠這一嗓子分貝很高,把樓下吃早餐的小崽子都嚇哭了好幾個。

下面正拿着金錠子裝逼的書生頓時也嚇得一縮脖,不敢怠慢,只能硬着頭皮上樓,沒辦法,爲了生活。

轉眼一看,上來了,上官明珠直接撲了過去。

小拳拳砸你胸口嚶嚶嚶。

“明明,他欺負我!嗚嗚嗚!我不活了!”

張明強忍住吐血的衝動。

江北放下了手中的魚,想吐。

大清早的!幹嘛呢在這!

“這位公子?”張明很有禮貌。

“別打擾我吃東西。”江北表示很煩。

來自張明的怒氣值+166

你很六啊,這麼無視我?

“小明明!揍他!他只是個聚氣境的廢材!”

張明猶豫了。

雖然上官明珠說了,只要他表現好就讓他當上官家的總教頭,但看着眼前的男子,王霸之氣側漏,有點不敢動手,這可是江家的小少爺啊!

很猶豫。

“明明,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上官明珠大吼道。

張明表示有點頭皮發麻,雙目一凝,直視江北道:“兄臺,對不住了!”

“等會!”江北趕緊揮了揮手,喊停,“小夥子,你什麼境界?”


“小生不才,區區開氣四階不值一提。”張明很驕傲。

“哦,確實不值一提,那來吧。”江北擦了擦嘴角。

幹!

開氣的也跑來裝逼!

陳菊低下了頭,爲張明默哀一下……

直覺告訴他,這江北又要打人了。

果然,只見張明剛揮出拳頭,耳邊就傳來了砰砰兩聲!

隨後畫面再變,張明飛了,伴隨着倒飛出來的還有兩顆大門牙,正落在了陳菊的腳前。

嚇得陳菊趕緊捂住了嘴。

另一邊的張明已經明白了花兒爲什麼這樣紅,這是他打不過的人。

裝死在這個時候屬於上計! 候煙嵐原本還想要幫一下江北。

開氣四層啊,這個年齡,能有這個實力已經很強了……

手指動了動,還是放下了,再看張明的時候,已經在那躺屍了。

侍女環兒看在眼裏,她的眼中只有小姐,但是此時,小姐的眼中好像有了別人。

小姐最近有點奇怪了,這是跟隨小姐這麼多年都不曾有過的。

江北坐下,對着候煙嵐隨意的笑了笑,然後拿起一個包子咬一口。

候煙嵐心又動了,好帥。

江北自顧自的夾起魚肉,繼續吃。

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轉頭,看到在那傻愣着的陳菊,人不能太善良,這菊可能是被飛出來的牙嚇到了,心有不忍……

“那個菊,傻愣着做什麼,吃啊!”

陳菊終於反應過來了,看着江北,又看了看魚和包子,狠狠嚥了口唾沫。

心裏還是有點畏懼,這江北太可怕,眼珠一轉,試探性的問道:“那個……你不是說不請我嗎?”

江北一愣,把魚肉放進嘴裏,慢條斯理的嚥了下去,這纔開口說道:“哦對,那你繼續看着吧。”

來自陳菊的怒氣值+33

候煙嵐憋不住了,噗呲!

只見此時的上官明珠滿眼的小星星。

“北北,你是不是裝作自己不會修煉的!”上官明珠說着,還扶着自己的劉海,還甩了一下。

江北差點一口老血吐了出來,他害怕了,比看到老爹還慌。


“說了,別打擾我吃飯。”江北忍住惡寒,又說了一遍。

“北北,我同意我們兩家的親事了!”

“滾……”江北從牙縫裏咬出來這個字。

他突然有點後悔,爲什麼不挨那個張明一拳呢?兩拳也行啊!

看着她這個豬頭的樣子,江北連想打她的衝動都沒有。

“上官姑娘,還請自重。”一旁的候煙嵐也是皺着眉說道。


“你誰啊你!跟你有什麼關係!”上官明珠再也不能無視候煙嵐的存在了,好像是挺漂亮的,從剛上樓就看到了。

“臭不要臉!瘦的跟個猴一樣,能生兒子嗎!你看看我……”

“砰!”

就在這時,只見一隻大腳伸了過來,直接揣在了上官明珠的後腰上。

上官明珠瞬間起飛,砸向了陳菊。

“侮辱小姐,當殺!”

腳的主人出現了,後面跟了一堆人,一個個的同時拔刀刀,走向了上官明珠。

“住手!”候煙嵐輕喝,略帶歉意的看了江北一眼。

江北表示無所謂,自顧自的吃着自己的小包子,味道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