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藍海辰已經瞭解了一些內幕,仍然讀的一知半解,無法窺得其中全貌。

0

“我說,之前法官故意裝出女聲與我交流,那聲音不會就死那個‘她’吧?”這時面癱突然開口問。

藍海辰看了對方一眼,輕輕一笑沒有回答。

不過面癱卻從這笑容中讀懂了藍海辰的意思,點點頭沒有再問。

“好吧,你們這些傢伙果然有不少祕密,我還是不接觸的好。”

藍海辰繼續翻看,並在腦中慢慢整理思緒。

之前餘音也對藍海辰說過,他們有一個針對遊戲的計劃,似乎已經實施了許久。並且據餘音所說,這個計劃最早還是由藍海辰提出的。

現在根據莫非筆記本中的記錄,這個計劃的目的肯定就是從殺人遊戲中脫身。

“只是之前在山城鬼影中,洛芷瑤在視頻裏也提過一個計劃,她的描述卻跟這個不太一樣。”藍海辰心想。

在山城鬼影中,李陌陌的前世洛芷瑤也曾在視頻裏提到過,她知道有一個計劃,目的是摧毀整個遊戲。

之前藍海辰也一直以爲餘音的目的也是這樣,直到見到餘音本人,再看到莫非筆記本中的記載,藍海辰才意識到這其中是有區別的。

“摧毀跟逃離並不是一個意思,她們所提到的計劃,又是不是同一個計劃呢?”藍海辰心想。

李陌陌給藍海辰的感覺一直不錯,但關鍵是李陌陌只是這一世的她,誰又知道當她回到初代玩家的狀態後,會是什麼模樣?

“而且當時洛芷瑤的記憶似乎也不完整,那個計劃在她腦中也是一個模糊的印象而已,搞錯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麼一想的話,洛芷瑤的話也不能全信。如此說來,唯一保留自己全部記憶的,似乎就只有餘音了。”

藍海辰想到這裏搖頭苦笑,餘音,那個人更不能信任,誰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於是藍海辰乾脆不再繼續想,現在最主要的是接下來的發展,莫非到底想對藍海辰他們幹什麼?有什麼目的?

終於,藍海辰在筆記本中找到了一條信息,可能與餘音接下來要做的事有關。

“要把黃毛他們留在這裏。”

就是這麼一句話,看起來很不起眼。但它卻引起了藍海辰的警覺,因爲在藍海辰認識的人中,只有徐淵是染着黃髮的。

“這裏面提到的黃毛很可能就是徐淵,將徐淵留在這裏……是指留在遺蹟這裏嗎?”藍海辰想到。

徐淵並非遊戲玩家,而只是一個普通人。在藍海辰的預計中,這輪遊戲結束後,徐淵應該是要離開遺蹟,說不定記憶還會被抹除。

當然,這些都是在一般情況下,現在有了這句話,情況早已經變得不一般。

“也就是說,餘音不想讓徐淵離開?還有,這裏面有一個他們,也就是說餘音的目標不止一個,另一個是誰,墨雅?” 異界末世的悠閑生活 藍海辰在心中分析。

墨雅是跟着徐淵一同被餘音叫來的,這麼一想的話,這種可能性十分大! 只是藍海辰還是不明白,餘音爲什麼要留下徐淵和墨雅兩個人?他們對餘音的計劃能有什麼幫助?

藍海辰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能無奈的搖搖頭。

“既然想不明白,目前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儘量讓徐淵和墨雅離開,不能讓他們留在這裏。”藍海辰在心中想到,“這裏實在太過危險,久留的話不知道會有什麼變故。”

好在這已經是最後一晚,離開的機會馬上就會到來。

“怎麼,你似乎知道了些什麼。”這時面癱突然開口問,聽語氣似乎十分有興趣。

“不是什麼好事情,我情願像你一樣只是一名普通玩家。”藍海辰認真看着面癱說,“說真的,這次遊戲你能輸掉說不定還是個好事,否則的話……”

藍海辰沒有繼續說下去,他已經有所預料,如果在這裏繼續走下去的話。他們不一定會有什麼好下場,說不定輸掉反而更好。

面癱並沒有覺得藍海辰是在幸災樂禍,反而對藍海辰點點頭。

“我相信你說的話,不過自從我們進入這個遊戲以來,就註定沒有什麼好事情了不是嗎?

真懷念沒有遊戲的那些日子,如果那天我沒有作死去開那扇門,或許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面癱回憶說。

顯然,面癱進入遊戲的方式與藍海辰不同,他似乎是進入了什麼地方,才導致自己進入遊戲。

但下一秒,面癱突然發現藍海辰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神似笑非笑,似乎是在否定面癱之前的話,看起來十分詭異。

面癱被這種目光盯得一陣惡寒,臉上的表情都出現了變化。

“你這是什麼眼神?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面癱不明白,剛纔自己說的明明是十分私人的事,藍海辰爲什麼會露出這種表情?

“難道他知道什麼關於我的事情?!”面癱忍不住心想。

美食供應商 藍海辰倒不是故意露出這種表情,只是面癱的話讓他實在不知如何回答。

在這一輪遊戲開始之前,法官也試探過面癱。這就說明一個事實,那就是面癱也是初代玩家之一。跟藍海辰和莫非一樣,同樣在遊戲的輪迴中痛苦掙扎。

所以面癱剛纔說的什麼沒有作死去打開那扇門,就不會進入遊戲的那些話,純粹是天真的自我想象而已。

“就算你不去開那扇門,也一樣會進入遊戲的……”藍海辰心想。

“你快說呀,你到底知道什麼?!”面癱又催促到,事關自己的事,他可沒有那麼好糊弄。

“好吧,既然你都已經問到這裏,我就必須向你透露一些內容了。”藍海辰點點頭,便將一些關於轉世的信息含糊的說給面癱。

“這、這……”面癱聽後大吃一驚,臉上冷汗直冒。他伸出手顫抖的指向藍海辰,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你是說,我進入這個遊戲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本來不想跟你說這些的,你現在明白了吧?知道太多的感覺並不是很好,不是嗎?”藍海辰看着面癱點點頭說,“不過我想對於轉世這件事,你也應該有所察覺不是嗎?”

無論是藍海辰還是李陌陌,都曾經出現過一些跟前世有關的徵兆,藍海辰相信面癱也不可能一點沒有。

面癱聽後無力的低下頭,似乎瞬間頹廢了不少。

“那你到這裏來……”面癱又問。

“我這次到這裏來正是要解決這個問題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無論如何我都要試一試。”藍海辰回答說,此刻他感覺自己已然已經快成爲一個神祕人。

“解決這個問題?”面癱重複說。

“是的,儘管前途未卜,但也始終要努力不是嗎?”

之後無論面癱怎麼問,藍海辰也不願意透露更多。畢竟藍海辰也不知道,如果再往下說,會造成什麼後果。

接下來藍海辰將筆記本放回到莫非身上,告別面癱等待遊戲結束。

於是時間一點點過去,當時間接近五點半時,地形改變的信息再次發送到手機上。

“怎麼還有這種信息,明明遊戲馬上就要結束。”藍海辰心中奇怪,等地形改變完立馬查看周邊的情況。

但意外的是,與上次相比,這次的地形變化並沒有那麼大。

“那地下區域呢?”想起那個巨大的坑洞,藍海辰立刻開始尋找地下區域入口。但意外的是,所有的入口居然都被封死了。

不錯,並不是沒有,而是都沒封死了。原本應該是樓梯的地方現在全部被覆蓋住,上面還畫滿了奇怪的紋路。

“這些紋路……與我之前在山城鬼影的地下區域裏發現的幾乎一樣。”藍海辰仔細觀察,最終得出這種結論。

藍海辰站在入口附近仔細觀察,突然一個想法出現在腦海中,讓藍海辰意識到了一些事。

“這些天雖然地下區域一直在出現,但我們卻幾乎都沒有利用到這裏。彷彿冥冥之中,所有玩家都在儘量避免在地下區域中游戲。

這是爲什麼?難道遊戲管理方對此有刻意安排,讓我們在潛意識中避免進入地下區域?”藍海辰不禁心想。

但這樣一來,一個新的問題也隨之出現,那就是地下區域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爲什麼會出現這些改變?

“實在太過奇怪,總之現在就看法官待會會怎麼說了……”

於是第五晚遊戲結束,拉扯之力再次將衆人帶回到篝火旁邊。

衆人剛一坐下,心中都鬆了一口氣。面癱白天時說的那麼信誓旦旦,但昨晚終歸還是沒有出手,大家都好好的,沒有受到折磨。

但這個想法剛冒出來,所有人就發現法官旁邊新多了一具屍體,正是莫非。

“莫非死了?”

“怎麼回事,爲什麼他會死?”

“他不是平民嗎?”

衆人議論紛紛,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時面癱突然冷笑一聲隨即開口。

“哼哼哼,你們這些天真的傢伙,明明都已經贏了還要被我再戲耍一把!”

做戲就要做到底,事到如今面癱必須給衆人一個說法,讓衆人接受莫非的死,也讓藍海辰和麪癱自己不被懷疑。 衆人眼神怪異的看着面癱,都不明白麪癱爲什麼要這麼說。還有面癱的目標不是藍海辰嗎,爲什麼會變成莫非。

藍海辰也裝出一副吃驚的樣子,一臉呆滯的看着面癱。雖然這是他們兩人早就商量好的,但表演就要表演好,一定要做到舉手投足都是戲。

面癱見狀冷笑一聲,眼神冰冷的看着衆人。

“你們是不是覺得很奇怪?爲什麼我明明說要殺藍海辰,卻又對莫非出手?所以我才說你們都是笨蛋,要是遊戲把身份都給你們這些傢伙該有多好,我就可以毫無懸念的勝利!”

面癱說着又是不屑的冷哼一聲,然後看向莫非。

“我告訴你們,這個傢伙就是狙擊手!從一開始他就將自己隱藏起來想對付我。

在你們不知道的時候,我好幾次都差點被他逮住殺死。要不是我激靈,早就被他幹掉了!”

面癱說着又看向藍海辰。

“你們以爲憑藍海辰一個人就可以把我逼到這種程度?天真!要不是有狙擊手跟他配合讓我束手束腳,我早就將他們都殺死了!”

衆人聽後都很吃驚,難道狙擊手早就開始在暗中行動了?他們看向藍海辰,發現藍海辰竟然同樣一臉迷茫。

縱橫諸天小門神 “看來狙擊手並沒有按照我們所想,利用不死能力保證己方不敗,而是選擇隱藏起來對殺手進行威懾。

意外的是個主動的戰術呢,可以最後還是被殺手看透給殺掉了……”不少人都在心裏嘀咕。

“就算我這輪遊戲輸掉了,也一定要將這個傢伙殺死!可笑他還以爲我昨晚會殺藍海辰,居然藏在周圍想保護他。

我等這傢伙開槍打了我的厲鬼,就立刻出手將他殺死。看着他臨死前不可思議的表情,我可真是十分痛快!”面癱又說。

“竟然是這樣……”

“想不到你到了最後一刻還在跟我們耍心機!”大家紛紛說到。

“不過也沒關係,反正你馬上就要死了。就算你殺了狙擊手,也改變不了遊戲失敗的結果!”刀尖開口冷笑道,然後看向法官,“法官請快開始吧,我真的想快點把他弄死!”

“咳咳咳咳!好,那麼我們就先從遺言開始!”法官笑着回答說。

於是依照流程,大家先聽完遺言隨後開始發言。由於結果已經註定,整個過程沒有出現任何意外。大家的發言也基本是對面癱的詛咒,很快便都結束。

“好!那麼接下來我宣佈投票開始,請大家舉起手,指向你要投票的人!”法官開口說。

於是大家齊刷刷擡起手臂指向面癱,沒有絲毫猶豫。

“好吧,雖然已經是意料之中的結局了,不過還是有些失落呢。我都開始覺得,這一次遊戲的陣營分配是不是有些失衡了……”法官看着這結果搖頭說。

藍海辰聽後眼睛微微眯起,他不知道這只是法官的個人感慨,還是別有用意。

“或者這乾脆就是用來試探我們的?”藍海辰心想。不過無論如何,藍海辰都不會有絲毫反應。

面癱見到結果也不着急,看着法官等待着接下來的懲罰。

“來吧,如果我等會忍不住狼狽大叫,還請各位不要往心裏去呀。畢竟早晚咱們都要這樣,可不要幸災樂禍哦……”面癱笑着說。

“咳咳咳咳!你覺得等待着你的結果會是什麼呢?”法官笑着看向面癱,突然一股詭異的力量出現,就像之前一樣將面癱牢牢控制住。

衆人見後不由得都揪起心來,雖然死掉的人是殺手,但想起之前的殺人過程,還是讓人心底發毛。

面癱依舊平靜,但他的手已經暗暗握起拳頭,整個身體都在悄悄用力,顯然並非全無恐懼。

這時法官聽得突然發出一聲怪異的叫聲,而後就見面癱的身體居然開始扭曲。

這扭曲並非像是地形改變時的空間扭曲,而是憑藉蠻力硬生生將人的身體扭轉。面癱整個人此時就像一塊浸過水的抹布一樣,被人抓着硬生生將體內的水分擠掉!

面癱嗓中發出一聲痛苦的低吟,但表情卻始終沒有變。整個扭曲過程從手腳開始慢慢往身體中心蔓延,周圍人看得毛骨悚然,其痛苦可想而知。

但面癱從頭到尾卻都沒有慘叫出聲,只是伴隨着扭曲發出一聲聲低吟。表情雖然嚴肅,但卻也十分平靜,就好像只是尋常打針般。

最後隨着法官一聲輕喝,面癱的身提突然從中斷裂,“碰”地一聲倒在地上。

此時面癱整個人只有頭部還是完好的,躺在血泊中露出一個怪異的表情。

“我靠,到最後只有我沒有棺材嘛……”這就是面癱的最後一句話,讓人有些啼笑皆非的一句話。

重生之農門嬌女 “咳,居然從頭到尾都沒有叫出聲來,還真是個硬氣的傢伙。”法官看着面癱的屍體十分失望的說。

衆人全都老老實實的看着法官,期待着法官接下來的話。現在明面上所有殺手都已經被殺死,應該到了遊戲結束的時候。

“咳咳咳咳,看來各位都很期待啊。好吧,現在我宣佈,本輪遊戲所有殺手均被殺死,平民一方獲得勝利!”法官開口說。

衆人聽後都露出興奮的神色,這一輪遊戲終於結束,他們終於挺過了這一輪。

所有人都知道,在經歷了晉級賽後,自己恐怕已經進入遊戲的核心,只要堅持下去,恐怕大家都有看到曙光的一天。

只有藍海辰和江雨煙面無表情,靜靜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因爲他們清楚,這一切都沒有這麼簡單,藍海辰甚至不清楚,這些玩家是不是第一次進行到這一步。

“那麼接下來,我將會宣佈一些其他事情,請各位務必聽好。”法官再次開口。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他們知道這很重要。

“由於本輪遊戲已經結束,各位玩家的助手們也已經完成自己的使命。因此當各位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助手們就可以離開了。”法官說到。

“只有助手可以離開嗎?”女司機疑惑的問。

“當然,只有助手可以離開,並且還有一定的要求!”法官笑着回答。 “要求?!”藍海辰一聽之下頓時緊張起來,難道助手要離開這裏還需要什麼條件?

藍海辰的臉色立刻變得有些難看,原本他就對徐淵和墨雅比較擔心,尤其是在看到莫非本子上的那句話後,這種情緒更加嚴重。

現在一聽助手離開還有要求,藍海辰整個人都突然緊張起來。

另一邊的江雨煙也沒有多好,臉色多少也有些慘白。 穿書後她成了大佬的掌中嬌 徐淵和墨雅爲他們做了這麼多,她絕不能讓他們在這時候陷入危險。

“咳咳咳咳,大家不用緊張,並不是什麼很苛刻的要求,只是時間上有限制而已。”法官看到衆人的表情後笑着說。

大家剛纔的臉色都不好看,顯然都在往不好的方向去想。

“那請問法官,具體是什麼樣的限制?”女司機開口問。

“我說過了,時間。中午12點之前,請各位的助手收拾好行李,按原路離開這裏。

另外在離開這裏之後,他們關於本輪遊戲的記憶會全部失去,也不會記得這個地方,這一點請各位注意。”法官解釋說。

“原來如此,只是時間嗎?”藍海辰聽後點點頭,這倒是在接受範圍之內,“也就是說只要讓徐淵他們在12點之前離開,就不會出事了……”

“那如果沒有按時離開呢?”江雨煙突然開口問。

“咳咳咳咳,這個地方雖然看着沒有阻攔,但平常卻都是無法離開的。如果有人沒有在規定時間內離開,就得繼續留在這裏了喲!”法官回答說。

“留在這裏會被怎麼樣?”蝙蝠問到。

“咳咳咳,不要這麼緊張,也不會被怎麼樣的,只是需要等到下一次出口開啓才能離開而已。管理方也並非十惡不赦,是不會輕易殺人的,請各位放心。”法官笑到。

玩家們臉上都露出“呵呵”的表情,顯然對法官的話嗤之以鼻。

“因爲這些人處理起來也很麻煩呀,畢竟他們來自天南海北。”法官又補充說,這次衆人反而勉強接受。

“那我們呢?我們接下來會有什麼安排?”藍海辰又開口問。

“你們由於從這輪遊戲中勝出,將會進行進一步的篩選。時間是下午6點鐘。”法官回答說。

“這麼快?究竟要怎麼個篩選法,我們可是剛經歷過一場遊戲。”女強人忍不住說。

其實從上一輪遊戲開始,他們這些人就沒有好好休息過。兩輪遊戲相隔的時間非常短,連讓人放鬆一下的機會都沒有。

這次倒好,遊戲剛一結束又要進行篩選,這不是要把人折磨死?

“咳咳咳咳,放心,這次的篩選並不像大家想的那樣,沒有那麼殘酷。各位只要安心等待就好,到時候自然會清楚。”法官又說。

“其他的無可奉告嗎?真是符合遊戲的一貫作風,非要搞得這麼神祕。”藍海辰心想。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他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因此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讓徐淵和墨雅快點離開。

“咳咳咳咳,現在我宣佈,本輪遊戲正式結束!恭喜各位獲得勝利,請回去好好休息,準備迎接接下來的路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