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胡說什麼呢,人家關心你嘛。”許葉雯點着外賣說道。

0

姜超纔不跟他客氣,一個健步上前,左手掐着許葉雯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右手結劍指點在許葉雯的額頭上。

“好膽!何方妖孽!快快現形!”

女鬼一驚,說道:“我就知道,姜董事長天不怕地不怕,連陰帥都敢揍,怎麼會怕一個女人呢?”

男鬼:……

許葉雯的臉一下子就漲紅了起來,雙手亂揮,雙腳亂踢。

姜超原本以爲是有妖邪作祟,可額頭是鬼門所在地,自己的劍指點在上面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神經病啊你!”許葉雯揉着自己的脖子罵道。

姜超理直氣壯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人家關心你都不行嗎?!”

狗屁!

“那你三天別和我講話,我倒要看看你想幹什麼。”姜超坐在了沙發上說道。

許葉雯喘着氣,但還是冷靜地想了想。

然後戲劇性地露出了笑容。

“嘿嘿,你別這樣嘛,大家是朋友不對嗎?”

姜超瞥了她一眼,沒好氣道:“你是我未婚妻!”

夜上海 “行行行,你說了算,那我跟你要樣東西,你肯定會給我的吧?”

“我沒錢!”

許葉雯揮了揮手說道:“不是不是,我不要錢,你把你的拖鞋送給我,怎麼樣?”

姜超打開了電視,風輕雲淡地問道:“誰派你來的?”

“什麼嘛!我剛纔在蘇城論壇上看到個貼子,有個id叫李緣霸的要高價收購你的拖鞋,圖片和你腳上的一模一樣。原話是五百萬,要麼就買你的鞋,要麼就買你的命,他肯定是開玩笑的啦,嘿嘿,如果你肯把鞋子送給我,你幫我亂寫檢討的事我就不和你計較了,怎麼樣?”

“那你把我的頭拿去吧,我沒開玩笑。”姜超淡淡道。

許葉雯嗔怪地說道:“誰要你的頭!臭的要死,我說正經的呢,大不了我分你一半。”

姜超的目光從電視屏幕上移出,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我頭臭?我告訴你,我們公司的核心行動準則就是勤奮、堅定、講衛生,你這屬於誹謗。另外,你別再打我這鞋子的主意了,婚還沒結就學會敗家,以後還過不過了?”

許葉雯瞪了他一眼。

“小氣鬼!不就一人字拖嘛!就你這德行還想娶老孃,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

姜超說道:“我不跟你講這個,那人還說什麼了?我的命連秦廣王都不敢收,他纔是癩蛤蟆呢。”

“他說什麼今晚子時在四方橋等買家,等不到就弄死你!也是個和你一樣喜歡胡言亂語的瘋子,我回房了!外賣來了叫我!”

半個小時,外賣便來了。

姜超把她剛認的姑奶奶從房間裏喊了出來。

“吃吧!”許葉雯沒好氣道。

土豆燉牛肉、川味酸菜魚、大雁蛋炒西紅柿,六份飯,兩罐啤酒,還送了一袋花生米。

姜超一看這菜單,恨不得撕碎了塞進許葉雯嘴裏。

“這特麼我一個都不能吃!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姜超不爽道。

許葉雯放下筷子,更不爽道:“老孃我點的都是招牌菜,怎麼就不能吃了?”

要不是最近手頭緊,許葉雯也不至於就點三個菜,不過酸菜魚分量很足,肯定夠吃。

“靠,太上老君騎牛,不吃牛肉代表忠;黑魚投身喂母,代表孝;狗隨主不計貧富,代表義;大雁知節冬季南飛,代表節。忠孝義節,我一共就忌這四個,你愣是給我弄了仨,這飯還怎麼吃?”

“你怎麼那麼難伺候?你不給飯錢還這麼挑三揀四的,以後這日子怎麼過啊!”

姜超不說話了,默默地打開花生米袋子吃了起來。

女鬼點評道:“我就說吧,姜董事長就是怕這個女的。”

男鬼:……

吃完飯後,許葉雯繼續回房間看抖音,這玩意兒看了就停不下來,姜超則是看起了蘇城晚間新聞。

“今天上午,位於老城區江南路發生了一起車禍,造成一名京城籍男子死亡,肇事司機現已逃逸,蘇城警方已進入調查……”

看到砍傷羅家衛的兇手得到了制裁,姜超也放心了。

十一點半。

月光下。

四方橋。

奪愛盛寵:老公低調點 這是極具蘇城特點的一座單拱橋,距離水面八米高,也有個三五百年的歷史。

頂端,有兩個人。

一名細眉星目的女子,身穿一件黑色的長袍,眼眉中透着四分英氣,六分嫵媚。

櫻桃之遠 另一個,便是咱們的姜董事長,他吊兒郎當的躺在石橋扶手上。

“你要買我鞋?”姜超賴洋洋地問道。

女子沒接茬,而是看着湖面,開口道:“四方橋,橋四方,立於四方橋上觀四方,四方四方,四四方。”

姜超打了個哈欠。

“萬歲爺,爺萬歲,躺在萬歲爺前喊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

“先生何出此言呢?”

“這位爺方額廣頤,龍睛鳳頸,真乃是奇相月偃。自打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如此帝王相,唯有女帝武則天一人獨有,讓我來猜一猜,這位爺姓李?” 姜超知道,麻煩來了,所以必須看看這人的面相。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唐皇族後裔,李緣霸是也。”女子淡淡道。

姜超眼珠子咕嚕一轉道:“哎喲,你們大唐早就亡了,新華夏成立多少年了都。小霸,請問你好端端的要我這破鞋幹什麼?”

李緣霸看向姜超,面無表情道:“先生好大的手筆,金絲步雲履,到了你口中卻成了破鞋。先生這雙鞋採用千年金絲楠木製成,鞋底上刻畫了九九八十一個正罡絕殺大陣,又遭受過五雷加持。能稱得上‘步雲履’的鞋子,似乎只有齊天大聖的藕絲步雲履吧?”

姜超揮了揮手,謙虛道:“你見過孫悟空?那都是人們編出來的,沒有這回事。”

“誰能證明沒有這回事?即便沒有藕絲步雲履的神威,但先生的鞋子也絕非等閒。好了,我不愛囉嗦,一口價,五百萬。”

姜超驚訝道:“乖乖,張嘴就是五百萬,前面寫個5,後面那一串0比我命都長,不過不好意思,這鞋我是不會賣的。”

“那好,貴公司採購部主管盜取我皇陵中的巨量財寶,請先生如數歸還。”

你們說,麻煩不麻煩?

“那個……小霸啊,我……”

“小霸不好聽,先生換個稱呼。”

姜超想了想。

“啊霸,大家都是華夏人,你說……”

“啊霸也難聽得狠,不介意的話,先生可以喚我乳名,霸霸。”

靠!

姜超坐了起來,咬牙道:“霸霸!大家都是同胞!你能不能不要計較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肖洪同志已經受到了嚴厲的處罰,你還要怎樣?”

“先生英明神武,手段剛毅,懲罰起自己人來真可謂是大義滅親,不過這是先生公司內部的事情,小女子不便參與。現在,請先生把屬於我們的東西,還給我們。”

耍流氓啊!

姜超的語氣緩和了一些。

“霸霸誒,有道是人不死,帳不爛,這些先欠着,以後我有錢了還你不就行了嗎?”

“抱歉了先生,貴公司採購部主管所盜取的東西,加起來市值九個億,並且我們也不要錢,只要東西,希望先生能理解。”

別的都不說,光是姜超打碎了那匹唐三彩馬,這怎麼還?

那匹馬,不多不少,值八百萬,肖洪只會盜墓,不懂古董,所有東西都是給錢就賣。

一般採購部拿到的東西,都會拿到文化部去鑑定,然後再賣出去的。

姜超的頭都快炸了。

九個億,你就算要錢我也拿不出啊,更別說要東西了。

“我不能理解!這些東西是李隆基的,又不是你的,想要回去,你叫李隆基自己上來跟我要!”

說完,姜超轉身就要走。

“先生真是厚顏無恥,明明是你們公司犯下的罪行,現在卻叫亡人來和你要賬,這要是傳出去還得了。”

姜超猛地回頭,指着李緣霸怒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起了殺心是嗎?殺吧,先生3900點的陽火值,煉氣化神之境,能死在先生手裏,小女子三生有幸,只不過這事若被宣揚出去,恐怕先生也遺臭萬年了。”

姜超憤怒地放下手。

“那你說要怎樣!金絲步雲履是我輕塵貿易有限公司之重寶!絕對不可能賣給任何人!”

三元真人給了姜超不少好東西,這鞋子是最爲貴重的。

“先生能趕來,想必也見過我的帖子,五百萬,要不買鞋,要不買命,先生自己看着辦吧。”

姜超極其敗壞道:“槽尼瑪的!大不了就是一死!肖洪是我兄弟,他的罪我來扛!”

能令姜超說出髒話,這李緣霸也算是個人物了。

忽然。

李緣霸露出了一絲笑容。

“先生說的哪裏話,倘若先生死在小女子手裏,想必貴公司中的頂尖高手會追殺小女子的吧?除此之外,燕京十八騎和御林軍也不會放過我。三元真人若是知曉此事,更是能將我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姜超冰冷道:“不,老頭子的脾氣比我還爆,你是皇族,應該知道什麼叫誅九族吧?”

聽着很滲人,但李緣霸毫不畏懼,嫣然一笑道:“當然。”

姜超還想嚇唬嚇唬她,但眼睛咕嚕一轉。

見好就收吧……

“這就對了嘛! 都市女人的剎那人生 大家都是好兄弟!別爲了幾個億的小事情傷了和氣!好,我還有事,你先涼快着。”

說着姜超就要走。

“今日一睹先生的風采,當真令小女子知道什麼叫恬不知恥了,輕塵派流傳到先生這兒,落末了。”

這還怎麼走?

姜超轉過身,苦着臉說道:“霸霸誒,鞋子我是不會賣的,你又不敢殺我,那你還想怎樣?”

李緣霸坐在了四方橋扶手上。

“嗯……我正好要實習了,不如讓我加入你們公司採購部,混個主管噹噹,答應你的五百萬我照付,如何?”

原來在這兒等着呢。

採購部拿的墓,都是經過小鑽風祕書長詢問過墓主本人的,如果墓主不同意,那麼採購部就不會去開挖。

這相當於一項特權,因爲只有這樣纔不會扣功德點,否則挖墳掘墓的人,死後是要下磔刑地獄的。

“不行!你這是什麼行爲?花錢買職位?你當我輕塵貿易有限公司是什麼地方了?我們公司成員都是需要經過層層選拔的,你以爲有錢就能爲所欲爲?如果我答應你,那我豈不是也**掉了嗎?!”

不像話!

“小女子不才,今年二十有三,煉精化氣的修爲,陽火值868點,沒有過任何犯罪記錄,精通尋龍點穴之術,除此之外,馭鬼、煉屍之術也是信手捏來,我李家世代看守皇陵,相信可以勝任採購部主管的工作。”

姜超冷笑一聲,坐在了李緣霸的對面。

“所以你今天是來應聘的,並不是買鞋,也不是殺我?”

李緣霸笑道:“沒錯,這年頭標題如果不響亮,根本不會被人們所注意到,看來小女子今天還是很成功的。”

姜超拿出手機,找到了張順爻。

“公司有內奸,給我查!” 李緣霸剛纔所說的那些事,幾乎都是今天會議上的內容。

距離散會才幾個小時?

這李緣霸就能全都知道?

別說占卜,想要把這麼多事情佔得這麼精,這麼細,就算是三目神將親臨,最少也要用四個時辰。

張順爻對姜超的鈴聲是特殊設定的,此時張順爻正在值夜班,看到消息後趕緊爻了一卦。

“不可能啊董事長,我用的六爻,是第四十二卦:破商統大局,周王享於帝。”

“大概意思就是公司會趁着某人的落敗,使形式好轉起來,董事長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大有作爲,有新的人來投靠董事長,董事長如果優柔寡斷,立心不決,便會引發大禍。整體還算個吉卦。”

“哦對了,亥時上三刻,牛二楞向我推薦了一個什麼大唐皇族後裔,我當他放狗屁就沒搭理他,難不成是那個人找來了?”

又是牛二楞!

姜超給張順爻發了個一百塊的紅包後,看向李緣霸。

“你收買了文化部副主管?”

李緣霸聳了聳肩,說道:“沒有那麼難聽,牛副主管和我們家族中一直保持合作關係,甚至貴公司有很多冥器,都是往小女子家中銷售的,看來先生平時不參與這方面的管理。對了,聽說貴公司掌握了武則天墓穴,不知是真是假?”

即便張順爻的卦象那麼說,但姜超始終覺得這女人來路不明,而且工於心計。

“不該問的別問。”

“恕小女子冒昧了,還請先生見諒。話說,小女子現在是不是應該稱呼先生爲董事長?”

姜超還是不能這麼快決定,輕塵貿易有限公司對新成員審覈十分嚴格,不能光憑一個簡單的卦象作爲依據。

“陝溪,李元霸。”

姜超把這幾個字發給了小鑽風。

“歷史人物,大唐太武皇帝李淵之四子,乃隋唐第一猛將,天生神力,手持一對擂鼓甕金錘重達八百斤,最後一次戰役結束後,收兵回長安時舉錘罵天,死於雷雨霹靂之中。董事長,這種問題你百度就行了,我很忙的。”

我說什麼來着?!

這女的肯定有問題!

剛纔我還想呢,到底是哪兒不對。

就這名字不對!

哪個姑娘家家的叫李元霸?我還煞筆呵呵地喊了幾聲爸爸。

靠!

“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姜超橫眉冷對道。

卦象其實也有點用處的。

說是有人來投靠,姜超不能優柔寡斷,否則會引發大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