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穆皇后冷哼一聲,目光閃了閃,衝着蘇雨晴喝道:“你先出去。”

0

蘇雨晴咬着嘴脣看着穆皇后和趙小川,她已經猜出接下來兩人討論的話題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但是在穆皇后嚴厲的目光下,她還是向着外面走去。

穆皇后間蘇雨晴離開,一揮手,一陣風自動將門帶上,在一揮手,一道金色的字符擊在門口,化爲金色光點散落在周圍的房間中。

“不要驚訝,只是一些防止別人偷聽的小手段而已,這幾日也多虧了這些小手段才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穆皇后看到趙小川好奇的目光,淡淡的解釋道。

趙小川回過神來,同時理解穆皇后口中的麻煩可能就是一些人類常用的偷拍之類的手段。

“好了,言歸正傳吧!”穆皇后見趙小川不回話,主動開口道:“其實我讓你娶蘇雨晴是有原因的。”

趙小川微微皺眉,沒有說話。

穆皇后繼續道:“蘇家想必沈菲兒那個小丫頭已經告訴了你,它有多麼龐大吧?”

趙小川一愣,驚訝道:“你監視我?”

“監視你?哼,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只不過是試探一下你而已。”穆皇后不屑道,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說道:“趙小川,你現在已經無法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了,所以你必須變得機敏一些,不然在這個人比鬼可怕的世界中你可是無法存活的。”

趙小川用奇異的眼神看着穆皇后,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穆皇后這麼語重心長的火花。

說實在的,趙小川有些不適應,畢竟兩人之前可是敵對的關係..

正當趙小川胡思亂想時,穆皇后自顧自的說道:“蘇家可是一個龐然大物,除了家族血脈不如軒轅家之外,其他的幾乎和軒轅家齊平,而最關鍵的一點是蘇家沒有繼承人,宗家中只有蘇雨晴一個繼承人。”

“等等,我記得蘇雨晴有一個弟弟吧?是叫蘇小丁,不是麼?“趙小川可是對自己之前打傷的蘇小丁有些印象。

“呵呵,你還記得蘇小丁?”穆皇后笑道:“沒錯,蘇小丁表面上是蘇家的少爺,但實際上他的體內沒有蘇家的血脈。”

“他是繼子?”趙小川疑聲道。

穆皇后點點頭,說道:“我已經見過蘇成,雖然他沒有說什麼,但是我卻用鬼器探知道兩人並沒有血緣關係。”

“鬼器?你是說鬼璽?它還有這種功效?”趙小川驚訝道。

“鬼璽只不過是我們自己的叫法而已,實際上它被稱爲九龍印。九龍印你應該聽說過吧?”

趙小川神色一動,想到了當初在輪迴空間中九道黑影說的話,但表面上卻搖搖頭。

穆皇后嘆息道:“算了,這一點你也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要娶蘇雨晴就好了。”

“你想通過蘇雨晴,然後讓我掌控蘇家?”趙小川隱隱猜出穆皇后想要做什麼,說道:“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白費心思的好,畢竟蘇小丁既然已經得到了蘇家的承認,那就說明蘇家家主有意將蘇小丁培養成家主。

“如果蘇家家主死了呢?如果蘇小丁的身份曝光了呢?如果你和蘇雨晴恰好有了孩子呢?”穆皇后詭異笑道:“如果我將一切都算計好了呢?”

趙小川有些發愣,過了片刻,幽幽的嘆了口氣:“我現在知道爲什麼第三世會不愛你了!”

原本臉色還算和煦的穆皇后好奇道:“爲什麼?”

“因爲你太聰明瞭。”趙小川嘆息道:“男人往往喜歡比自己笨一些的女人。”

“哼!”穆皇后聲音冷了下來:“這和你無關,你只需要聽我的話就好,放心吧!我說到做到,肯定會讓你成爲皇帝的,而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學習怎麼去當一個皇帝。”

趙小川張了張嘴巴,發現自己真的是不擅長講道理,而穆皇后顯然又比自己強大,最後只能長長的嘆息一聲。 石大壯緊握雙拳,關節發出脆響,步伐穩健,擋在山狼面前。

此刻,大廳內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這裡。

石大壯的身手,在王金虎的生辰宴上,洋城名流世家都親眼目睹過,一具擊敗斧頭幫十幾名一流高手,就連斧頭幫宗師人物夏侯傑,都敗在了他的手裡。

如今兩強對決,引得一片猜測。

「你們猜,這個西方人和石大壯誰厲害?」

一人饒有興趣問道。

「我覺得石大壯贏可能性大一些,他的身手,咱們上次都見過。」

另一人回道。

「我認為那個西方獨眼兒厲害一些,兩秒解決六個保安,身手太敏捷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嘛!」

一人笑道。

對於洋城名流各家而言,看熱鬧不嫌事大,誰勝誰敗,他們並沒什麼影響,他們只圖看個熱鬧。

這時候,山狼唯一的一隻眼睛,目光惡狠狠看向石大壯,神情滿是不屑。

「你不是我的獵物,識趣的話趕緊讓開。」

山狼冷聲說道。

「哼哼……瞎子,俺看你那隻眼睛,像是被榴彈碎片打瞎的,你當過兵吧!」

石大壯笑道。

山狼神情一愣,有些驚愕,他沒有想到,石大壯既然能看出他瞎眼是被榴彈碎片打傷的,可見石大壯應該也是個軍人。

「有點眼光,我曾經在淵國特種聯隊干過,這隻眼睛,是在執行任務時受的傷。」

山狼冷聲回道。

石大壯眉頭一皺,有些意外。

雖然他猜到山狼當過兵,卻沒想到他和自己一樣,都從事過特種作戰任務。

「不管你曾經如何,這裡是夏國,容不得你猖獗,今天,就讓俺替俺老大教教你夏國的規矩。」

石大壯言罷,鐵拳一握,陡然出手,朝山狼正面硬杠過去。

山狼眉頭微挑,立刻擺出駕駛,迎了上來。

這兩人,一個力量型,一個速度型,各有長短,拳腳相加,立刻膠戰一片,各有殺手鐧,一時間,都難以壓倒性取勝對方。

秦穆然輕撫陸傾城,目光卻看向兩人身手。

「老公,你看他們兩人,到底誰強一些呀!」

陸傾城好奇問道。

「單從力量而言,大壯要強一些。」

秦穆然輕聲回道。

「也就是說,那個西方獨眼兒,不是大壯的對手?」

「哼哼……」

秦穆然微微一笑,並未回答陸傾城的問題。

雖然兩人才交手十幾回合,呈現不分勝負的局面,但秦穆然已經將兩人的套路透徹分析,並有了預判結果。

石大壯雖然力量強大,但缺乏靈活和相對的速度,所以想要取勝,確是未必。

幾十招后,石大壯如秦穆然預判一般,已經有些提防不及,漏洞頻頻。

大廳中央,石大壯揮起鐵拳,快步上前,朝山狼正面,揮拳而下,一拳猶帶千鈞之力。

山狼快步後退,嘴角一揚,露出一絲冷笑。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大廳地瓷花板,被石大壯一記鐵拳,砸的粉碎,而山狼卻憑藉自身的強大速度,瞬間出現在了石大壯身後。

所有人都不禁替石大壯捏了一把冷汗。

秦穆然依舊神情未改,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因為他心裡清楚,石大壯和山狼的實力,應該不相上下。

石大壯想要取勝雖然不易,可全力自保,也不會吃太大虧。

這時候,石大壯大概也已經預判到了山狼會出現在自己身後,頭都沒會,快速凌空一躍,躲閃過山狼一擊,沒等站穩腳跟,山狼趁機快速出手,連連發招,速度極快,讓人看到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又是幾十回合后,在山狼的速度面前,石大壯終究開始有些力不從心,防守吃力。

只聽「啪」的一聲,山狼一拳打在石大壯身上,被石大壯憑藉碩壯的體格,硬扛下來。

山狼眉頭一皺,趁機快速一閃,從石大壯身後,又是一腳,直接踢在石大壯後背上。

石大壯只覺腳下一滑,身體有些失去平衡,直接摔到在地上。

山狼乘勝追擊,大廳內,寒光一閃,山狼手上,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看樣子,他是要下殺招。

石大壯扭頭看時,那把鋒利的匕首,已幾乎抵近自己的鼻尖,彷彿下一秒鐘,就會插了下來。

就在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時,只聽「啪嚓」一聲,緊接著,山狼已經倒在地上,額頭鮮血淋漓。

「什麼情況?」

「是秦先生出手了!」

這時候,才有人發現,秦穆手中的高腳杯不見了,而山狼正是被一個高腳杯,直接擊中頭部,倒在地上的。

石大壯起身,怒氣不平,恨不得補上兩拳,卻被秦穆然一個目光摒退。

「大壯,你知道你為什麼會敗嗎?」

秦穆然悠然問道。

「老大,是俺技不如人,俺辜負你的栽培。」

石大壯內疚回道。

「不,你們兩人實力不相上下,你太想取勝,反而露出破綻,以後記住,欲速則不達,明白嗎?」

秦穆然說道。

「老大,俺知道了。」

石大壯回道。

秦穆然微微一笑,似乎並沒有生氣,因為他很清楚,這個西方人,絕對是個退役的老兵條子,實戰經驗極其豐富,在實力相等的情況下,石大壯太缺乏實戰經驗,被擊敗也正常。

如今,整個夏國軍中,都存在這樣的問題。

因為夏國常年的太平,軍隊整體缺乏實戰經驗,而這種問題,不是靠幾場演習就能彌補的。

這時候,山狼迷迷糊糊從地上爬了起來,額頭鮮血淋漓,因為高腳杯比較脆,所以他只是受了外傷。

「Fucak!」

「偷襲我,卑鄙,可惡的夏國人,有本事,正面跟我干一場!」

山狼怒氣萬丈,冷聲大吼。

「呵呵……偷襲?」

「獨眼瞎,自己技不如人,還怪別人偷襲,你是來搞笑的嗎?」

秦穆然戲謔笑道。

山狼雙拳緊握,卻無言反駁,作為一名西方特種老兵,他身經百戰,其實剛才就一直提防身後的秦穆然,只是,秦穆然的速度太快,快到讓他根本提防不及。

「夏國人,有本事親自出手,咱們正面較量一番!」

山狼冷聲言道。

秦穆然目光微抬,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好,滿足你的要求,聲明一下,我要出手了,這次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又說我偷襲。」

秦穆然笑道。

「好,放手過……」

山狼話沒說完,大廳內寒風一閃,一道凌厲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山狼面前。

大廳內,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有人甚至屏住了呼吸。

山狼死了!

瞬間,只是短短瞬間的功夫,秦穆然已經出現在山狼正面面前,右手死死掐住了山狼的脖子。

脖骨斷裂。

這一切來的太過突然,毫無徵兆。

所有人都認為,這可能將是一場很精彩的戰鬥場面,可惜,所有人都失望了!

「這,這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嗎?」一人驚呼說道。

在他們看來,山狼的速度,已經夠快了,但和秦穆然一比,簡直還差的太遠。

秦穆然鬆手,山狼筆直倒在地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山狼的死,無疑是秦穆然在殺一儆百,為秦家,立威洋城。 “我要當皇帝,而且還要娶一個自己並不願意的女人!”

趙小川出了門,看到天空中懸掛着的太陽,忽然覺得人生很灰暗。

人生沒有絕對的自由,這些日子以來趙小川已經完全體驗到了,但是如果連自己的情感都要受人控制,那真的和行屍走肉沒有什麼區別了。

趙小川真想要將穆皇后踩在腳下,再指着她的鼻子吼道:“娶老婆?我娶你好不好?那麼喜歡嫁人,你乾脆以後給我奶孩子算了,至於皇帝,你恐怕是自己想要當慈禧或者武則天之類的人吧?”

當然這是趙小川的氣話,目前的局勢之下,他根本無法反抗穆皇后。

最關鍵的一點,當穆皇后說出一句話時,立刻讓他改變了立場。

“趙小川,你想不想要讓你的女人李若曦,還有好兄弟劉子豪復活?我有辦法哦!”

穆皇后很顯然知道“想要驢子跑必須前面吊一個胡蘿蔔”的方法,趙小小川當時就屈服了。

“你有辦法讓他們復活?”

“當然有,什麼辦法?”

“招魂,然後讓他們奪舍。”

“奪舍?那不是要要殺了其他人?”

“倒是很爲其他人着想,但是實際上並不用那麼做。”

“什麼意思?”

“這些天我其實在學習你們的知識,然後讓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有趣的東西?比如呢?”

“你們的電腦,還有克隆人。”

趙小川疑惑地看着穆皇后,神色不解。

穆皇后笑道:“電腦上面有個叫做互聯網的東西,讓我瞭解了有關“科學”的事情,還有你們人類這些年的發展,不得不說我大吃一驚。”

“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最關鍵的是我瞭解到了克隆技術..如果我沒記錯,李若曦和劉子豪兩人的真身應該在你的輪迴空間中吧?”

趙小川皺眉道:“那又如何?”

“我之前應該說過了,招魂之後便是奪舍,而克隆人正好作爲死去亡者的‘容器’。”穆皇后道:“而且我在收拾貴族學校的下面的輪迴之地時,在柯雲泣的實驗室中找到了一部分資料,正是關於克隆技術的。”

“能成功麼?”趙小川表示懷疑。

“當然可以,柯雲泣已經做過實驗了。”穆皇后道:“不然我也不敢這麼胸有成竹。”

趙小川怔怔地看着穆皇后,感到腦袋嗡嗡作響,自語道:“真的可以復活麼?”

穆皇后點點頭,但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說道:“其實克隆人並沒有什麼難度,真正難的是怎麼將克隆人的身體和靈魂融合在一起?而這一過程必須由精神力極強,對靈魂有着高深理解的御鬼士可以做到,比如說我。”

說道這裏,穆皇后嘴角掛着一絲若有似無的笑容看着趙小川。

..。

“靈魂有着高深理解的御鬼士麼?看樣子我只能充當穆皇后的傀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