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說的也是,那我就不強求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好的,楊叔叔再見。”目送老楊遠去之後,高宇立即啓動了平時形態,哼着小曲開始逛了起來。

0

“社長,我們這麼做值嗎?”與此同時,辦公室祕書也問出了自己的疑慮。聞言,楊賢碩‘呵呵’一笑,“柳東啊,不說其他的,老師和sbs就值得我麼這麼做,明白吧?”

看對方還是一臉疑惑的樣子,楊賢碩哈哈大笑,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小子,多學點吧,你差得還遠呢。”其實,我更相信自己的眼光……

高宇一路漫無目的的閒看着,但前面練習室傳出了聲音吸引了高宇的腳步。走近一看,一個練習生模樣的少年在練習着。少年看起來比自己應該要小,打扮的挺時髦,長得也清秀,看起來蠻可愛的。但一身舞蹈實力足以就算自己這個門外漢都看得出來極爲不俗。

無論是呼吸的協調,唱功,動作的連貫性,都是極爲的熟練,一看就知道是經過千錘百煉。

這也是高宇想要當練習生的目的,自己或許有些天賦。但自己的底子實在太差,學校又不能給自己酣暢淋漓的訓練,自己到現在連個正式舞都不會跳。這讓老高覺得很沒面子,現在又看到隨便看到的‘小弟弟’都這麼牛,老高便是深受打擊啊……

“啪啪啪……”看到對方停止了練習,高宇不由自主的鼓起了掌,一對方的年紀值得自己尊重。聽到身後的掌聲,正在練習的少年擦了汗,轉過身來。“您好?請問您有事嗎?”雖然面前的人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大年紀,但從小教導的禮儀,還是讓自己做出了本能的反應。

“嘿嘿,在下高宇,是公司新來的武術指導,不過看起來應該比你大,叫我哥就好。”高宇突然靈機一動想了這麼一出。

武術指導啊,那一定是演技班的老師了,“哥,呃……老師您好,我叫權志龍,只這裏的練習生,請多指教。”15歲的權志龍就這樣被眼前的年輕“老師”忽悠了。

“權志龍,名字倒是不錯。”高宇嘀咕了一聲,隨即咳嗽了兩聲,“志龍啊,不如我們商量個事情怎麼樣?”高宇露出了大灰狼式的微笑,笑呵呵的注視着權志龍。

志龍小盆友,你可要小心了…… 記得後世成爲世界NO.1男團的靈魂人物的權志龍,在說起自己與“夢幻天皇”高宇的友誼時,對於這件事情是哭笑不得。不過卻說了另一句話:“那時候與宇哥的相遇,成爲了人生最絢爛的一刻。”

此刻的權志龍小朋友卻是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老師’忐忑的問道:“呃,不知道老師有什麼事?能幫的我一定盡力。”看自己眼前的小朋友小心的樣子,高宇笑着拍拍對方的肩膀,“你不要這麼緊張嘛,放輕鬆,其實也不是啥大事。”

高宇頓了頓,儘量表現出一副惋惜的樣子:“其實我一直有一個夢想,就是能成爲一個偉大的舞者,但舞蹈老師說我沒天賦,最後只能作了個武者。”高宇傷感的看着權志龍,“雖然成爲了武術指導,但我一直沒放棄舞蹈,奈何,奈何…唉,不說也罷。”說着別過頭去,斜光瞄着權志龍。

“前輩的心情我雖然不能全部理解,但前輩的精神很值得我學習,如果我能幫前輩一定義不容辭。”權志龍現在完全被眼前男人的故事所吸引,感染。不知不覺走進了‘前輩’的套。可憐的孩紙啊…

“唉,說起來也是我的命數吧,一直沒有一個人也沒有機會學習舞蹈,但剛剛看到你的舞蹈之後,我做了個決定。”高宇“真誠”的看着志龍小盆友,“我要拜你爲師,教我舞蹈,當然我也不會讓你白教,我就教你武術好了。怎麼樣?”

此刻權志龍完全驚呆了,在韓國這個務無比看中前輩禮節的國家,面前的‘老師’盡然要拜自己爲師?這是怎樣的胸襟,怎樣的魄力。對高宇的感情又尊敬升級到了崇拜。但多年的練習生生涯還是告訴自己,這樣的事情是不會被允許的。

“這個,前輩,您的胸襟讓我佩服,但是你應該知道,韓國….”還不待對方說完,便被高宇打斷:“既然你這麼說,就應該知道孔子的一句話:‘三人行,必有我師。’達者爲師,對於我來說亦是如此,在我眼中只有本事之分,沒有年齡之分。你的舞蹈實力遠在我之上,當我老師也是綽綽有餘的。”高宇這些話倒是出自真心。


最爲一個從小熟讀論語三字經,有抱負的人,無論是前世軍人身份還是今生的練習生身份,自己都是遵循着這一點。對於韓國這個自詡深諳孔子品格言行的國家,竟然這般死相,高宇有些鄙視。不是自己的東西永遠不會理解它精髓。

“況且,我都不在乎,你怕什麼。我教你武術,如果融入了你的舞蹈,相信那也是件很讓人興奮的事情。”看權志龍還在猶豫,高宇有些恨鐵不成鋼。“武術融入舞蹈?融入舞蹈…”權志龍不斷重複着這句話,高宇也不曾想到,自己的無心之言,竟然促使了一個新的強大舞種。

“好,不過社長那…”權志龍發現自己無法拒絕武術與自己的hiphop融合的誘惑,但自己只是個練習生,萬一老闆發現了,就不好了。“放心了,你們社長我來搞定。”知道了對方的顧慮,高宇很是大氣的揮了揮手,這個對於自己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既然如此,我就答應前輩了。”權志龍鬆口氣,開心的說道,但前後輩制度讓他有有些放不開。“行了,你也別叫我前輩了,叫哥就好。最討厭這破制度,我85年的,應該比你大吧。”既然事情圓滿解決,高宇自是不好在忽悠對方了。

“哦,嘿嘿,我88年的,不過,哥你的功夫是哪學的啊,讓我看看好不?”既然對方這麼說了,權志龍自是不再堅持,尤其是聽到對方的年齡時,更是放下了內心的堅持。

“好吧,哥今天心情好,就給你露一手好了。”高宇牛逼哄哄的回答道。 我在修真界打雜 ,“看好了,我將要展現的是一指禪。”高宇蹲在地上伸出右食指與地面接觸。場外的權志龍睜大了眼睛,大氣都不敢出。

只見高宇深吸口氣,“呵!”高宇沉喝一聲,下一秒權志龍的嘴巴大張,眼睛也是呼之欲出的狀態。面前高宇右手食指抵着地面,倒立與地板上。權志龍直接把高宇升級爲了自己的偶像,一根手指啊,那可是一根!自己平時兩隻手掌都覺得的困難啊,這還是人類嗎?

此刻的權志龍完全呈現一副傻掉的狀態,覺得自己這輩子的震驚今天估計都有光了。

高宇這樣的功夫放在國內也足以讓那些所謂的“國術大師”無地自容,電視上表演的最多隻是二指禪當然對於真的國術高手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高宇收功走到了權志龍面前,看對方滿眼小星星看着自己,高宇笑着拍拍對方,“哈哈,這你就驚訝了?這對於哥來說只是最基礎的東西,根本不算啥。改天再給你玩個刺激的,怎麼樣?服了沒?”高宇也知道就算是“一指禪”也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對方這麼驚訝也是正常。

“啊,哥,你太牛了,我…我要拜你爲師。”那個少年不懷英雄夢,面前就站着這樣的牛人,自己要抓住機會了。“哈哈,拜師到不用,你教我舞蹈,我教你武術這樣就好。”高宇笑着說道。

看了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午飯時間了。“小龍,午飯時間到了,吃飯去唄,哥請客。”高宇知道練習生其實沒什麼收入的。

還在發呆的權志龍聽到高宇的話,終於回過了神,“啊,呃,哥這樣好嗎?”這麼一說權志龍發現自己確實餓了,都練了四個多小時了。但第一次見面就讓人家請客總是不太好的。

“哈哈,你小子還跟我來這一套,既然叫哥了,請弟弟吃飯也是應該的。”高宇哈哈大笑。說完不待權志龍說話,直接拉着對方走出了練習室。

權志龍也是個爽快的人,眼見高宇這般真誠,當下也放開了膽子,和高宇閒聊起來,一邊走向公司的大門。

“小宇?”身後的呼叫聲讓高宇停住了腳步,但權志龍卻是暗道一聲糟糕,應爲眼前的人真是公司的社長,楊賢碩。“社長您好,我….”

“呵呵,社長您好,您這是去哪啊?要不一起出吃個飯好了,我剛好要去吃飯的。”似乎看出了權志龍的緊張,對於這位新交朋友頗爲喜愛的高宇並沒有直接喊“叔叔”之類的親密稱呼。何況是在公司其他員工面前。

“呵呵,你有這份心意就好,至於吃飯就免了吧,你們年輕人更有話題啊。我們這些個大叔可沒什麼吸引力啊。”楊賢碩自己明白高宇的用意,也不點破,笑呵呵的說道。

隨即轉身對低着頭的權志龍說道:“志龍啊,好好和小宇吃飯去吧,我有那麼可怕嗎?看都不敢看我一眼?”楊賢碩平時對部下確實蠻和藹的,但畢竟是公司的老總,員工自然心裏還是畏懼的。

“沒…沒有。社長,哥說請我吃飯,所以…”權志龍只是個不到15歲的孩子,看到社長問自己花,難免有些緊張結巴。

“行了,你小子,社長又沒說不讓。”高宇實在看不下去了,轉身對楊賢說道:“那社長,我們先走了,下次一定要給我請吃飯的機會啊。”高宇笑着說道。“哈哈,沒問題。我等着,你們去吧。”

”社長再見。“權志龍趕緊鞠躬,跟着高宇走了。

看着消失的兩人,楊賢碩眼中閃現出莫名的光芒….

“哥,你太牛了,社長對你都這麼客氣。你是什麼人啊。”一路上,權志龍逮着機會問出了自己的疑問,自己年紀小又不傻,自然看出了社長對高宇的尊重。

“志龍啊,你還想不想吃韓牛了?”高宇一句話直接讓權志龍閉上了嘴,韓牛在大多數韓國人心目中那可是最好吃的東西了,可惜太貴。平常人家一年都吃不上幾次,更別說練習生了。

“哥,你太好了。”權志龍歡呼了一聲,“不過,哥你到底是什麼人啊?長得這麼帥,功夫那麼好,社長又那麼尊重你…”

韓牛還是沒有高宇的魅力大啊…. 剛好旁邊有一個燒烤店,高宇順便就帶着權志龍進去,店裏一個大叔正坐在櫃檯算着賬,店裏客人也沒多少。

“大叔,來三份韓牛,再來一打燒烤。”轉頭向權志龍問道:“小龍,喝什麼飲料。”高宇知道在韓國未滿20不準喝酒,只能退求飲料。

“哥我隨意啦,請我吃飯就夠好了。”高宇聞言在權志龍頭上拍了一下,“你小子還跟我客氣啥,就你還吃不窮我。”聽高宇這麼一說,權志龍本來熄滅的好奇心又重新燃起,“哥,你到底是幹嗎的?你看我都把我能說的都告訴你了。”權志龍一副委屈的樣子。

高宇一會功夫便把自己從小到大事蹟套的差不多一乾二淨,自己還就只知道對方的名字。

“好吧,既然你這麼好奇,哥告訴你,但你也不能隨意告訴別人,懂嗎?”“嗯嗯,哥你快說啦。”權志龍一聽一改先前的委屈,睜大眼睛看着高宇。

“咳咳,首先哥要向你道歉,有一件事我欺騙了你。”說着高宇鄭重的向權志龍鞠了個躬,權志龍趕忙起身,“哥,你別這麼說,哥騙我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雖然事實相識幾個小時,但權志龍對高宇的品格卻是由衷的敬佩,對方絲毫沒有前輩的架子,只是認識一會就照顧自己。而且權志龍能感覺到對方完全是真心的。自己是從心裏把對方當‘哥’的。

“呵呵,有錯誤就要改正,這是原則問題。”聽到弟弟這麼說,高宇笑着拍拍對方的腦袋,

“哥要告訴你的是,哥並不是武術指導,我和你一樣也是個練習生,只不過我是臨時的。至於我和社長的問題,說白了我和他只是利益關係,他對我那麼客氣只是因爲我能給他巨大的利益。僅此而已…”看着權志龍大張的嘴巴,高宇笑了笑。

其實,高宇也不知道自己會這麼喜歡眼前的年輕人,是被他的堅持不懈的精神打動,還是從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高宇不知道,但喜歡這個年輕人卻是真的,從小就是獨生子的高宇確實把對方當成了自己的弟弟。

“大叔,飯還沒好嗎?作爲小孩子的我們可是很餓了。”趁着權志龍發呆的空隙,高宇對着廚房喊了一聲。

“哈哈,來啦來啦,真是不好意思啊,今天生意不好,準備也不足,慢了些。”大叔把兩盤韓牛放在了兩人面前,抹了把額頭的汗,笑呵呵的說道。

“哈哈,大叔,放心吧,以後你的生意一定會好的,相信我哦。”高宇對面前的樸實大叔印象蠻好的,以後有機會幫幫對方好了。

“小龍,吃飯了,不夠再加。”待大叔走掉,倒了杯飲料給權志龍。“行啦,哥一會慢慢給你說,先吃飯好了。”就這樣,一邊吃飯,一邊高宇就把自己的情況大致的說給權志龍聽。當然是撿對方能接受的說。至於自己的身世也只是模糊的說了個大概。

本宮玩轉高科技 ,好半天才緩過來。但也爲高宇能放棄家裏優越條件不遠萬里跑來韓國自己追求夢想感到敬佩。以對方的年紀能擁有如此出色能力,一定是吃了很多苦的。雖然權志龍對有些事情並不是很懂。

“怎樣,吃飽了沒?要不再叫點?”看着小弟面前的盤子一光二淨,高宇完全可以想象韓國練習生的艱苦訓練環境。“不了不了,哥,我飽了,託你的福,這是我這個月吃的最飽的一次。”權志龍不僅有些眼睛發紅,高宇這樣關照自己確實讓小龍感到窩心。

“看你這點出息,這就滿足啦,有機會帶你去我們中國吃醬牛肉,那叫一個美味。”高宇開玩笑說道。

“真的嗎?哥,不過估計我能出國不知道什麼時候。不過,哥下次吃飯一定要我請客。”權志龍有些嚮往去中國的了,隨即想起了什麼似的斬釘截鐵的說道。

“剛好好自己這些天在創作一首歌,如果成功的話就有收入了,到時候一定要請哥吃飯。”權志龍心裏暗暗說道。


“呵呵,行,我等着。不過現在還是先回公司比較好吧。”弟弟都這麼說了,高宇自是開心的應道。“啊,對哦,出來這麼久了,也該回去訓練了,下午還要和老師聯繫唱功的。”說起這個,權志龍終於想起了這檔子事。

“不急,時間足夠了,咱離公司又這麼近,要淡定。”看到權志龍這麼說,高宇一方面對小弟能這麼努力感到高興,但這小子也太拼命了。“我們先回去吧,下午哥還要回學校呢。”高宇起身付了錢,笑着拍了拍小弟。

“哥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哥還是漢城大學的學生呢。不過,哥,今天不是週末嗎?回這麼早幹嘛?”權志龍對自己這位哥哥是越來越崇拜,張的帥就不說了,功夫好,學問還高,漢城大學可是韓國最好的大學了。

“我再過半個月有籃球賽,就是韓國的大學生聯賽知道嗎?沒辦法要準備一下才好嘍。”還沒等高宇說完,就聽權志龍“哇”的一聲:“哥,你還會打籃球啊,到時候我可不可以去看啊。”

但轉念一想,便有些失落,“唉,還要訓練,估計來不了了。”不過還是爲自己這位大哥感到高興,“哥,你一定要拿冠軍啊。”自己這位大哥真是無所不會啊。

看着權志龍失落的樣子,高宇眼珠一轉,頓生一念,“嘿嘿,小龍,或許哥有辦法讓你去看比賽也說不準哦。”“真的嗎哥?哥你快說說什麼辦法?”這個年紀的少年那個不喜歡熱鬧,尤其是籃球這樣的運動。

NBA的影響力已經使得越來越多的亞洲少年喜歡上了NBA,權志龍自然也是。湖人的科比可是自己的最愛啊。

別看權志龍現在活蹦亂跳的。私下卻是個容易害羞,謙遜有禮的純真大男孩,這也是與高宇熟悉了才露出了自己愛笑愛鬧的一面。

“呵呵,先回公司,如果不出錯的話,明天你就能聽到好消息了。”高宇神祕一笑,不顧身後大喊大叫的小弟,自己先一步走向了公司大門…. 把權志龍送回練習室,高宇順便去了趟社長辦公室,說明緣由,便跑步回家了。

回到家,老人沒有午睡的習慣,所以還沒睡。外婆呢?出去和其他的太太去做皮膚保養了。正因爲保養得當,老人雖然快六十歲了,看起來仍然和四十多歲的差不多。

既然老人沒睡,高宇打算把自己的剛剛的想法給老人說一下。先前和權志龍一起吃飯時,高宇就有了這想法。就是打算在sbs直新任小弟。

當高宇把這個想法告訴老人時,老人哈哈一笑,想也沒想就同意了。至於比賽的直播權,當sbs把自己想法與**溝通之後,那位***的局長當即一拍桌子通過了。開玩笑,這麼有益於國民的事情怎麼能阻止呢?

當然,這一切也是在高宇的意料之中。金哲東也是對孫子這招偷樑換柱讚不絕口,只是換了個說法,結果卻完全不同了。高宇也是苦笑一聲,這也就是韓國**,要是中國,不知道要投多少人花多少錢呢?!

至於YG方面,楊賢碩自己對此舉萬分感謝,沒想高宇只是剛來一會,就給子送了了這麼大一人情。楊賢碩也明白高宇的意思,當然對於高宇說的挑選最強練習生自是毫無異議。高宇也把自己會親自驗收的的意思傳達給了楊賢碩,想必對方應該不會藏私。就算高宇不說,楊賢碩也會這麼做。開玩笑,面對全國觀衆哪還敢藏私啊。

事情得到圓滿解決,高宇也就放心的回了學校。每天除了上課就是和嶽超他們練習籃球,日子倒也過得輕鬆愉快。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週,直到新生聯誼會的召開。

“老大,你說你爲啥不想參加晚會啊,這可是認識妹子,聯絡感情的最佳時機啊。想必老大隻要露個一兩手,妹子還不是手到擒來?”宿舍裏,李聖賢這貨又在高宇身後喋喋不休着。

“你小子是不是皮癢癢了?”高宇實在受不了了,“信不信哥讓你有妹子不能碰?!”說着往李聖賢下面看了看。嚇得孩子雙腿立馬夾緊,“老大,可不帶你這樣的,我可身負俺家傳宗接代的光輝使命的。”

高宇嫌對方整天到晚叫着“師傅”太不低調,就武力強迫改爲了“老大”。

待李聖賢清淨了,高宇才緩緩的說道:“第一,哥要忙的事情太多了,沒時間在這種事情上浪費感情;第二,哥一向不喜歡這種學校性質的晚會,沒意思;第三,哥現在還不需要找妹子,這種事你自己去吧,我就不摻和了。以上就是哥的理由,沒意見吧?”



老大都這麼說了,李聖賢只能屈居高宇的淫威之下。

可天不遂人願,星期五晚上上晚自習的時候,班主任特意跑到班裏,說是自己等人身爲音樂系的學生就算不但要踊躍參加,還要全員到場。沒辦法,這種事總不好興師動衆的爲自己開開脫吧?高宇只能暗罵幾聲倒黴。只能參加,至於踊躍參演還是算了吧。

新生聯誼會定在星期六晚上進行,說是有韓國各大媒體光臨,讓自己這些人好好表現。高宇纔不管這些,第二天早上直接帶着詞曲去了YG,這些天的學習,高宇已經掌握了基礎的東西,可以自己寫詞譜曲。讓高於有些蝕骨入髓,所以自己也寫了首歌曲,但是也不知道靠不靠譜,只能找時間請教YG的老師。

對於高宇,社長楊碩自是對部下的提及過,所以公司的老師對高宇也是蠻客氣的,只要是高宇的問題都會認真解答。這其中還包括了YG的王牌製作—perry。

perry出生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在那裏度過了十幾年perry,無論是精神上或是在音樂上不是隻用志向來區分的。經歷了oldschooler、Afrilka、或者是DJGrandMastarFlash等hiphop等先驅者時代剛剛開始的上世紀80年代的他在韓國亦是數一數二的hiphop大師,頂級製作人。

在韓國得到“韓國市場對他來說太小”的讚譽的製作人可沒幾個。

說起來這樣的大神怎麼就待在YG了?其實perry與楊賢碩的因緣早在“徐太志與孩子”的時候便與其有合作,後楊賢碩創建公司時,費好大力氣把其留在了公司。

起初高宇跟perry相遇時,perry只是認爲面前的年輕人只是韓國萬千練習生中普通的一位,但高宇的出衆的外表氣質加上社長的叮囑還是給perry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高宇每天上完課,練習完籃球,只要有時間就會跑到公司向各位老師請教爲題。讓perry對其印象有了較大改變,而且問及自己的問題都是比較前沿,對於音樂有着自己的見解,認知。

對於一個十幾歲的練習生來說是極其可貴的,很對perry的脾氣,兩人很快的便熟絡的起來。

“perry,我最近新寫了首歌,你幫我看下唄。”對於從小在美國長大的perry來說跟喜歡喜歡西方人的處世方式,難得高宇也是這樣的想法,兩人便省了那些麻煩的禮節。

“是嗎?拿來我看看。”perry笑着接過了高宇的譜子,隨着節拍哼了起來:“我們就像偶然的開始了,一開始做夢也沒想到是愛情。但原來那就是愛情啊…..”高嘴角噙着微笑,靜靜的看着。

“這,這是搖滾啊?”五分鐘後,perry回過神,對眼前的年輕人多了絲敬佩,在k—pop橫行的韓國,搖滾幾乎沒什麼發展潛力,所以在韓國幾乎見不到搖滾歌手。當然對於perry這樣的人來說當然不會麼想,接觸了十幾年歐美音樂的他,對rock也是很喜愛的,只不過更傾向於hiphop而已。

“恩,我喜歡搖滾,自由的宣泄自己的想法,狂暴有力。我覺得這纔是爺們玩的音樂,但我想創造一種全新的rock…”高宇盡情的訴說着自己的想法,絲毫沒有理會perry越來越震驚的表情。

“我想,我將會見證一個奇蹟的誕生….”這是perry此刻真實的想法。看着面前侃侃而談的年輕人,perry心底多了絲興奮。自己見證這個奇蹟的誕生。

“perry,不是我說,韓國沒有正宗的搖滾大師,想來想去只能找你了,畢竟你接觸的可能比他們多,對我幫助更大些。”高宇其實也沒其他好的沒辦法。

“呵呵,你小子,這話要是讓其他音樂製作人聽到了,你也就別想韓國混了。”perry笑着說道。“perry,說是話,你難道就打算一輩子呆在韓國?反正韓國對我來說只是個跳板而已。”高宇的話聽起來有些狂妄,但perry卻相信面前的年輕人有着這樣的潛力與底氣。

“呵呵,有些事,不是你不願意就可以不做的。”perry模棱兩可的話在其他人看來有些無法理解,但在高宇聽來卻是深有感觸,“是啊,人生一世有太多無奈的選擇,我們能做的只有不斷前進變得強大,改變這種現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