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今晚府中出了這麼的事情,我睡不着,就出來走一走,走到這薔薇院,突然就想起了姐姐來,索性就到薔薇院裏坐坐了。”

0

沈月卿笑着解釋道,雙手卻死死的攪在一起,剋制住心裏的緊張。

21克的味道 “這三更半夜的夫人到這薔薇院來,也不怕我孃親的怨魂找夫人報仇嗎?”

冰冷又諷刺的聲音讓沈月卿猛的一怔。

“彤兒,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我對姐姐有沒有做過什麼事情,姐姐爲什麼要找我報仇?”

沈月卿突然疾言厲色起來,怒視着葛彤。

蘇紫陌脣角微微上揚,這葛家事情還真多。

葛彤卻不以爲意的笑了一下。

“做沒做過,只有夫人自己心裏清楚,夫人還是先解釋一下,這麼晚出現在這裏的原因吧?”

葛彤看起來有些不依不饒的,一臉冷笑的往看着沈月卿。

沈月卿眼眸快速的斂起,讓人看不清楚她眼中的情緒。

“彤兒,我不是已經解釋過了嗎?”

沈月卿的語氣聽起來似乎很無奈,似乎這樣被人逼問的事情發生了不止一兩次了。

“呵呵!”

葛彤冷冷一笑,笑得很諷刺,盯着沈月卿的雙眸裏,卻是帶着濃濃的恨意。

看到那股濃濃的恨意,沈月卿瞬間心驚起來。

沈月卿快速的緩和一下自己的情緒。

強顏歡笑道:“彤兒,這麼晚了,夜深露重,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你身子骨本就弱,要是病情加重,你爹爹又會擔心的。”

沈月卿突然一臉關心的看着葛彤。

葛彤卻冷哼了一聲,一臉的不領情。

“夫人,到了這個時候,戲就不用在演下去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剛剛進去的那個黑衣人就是你,今晚想殺我大嫂的人也是你。”

說完,葛彤冷冷的睥睨了一眼沈月卿。

蘇紫陌扯了一下脣角,原來這叫彤兒的人也是一路跟蹤過來的。

猛的,沈月卿微斂起的眼眸突然看向葛彤,染滿了殺意。 暗處的蘇紫陌一看,心裏暗道不好,這沈月卿已經對葛彤起了殺意了。

而葛彤,也在看清楚沈月卿眼裏的殺意時,驚恐萬狀的退後了幾步。

“你,你想幹什麼?”

葛彤聲音有些緊張又害怕,卻很大聲,似乎想掩飾自己的害怕,可是她臉上的表情出賣了她自己,她雙眸驚恐又警惕的看着沈月卿。

“幹什麼?既然被你發現了,我又怎麼會讓你把這個祕密說出去?”

這時,沈月卿也不在裝腔作勢,一改之前的溫和,憤怒的看着葛彤,同樣的,那雙看着葛彤的眸子裏,也是帶着深深的恨意。

“自從進了葛家的門以後,我在你們的眼中就像一個罪人一樣的活着,就像狗一樣的存在,多年來,我一直盡心盡力的照顧你們,可是你們兄妹從來沒有感激之意,屢屢以下犯上,還想把我趕出葛府,我忍氣吞聲這麼多年,就是爲了想給自己的孩子在這葛府裏爭的一席之地,可是你們兄妹是怎麼對我的?你們自己捫心自問,我沈月卿哪裏對不起你們了,你們爲何每次都這樣咄咄逼人?”

沈月卿一步一步疾言厲色的怒吼着逼近葛彤。

廣袖裏一把雪亮的匕首突然出現,在月光下散發出滲人的光芒,反正今晚這麼亂,葛彤是誰殺的也查不到她頭上,沈月卿這麼一想,毫不猶豫的舉起匕首,猛朝着葛彤刺去。

蘇紫陌一看,本不想多管閒事,可又不忍心眼睜睜的看着有人在自己面前死去。

在沈月卿手中的匕首刺向葛彤時,蘇紫陌快速的彈出一片迷迭之翼,“砰!”的一聲,沈月卿手中的匕首落到地上。

沈月卿滿臉驚訝!

而葛彤卻是鬆了一口氣。

“彤兒。”

葛洧吟帶着人趕了過來,看到地上的匕首,眼眸森冷的看着沈月卿。

沈月卿卻是一臉面如死灰的退後了幾步,認命的閉了閉眼眸。

“彤兒,你沒事吧?”

葛洧吟緊張得看着自己的妹妹。

葛彤抿緊脣,閉了閉眼,緩和自己的情緒。

“大哥,彤兒沒事,剛剛夫人想殺彤兒的時候,被人救了一命。”

猛的,葛洧吟擡眸看向漆黑的薔薇院裏,又快速的感應了一圈,他皺了皺眉頭,並未感覺到周圍有人,是對方已經走了,還是對方的修爲太高?

蘇紫陌在葛洧吟出現的那一刻就收斂起了自己的氣息,葛洧吟自然感覺不到周圍有人。

蘇紫陌一臉沮喪,她只不過是知道古琴是不是自己要找的天女琴而已,怎麼會繞了那麼大的彎子,把人家的家長裏短都給扯了出來。

“夫人,這一切,你做何解釋?”

葛洧吟大聲怒吼!

衛溪也帶着人趕了過來。

一看他們的陣勢,衛溪皺了皺眉頭。

“葛公子,你們葛家的家事,我們雲城不便過問,不過聖主很快就會到這裏,你最好快點解決好!”

“聖主,他爲什麼會來這裏?”

葛洧吟驚訝的同時。

暗處的蘇紫陌也瞪大眼眸。

雲城,聖主,沐雲軒? 沐雲軒要來,他來這裏幹什麼?

不行,不行,她現在雖然很想他,可她還想帶着馨兒去四處走走看看呢?

要是有沐雲軒那膩歪的傢伙跟着可不好玩,來到這個時空快七年了,她還沒有好好的出去玩過呢。

三十六計,計走爲上策,蘇紫陌這會不在想什麼天女琴了,只要天女琴和自己有緣,有的是機會弄到。

她悄無聲息的消失在原地,往府中的其他地方走去。

“葛公子,這件事情不是你該管的事情,你還是快些處理好自己的家事吧!不出意外的話,聖主天亮之前一定會到。”

說完,衛溪帶着人轉身離開。

“把夫人帶下去看好,這件事情等我爹醒過來以後親自處理。”

葛洧吟吩咐道,眼下他還有其他的事情,那個女人,他剛剛去看過了,她根本就沒有在房間,很有可能在府中尋找古琴的下落。

“不必了,有什麼事情現在就解決吧!”

沈月卿沉悶的出聲,一臉面無表情。

“哼!你是怕我父親知道了以後對你的處罰更重嗎?你殺了我的三位新娘子,現在又想殺彤兒,你以爲我會讓你就這樣痛快的死去嗎?如果你是這樣想的,那你就錯了,我早就查出來,我娘當年的事和你有關,只是苦無證據而已。”

“葛洧吟,你……?”

沈月卿怒視着葛洧吟,沒想他會想到這些。

“沒想到之前你在我面前裝成一個紈絝子弟,原來是爲了讓我放鬆警惕。”

沈月卿怒視着葛洧吟。

“呵呵!”葛洧吟冷冷一笑,“如果我不這樣做,你早就對我下手了,帶下去。”

葛洧吟現在沒時間和她廢話,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是,公子。”

黑衣人得令,帶着沈月卿離開。

“彤兒,我們走。”

葛洧吟扶着葛彤,兩人漸漸遠去。

蘇紫陌在府中轉了一圈。

猛的看着不遠處被人押着的新娘子。

蘇紫陌冷冷一笑,看來,葛洧吟也識破她的身份了。

蘇紫陌快速的一閃身,跟了過去。

見到那女子被帶入地牢,蘇紫陌皺了皺眉頭,想着自己還要不要跟下去,那個女人的身份,她大體猜得出來。

蘇紫陌心裏想走,腳步還是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嘩啦!”的一聲,地牢的門被人用鐵鏈子鎖上。

兩名護衛走出了地牢。

蘇紫陌這才一臉無所事事的悠閒自在的踱步進入地牢裏。

“哎呀!看來你們巫族真是無人可用了!”

蘇紫陌看着女子,俏皮的笑了笑,緩緩的出聲。

“蘇紫陌,你來幹什麼?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女子冷冷的怒視着蘇紫陌。

蘇紫陌目光幾乎不可見的頓了一下,再次緩緩的出聲。

“來看你笑話,我還沒有那麼無聊,我只是想知道你來葛府的目的而已,而且,你早已經料定我會來到塊阜鎮上,所以你纔會出現在我的房間裏,對不對?”

“你既然已經看出來了,爲什麼不早點識破我?”

“那就只能怪你對自己太有信心了。”

蘇紫陌涼薄的說道,目光輕輕觸及女子憤怒的雙眸。 “什麼意思?”

問出來以後,女子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快速的咬了咬下脣。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這個問題還需要她在回答她。

“你心裏應該很清楚。”

蘇紫陌懶得解釋。

“你是從什時候開始懷疑的?”

最終,女子還是忍不住問蘇紫陌,自己一直掩飾得極好,怎麼就被她發現了呢?

“從一開始就發現了,還記得我問你的話嗎?”

蘇紫陌冷冷一笑,這樣拙劣的手段,只要是心思細膩一點的人都看得出來。

“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女子自認爲回答的井井有條又毫無破綻的。

“哼!”蘇紫陌輕輕哼了一聲,“要不我們交換一下如何?”

“交換什麼?”

女子猛的看向蘇紫陌,滿臉鬱悶,她到和自己交換起條件來了。

“我告訴你,我是怎麼識破你身份的?你告訴我你來葛府的理由,就這麼簡單而已。”

蘇紫陌說的一臉輕鬆,心裏卻想着快點走。

如果讓沐雲軒找到她,她自由自在的小日子就完了。

“簡單,這還簡單?”

“你不說也罷,我大概也猜得出來,你們自認爲做得滴水不漏,其實,在我進城的時候,我就發現有人跟着我了,只是,在到了葛府的時候,跟蹤我的人突然閃身進了葛府,所以我纔會走到了葛府後院那個偏僻的客棧裏,巧的是,我住的那間屋子,正好和葛府的後院離得很近,你說你是趁人不注意的之後從後院逃出來的,只是你出來的時候,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沒有回頭看一眼後院,葛洧吟的前三個新娘子都死了,所以這一次成婚,他格外的小心,後院那麼多神玄期修爲的人,你是如何在不注意的情況下從他們的眼皮子底下逃跑的,如果你是沒有修爲的人,根本不可能逃出來,可要是你的修爲比他們高,就能輕而易舉的逃到我的房間,至於你,爲什麼要在我面前表演苦肉計我就不得而知了。”

蘇紫陌看向女子的眸光微斂。

“原來是這樣。”

女子後知後覺,只是太晚了,她本想獲得蘇紫陌得同情,然後留在蘇紫陌的身邊,伺機殺了蘇紫陌的,所以她纔會在鎮外劫了葛洧吟的新娘,假扮新娘子的目的有兩,一是爲了獲得蘇紫陌的同情,二是爲了葛家的那邊古琴,老族長懷疑葛家的那把古琴很有可能是天女琴,沒想到早早的就被蘇紫陌給識破了。

“只是,現在不用你告訴我你們的目的了,能讓巫族盡力去得到的琴,除天女琴以外,你們不是不會這樣大動干戈的。”

蘇紫陌得意一笑,看來,這面具帶在臉上也毫無用處,只是能爲她擋去一些麻煩而已。

“你啊!就留下慢慢等死吧!我呢?玩了一晚上也累了,就先走了。”

蘇紫陌風華絕代的笑了笑,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女子只能無奈的看着蘇紫陌離開,使勁的跺了跺腳,沒想到到了最後,卻是自己挖了一個坑把自己給埋在裏邊。 蘇紫陌出了地牢,看了看天色,離天亮還有一個時辰,她偏就不相信沐雲軒能在天亮以前趕到葛府,她自認爲九翼金龍的速度沒有這麼快。

蘇紫陌現在憂心的是巫族,她的行蹤,巫族的人都能準確的掌握,也不知道齊兒一個人在外邊,會不會遇到危險。

巫族雖然每次出現的人數並不多,但是裏面的每一個人都是從巫族裏精挑細選出來的修爲不錯的人。

師公告訴她,庚樂羽有一支精銳的特殊組織,而在巫族中除十二銅人以外,是最強者,被稱爲黑暗使者,剛纔那個女人也可能是其中的一個,巫族百年來,到底培養了多少人才,這個她不得而知,不過看這幾天他們對自己的追蹤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對自己的行蹤瞭如指掌。

“夫人,原來你在這裏啊?”

老遠的,蘇紫陌就聽到衛溪的聲音,蘇紫陌凝眉,他怎麼就陰魂不散呢?不是告訴過他認錯人了嗎?怎麼又找過來了?

葛洧吟聽到衛溪喊蘇紫陌夫人,疑惑的看了一眼衛溪。

“衛溪,她爲什麼會是夫人?夫人又是誰?”

葛洧吟強迫自己不要去多想,因爲眼前這個女人,也是窺視他家古琴的人。

蘇紫陌走向他們。

葛洧吟下意識的擡起頭,現在離得這麼近,他又看到這一張極致的完美的紅脣,墨黑的長髮隨意的披散在的肩後,塗着一層玫瑰色色朱丹的櫻脣讓人有衝上去咬一口的衝動。

美人葛洧吟見得很多,可卻不及眼前只露出半張容顏的她。

“還用我說得那麼明確嗎?”

衛溪的聲音突然冷了幾分。

葛洧吟目光一沉,快速的收斂起自己的目光,眼前的她,纔是聖主要來葛府的原因,不過今晚她還是要謝謝她!因爲她的出現,證實了他多年來的猜測。

“洧吟見過夫人,還有,謝謝夫人!”

蘇紫陌一聽,腦海裏瞬間劃過一道亮光,雖然有些卑鄙,但也想順着竹竿往上爬。

“好吧!既然你們都認出來,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葛公子,相信你也知道我在府中轉悠的目的了,我現在在尋找八大玄器中的天女琴,我會進葛府,完全是出於好奇你們葛家古琴殺人的事情。”

蘇紫陌也不隱瞞,把事情攤開來說對誰都有好處,被人當成了賊,又是在沐雲軒的地盤上,可是很丟人的。

“夫人,通過今天晚上的事情,古琴殺人一說,便會不攻自破。”

葛洧吟垂眸說道,他已經派影衛出鎮去破廟裏接徐芙蓉回來了,一但明天早上徐芙蓉出現,謠言就能不攻自破。

蘇紫陌一聽,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明日一早那小二臉上精彩的表情了。

“至於夫人說的,古琴是天女琴一事,洧吟便不知情了,洧吟只知道,這把古琴是我們葛家的先祖留下來的,只待有朝一日有緣人尋來之時,贈與他便可。”

“有緣人?”

蘇紫陌目光閃了閃。

“葛公子,如果方便的話,可否帶我看看古琴。” “這……。”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