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幾人都嚇了一跳,唯獨蘇瑾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

0

“怎麼回事?”杜蘭德看向蘇瑾問道。

蘇瑾指了指一朵鳳火花的根部道“肉眼看不見,但是用精神力可以掃描到,在每株珍寶的下方,泥土裏都烙印了陣紋,只要有人接近,他們便會被傳送到另外一個地方。”

“所以這是不是意味着……火山內部有一個擁有靈智的傢伙存在?”娜塔莎不安的問道。

蘇瑾雖然不想點頭,但卻只能點頭,他無奈道“現在看起來是這樣,所以大家接下來還是要小心一點,這附近幻境還算不錯,我建議大家先恢復一下吧!”

幾人點了點頭,但就在這個時候,火山中忽然噴出一股岩漿來,而隨着那些岩漿被噴出來的,還有一具具焦黑的屍體。

【作者題外話】:本來不想囉嗦,但還是跟書友們說一下吧!最近新書死亡俱樂部和地獄手冊一起更新,另外家裏又出了點事,導致年末每天只有到了晚上纔有時間碼字,兩本書一起更新壓力本身就大,再加上那些瑣事,真的讓年末有些力不從心了,更新也就只能晚一點,真的是很抱歉,跟大家說句對不起! 岩漿中夾雜着大量的屍體,這些屍體有些焦黑一片,就好像被燒焦的豬肉一樣,有些甚至連皮肉都消失了,只剩下晶瑩如玉的骨骼,顯然死者生前肉身已經到達了一定程度,不然不可能有如此晶瑩的骨骼。

“怎麼回事?”奧斯卡吃驚道。

蘇瑾的精神力立即掃向周圍,他想在這些被火山所吐出的殘骸中找找看,有沒有什麼有用的東西,或者是倖存者。

四人見蘇瑾是雙眼中銀光閃動,也知道蘇瑾是用精神力掃描周圍,他們默不出聲等待蘇瑾掃描的結果。

“有了!神無,九點鐘方向,把那個人帶回來!”蘇瑾低喝一聲,指揮起了神無。

“切,暫且就聽你的吧!”神無不爽的說道,同時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九點鐘方向外的一處場景,他立即向那裏疾馳而去,那裏有大量的岩漿,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可沒有辦法安然來回。

何處不重逢 “就是你麼?”神無在岩漿中踏行,很快他就來到一處岩漿沸騰的地方,然後隨手一抄將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抄了起來。

很快神無就帶着那團黑乎乎的東西回來了,他將那團黑乎乎的東西直接扔在了蘇瑾的面前,不爽道“你就要這東西?有什麼用!?”

蘇瑾不理會神無的質問,而是心驚膽戰的蹲下身子,將一隻手覆蓋在了那黑乎乎的東西上,任由上面的岩漿將他的手掌灼傷也沒有放開的想法。

“朋友……我知道你的不甘,把你遭遇的事情,講述給我聽吧!”蘇瑾喃喃說道,他手掌中銀光閃爍,而那團黑乎乎的東西馬上也浮現出大量的銀光,似乎在迴應着蘇瑾的話。

“這東西……活着的時候也是一個精神力者!”娜塔莎驚訝的說道。

片刻後,蘇瑾的眼中浮現出一段不太清晰的畫面,很顯然那是在火山的內部,周圍有很多身影,而在最中心的地方,一個白點在畫面中長笑,似乎在嘲笑着視野原本的主人,然後岩漿噴涌,絕大部分身影都被岩漿所淹沒,這個精神力者也沒有逃脫相同的命運。

而後他被囚禁在了火山內部,似乎經過了很多天才被爆發的火山噴出來,然後就被蘇瑾找到了。

蘇瑾放開按在黑乎乎東西上的手,雙眼微眯,無奈的嘆了口氣,只見他隨手一揮,一片銀光直接將那黑乎乎的東西分解,飄散到了空中。

“怎麼樣?”杜蘭德向蘇瑾問道。

蘇瑾嘆了口氣,他道“和我一樣,那傢伙是一個強大的精神力者,強大到即使我們兩個做生死搏殺,結果死的都不知道會是誰。”

幾人面露詫異,精神力者是最難成長的,蘇瑾和徐然能夠成長到現在這個地步,簡直是異類中的異類,但是沒有想到地獄手冊的宿主中居然還有能夠媲美他的存在,看來在他們猜想的其他地獄手冊的系統中,高手必然不少。

“那你得到什麼消息了麼?”娜塔莎好奇的問道。

蘇瑾微微點頭,他道“有一些,但是不多,似乎在火山內部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存在,他負責對進入諸神墓穴的人進行考覈,只有通過考覈的人才能夠繼續向前,而失敗的人……就只有像他一樣,最終陷入岩漿之中死亡,然後被噴出來。”

“那個精神力者……居然也沒有通過?”娜塔莎很是驚訝。

蘇瑾點頭道“當然,他敗的很慘,同行的同伴一起隕落,他們似乎是那個地獄手冊系統中最強大的存在,而現在全員覆滅。”

這個消息顯然讓幾人都心中不安,他們雖然是地球這個地獄手冊系統中最強大的存在,但如果宇宙中還有其他的地獄手冊系統,那些稀奇古怪的種族裏,有比他們更加強大的存在也不奇怪,而現在一個可以和蘇瑾相媲美的強者,卻全員遭受了隕落的下場,這實在讓人心寒。

“害怕了麼?如果有人害怕的話……大可以在這裏等着,等我成神後帶你們回去吧!”神無狂妄的說道,眼中對幾人充滿了鄙夷的表情。

“我說,你這傢伙實在是不討人喜歡啊!”杜蘭德無奈的說道,他們幾個各有各的勢力,可其中神無的名聲最不好,因爲這傢伙手下掌管的那羣強盜,也許正是如此,這傢伙的性格狂妄,執拗,自大,簡直就是各種不良性格的集合體,幾人都想不明白這樣一個怪傢伙,是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害怕?就連死亡都無法讓我退卻,何況只是一場考覈!”杜蘭德第一個不爽的說道,然後直接向着火山口走去。

“小傢伙,還是讓姐姐救你吧!”娜塔莎走到神無面前,毫不猶豫的敲了神無的腦袋一下,然後也向火山頂端的火山口走去。

“會成神的一定是我!”奧斯卡翻了個白眼,跟着娜塔莎向前,只剩下蘇瑾和神無兩個人了。

“你不想說些什麼麼?”神無撇了蘇瑾一眼,一副臭臉的問道。

蘇瑾皺了皺眉,他說道“就算沒有葉芸的事情,我和你這樣的傢伙恐怕也成不了朋友,不過……這次還是互相幫忙吧!”說罷蘇瑾也向上走去,神無則面無表情的跟在了他的身後。

前往火山頂端的路要安全的多,似乎是那個考覈者給前來考覈之人的一些休息時間,但這種情況卻讓衆人感到愈發的不安。

幾人走了大概半天的工夫,卻發現想要到達頂端還需要很長一段路,這座火山實在太雄偉了,擡頭看到頂端的火山口,那噴涌出來的火山灰在天空形成一層厚厚的彷彿烏雲一樣的雲層,同時火山灰從天空落下,彷彿落下的黑色雪花一般。

“真是麻煩!都讓我的背上,我帶你們飛上去!”娜塔莎有點不耐煩了,她對幾人說了一句,然後就幻化成了翡翠龍王。

“那就多謝了!”杜蘭德咧嘴笑道,能夠省點力氣自然是最好的,幾人也都跳上翡翠龍王的背上,翡翠龍王雙翅一震便沖天而起。

就在翡翠龍王飛離地面不到百米的時候,那層黑色的火山灰雲層中立即有白光閃爍不停,蘇瑾見狀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翡翠龍王繼續向上升騰,而蘇瑾的目光則一直盯着火山灰雲層中的白光,他發現翡翠龍王升騰的越高,那麼火山灰雲層中的白光就越是耀眼。

“娜塔莎,停下,不要繼續上升了!”蘇瑾立即向娜塔莎低喝一聲,那白光太不尋常了,蘇瑾有一種如果他們繼續上升,那白光就會降下雷霆一擊的感覺。

可是翡翠龍王上升的速度很快,蘇瑾的聲音被周圍的風聲壓住,娜塔莎根本聽不到,他決定用自己的精神力通知娜塔莎,但他還沒來得及通知,火山灰雲層中的那道白光就轟然而下。

蘇瑾的操縱準備通知娜塔莎的精神力立即調轉,直接迎向了天空的白光,同時加大精神力的輸出,一面精神力構成的牆頂在了娜塔莎的頭頂,而那白光擊在精神力之牆的瞬間,就將精神力之牆擊碎。

蘇瑾口吐鮮血,他受傷倒不是很嚴重,只是受到的振盪太大,而此時娜塔莎幾人也發現了那白光。

“奧斯卡,帶我們進入影子裏!”杜蘭德對奧斯卡吼道。

奧斯卡卻一臉慘白,他無奈的搖頭道“不行,影子不可能憑空出現在空中,我必須有可以依附的目標才行!”

奧斯卡話音未落,白光便迎頭砸了下來,幾人連跳下翡翠龍王的機會都沒有,便同時被白光擊中! 白光擊中衆人,他們只覺得身體好像要炸裂了一樣,然後便從空中全部摔落,娜塔莎更是被從翡翠龍王的狀態打回了人形。

幾人從高空墜落,摔在了不同的地點,蘇瑾原本就受到了振盪,此時更是傷上加傷,他掉落的時候本來想用精神力爲自己加持漂浮起來,可誰知道精神力剛一運轉,一股巨力就從身體外涌來,那些白光似乎擁有壓制所有靈能的效用,再加上落地時巨大的衝擊力,讓蘇瑾兩眼一黑暈死了過去。

而幾人的慘狀也被別人看在眼裏,在三層一個個殺死熔岩巨人的面紗女子一行就看到了,不過這也不奇怪,幾人在空中被白光擊中,實在是太耀眼了,再加上娜塔莎那巨大的身體,就算在火山的襯托下也能夠用肉眼看見。

“什麼情況?”錦華皺眉看向遠方,顯然遠處的動靜讓他很在意,他將手放在了腰間,那裏是一柄貼身軟劍。

“萬年山擁有特殊的規則,所有想要到達山頂的人都只有步行,如果有人想要投機取巧,使用飛行或者傳送一類的能力,那萬年山的規則就會發動,降下神雷予以懲罰!”面紗女子緩聲介紹道。

“會死人麼?”狗頭人問道。

面紗女子搖了搖頭,她道“第一次不會,那只是警戒和懲罰,但如果有人想要再次冒犯萬年山的規則,那麼除非是神明,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一道神雷而已,靈能中應該有不少都可以躲過吧!?”鳳凰也好奇的說道。

但面紗女子依舊搖頭,她道“不,那神雷的名字就滅靈神雷,諸般靈能不管有多麼神妙,在滅靈神雷的面前都毫無意義,全部會失去作用,所以等一會我們要上萬年山的時候,你們千萬不要做一些冒犯萬年山規則的事情,不然的話……生死自負。”

說話間,面紗女子將她能夠找到的最後一個熔岩巨人殺死,影手翅膀將熔岩巨人拉入翅膀之中消失不見,然後面紗女子擦掉臉上的淚水對幾人道“走吧!我們也上萬年山!”

幾人很快就來到萬年山下,他們按照面紗女子的吩咐,不敢做飛行一類的行爲,只能老老實實用雙腳向上行走,好在能夠到達這裏的人都是宿主中的精英,任何一個都無比強大,別說是爬一座山,就算是十座萬年山在他們眼中也不過是多花費一點時間而已,對身體不會有什麼負擔。

“那是鳳火花……!”鳳凰驚訝的看向一朵鳳火花,那東西對她來說非常珍貴,因爲鳳凰的名字之所以叫鳳凰,是因爲她真的擁有這種神獸的血脈,那鳳火花對於鳳凰來說非常契合。

面紗女子也看了一眼,然後對鳳凰搖頭道“不用看了,那不是你的東西,你也取不到手!”

“爲什麼!?”鳳凰自然不會如此輕易的放棄,那東西對她來說有脫胎換骨的作用,她立即伸手抓向鳳火花,可結果還沒觸碰到,鳳火花便化作一道火光投向了火山口中。

“我說過了,那不是你的東西,你是拿不到的!”面紗女子無奈的搖頭,然後給幾人解釋道“這裏的藥物都是有人種植的,那個人在藥物的周圍刻畫了法陣,如果是除他之外的人想要採摘,那鳳火花就會直接投入火山口內。”

“陣法,那東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夠使用的。”錦華驚訝的說道。

面紗女子則是微微點頭道“那當然,畢竟……罪神也是神啊!”

“罪神!?”幾人都有些好奇,連一直牽着狗頭人手的第五人,那是個半大的侏儒,看起來膽子很小,此時也好奇的看向面紗女子。

但是面紗女子似乎沒有解釋的意思,衆人又不能勉強她,只能跟着她的腳步繼續向上走去。

一行人走了很久,侏儒忽然指向不遠處的草叢對狗頭人說了些什麼,面紗女子看向狗頭人,狗頭人立即道“小不點說那邊有個人,活人!”

“活人,難道是剛纔被擊落的那幾個笨蛋?”錦華饒有興致的看向侏儒指向的方向,然後對侏儒道“帶我過去看看!”

誰知道侏儒好像很害怕錦華,被嚇的立即躲到了狗頭人的背後,錦華很是不高興的道“喂,我就那麼嚇人嗎?”

鳳凰立即拉入錦華道“你夠了啊!小不點的膽子本來就很小,除了犬神之外,其他人他都害怕,你又不是不知道!”

一旁的犬神則是一臉不爽的看向錦華,錦華尷尬的撓了撓頭道“我又不是想欺負他,只是這小子膽子太小了,以後怎麼可能成神!”

“哼,小不點如果進入戰鬥狀態,就算是你錦華也未必能贏,他只要有一定的機緣,成神是必然的。”犬神不爽的說道。

而此時面紗女子則自己走向了小不點所指的方向,很快她就看到了倒在草叢裏的人,面紗女子走到那人的身邊,忽然間身體一顫。

倒在草叢裏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暈死過去的蘇瑾,他雙目緊閉,身體癱軟,不過並沒有受到太重的傷害,要不了多久就能夠自己恢復過來。

面紗女子身體微微顫抖,她雙眼中淚水再次涌出,她伸出一隻手幫蘇瑾將臉上的火山灰擦掉。

“真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又再見面了,不過你不該來這裏,以你的話……應該有更容易的辦法成神吧!即使新圓到來,只要是你,就一定沒問題,一定會在新圓再見面的。”面紗女子雙眼發紅,她自嘲道“看來今天的淚水流的太多,已經流不出來了麼?還是……見到你的時候,喜悅多過悲傷,多過無數次圓給我帶來所有悲傷的總和了呢?”

ωωω ★ttKan ★c○

“蘇瑾,蘇瑾你還活着麼?”“蘇先生,如果聽到的話,請回應一下啊!”“蘇先生,你在哪裏?”“姓蘇的,你是死了吧?一定是死了吧!?真是太好了!”就在這個時候,幾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面紗女子聽到那些聲音,她緩緩起身對蘇瑾笑道“雖然相逢很短暫,但是……謝謝你,這大概是我重生以來,最幸福的事情!”

面紗女子向蘇瑾微微躬身,然後在神無幾人到來前轉身離去,此時蘇瑾被神無幾人的聲音驚醒,他雙眼迷茫的睜開,他隱約間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

“真衣……!”蘇瑾的喉嚨嘶啞的吐出兩個字來。

面紗女子的身體微微一抖,但她沒有回頭,依舊向前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蘇瑾的視野中,就好像那是蘇瑾的一個幻覺而已。

蘇瑾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臉上,疼痛終於讓他恢復了清醒的意識,可此時那面紗女子已經消失不見,任蘇瑾如何尋覓也找不到她。

“幻覺麼……!?”蘇瑾迷茫的盯着面紗女人消失的方向。

“居然沒死,真是讓人失望!” 綜恐:喪屍生存守則 神無的聲音傳來,他不爽的看着蘇瑾,一副痛心蘇瑾居然沒有摔死的樣子。

蘇瑾依舊處在迷茫中,奧斯卡見狀道“不會把腦子摔壞了吧?”

“我沒事!”蘇瑾此時搖了搖頭,他看向四人道“大家都沒事吧!?”

“當然沒事,如果不是爲了找你,我們恐怕都到山頂了!”神無對蘇瑾沒有好氣,他跟蘇瑾早晚要了結一下恩怨,所以也無需給對方什麼好臉色。

而蘇瑾完全不在意神無的冷嘲熱諷,他對其他人道“大家沒事就好,繼續向上吧!”

幾人繼續向上,而不遠處,面紗女子將其他四人籠罩在自己的影手之下,錦華見狀好奇的問道“你認識那人?”

“一個……朋友罷了!”面紗女子沉聲說道。 重新向火山口進發,這一次幾人總算都學乖了,知道那白光不會無緣無故的降下,不管是認爲操控,還是其他什麼原因,肯定和他們飛上天空有關。

“那白光真是邪性,被擊中後我的靈能就無法發動了!”奧斯卡抱怨,本來以他的能力就算是從天空摔落,在落地籤開啓影子接住自己就行了,可結果卻沒有他想象的那麼沒好,靈能被白光壓制封鎖,他直接摔在岩石上,如果不是之前在一樓身體經過強化,這一下子就能要了他半條命。

“感覺那白光似乎是警告性質的存在,好在大家都沒事,不然因爲這種事情減員的話,那就太不划算了。”杜蘭德也唏噓道,顯然對剛纔的白光還心有餘悸。

“抱歉,都是我的錯!”娜塔莎開口道歉。

蘇瑾搖頭道“和你無關,那種情況下這樣做無可厚非,不過現在知道行不通了,大家還是老實一點吧!”

接下來幾人足足爬了快兩天時間才爬上火山的頂端,那裏岩漿涌動出的熱浪足以將人蒸成肉乾,內部的岩漿湖更是讓人忍不住想要皺眉。

“現在怎麼辦?”奧斯卡問道,山也登上來了,可接下來他們該怎麼辦?

“當然是下去,之前那些接受考驗的人都是被從火山的腹中噴出來的,所以我們也別無選擇。”蘇瑾理所當然的說道。

“下去是肯定要下去的,但怎麼下去?直接往下跳麼?這種級別的岩漿,就算是神無也控制不了其中的熱量吧!?”杜蘭德皺眉說道。

神無也皺着眉頭,直截了當的道“不行,容岩漿從火山的底部不斷上涌,溫度在不停的提升,我根本抗不住,我的靈能是有極限的,而它……似乎沒有!”

蘇瑾的精神力再次放開,很快他就找到了一條路,那是依附在火山內壁的一條螺旋通道,只要順着那條通道就能夠直達底部。

“這邊!”蘇瑾招呼了幾人一句,然後便率先走了下去,一進入那條螺旋通道,熱浪就迎面而來,雖然在蘇瑾幾人能夠忍受的範圍內,但神無還是果斷的開啓了自己的靈能。

“我一個人消耗總比大家一起消耗好。”神無撂下一句話。

幾個人微微點頭,五人小隊如果因爲向下行走而搞的各個疲憊不堪,那確實是夠蠢的,特別是有神無這樣能夠控制溫度的人,在這場天級事件中他們要保持着最好的狀態來應付所有有可能發生的意外。

往下走可比爬上來要容易多了,不過幾人的速度依舊不快,他們要防備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蘇瑾的精神力也全程開啓中,所以比起神無來他也不輕鬆,而且幾人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不已,火山中央的岩漿湖時不時會爆發一次,噴涌出來,但當岩漿噴涌的時候卻不會侵佔螺旋通道的空間,就好像有一個巨大的透明管子將岩漿湖鎖在了裏面一樣,不然一次岩漿噴射就夠蘇瑾他們受的了。

“這是!?”幾人走到一半便被一堆屍骨攔住了去路,這些屍骨看起來不像是被燒死的,因爲屍骨上的血肉還新鮮,倒像是被什麼東西生吞活剝了。

就在幾人疑惑的時候,蘇瑾忽然看向岩漿湖,岩漿湖裏一陣涌動,然後一隻火狐狸從中跳了出來,停在幾人的面前。

一時間五人和火狐狸面面相覷,沒有人會小看這個從岩漿湖裏跳出來的火狐狸,這傢伙看起來很可愛,但絕對是屬於吃人不吐骨頭的那一類。

火狐狸忽然對着幾人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只見他身體外的火焰忽然將其籠罩,幾人立即進入了戰鬥狀態,可是火狐狸並沒有攻擊他們,那團火焰繚繞在他的身體外,片刻後火焰散去,一個風度翩翩的紅衣男子站在了幾人的面前,只不過這個紅衣男子生了一對狐狸耳朵。

“歡迎你們,新圓的創始者們,在這裏你們將接受考覈,達標者就有機會成神,不過只是有機會,而且你們可以放心,就算你們沒有在這裏成神,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後,還是有機會的,不過……如果你們沒有能夠通過考覈的話,那就只有死路一條,現在我可以給你們一個選擇的機會,如果對自己沒有信心,那就可以回去了。”狐狸男對五人說道。

五人互相看了一眼,沒有一個選擇後退的,他們走到這裏爲的就是成神,而現在成神的機會就在眼前,五人都不可能放棄。

“你們確定沒有人退出麼?”狐狸男再次詢問道,而得到的結果是幾人都搖頭表示不會退縮。

狐狸男微微笑了笑,然後鼓起掌來道“很好,很好!我剛纔真是爲你們捏了一把冷汗,如果剛纔誰選擇後退的話,那麼這些傢伙就是那些後退者的榜樣了。”說着狐狸男指了指地上那些被吞食了血肉的骨骸。

幾人眉頭微微一挑,這個傢伙還真是惡劣,不過他們不懷疑狐狸男說的話,這個樓閣中的傢伙一個比一個可怕,一個狐狸說能殺他們,那就是真的能殺他們。

“好了,幾位可以和我走了!”狐狸男隨手一劃,岩漿湖中立即撥開了一個通道顯現出來。

“慢着!”就在這個時候,蘇瑾忽然開口說道。

狐狸男的身形微微一頓,他回頭笑嘻嘻的看着蘇瑾,然後道“怎麼?你現在想退出?我可以成全你哦!”

“不!”蘇瑾搖了搖頭,然後緩聲道“剛纔你說來自新圓的各位,我想請教一下……什麼是新圓?”

狐狸男微微一愣,他笑道“這宇宙原本就是個點,那個點我叫它初始,既是初,又是始!世世代代,這個宿命都無法逃脫,一代代便如同一個圓一般,一紀便是一圓,逝去的是舊圓,那麼即將到來的自然是新圓了!”

“一紀便是一圓,舊圓逝,新圓出!舊神……今神……新神,這就是答案麼?”蘇瑾眼皮微挑,剎那間他識海中精神力的封印忽然破碎,這不是因爲蘇瑾自我解封,而是他已經想明白地獄手冊到底是怎麼回事了,至少他已經看清楚了表面,他找到了一個線頭,那麼解開這個毛線團也就只是時間問題了而已。

精神力的封印徹底解開,蘇瑾眼中的銀光璀璨到讓人無法直視,片刻後蘇瑾眼中的銀光才緩緩收斂,他已經能夠自如的控制這些精神力了,不會再出現被地獄手冊排斥的情況。

“哦!居然能夠在這個時候悟,倒是還沒見過呢!”狐狸男好奇的看着蘇瑾,但是漸漸的他覺得不對勁了,瞪着眼睛道“等等……這個量的精神力,你是怎麼回事?不可能有這種精神力存在吧?”

蘇瑾並不解釋,他的精神力量確實驚人,不過那是在時間長河中磨練出來的,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只是蘇瑾運氣好,但對於蘇瑾來說,時間長河裏的那幾千年可都貨真價實,他經歷的悲痛,無奈,開心,幸福也都做不了假,這些精神力都是他辛苦的來的,並沒有任何的不妥。

“不是要下去麼?我們走吧!”蘇瑾不管狐狸男的驚訝,向他看了一眼說道。

狐狸男雖然心中還是驚訝無比,但此時也只有點了點頭,然後率先走入了通道中,蘇瑾幾人也立即跟了上去。

走過那段通道,幾人很快就跟着狐狸男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洞穴裏,相比外面岩漿四溢的火山,這裏簡直就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天地,清涼舒適,任誰也想不到這裏居然在一個火山的腹中。

“好了諸位,自我介紹一下,他們叫我……罪神!”狐狸男指了指自己,笑嘻嘻的說道。

【作者題外話】:新書在書旗網連載中,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支持一下,多謝諸位了。 狐狸男雙臂張開,他的眼神從一開始的玩味變成了威嚴,威嚴到杜蘭德等人都不自覺的想要避開他的眼睛。

“不要躲,躲了就輸了!”蘇瑾的聲音出現在幾人的腦中,他們心中一震,原本想要躲閃的眼睛重新看向罪神狐狸男。

罪神的眼睛掃過幾人,他饒有興致的看向蘇瑾後道“你這傢伙很奇怪,那麼強大的精神力即使是那些以精神力成神的稀有傢伙也不多見,我很期待你的表現。”

“我自己也很期待。”蘇瑾目不轉睛,就算是神又怎麼樣?未來他們同樣是神,如果今天在神的面前畏懼了,躲閃了,那未來與其他神明之間的戰爭,他們拿什麼去打?那不成到時候要捂住自己的眼睛跟人拼命麼?

其他四人此時也都想明白了,他們看向蘇瑾,微微點頭,算是道謝了,就連神無也向蘇瑾點了點頭,剛纔只真的很危險,如果他們真的避開了罪神的眼睛,恐怕考覈就先輸了一半。

罪神又觀察了幾人一遍,然後看向杜蘭德道“不死之身,不錯的能力,不過如果把你碾壓成灰燼大小的顆粒的話,你還能復活麼?”

杜蘭德臉色一變,他的能力雖然說是不死之身,但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真正的不死之身,就算是神明也不敢說自己是不死的,所謂的不死之身實際上就是擁有更加強大的恢復能力,但這種恢復能力也是有極限的,正如同罪神所說,他如果被敵人碾壓成足夠小的顆粒,那麼不死之身就無法恢復了,只不過知道這一點的人很少,能夠做的人就更少了。

罪神又看向娜塔莎,嗤笑道“翡翠龍? 世子又在作死 一條大個頭的蜥蜴罷了,不過在你們這個力量層面的話,倒是很合用,光是那一身厚皮就足以抵擋大部分的攻擊了,只不過……成長的空間太小了,這幾個人當中,你成神的可能性最小,除非……你先捨棄這層變化!”

娜塔莎臉色發黑,翡翠龍王是她最引以爲傲的能力,可是在這個罪神口中居然如此不堪,但這傢伙貨真價實是一位神明,她也無法反駁對方的話,而且娜塔莎自己又何嘗沒有感覺到翡翠龍王的變化越來越乏力,特別是在面對頂級戰鬥的時候,她不但有時候無法用翡翠龍王爲自己得到優勢,有時候甚至會因爲體型太大而成爲別人的靶子。

罪神再看向奧斯卡,這次他撇了撇嘴,冷笑道“只會躲在暗處的傢伙,光所觸及的地方,你將無所遁藏,不過好在影之力的變化比較多,你只要能夠走上合適的道路,未必不能有所成就。”

奧斯卡皺眉,影之力看起來變化多端,無比神妙,可實際上限制也確實很多,這一路走來他前後多次被剋制,樓閣處的石像便可以無視影之力對他造成傷害,岩漿地帶的高溫也讓他的影之力非常的不穩定,更別說在空中無法發動這樣的情況了,所以罪神的話不算是胡說。

說完奧斯卡,神無便看向罪神,他知道罪神可定不會忘了他,果然罪神看了神無一眼後厭惡的道“控制溫度?我討厭你這樣的力量,只有炙熱纔是永恆!”

神無一愣,沒想到罪神給別人都點評過了,唯獨到自己這裏卻來了一句我討厭你,這不按常理出牌啊!

說完幾人,罪神才緩聲道“我不是要找你們的茬,相反我這是在給你們一些幫助,或許因爲我的話,你們以後在有成神機會的那一刻纔會抓住它。”

“那還真是多謝了。”蘇瑾笑了笑,他饒有興致的看着罪神道“勞駕問一下,你爲什麼會叫做罪神?但從字面意識上來看,應該是掌管罪罰的神明,亦或者……犯了罪的神明吧!?”

罪神皺眉,他覺得這個精神力者似乎並不畏懼自己,他不爽道“小傢伙,面對神明當有畏懼,崇敬之態,你這樣囂張的話,我恐怕會忍不住在考覈到來之前先幹掉你!”說罷罪神的食指指甲忽然長了起來,像是一柄利劍一般。

但蘇瑾卻很不在意的道“恐怕你不能,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第二個解釋比較合適你,你是犯了什麼錯誤才被囚禁在這裏吧?而我們……對你來說是一種救贖!”

“哼,你好像猜到什麼了一樣。”罪神不屑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