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0

狐狸姐姐一下子竄了出來,揮舞着利爪朝前面一個身穿黃色道袍的玄門高手抓了過去。

這個玄門高手,有些輕視的看着狐狸姐姐:“小小狐妖,膽敢張狂,死!”

“吼!”

狐狸姐姐憤怒的張開嘴巴,速度很快的飛了過去,眨眼間就消失在這個人身前,然,等下一秒再看到它時,只見它白色毛髮全是鮮血,而剛纔那個玄門高手胸口陡然出現了一個大血洞,他連哀嚎一聲都沒來得及,就倒了下去。

“龍空,不要用軒轅劍了,難道你忘記了姐姐的話?他會反噬你的”

狐狸姐姐在人羣中張狂的竄行,順便對我高聲喊叫。

此時,我還沒完全被殺戮清洗頭腦,聽了狐狸姐姐的話,我快速將手裏的軒轅劍收了起來,還手抽出藍色小短劍,霎時間藍色光芒照耀整個院子半邊天。

“唰!”

我集中所有力量揮出一劍劈向正面朝我攻殺過來那些玄門高手,這些人被藍光擊中,然而,他們還是繼續朝前奔跑,但是等他們跑出了幾步遠之後,身體猛然開裂,皮肉綻放,鮮血橫流,緊跟着他們的身上的皮肉變成了黑色,一股酸腐性的惡臭瀰漫當空。

“啊,殺啊,殺了這個怪物!”

一羣人已經接近了瘋狂,嘴上不停的喊着,但,他們的行動卻不協調起來,在看到那些人慘狀之後,沒人再敢向前。

半空中那個呼扇翅膀的怪物已經成爲了實質性的惡魔!

“老東西,那裏逃!”

狐狸姐姐在穿透幾個人的身體之後,快速朝紫青抓過去。

“紫老!”

8、9個國家祕密組織高手拎着符文劍聚集在紫青的身旁“您快走!”

在他們話音剛剛落下,一道白影像是一條線一般朝他們竄過去,他們的胸口,喉嚨,額頭等等部位瞬間血肉分離,鮮紅的血似乎都將要把黑色的夜空給渲染。

“啊啊。”

接二連三的重創,也令這些國家祕密組織成員慘叫起來,他們經歷着血肉奮力,各個慘痛不已,有的已經癱軟在地,有的也產生了想要逃掉的想法,他們堂堂天境級別的高手竟然不是這個小小狐妖的對手。

“跑?”

狐狸姐姐一爪子抓過去,直接穿透一個老者喉嚨,順勢一抓將他的頭顱也給抓了個粉碎。

(本章完) 在那羣想要保護紫青的玄門高手中,一道白影忽左忽右的閃動,每當它閃動一下,就會傳來撕心裂肺的嚎叫聲。

“狐狸姐姐,做的好!”

我沙啞嗚啦的模糊聲音響了起來。

“殺!”

狐狸姐姐聽到我的話,殺意更加的濃厚了,它咆哮一聲再次衝了過去“龍空,你放心,這些人不想讓我們活,那他們就得死!”

“快,快來人,給我殺,殺死那個怪物,那個狐妖!”

紫青此時完全喪失了以往高高在上的尊者形象,此時的他只想逃命,只要能逃出這裏,只要能逃到京都,形象算什麼?

只要給時日休整,那麼等他實力復原,定當會全力殺出,並且一定會將那個年輕的活死人和千年狐妖碎屍萬段!

而現在的情形來看,這一人一狐沒有留他活命的打算!

“保護,紫老!”

又是一羣國家祕密組織的死士衝殺了過來,並且組成一個簡單的陣法對抗那隻迅速過來的狐妖。

咣!

紫青推開院牆的一道暗門,跑了出去。

“擋我者死!”

狐狸姐姐尖嘯的咆哮一聲,身子迅速變大,如同一張白布一般蓋了過去。

“嚓嚓!”

那些人身上立馬出現了很多血淋淋的痕跡,並且深入骨髓,肌肉被瞬間撕裂,白影過後,慘痛從後面傳來,狐狸姐姐不再回頭殺他們而是緊追已經逃出暗門的紫青。

“轟!”

狐狸姐姐的速度現在絕對不亞於急速奔跑起來的超級跑車,一下子竄過去,厚實的院牆被直接變成了一堆碎屍和粉末。

“給我扼殺了這只不知死活的狐妖!快,動手,殺了它!”

紫青剛衝暗門幾秒,就聽到了後面的石牆轟然碎裂。等他回頭一看,連部肌肉都徹底的抖動起來,只見那隻狐妖已經奔了過來,好在前面又有大批的國家祕密組織高手衝殺了過來。

“佈陣,被我殺!”

前面來的那羣國家祕密組織成員人數絕對

不下於100人,他們更沒有廢話,直接組成了陣法,並且召喚出自己的鬼類,快速的朝那隻已經抓狂起來的狐妖攻殺。

“龍空,他們援軍來了!”

狐狸姐姐大吼一聲,毫無畏懼的朝空中那羣鬼類衝殺,只要沒有鬼皇巔峯實力的鬼類它有絕對的把握能擺平眼前這個鬼類。

“去死!”

高級鬼類的咆哮聲呼嘯當空,將空氣都給震動了起來,狂暴的陰氣朝狐狸姐姐席捲。

“吼!”

狐狸姐姐這次不單單身子變大,速度也快到用肉眼幾乎看不到,它的力量已經激發到最巔峯。

它白色的身影閃過,不停的揮舞這利爪,它就像游魚一般在那羣高級鬼類中穿行,一個照面,一些鬼類就被狐狸姐姐抓着強勢吸食,另外一些更是被抓扯的粉碎,由於它的速度過快,甚至將那些鬼類直接擊穿。

狐狸姐姐此刻就像是一個來自地獄的殺手,空中的鬼類一個周圈下來,已經死傷一半。

地上那些後來的國家祕密組織高手也都倒吸一口冷氣,不敢相信的看着空中那個頂多有鬼王級別實力的千年狐妖。

“殺了它,不要手軟,佈陣,這是龍空那個該死的狐妖!”

紫青被六個國家祕密組織高手圍着朝外面逃去,嘴裏還在不停的喊叫着,他已經產生了恐懼,沒想到這隻狐妖實力增長這麼快,還有那個龍空,若是今天不殺,任由他們成長起來,到時候,說不定他連其中改一個也對付不了。

此時的我,還在那個暗門之外的院子,並且被那些國家祕密組織死士全力圍攻,他們的人太多,這樣就造成我追紫青的速度放緩下來。

他們的人太多,並且實力也都達到了天境中級實力,而我就算是藉助小豬熊的力量達到了絕境初級實力,雖然他們不足爲懼,但,對付他們也得需要時間。

若是這般,國家祕密組織最高層隱藏的絕境中級高手,或者絕境巔峯實力的超強高手到來,我必死無疑!

絕對不能這麼拖延下去,這樣對我很不利,也可以說是慢

性的自殺。

“呃啊!”

我怒吼一聲,背後的翅膀快速的扇動起來,雄厚無比的黑暗之氣從我的身體內涌現出來,在翅膀的帶動下朝那羣人席捲,同時還夾帶着無盡的屍氣和蠱毒!

我手上的那隻扳指也快速的旋轉起來,手臂上那條黑色的蛇似乎要破體而出!

“鈴鈴鈴!”

悅耳的鈴聲響了起來,我暗紅色的眼睛漠視的看着周圍這羣國家祕密組織高手,模糊的聲音吼了起來“歸來吧,逝去的無盡亡靈,歸來吧,我用鮮血爲你們洗禮,回家吧,咦喝瑪雅!”

刺耳的陰風呼嘯聲,在整個院子裏尖叫起來,無盡的屍氣從地底下升起,朝周圍蔓延開來,隨着鈴聲的加劇搖晃,那些人意識開始模糊起來,緊跟着他們扔下手裏的符文劍捂着頭哀痛起來。

有些意志力強悍的高手瞬間明白過來,驚恐的看着眼前這個會趕屍的怪物,他們來不及多想,快速地朝那扇暗門跑了過去。

“跑!”

我模糊的聲音就像是撕裂空氣一般穿了過去,隨着我手搖鈴搖動,小豬熊的力量被我徹底的發揮了出來,我的渾身都長出了黑色的、堅硬的羽毛,我就像是一隻來自地獄的惡魔,甩動符文劍朝那幾個快要到達暗門邊的玄門高手劈了過去。

“噗哧。”

幾個人立馬血濺當場,身子快速的化成了一灘黑色爛泥。

另外那些國家祕密組織高手,也被我徹底的操控起來,我陰冷的看着他們,拿着小短劍朝暗門外揮動“給我殺,給我衝出去,殺了他們!”

“嗷嗚!”

這羣國家祕密組織高手昂頭嚎叫一聲,抓着扔在地上的符文劍衝出了暗門。

此時此刻,暗門之外的那上百的國家祕密組織援軍正佈陣控制狐狸姐姐,讓他們沒想到的從暗門裏跑出來的同伴對他們痛下殺手。

這些人觸不及防,瞬間死了好些個。

“殺,給我盡情的殺!”

我呼扇着翅膀衝了出去,眼睛掃視周圍“紫青,你逃不掉的!”

(本章完) “殺,殺!”

突然,高亢的呼喊聲震破雲霄,天空中再次出現了大批的高級、至尊級別的鬼類!

隨後,大批的玄門、茅山、苗疆、西域等等效忠於國家祕密組織的奇人異士,拎着符文劍涌了進來,將這個山莊大院圍的是水泄不通。

外圍更是出現了全副武裝的特警,我和狐狸姐姐徹底陷入了重重包圍之中。

“殺了這個惡魔!”

紫青憤怒無比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空中被衆多鬼類遮蓋,我看不到他在哪裏。

“想殺我們沒那麼容易!”

狐狸姐姐吼叫着在那羣鬼類中橫衝直撞。

我則是被數百國際祕密組織高手和至尊級別鬼類層層圍困,砰砰的聲音不斷響起,這是鬼類抓扯和玄門高手用劍劈打我身體發出的巨響。

我徹底融合小豬熊實力之後,不得不說這層黑色羽毛覆蓋物是堅硬無比的,他們強勢的攻擊打在上面除了給堅硬的黑色羽毛不可見的擦痕外,根本就沒實質性的影響。

“殺我?”

我的話語越來越不清晰,但,卻十足的冰冷。

鈴聲再次大起,不過卻變成了粗獷,一道長達五米的藍色芒光如同錦帶般橫掃而過,引動周圍黑暗之氣和蠱毒呼嘯八方,我呼扇着翅膀急速而過,鋒利的翅膀帶動氣旋將那些不長眼的鬼類立即攪的灰飛煙滅。

轟轟!

藍光閃過,就像是一道道閃電劈打在了地面,那些國家祕密組織高手直接被劈的血肉模糊,身上千瘡百孔,有些實力弱的人更是直接成了一堆慢慢變軟的黑色肉泥!

“唰唰!”

藍色小短劍在我手裏,就像是一把生長在天地只見的藍色火焰,面前那些國家祕密組織成員哀嚎不斷,整個場面如同屠宰場一般,血腥而又殘忍!

是的,這是血色的屠宰場。

我將渾身的氣息全部爆發出來,我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圓形的黑色光環,凡是被光環掃中,身體就會迅速的潰爛,融化。

每一次朝前飛行和移動,就會有十多人死亡。

“吼吼!”

狐狸姐姐也徹底的怒吼起來,它更加兇

猛的衝殺在那些高級鬼類中。

簡直就是屠殺!

鮮血染紅了地面,一灘灘融化的肉體散發着惡臭,我撲打着翅膀手中的藍色小短劍不停的揮舞,眼前這些國家祕密組織成員在我眼裏就像是一根根豎立的死物,任憑我無盡的血殺。

沒有誰能再阻擋我。

這條路註定是血腥的征途。

現在,我內心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殺死他們,絕對不能停手,不然,他們也會無情的殺死我!

“嗵嗵!”

我告訴飛起,對着那羣空中的高級鬼類就是猛劈一劍。

“啵。”

龐大的氣流將那羣鬼類徹底的卷裹一股黑暗之氣內,隨後悲痛的消散人間。

“咻。”

狐狸姐姐趁勢張嘴將那些受傷的鬼類張嘴吸食掉,並且一路朝戰圈之外的紫青逼近。

“喝!”

我猛喝一聲,快速的搖動手搖鈴,並且血祭一盞七星燈,念動趕屍密語,操控地上的那羣國家祕密組織高手互相殘殺。

矗立在高空,我看到了已經逃出戰圈並且還在幾個玄門高手保護下繼續逃亡的紫青,眼睛裏那種無盡的殺意猛地燃燒起來,拎着藍色小短劍掃了出去,無論是周圍的人或者植物都被攔腰斬殺,那些厚實的石牆也在重力的衝擊下轟然倒塌,碎石翻飛。

我速度再次加快,就像是一隻快速飛行的雄鷹,霎時就到了紫青的身後“紫青!”順手劈出一劍,直接將其中一個護衛他的國家祕密組織高手劈成了兩半,鮮血噴了我一臉。

狐狸姐姐此時也攻殺了過來,她白色幻影此時已經已經變成了血紅色,它的身上也出現了被高級鬼類抓扯的傷痕,儘管這樣它還是猙獰着臉,長大嘴巴,伸長爪子想那羣國家祕密組織高手狂抓猛咬。

看到狐狸姐姐這般,我心中一陣隱痛,想起它曾經對我說的話:龍空,無論何時何地,你都要記得這個世上我們是相依爲命的親人。

每當想起狐狸姐姐的話,我眼睛裏就會泛出淚花,不是我矯情,而是,我們是同病相憐的親人。

殺!

我揮舞小短劍對着那幾個玄門高手就發起了瘋狂

的攻擊。

“紫老,你快走!”

那幾個玄門高手,顯然實力都很雄厚,他們穿着黃色的道袍,在濃烈的血腥味兒的風中,獵獵作響。

“你這怪物,今天必死!”

他們形成了月牙型的陣法,快速的揮動符文劍,念動咒語。

顯然,他們把我當成了某種高級的物種,然而,我不會給他們機會佈陣和召喚出他們的至尊級別的鬼類。

“必死?”

我冷笑一聲,揮動翅膀,藍光閃過就衝向了他們。

“他不是怪物,他是惡魔龍空,那個受到逆天改命的活死人!”

紫青這次沒有再逃,因爲失血過多,他已經頻臨崩潰的邊緣,再說前面是山莊的高牆,沒有外力藉助,他根本就出不去。

“龍空?”

這幾個玄門高手露出了一臉的震驚之色,他們睜大了眼睛看着這個渾身長着黑色羽毛的怪物,不敢相信這個就是曾經那個文弱的活死人!

“砰砰!”

在他們賣愣的時候,我和狐狸姐姐不顧身後那些高級鬼類和玄門高手的攻擊,而是朝眼前這幾個玄門高手上下攻殺過去。

藍光和白影閃過,一個人肚子被刺穿,兩個人腦袋開了花,白色的腦漿就像是擠向空中的純牛奶。

“龍空,你就算是殺了我,我也不會告訴你實情,哈哈。”

紫青看着那個如同惡魔一般的怪物,將那幾個玄門高手撕碎當空,忍不住發狂的大笑起來“來吧,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墊背!”迅速的抽出了符文劍,並且念動了玄門道法禁忌咒語。

“好,那你就死吧!”

此時,我也殺紅了眼,紫青包括這裏的所有人,絕大部分都參與過屠殺古河村一事,他們都該死。

“去死!”

我右手拿着藍色小短劍,左手變成利爪抓向了紫青,速度快速閃電霹靂,在空中幻化出幾重幻影眨眼到了紫青面前。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