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唧唧的大喊:「雪崩王子,你要救我呀,我可都是聽你的命令下給雪夜大帝下的毒呀!」

0

「你在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給你下命令了?」雪崩臉色大變,心中一涼,這個太監是誰派來的?

雪星?不可能,他是支持我的。那就是…雪清河?

雪崩抬頭望去,果然雪清河正一臉笑意的看著他,那眼神像是吃定他了一樣。

「雪崩王子,你不能拉上褲子不認人呀,上次要不是你佔了奴家的身,奴家也不會同意你的呀!」太監瘋了,什麼都敢亂說。

雪崩色一變再變,回頭看看周圍皇室的目光,早就變了一個樣,他知道,他今天是別想光明正大的上位了。

竟然這樣,那就只有靠武力了。

「呵呵,雪清河,真有你的,原來這都在你的計劃中,可惜呀,你終究要輸,出來吧!」

雪崩一腳踢飛太監,往地上扔了一個球,球瞬間破碎,聲音傳響十里開外。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千仞雪皺了皺眉,他要幹嘛?

轟轟轟轟轟轟轟

又是一轟轟鳴,一大堆騎士團的人從外面沖入,身上盡披黃金甲。

「哈哈哈哈,雪清河,用計我不如你,但你千算萬算,可是算露了天斗皇家騎士團早就在我手中哈哈哈哈!」

雪崩得意的看著千仞雪,彷彿已經看到了勝利。

千仞雪也是皺了皺眉,這些她真的沒想到,畢竟天斗皇家騎士團,連她的話都不聽,怎麼會聽一個頑固子弟的話呢?

不過,看到騎士團前方的雪星親王,千仞雪就什麼都明白了,如果是雪星的話,用的手段確實可以。

「看來,今天要血洗天鬥了!」

千仞雪喃喃一句,手中同樣出現一個球,只要這個球一碎,那隱藏在周圍的武魂殿人員就會全部出現,到那時,區區天斗皇家騎士團就算不得什麼了。

只是,那樣她的偽裝也就告破了…… 如今,該怎麼辦啊?

雲楚楚秀氣的眉毛皺了皺。昨天自從洛雲霆離家說要去公司后,一整晚都沒有回來,她自己在洛宅豪華的客廳里獨自坐到凌晨,直到去劇組拍戲前,才堪堪眯了兩個小時。

若只是這般倒還沒什麼,只令她心驚的是,早上趕往劇組的途中,她收買的洛雲霆身邊的一個小助理突然聯繫她,跟她說她偷聽到洛雲霆要做親子鑒定。

親子鑒定!

雲楚楚當時正躺在車裏,一聽到這個消息,當時便嚇得直接竄了起來,眼神中掩飾不住的惶恐。

親子鑒定?

洛雲霆為什麼突然要做親自鑒定?!

霎時,雲楚楚的心中生起了一股巨大的恐慌,莫非……洛雲霆發現了洛楠楠的身世?思及此,她馬上給對方轉了一大筆錢,要求小助理查清楚洛雲霆到底是在家醫院做的親子鑒定。

「唉……」

雲楚楚又一次控制不住的輕嘆出聲,她是在搞不明白洛雲霆為何突然就要做親子鑒定,明明之前好好的,每次自己虐待洛楠楠也都會小心翼翼的避開洛雲霆。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如今,最重要的是她怎麼能在親子鑒定上矇混過關!小助理已經告訴她了,給洛雲霆做親子鑒定的醫院是他從小玩到大的好友開的,根本買通不了做鑒定的醫生。

雲楚楚咬咬牙,嬌媚的臉上絲毫不顯異樣,但腦中所有的已知信息都在瘋狂地轉動,沉思了許久,總算是想出一個法子。既然醫生動不了手,那就只能在需要鑒定的帶有DNA的毛髮上做文章了。

正好,洛楠楠的生母回來了!

如今,她需要好好想想怎麼從顧青禾身上拿到她的頭髮。

此時,她坐在化妝鏡前,一張精心修飾過的臉滿是愁容。

「雲小姐,您沒事吧?需不需要我推掉今天的行程?您可以先回家好好休息一下。」見此,經紀人面帶擔憂,畢恭畢敬地說道。

「啪!」

話音未落,一聲耳光已經在經紀人臉上炸開。打完后,雲楚楚似乎還不解氣,正準備抬手再來第二個,卻突然有人敲門。

聽到敲門聲,她才連忙把手收了回去,眼神憤恨地看着一半臉已經高高腫起的經紀人,說:「出去!不許讓別人進來。」

經紀人捂住火辣辣的臉,低頭應下來,轉身退了出去。

只是那張紅腫的臉實在太過顯眼,藏不住。

「你沒事吧,雲小姐剛才打了你?」站在門外的正是顧青禾,見此,她目光微閃。

沒想到雲楚楚這麼多年,性子真的是一點沒變,一不開心就願意打罵身邊的人。從最初的自己,到現在的小楠楠、身邊的經紀人,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正遭受着她的折磨。

顧青禾關切地將手中的冰水遞給了雲楚楚的經紀人,並柔聲對她說:「先敷一下吧,都腫了。你知道為什麼雲小姐這麼討厭我嗎?」

「這…顧導演,我也不知道。雲楚楚小姐現在心情不太好,如果有什麼事的話,您可以跟我說。」經紀人沒想到竟然還會有人如此關心她,平時她也是跟着雲楚楚在每個劇組裏作威作福的,所以每次雲楚楚打罵她的時候,旁人都是在一邊偷笑的。

經紀人心裏感到一絲溫暖,對顧青禾說話的語氣也沒有了往日的趾高氣昂。

「謝謝你,我只是過來叫雲小姐,準備一下,一會要開拍了。」顧青禾說完便轉身離去。

門內雲楚楚將二人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在她看來,顧青禾在門外的一番話簡直是噁心至極,令她反胃。

這顧青禾的命可真硬,那麼大的火剛生完孩子都能逃的出來!不過,她火能放一次,也能放第二次,顧青禾,咱們走着瞧!

收拾好情緒的雲楚楚,從容的打開門,姣好的面容上又掛上了自信高傲的笑容。

顧青禾來的正好!剛剛還在苦惱親子鑒定該怎麼辦,這不,打瞌睡送枕頭,顧青禾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她需要的時候來了。

「雲小姐,你來啦,快開始吧!大家就等你了。」顧青禾在不遠處的工作機前坐着,櫻花般薄薄的嘴唇說出的話語氣認真。

自從顧青禾回國后,各個國內頂級劇組都想找她來導戲,但她從百來份邀請函中,唯獨就挑選了雲楚楚所在的劇組,顧青禾就是來向雲楚楚宣戰的,告訴雲楚楚她回來了,準備接受好她的報復吧!

雖然顧青禾是抱着這樣的念頭來的劇組,但這也是她回國后第一個要導的電影,她不能容許這部電影處一點岔子,這關係的她的榮譽。

顧青禾收起想復仇的的心思,開始認認真真的查看今天需要拍攝的片段。

「卡!」

「卡!卡!不行!這過不了!雲楚楚,你怎麼拍的?你臉上是什麼表情…….」

顧青禾撂下手裏的喇叭,柳葉似的彎眉緊緊的扭在一起,一臉凝重地看着場景中的雲楚楚,這才第一幕戲,就卡了這麼多次,顧青禾實在有些惱了。

「雲小姐,聽說你是國內知名的女演員,是真的嗎?」顧青禾絲毫不掩飾語氣中的諷刺。

這雲楚楚就是故意找茬,她也就沒有必要給她留面子了。

「顧導演!我真的很認真的演了。今天可是一幕動作戲,今天我的替身沒來,我這麼一個嬌弱的女生,實在是做不來!」雲楚楚一臉委屈的說,表情真誠,倒顯得顧青禾有些盛氣凌人了。

顧青禾依舊嚴肅認真的說:「雲小姐,你可是一名演員,難道你是靠替身才出名的嗎?」

「顧導演,你這麼厲害,有本事你來演啊!」雲楚楚挑釁的沖着顧青禾挑挑媚,眼睛細細地從顧青禾濃密的髮絲上掃過。

雲楚楚挑釁的話一說出口,周圍的人都安靜下來,甚至還有人在低着頭竊竊私語說:「顧小姐,只是個導演,怎麼可能做得到啊?」

顧青禾臉色微凝,看來這些人都挺瞧不起她這個新來的導演啊。正好!她打算藉著雲楚楚,來證明一下自己的實力。 阿威此刻的心情,就等於說是有個醫生對他說:

「告訴你兩個消息,一條好的,一條壞的,你聽哪個?」

阿威猶豫了一下,「聽壞的。」

「對唔住,你老婆洗特了!」

阿威:「嗚嗚嗚,那好消息呢?」

醫生:「好消息是你兒子活著。」

「那就好那就好……」

醫生:「嘻嘻!騙你的!全死啦!啊哈哈哈!」

……

看到殭屍的第一時間,阿威直接扭頭,動作比起剛剛快了不曉得多少倍!

他渾身的運動細胞,在這一刻得到了激活!

「救……」

噗呲——

小賈被殭屍兇狠地咬穿了脖頸,而阿威,都沒有回頭。

『開什麼玩笑?老子是阿威隊長,老子又不是超威藍貓,遇見殭屍不跑還救人?讓個高的頂吧,我反正一米三出頭。』

他連滾帶爬的,從樓梯迅速的下到了一層,褲襠里的謝特和不知名液體早就和他褲子粘念到一起了。

那感覺,別提多難受了!

冷風一吹,褲子里倒是還有點溫度,還冒著點熱氣……不過就是味兒有點沖。

阿威像條喪家之犬似的,一股勁的沖向了大門!

逃了,他逃出了宿舍!

但,這遠遠不是他今晚的結束。

那殭屍跳躍的聲音,彷彿就在他身後不遠。

阿威不敢扭頭,繼續狂奔!

要說這人啊就是這樣,遇到個什麼很恐怖的事情,會腿軟。

但一旦激發了求生欲之後,腿也不軟了,身體情況都會好很多,平時跑三百米的人,現在都能跑一千米了。

阿威是一路火花帶閃電的瘋跑,如果不是街道上都殘留了他謝特的清香,那麼殭屍可能都追丟了。

現在,去哪是個很關鍵的問題。

擺在阿威面前是一條岔路和一條大道。

大道直通鎮子商業街,這個時間段的話,估計夠嗆,人應該都回家了。

另一條路,是警察局。

但警察局中,此時已經沒了兄弟,只剩下了九叔一行人,應該是幫不上……

阿威一愣。

對啊!還有九叔呢!

想到這個,他提起褲子化身成了博爾特!

這殭屍行動也不算慢了,結果還是被阿威給逃了。

走進警察局,阿威就聽到了裡面的嬉鬧。

「就和你說了,這破遊戲只要我想,那麼永遠都是個平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