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0

軒轅楓沒給禿鷲王考慮的時間,一擊過後又快速的揮刀向禿鷲王攻去,根本沒給禿鷲王逃跑的機會。

看見軒轅楓追擊禿鷲王,其它禿鷲也都向軒轅楓撲來,而那禿鷲王也立即高亢鳴叫着朝軒轅楓衝來,那雙碧綠色的瞳孔中滿是冷冽瘋狂的殺意,只聽得一連串的撞擊聲。

鏘!鏘!鏘!

每次交擊都引起狂暴的氣勁波,血葉果樹的樹葉不少都被波及飄落下去,一些細小的枝也都斷了,果實業是掉落了不少到地上。

禿鷲王以及十幾頭神級巔峯的禿鷲這一連竄攻擊,卻根本沒傷得了軒轅楓絲毫,軒轅楓現在的修爲就算是對上尊者七級的高手也沒多大問題,更何況這些神級修爲的禿鷲了。

“就是這時候!”軒轅楓嘴角露出了一絲邪惡的微笑,他讓禿鷲們瘋狂的攻擊,就是要禿鷲露出破綻,給予致命攻擊,在這種狀態下,是最容易露出一絲破綻的,畢竟瘋狂攻擊,對自身防禦上就會偏弱。

“咻!”

當一隻禿鷲被軒轅楓一刀震得一晃時,軒轅楓目光瞬間鎖定住那禿鷲的頸部,戰刀瞬間向那禿鷲的頸部襲去,軒轅楓出殺招了!


“蓬!呦…”

一道銀色閃過,那禿鷲直接被擊飛了出去,同時帶出了一片血霧,一聲蘊含着驚恐的哀鳴響起,那隻被擊中的禿鷲就向着地上落去了。

一擊必殺,就這樣一隻神級巔峯的禿鷲就被軒轅楓給解決了,不過軒轅楓的動作並沒有因此而停下,就在軒轅楓擊殺那禿鷲之後,其它禿鷲還處於驚慌之中的時候,軒轅楓再次動了。 “噗!”

軒轅楓的戰刀再次輪動,瞬間便又刺穿了一頭禿鷲那鋼鐵般的羽毛,刺入裏面的皮膚肌肉筋骨,禿鷲身體表面防禦強的其實就是那一層層羽毛,軒轅楓刺穿了那羽毛,禿鷲自然無法再抵抗。

“嗷…”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只見那銀色戰刀上正刺穿了一頭通體銀灰色毛髮的禿鷲胸腹部位,鮮血不停地流,這頭禿鷲的四爪卻是詭異的血紅色,身體之龐大更是堪比普通猛虎。

這麼一頭神級巔峯的禿鷲被刺穿在戰刀上,可是它一雙綠油油眸子依舊瘋狂盯着軒轅楓,四爪還舞動掙扎着,可是根本掙扎不掉。

“哼!”軒轅楓冷哼一聲,隨即持刀的右手一抖。

“蓬!”

一股強勁的原力罡勁通過戰刀在這禿鷲胸腹內爆開,令其身體完全碎裂,神級禿鷲只是低聲嚎叫一聲便化爲一團血霧,徹底屍骨無存了。

田園俏廚娘︰將軍的小青梅 嗖!”

軒轅楓再次輪動戰刀,攻向周圍的機頭神級巔峯禿鷲,那些只禿鷲抖是驚恐的閃避着,唯恐被軒轅楓的戰刀沾身,不過面對軒轅楓的攻擊,他們的閃避卻都是無用的,銀色戰刀晃動,直接讓一隻只禿鷲化爲血霧。

“嗷……”

一聲聲哀鳴慘叫,轉眼的時間,十幾只神級巔峯的禿鷲就盡皆化爲了血霧,消失在了天地間,在也不復存在,而軒轅楓周圍百丈的範圍之內就只剩下了禿鷲王一隻活物。

“呦……”禿鷲王恐懼的看着那猶如魔神一般的軒轅楓,哀鳴着不停的在空中後退,身體還略微的顫抖着,它是真被軒轅楓嚇到了。


在軒轅楓對戰禿鷲王的時候,北斗七星君以及季無名也都在追殺者其它的禿鷲們,就連三隻尊者階的青鶯也都參與了捕殺行動。

畢竟,季無名等人雖然你能夠在空中飛行,但是飛行速度都不是很快,基本只能與普通禿鷲差不多,而現在禿鷲雖然殺了不少,但是四處逃竄的禿鷲也不少,季無名等人的人手有限,根本顧不過來所有的禿鷲。

但是三隻青鶯卻是不同,他們不但修爲比之禿鷲們厲害得多,速度更是遠勝那些禿鷲們,三隻青鶯就像死神般,在空中收割着那些企圖逃跑的禿鷲的生命,再配合着季無名等人的圍殺,禿鷲羣真可謂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整個陷入了絕境之中。

“呦……”“嗷……”“噶……”“噗……”

整個島嶼上空都充斥着禿鷲們的哀鳴與慘叫聲,在配合着那空中那一團團爆炸開來的血霧,以及那些如下雨般墜落下來的碎肉羽毛,整個島嶼就像是一片人間地獄。

看着眼前的景象,禿鷲王對軒轅楓露出了深深的恐懼,它實在是不想再在這裏呆下去了,至於血葉果什麼的,它現在跟本就懶得去想,它現在只想怎麼離開這座地獄般的島嶼,怎麼擺脫眼前這殺神。

“嗖!”

在退後到軒轅楓的幾百丈之外,禿鷲實在忍受不住了,轉身快速向空中衝去,想要擺脫軒轅楓,逃離這片魔域。

“哼,現在還想跑,晚了。”軒轅楓看着禿鷲王的動作,自然明白後者的想法,冷哼一聲,並未向禿鷲王追去。

反而是向空中長嘯了一聲,隨後他才慢騰騰的向着禿鷲王追去,因爲軒轅楓很清楚,在空中他的速度根本趕不上禿鷲王,要追上一心逃跑的禿鷲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當然,這一點並不能難住軒轅楓。

他長嘯就是通知空中的青鶯王,讓後者攔住逃跑的禿鷲王,以青鶯王的實力以及速度,想要攔住禿鷲王,那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所有軒轅楓纔會不急不緩的向禿鷲王追去。


果然,禿鷲王剛竄出還沒千米,就被急速趕到的青鶯王給攔下了,看着被青鶯王攔住了去路,禿鷲王眼中露出了一陣絕望的神色,它知道有這速度奇快的青鶯王在這裏,它幾乎是逃跑無望了。


“呦……”

知道逃脫無望,禿鷲王悲憤的一聲哀鳴,隨即不在逃跑,反而轉身,雙眼赤紅的向着軒轅楓撲來。

“不好!”

看見禿鷲王的樣子,軒轅楓立即知道不好,這禿鷲王知道無法逃脫,要拼命了,軒轅楓不敢大意,立即凝聚原力準備防禦禿鷲王接下來的瘋狂攻擊。

“碰!”

一聲巨響,整個禿鷲王在空中化爲了一片血霧,而軒轅楓卻是狼狽的出現在血霧旁邊,嘴角掛着一絲血跡。

“靠,真他媽的瘋狂,竟然自爆了。”擡手拭去了嘴角處的血跡,軒轅楓不忿的怒罵了一句。

它實在沒想到這禿鷲王竟然這麼瘋狂,在知道逃不了的情況下,竟然直接衝過來自爆了,還好他提前做出了防禦,否則這次不死也得脫層皮。

畢竟這禿鷲王可是尊者階的存在啊,一個尊者在身旁自爆,要是完全沒防備,那就算是已經擁有了尊者四級實力的軒轅楓,也要吃一個大虧的。

饒是軒轅楓一看見禿鷲王瘋狂的衝來就提前做了準備,但是依舊低估了禿鷲王的瘋狂程度,只以爲這禿鷲王要拼命,沒想到其直接衝過來就自爆,所以軒轅楓在倉促之下只來得及做出基本的防禦,根本不能完美的防禦住禿鷲王的自爆,所以纔會被禿鷲王自爆傷到。

不過所幸的是軒轅楓提前做了準備,雖然判斷有些誤差,但終歸還是在緊要關頭做出了防禦,這才只是受了點輕傷,否則可不是輕傷這麼簡單了,軒轅楓檢查了一下傷勢,並無什麼大礙

拭去嘴角的血跡,軒轅楓轉頭看向了空中,他知道這禿鷲王這一自爆,其它禿鷲也就不再是什麼**煩了。

天空中,在青鶯配合着季無名以及北斗七星君的追殺下,原本上萬只的禿鷲,現在已經是所剩無幾了,整個空中還剩不到千隻禿鷲還在無力的掙扎着,做着最後的努力。

此時,軒轅楓並未在加入戰團,也未再去採摘血葉果樹上那所剩無幾的血葉果,而是落到了血葉果樹之下,看着季無名等人清理最後的那些禿鷲。

“哈哈,軒轅老弟,這次老哥我可得好好的謝謝你了啊!”很快剩下的殘餘禿鷲就被清理乾淨了,整個禿鷲羣無一隻禿鷲逃脫,同時,季無名也爽朗的笑着,向軒轅楓迎了過來。

“呵呵,季老哥說笑了,這次可是小弟我佔了不小的便宜,我這還沒些老哥你呢,你卻謝起我來了。”軒轅楓微笑着,淡淡的說道。

“哈哈,不用謝,不用謝,我們各取所需,反正現在我這把老骨頭也加入北斗七星,以後也就是北斗七星的人了,我們自己人,就不說見外的話了,以後你的事情就是我季無名的事情。”季無名開心的笑着,

這次他可是真的心情大好啊,軒轅楓不但讓他湊齊了救治老友傷勢的血葉果,並且還讓他痛快的解決了這羣禿鷲,發泄了這兩年來所受的怨氣。

“呵呵,好了季老哥,小弟也就不和你客氣了,正如你所說的,我們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氣的,老哥你不是要血葉果嗎?樹上還有一些,老哥要多少儘管去摘就是了。”軒轅楓微笑着,示意季無名去摘血葉果。

聽了軒轅楓的話,季無名並未多說,只是滿臉激動的看着眼前的血葉果樹,有些顫抖的走了過去。

如果沒有遇見你 ,它心中自然是激動不已。

軒轅楓會讓季無名自己去摘,而並未把自己摘下的血葉果給季無名,也並不是因爲別的原因,主要就是想讓季無名了一下心願,畢竟這老人在這孤獨上獨守兩年,就爲了能摘得一枚血葉果。

現在有機會了,軒轅楓自然讓其自己動手,這樣也才能讓季無名真確的了掉這一樁心願,畢竟自己摘得,與別人摘來送給的意義不一樣的。

“哎!”看着那略有些顫抖的身影,軒轅楓輕嘆了一聲,這樣一個爲了老友那麼執着的人,真的讓軒轅楓有些感嘆了。

季無名激動了一會兒,隨即也就平復下了心情,他怎麼說也是尊者六級的大高手了,雖然一時失態,但是很快也就調整過來了。

隨後,季無名就縱身上了血葉果樹,隨手摘了一枚血葉果收了起來,而後就回到了地上,並未多摘。

“好了,軒轅老弟,剛纔讓你見笑了。”季無名回到軒轅楓面前招呼了一下軒轅楓,整個人已經從先前的情緒中走了出來,再次變爲了那灑脫不拘的季無名。

“呵呵,老哥那是真性情,好吧,我們就先回營地那邊去吧!”軒轅楓微笑道。

“哦,樹上的那些血葉果不摘了嗎?”季無名看了看樹上的那些血葉果,有些驚訝的看着軒轅楓。

“那些啊,就先留在樹上吧!反正這地方以後也是我們自己的了,着血葉果摘不摘下來都一樣,並且摘下來之後不論保存的如何好,終歸會有靈氣消散流失的,不如就讓它呆在樹上的好,反正這東西只要不去主動採摘就不會掉落的。”軒轅楓微笑着道。

這個軒轅楓早就想好了的了,正如他所說的,這個地方以後都是北斗七星的了,這些血葉果摘不摘都是他們的東西,放在樹上還能更好的存儲着,它自然不會去全部摘了,自己身上只要帶一些供急用的就行了。

“哦,還是老弟想得周到,好吧,那我們就走吧!”季無名驚訝的看了軒轅楓一眼,隨即豁達的笑了起來。

“恩!”

說着,軒轅楓便帶着北斗七星君,以及季無名一起離開了血葉果樹,回了原先駐紮的海灘上。 烈日高照,芒茫的海水時不時的潮涌而來,涌上沙灘,不過浪濤來的降得也同樣快,一浪接一浪的打在沙灘上。

軒轅楓靜坐在海邊,用着一種超然的目光看着這一切。

這已經上消滅完禿鷲羣候兩個多小時了,閒來無事,軒轅楓就一個人跑到了岸邊的岩石上坐着,看着海浪打在不遠處的沙灘上的情景。

在他的眼中,閃爍着一種異樣的光彩,他似乎是看到了那海天一線的盡頭所在,隱隱的,軒轅楓覺得自己距離那天人合一的境界僅有那麼一步之遙,但問題是,無論他如何想要融入自然,結果都是不得其門而入。

正當他全身心的將心念沉溺在這一片碧波大海之中時,耳中卻突地聽到了一陣充滿了力量的長嘯聲。

軒轅楓訝然轉頭,充滿了驚訝,他當然能夠聽出,發出這道長嘯之聲的,正是季無名。

剛纔消滅完禿鷲羣之後,季無名就和軒轅楓回到了營地,因爲季無名加入了北斗七星,所以軒轅楓也沒有藏私,而季無名又喜歡用拳頭對敵,所以就傳了一套創世天尊留下的拳法給他。

得到祕籍之後,季無名甚是高興,於是就迫不及待的要去修煉了,軒轅楓對於他的心情非常理解,畢竟不論誰獲得了絕世祕籍都會想馬上實驗一下的。

並且季無名今天本來就因爲滅了禿鷲羣,得了血葉果,而非常的高興,在又得到了絕世祕籍之後,自然更忍不住要去練練手了,這一點軒轅楓並不奇怪。

長嘯之聲隆隆不絕於耳,軒轅楓心中無奈:“季老哥還真是的,這一個人練拳都有這麼高興致啊,還真是會自我陶醉的,實在是匪夷所思啊!”

雖然軒轅楓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他也懶得去理會季無名,反正拳法傳給他了,他愛怎麼練就怎麼練,那都是他的事情,軒轅楓可不想去多管,也沒興趣去多管。

然而,就在軒轅楓爲之感慨萬千之時,又是一道長吟響了起來,這道長吟聲同樣充滿了剛勁的力量,而且還隱隱的帶着一絲挑釁的味道。

只不過是一瞬間,季無名的長嘯和那長吟聲就已經混在了一起,並且同時朝着一個方向移動着。

軒轅楓的臉色微變,他甚至於不用聽下去也知道,那長吟聲正是前天所見的那頭金龍,而這一人一龍所在的方向卻是那血葉果樹所處的方向。

原本盤坐的身軀陡然間站了起來,軒轅楓飛一般的朝着那裏跑去,他可不想因爲一人一龍的交戰,而使得血葉果樹受損,那東西現在可是北斗七星的寶貝了,要是有了損傷,那可就是北斗七星的損失啊!

沙灘上也是人影閃動,急速向着血葉果樹所在的方向掠去,很顯然北斗七星的其他成員也都向着那邊趕去了。

軒轅楓的速度極快,幾個起落之間就已經到了海邊,他也沒有時間去喚青鶯王了,直接向着血葉果樹所在的島嶼飛掠而去,兩島之間的距離本來也不是很遠,很快軒轅楓就趕到了地點。

在這裏,季無名與金龍正在遙相對峙,他們都沒有動起手來。

軒轅楓看着他們距離血葉果樹並不是很近,不由得鬆了口氣,照這距離來看,他們交手基本上影響不到血葉果樹,看到這情況,軒轅楓也就沒打算在干預雙方的事情,只是在一個最爲偏僻的角落站定。

對於軒轅楓的出現,這一人一龍根本就不加理會,似乎是把他當做了透明人似的,這一人一龍在這數年中已經交手了無數次,對於彼此的實力和戰技都是心知肚明,也深深的明白對方的厲害,所以雖然雙方對峙着,但是並沒有哪個敢輕易的出手。

不過這一次,季無名的氣勢與以前相比,似乎起到了一些變化,那是一股張揚卻並不囂張的極爲矛盾的感覺,就像是一個修煉剛大成之人,他想要竭力的收斂,但是卻無法將所有的氣息全部收起,所以依舊是散發着一股森嚴的迫人氣息。

這種奇異的變化不僅僅令軒轅楓嘖嘖稱奇,就連對面的那金龍似乎也感受到了季無名身上那強大的改變,它垂下了頭,鼻翼微微的抽動着,身上的氣息似乎是有些不安。

豁然,它雙翼微動,立即是化作了一道金光,瞬間就繞着季無名飛了十餘圈,它的速度愈發的快了,僅僅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一團金色的牆壁就已經完全的將季無名困在了中間。

金龍的速度竟然快到了這般駭人聽聞的地步,在軒轅楓以及後面趕到的北斗七星君的眼中,再也無法捕捉到它確確的蹤跡了。

隨即,一道凌厲的怒喝聲從那一面仿若是會移動的金牆中傳了出來,隨後一股巨大的氣勢沖天而起,大量的天地之氣狂涌而出。

這股力量以季無名爲中心,如同波紋似的朝着四面擴散而去,在金龍那不可思議的極限速度之下,季無名早就吃過了無數的苦頭,但他也有着應對之道。

對付這種速度,單體的攻擊已經沒啥用處的,打不到人的力量,哪怕是再大也是毫無用處的蠻力。

所以,季無名使用的就是那仿若是綿綿無盡的悠長力量,以他爲中心,一道道波紋似的力量頓時擴散了出去,附近的空氣都受到了巨大的影響,連那快速飛着的金龍影子都變得清晰了起來。

巨大的流動牆壁終於不見了,金龍再一次的出現在衆人的面前,這時候它的極限速度已經被季無名破去,使得飛騰的金龍有些驚訝,似乎以前根本沒有遇到過了類似的情況,不過也只是吃驚了一下隨即就鎮定的下來。

軒轅楓微微發怔,他看出來了,在季無名剛纔的那一擊之中,不但蘊含着連綿無盡的力量,而且還蘊含着一種飄忽的力道,正是這兩種力量結合的恰到好處,所以才形成了一個完美的整體。

季無名雖然早就晉升爲尊者六級的大高手了,但是以前肯定不可能會這種運用力量的方法,而這種運用力量的方法,正是軒轅楓兩個小時前傳給能他的祕籍中的,這個軒轅楓記得很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