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這要是傳出去,堂堂的少年天才葉先生,居然是一個太監,那恐怕會驚掉無數人的眼睛吧,我實在是太期待這一天的到來了!」

0

夜破城瘋狂的大笑著,語氣中帶著快意,他為了獲得力量,不惜這種能夠提升修鍊速度,並凝鍊出這種威力不俗的六欲之火的功法。

雖然實力提升極快,可後遺症卻是不小,每天都吃了壯陽葯一樣,想要不斷發洩慾火。

問題是這種功法沒有修鍊到圓滿,便不允許進行男女之事,否則必會脫精而死。

沒辦法發洩慾火,每日里受著慾火的折磨,夜破城實在是受不了,最終自己給自己閹割了,讓自己不用再受這種痛苦。

也就是這樣,夜破城才如此的冰冷無情,甚至願意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師父,因為他已經是個心理變態。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慾火之毒的可怕,那是如附骨之蟲一般,根本沒有辦法擺脫。

最終要麼被慾火之毒逼瘋,成為被情慾控制的禽獸,要麼就只能像他一樣了。

葉天聽夜破城這麼一說,已經隱隱猜到了什麼:「該死,這火焰居然還有這種效果,當真是邪門歪道,該殺!」

看到葉天的反應,夜破城頓時起身,轉身便跑,他知道自己不是葉天的對手,倒不如趁著葉天難受的時候逃走。

至於夜星雨,只能暫時放棄了,不然他也沒辦法帶回去。

夜破城打算回他師父那邊,再做打算。

眼看著夜破城離去,葉天卻沒有阻攔,因為他現在感覺自己心裏面燥的發慌,慾火難耐,意識更是受到一陣陣的衝擊。

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找女人,找個女人發泄!

這樣的念頭不斷的翻騰,葉天能正全力壓制,不使自己的心智迷失,所以就算看到夜破城逃跑,他也是沒有辦法阻攔了。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小心的摸過來,葉天的意識雖然已經開始有些模糊,可也立馬警覺起來,以為是夜破城又摸了回來,想要趁自己受到慾火的影響偷襲。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葉天也顧不得太多了,只能全力動手,將夜破城之殺當場,至於之後的影響只能再說了。

當下,葉天便強振起精神,運轉真元於掌中,小心的戒備著。

就在葉天小心戒備的時候,那道身影已經悄悄的過來,出現在的路燈之下。

「姜嫣然?姜姐,怎麼是你?」

看到身影的面容,葉天不禁一驚,下意識的喊出聲來。

來的人居然是姜嫣然。

原來這時候天色已經很晚,姜嫣然的酒吧也關門了,所以她便要開車回住所去。

離婚男神強索歡 在回去的路上,卻發現了這邊火光升騰,以為哪裡失火了,便想過來看一看,是不是需要報火警。

可這一看,卻正好看到了葉天和夜破城交手時,那火光縱橫,龍騰蒼穹的驚人一慕。

當時她就嚇傻了,愣愣的呆在了那裡,好在距離有些遠,交手雙方都沒有發現她的存在,雖然她也聽不到他們的對話。

直到雙方交手完畢,夜破城在燒得面目全非的情況下,仍舊起身逃走,姜嫣然這才回過神來,小心翼翼的靠了過來。

此時,姜嫣然都有些嚇傻了,看著臉色通紅,喘著粗氣的葉天,猶豫了一下,小心的詢問。

「葉天?你是不是受傷了?要不要去醫院啊?」

剛剛看到的一切,完全超出了姜嫣然的認知範圍,讓她有種世界觀轟然破碎的錯覺。

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能甩手打出火焰,還能控制著火焰變幻各種形態,更是被燒得面目全非后,還仍舊可以說話。

最後更是趁機逃走,好像除了外表被燒得漆黑外,一點傷也沒有的樣子。

這……這是在拍電影嗎?

姜嫣然就算是親眼所見,也還是覺得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太不可思議了。

之前一直在猜測葉天到底是什麼身份,居然能夠讓周天朔如此畢恭畢敬,連帶著自己的酒吧都沒人敢再來鬧事。

現在姜嫣然才意識到葉天可能也不用有什麼身份,光憑著那連火焰越鍛燒都不懼,還能一掌打出龍形光影的手段,就足以活活把人嚇死了。

這是人還是神仙啊?

誰看到這樣的情況,不對葉天這種人產生恐懼?

怪不得葉天一個電話過去,那什麼虎哥、周天朔立馬屁顛屁顛的就過來,在他面前保持著近乎謙卑的態度。

他們再厲害再能打,是什麼了不得的地下勢力大佬,在葉天這種神仙般的手段面前,恐怕都得俯首稱臣了。

這時走到近處,望著葉天的目光,姜嫣然只覺得呼吸加重,心跳加劇,一個特別的想法在腦海里成型。

聽著姜嫣然的建議,葉天努力的振奮著精神,不許自己失去控制。

用有些迷糊的眼神望著姜嫣然回道:「醫院?不用了,我去洗個澡,估計就行了。」

「洗澡?那好,我送你回去!」

姜嫣然點點頭,還見了葉天施展的神仙手段后,只覺得還是聽葉天的比較好。

他說什麼,就做什麼比較好,畢竟他可是神仙。

「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可是這時候回去恐怕不太方便啊!」葉天喘著粗氣說道。

葉天倒不是隨口亂說,雖然鄭霜的家就在附近,不過幾步路的路程。

可以他現在的狀態,一旦真的失控,到時候恐怕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大錯。

吳曉曉倒好說,可鄭霜全是帶葉天如己出,葉天也將她視作近乎母親般的存在。

這要真的失控,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那葉天絕不可能原諒自己,哪怕這是另有其他原因造成。

所以趁著現在理智還在,葉天便一口回絕,以免之後造成大錯。

姜嫣然雖然不解,但也沒有追問,想了一下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去我租住的地方吧?離這裡也不是很遠!」

葉天苦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剛才說要洗澡冷靜,實際上是暗示姜嫣然帶自己去諸如洗浴中心之類的地方。

這樣他就不用忍得這麼辛苦,到時候哪怕是失去控制,也能夠有發泄的地方,反正只要錢給夠就行。

可也不知道姜嫣然是聽不明白,還是什麼其他原因,居然說要帶他回她住的地方,這讓葉天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總不能直接將話挑明白,說自己中了慾火之毒,需要找女人發泄出來,讓姜嫣然帶自己到附近的洗浴中心去,最好是乾淨一點的地方吧?

要真是這樣說,會不會有點太為難人家女孩子了?

這時,不等葉天反應,姜嫣然已經開口說道:「你等一下,我去把車開過來!」

轉眼,將車開過來,扶著葉天上車了。 這時候,葉天也沒有辦法,只能隨著姜嫣然上車,因為夜破城雖然逃走了,但葉天不能保證他會不會隱藏在附近,找機會趁機偷襲。

所以現在葉天也沒辦法多說,只能忍著這種難受的感覺,打算先和姜嫣然離開這外是非地再說。

在姜嫣然開車載葉天離開后,突然有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附近,摸著下巴看著戰鬥的現場,神情間帶著讚許神色。

「好一個凡人之怒,縱天有十日亦落之,惡龍肆虐力降之!好一個殞日降龍掌!也不知這少年究竟出自何門何派,竟如此了得?

只是殞日降龍掌從未曾聽說過,難道是某位先天大宗師所創嗎?那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這少年如此年輕,修為便達到內氣宗氣,能教導出他的人自然更強了,只是不知究是哪位啊!」

停了一下,中年男子思索著,又繼續自言自語起來。

「這少年身中海外魔修聯盟的慾火門之毒,恐怕靠自身的能力是沒辦法清除,我等他毒性加重點,快要崩潰的時候再去救他!

這樣人情才會夠大,方能留下好印象,從而得到這少年的信任,藉機了解他身後的師門信息,並和其背後的先天大宗師交好。

至於慾火門的那個道士,據說還叫了人來,現在都還沒到齊,先不要打草驚蛇,以方便到時一網打盡。

到時西扶桑那些蒼蠅有些討厭,居然將目標對準我外甥女喬勝男,要不是有這少年正好救下,事情可就是大了。

倒是需要給他們一些教訓,他們知道在華國的境內,最好像狗一樣的趴著,別特M亂動,否則會被人打成死狗!」

中年人冷冷一笑,轉身便走。

另一邊,姜嫣然已經開著車送葉天到了他租住的地方,葉天這時候被體內越發強烈的躁動衝擊,其實已經開始有模糊的跡象。

進了屋后,葉天來不及多說,只丟下了一句我先去洗個澡,便轉身去了洗手間洗洗,看看能不能把那種感覺衝散一點。

可剛要走過去,葉天便越發覺得意識模糊了,身體的控制力更是不斷減弱,腦海中唯有一個念頭。

他堅持的想要走向洗手間,卻發現自己抬起步子都打著飄,差點沒有摔倒。

他有些失去了對自己的控制力,整個人快要被擺布了。

姜嫣然見葉天差點摔倒,更確定葉天肯定是在剛才,和那會放出火焰的人交手的過程中受傷了。

連忙上前一步,一把扶住葉天,關切的問道:「葉天,你沒事吧?」

因為中了夜破城的六欲之火的毒,葉天只覺得渾身火熱異常,如同置身於火爐之中,不得將身上的所有衣服全部扯掉,以求得一絲清涼。

這時候,胳膊被姜嫣然的纖細玉手觸碰的瞬間,葉天只感覺先是一陣冰冷傳來,讓他的意識為之一清。

他不禁扭頭,直直的看著姜嫣然,原本稍微清醒的意識頓時一震,一股比之前更強烈的燥熱泛起,只覺得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

看著葉天那火紅的臉,一隻布滿血絲的眼睛,可是那眼睛中毫無掩飾的慾望,姜嫣然不禁嚇到了,下意識的顫聲問道:「葉……葉天,你怎麼了?」

葉天沒回答,輕身將她抱起,與姜嫣然的身體觸碰,更加刺激了葉天本就燥熱的神經,讓他的意識更加的模糊。

「姜姐,對不起,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感受著姜嫣然凹凸有致的柔潤身子,葉天努力的保持著意識的最後一絲清明,聲音顫抖著道歉。

不住的喘著粗氣,熱氣不停從他的喉嚨之間噴涌而出,撲在姜嫣然的臉上。

姜嫣然雖然尚未經歷婚嫁,但作為酒吧的經營者,自然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雛兒。

只是看著葉天這個樣子,就和吃了催情葯的情況差不多,雖然她想不明白為什麼兩人打架,結果會變成這樣,但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當下,她修長的睫毛輕顫著,紅唇微張,「葉天,你不會想……」

葉天沒有回答,或者已經無法回答直接保抱著姜嫣然,快步走向姜嫣然的房間。

姜嫣然心中一顫,暗道不會是真的?葉天他真的要對自己那樣嗎?那等下自己到底是反抗還是順從?

之前有人在酒吧里鬧事,葉天的橫空出世,不僅暴揍了那些混混,更是一個電話便讓江陵市的地下勢力大佬都誠惶誠恐的趕來。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當場態度謙卑的道歉,並讓自己的親侄兒砍下手臂,以作為冒犯葉天的懲罰。

之後,更是安排了人天天守在酒吧里,也沒有人敢在自己的酒吧鬧事。

如此一來,相比其他不時有人鬧事的酒吧,沒人敢鬧事的酒吧,自然是無數年輕人喜歡的地方了,生意立時便紅火了起來。

與此同時,酒吧其他佔了大比例股份的股東,更是以自己管理酒吧辛苦的借口,都讓了大部分的股份給自己,一下子讓自己成為了酒吧的實際控制者。

姜嫣然自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男人,要說沒有一絲想法,那絕對是騙人的。

可姜嫣然也知道,葉天不可能看上她,畢竟她雖然有點顏值,但姜秋說過這人和學校的校花何雨欣正在交往。

她也看過何雨欣的照片,自認自己確實比不上何雨欣,葉天這樣的偉男子怎麼可能會看上自己。

特別是昨天晚上葉天過來的時候,稱呼自己為姜姐,更讓姜嫣然沒有了這樣的想法。

現在葉天這個樣子,明顯是中了催情葯的效果,自己真要給了他,他要是不認賬怎麼辦?

可不給,如果他真的硬來,那我也沒有辦法抵抗啊!只希望他明天醒來,不要不認賬就行了!

姜嫣然心中胡思亂想著,各種患得患失。

而葉天,現在也已經近乎失去了自己對身體的控制,心中唯一保留的清明,讓他瘋狂的呼喊著系統,希望能從系統得到清除體內慾火之毒的辦法。

「叮!宿主可以購買清靈丹,以消除宿主的慾火之毒,一枚清靈丹售價五百逼格。

宿主裝逼值餘額不足,無法兌換,感謝您此次的光顧,等下次再來。」

「我去你丫的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別來跟我玩吐槽啊系統!

你不能見死不救啊!你不能看著我沉淪下去啊!

大不了你先借給我,等我有逼格了再還給你!」

「宿主餘額不足,系統無能為力。」

「別啊!系統,九出十三歸也行,十五歸也行,你不能坑爹啊!」

葉天倒是那種固守陳規的正人君子,可前世姜嫣然待他極好,他又怎麼可以在這時候傷害她呢?

這沒去鄭霜家,避免了對她們的傷害,可現在卻要傷害這前世如姐姐的女人,這可真是出了一坑,又跌入一谷啊!

算了,現在也沒有辦法了。

既然連繫統都沒辦法,我也只能做回壞人了!

至於明天該怎麼面對姜嫣然,到時候再說吧!

這時,葉天有些粗暴的躺在床上,姜嫣然已經緊緊閉著眼睛,嘴唇輕抖,任憑失去控制的葉天在她身上動作。

姜嫣然不禁回憶起自己想法,那個成為葉天女人的想法,沒想到想法成真了,只是在這種情況下達成的,讓姜嫣然心中不免有些遺憾。

衣物散落滿地,溫度逐漸上升,一男一女沉浸在肌膚之親之中,滿屋的春意盎然。

一夜春光,春風幾度,終於在天剛要亮起的時候,房間內的動靜才停下。

葉天終於恢復了自己的身體控制權,體內那種難以忍受的感覺消退,但並沒有完全的消失,只是那種暫時消弱,沒有先前那麼強烈罷了。

先前的感覺就好像渾身都燃起了大火,現在卻變成了一簇小火苗,隱藏在心裡最深處。

這魔修的手段當今詭異,自己已經小心再小心了,沒想到居然還是著了道!

唉,這下該怎麼和姜嫣然說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