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一股肉眼可見的靈力氣浪陡然一轉,漣漪一圈圈盪漾而開,周圍的黑霧都被驅散開。

0

阿魯克雙腳猛的一踏,腳下的虛空屏障如同蜘蛛網一般慢慢裂開。隨後身影爆射而出,以正面迎上了來自龍淵的武技。

龍淵見狀,旋即道“戰天劍此時不斬,更待何時!”

嗡嗡!原本劇烈顫抖的戰天劍,彷彿一瞬間有了明智一樣,帶着刺破空氣的凌厲的劍氣,以勢如破竹的氣勢朝着阿魯克攔腰斬去!

阿魯克輕而易舉破解了龍淵的武技,嘶啞森然的聲音陡然迴盪在虛空屏障之上。

“堂堂十萬裏虛空的管理者。界使竟然也會偷偷摸摸的了,你們這些所謂的正道,只不過是你們自封吧。”

成王敗寇,勝利的一方無論怎樣都會被歸爲正道,而那些失敗者,只能揹負邪魔外道的罵名,誰讓他們技不如人,淪落到如此境地……”

空曠的虛空地域。陡然響起一聲不合眼前事情的聲音。

隨後原本只有一絲光亮,還是憑藉木靈珠的作用。而現在一道身穿白色道袍。手握拂塵從虛空狂流中淡然走出。

“嘿嘿!你們未免管的也太寬了點吧!我只是解決一下我的個人恩怨而已,你們還不夠資格。讓你們的界王帶着天地靈寶前來向我賠罪,否則我敢保證明天你的人頭落地,我不介意讓人類插手我的事情!”

下一刻阿魯克如同鬼魅一般,來無影去無蹤,“主人小心身後!”

隨着木靈珠聲嘶力竭的叫喊,龍淵只覺得背後一陣陣陰風,僅僅只是瞬息間的工夫,突然龍淵如遭重擊,整個人的四肢百骸發出噼裏啪啦的骨響龍淵一口鮮血自嘴角溢出。

整個人倒飛出去幾十米後,才勉強憑藉緩衝力穩下身體。

噗嗤!龍淵只覺得四肢百骸如同報廢般,提不出一絲靈力運轉……

“哼!你們阿瑞斯一族也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裏了吧!竟然傷害我人族天才,那麼就用你來彌補陪葬吧!”

“嘿嘿!好大的架子啊!就怕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讓本殿屈服了,剛纔僅僅只是熱熱身而已,後面的纔是重頭戲……”

“魔靈吞天!”

“本使者豈會讓你得逞!長虹貫日!”

嫁偶天成 只見的兩股釋放着磅礴靈力的武技,陡然爆發,一道氣勢洶洶的流光,彷彿長驅直入般匯虛空上,將來自六殿王的攻擊盡數攔下……

“怎麼可能!巨靈神留下的那一抹殘念,依然無法扭動事實,怎麼會怎樣?”

阿魯克一臉不可思議的神色,在他看來融合巨靈神一縷殘念後的他,各方面都得到了顯著增加,在身體不斷加持的情況下,即使有魔靈氣補充所消耗的靈力,對處於強大消耗的他來說,只是杯水車薪。

“魔靈閃現!”

“虛空神化指!”

隨着阿魯克歇斯底里的狂叫聲陡然響起,一顆顆妖異森然的骷髏頭在手掌心凝結出來,帶着毀天滅地的恐怖威力朝着前來增援他們的界使,狠狠砸去……

五棵彷彿天柱般粗大的手指,在這片狹小的虛空地域中顯得有些太過於龐大!

“一指震山河!”

“二指破蒼穹!”

兩根如同天柱般龐大的手指虛影,朝着無數道爆涌的骷髏頭陡然攻去

“三指天地蕩!”

“四指魔靈殤!”

“五指震乾坤!”

隨着界使的話音落幕,界使浩瀚的靈力隨着虛空神化指的釋放,也變得稀薄了許多,整個人氣息也萎靡不振?

“不……不可能!巨靈神的絕對防禦,竟然會被人破開!”

阿魯克現在全身滿是鮮血,與血人一樣,面目猙獰的望着和自己旗鼓相當,實力相差無幾的界使,他怎麼也不明白,自己竟然會輸,而且還是輸得那麼慘!

“你們都得死!哈哈!你們贏了我又如何,等到巨靈神真身降臨,你們有一個算一個,都跑不掉!”

龍淵聽見阿魯克死到臨頭,依舊不屈不撓頑強的做着各種抵抗,彷彿不相信自己能夠失敗。

而龍淵經過戰天劍的這次變異,再次握住它的時候,一縷殘念注入了龍淵心裏,從而使他踏入了不破不立的特殊情況…… 此時此刻龍淵眼中的畫面,彷彿被定格一般,而一旁界使以壓倒性的優勢完虐阿魯克,拂塵中爆撒出去萬千細絲,將已經奄奄一息的阿魯克捆綁起來。

腦海中回憶洶涌般浮現,自己九死一生從魔族的手中逃出,衆多族人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爲代價,保護自己安全離開,當自己橫下心跳崖的那一刻,認爲自己必死無疑,家仇難報。

“龍淵哥哥!快點回來哦……”

唐韻宛如銀鈴般悅耳的聲音,在龍淵腦海裏不斷迴盪,一種難以形容的心痛感在龍淵心間蔓延。

與此同時界使與六殿王阿魯克的戰鬥也剛剛落幕,界使望着如同死狗一樣被自己擒住的阿魯克,嘴角翹起一絲弧線,一絲笑意流露出來。

手中的拂塵輕輕一揮,捆綁着阿魯克身體的千萬縷塵絲,眨眼間陡然消失,只落下奄奄一息的阿魯克,絲毫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然而就當他放鬆警惕的一剎那,砰砰砰!只聽見震動虛空的巨大響動,界使整個人如遭雷擊,倒飛出去數百米,在虛空屏障上砸出一個凹陷的深坑。

而周圍的屏障承受不住如此強勁的衝擊,隨後如同蜘蛛網的裂紋向四處蔓延而去,虛空屏障漸漸的龜裂。

咳咳!界使陳龍只覺得五臟六腑被震碎一般,忍不住一口鮮血噴涌而出,四肢百骸傳來的巨大痛楚,讓他原本紅潤的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無力,豆大的冷汗也隨之傾落。

“嘿嘿!你們十八界使也不過如此,竟然連我一招都接不住。實在是太弱了,真不知道你們陳氏一族越活越倒退了,實力不復當年了呀!”

一聲森然充滿挑釁諷刺的話語,從阿魯克嘴裏緩緩道出,猩紅妖異的眸子。緊盯着陳龍望去,彷彿如同獵人發現自己的獵物一般,神色自若充滿了自信。

“這……怎麼可能!你不是已經被我封印住靈力了嗎?”

“呵呵!只能這樣告訴你,你太高估你了,巨靈神的一縷殘念也足夠滅殺你,讓你魂飛魄散。小看巨靈神的代價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巨靈神賜予我力量吧,屬下爲恢復巔峯阿瑞斯甘願獻出所有……”

只見的原本注入體內的那一抹巨靈神殘念,從阿魯克眉心出浮現出來,一團拇指大小,閃爍着墨綠色妖異光芒的光團,從眉心出分離開來。

以驚人的速度狂吸着附註在虛空屏障上濃郁的魔靈氣。而那光團的體積由原來的拇指大小,以恐怖的速度不斷膨脹,轉眼間形成一道龐大的光團,盤旋在虛空之上。

“巨靈神降臨!”

隨着阿魯克的一聲爆喝,原本枯瘦的身體變得如同打了氣的氣球慢慢膨脹,一股恐怖如斯帶着漫天凌厲的靈力威壓,陡然從阿魯克身上釋放出來!

此時龍淵手中緊握的戰天劍再次劇烈顫抖起來,不斷髮出嗡嗡的響聲。硬是將陷入不死不滅狀態的龍淵,給拉回到現實,整個人都猛的一滯!

還沒有反應過來。變一個疾步爆射而出,戰天劍帶着滔天的靈力波動猛的刺出。

在虛空之上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鋒利的劍鋒將原本肆虐狂暴的虛空亂流給削成兩半,狠狠的向巨靈神斬去!

轟隆隆!整個虛空發出震耳欲聾的巨大響動,原本附註在虛空屏障上的魔靈氣此時此刻已經陡然消失,只留下大戰過後滿地的狼藉和碎屑……

“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人。一旦發狂將有這等恐怖如斯的強大破壞力!”

陳龍暗暗咋舌,他不知道龍淵在剛纔由於戰天劍釋放出來的強大靈力。導致盤旋在頭頂的王者兵劍圖蘊含的磅礴能量,一瞬間注入龍淵體內!

“媽的!這小兔崽子是什麼人!居然能夠從正面對抗我。依然不落得下風,而且手中的戰天劍釋放出的劍鋒,讓我如此忌憚,此子留不得!”

原本雲淡風輕的老臉上,陡然變得猙獰無比,眼神中掠過一絲寒芒,一股濃烈的殺意從阿魯克身上釋放出來。

“小子你很不錯,可惜的是你還沒有成長起來,那麼將你扼殺在幼生階段對我族來說,無常不是一件好事,隕落吧……”

淡淡說完這幾句話,眼神中陡然凝出一絲狠辣之色,旋即狂暴如風暴的靈力,自其體內席捲而出,在吸食了大量魔靈氣後,他身上的靈力波動比起之前更加強盛,這一戰太多不可控因素,導致這一戰註定艱難……

龍淵大口大口喘息着,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滑落,只覺得在揮出剛纔那一劍的時刻,體內充盈的靈力一下子被掏空,直接透支,即便如此龍淵也咬牙堅持了下來。

哐當!一聲金鐵之聲陡然響起,阿魯克倒飛出去數十米,在虛空屏障上劃出一道深深的溝壑,猛烈的衝擊在在虛空屏障上砸出一個深坑,這才穩住爆退的身軀,阿魯克將巨靈神一縷殘念吸收之後,身體變被巨靈神一縷殘念執掌,他本身失去了控制權。

望着剛纔被戰天劍鋒利的劍鋒炸裂的虎口,在加上身上數百道滲出鮮血的傷口,阿魯克氣的全身顫抖起來。雙手閃電般結印,隨後一股強勁的靈力波動猛的從手掌心傳出。

“流離浮圖手!”

只見的那閃爍着墨綠色光印,凝出一隻巨大無比的手,帶着撕破虛空,如同蛟龍出海般的氣勢,迅速向龍淵拍去……

“我人族的天才,豈是你想殺就殺的,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再說!”

陳龍一臉大氣凜然毅然決然的說道,他看到了龍淵身上蘊藏的恐怖潛力,浩劫將至,他要是能夠成長起來,所產生的力量,遠遠不是十八個界使所能比的。

可見陳龍對龍淵的重視,寧可自己拼了命,也要保住這等天才的性命,因爲他清楚龍淵的作用有多大。

一個可以同全盛時期還要強的阿魯克正面交戰的少年,實力之恐怖一目瞭然……

“哼!想留下此子的性命,就怕你沒有這個本事了,流離浮圖手,給我撕碎他!”

“我說過有我在沒人可以動的了他!”

兩人面面相覷,下一刻阿魯克催動武技猛的向陳龍砸去…… 虛空之上兩道人影負手而立,爆涌的魔靈氣帶着毀滅天地的狂暴力量,陡然從阿魯克身上釋放,一道筆直的宏光猛的刺破虛空,朝着陳龍呼嘯而去……

陳龍面色凝重,一把抹去嘴角殘留的血跡,黑色的眸子也隨着內心強烈的殺意,變得猩紅無比,一條條如同蚯蚓般的青筋從額頭凸起,整個人變得十分猙獰。

手掌閃電般結印,只見的一道磨盤大小閃爍着金色光芒的流光,與來自阿魯克的武技狠狠的硬憾在一起。

虛空之上原本平靜的虛空亂流,被武技碰撞產生的強烈衝擊波,再次狂暴洶涌起來,來勢洶洶,如同勢不可擋一般,彷彿要吞噬淹沒所有……

轟隆隆!巨大的音爆聲震徹虛空,一圈圈漣漪在虛空蕩漾而開,下一刻陳龍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在虛空之上劃過一道弧線,重重撞到虛空屏障上,七竅流血昏死過去……

“咕嚕。”木靈珠看到眼前逆襲的一幕,下意識吞嚥了一口口水,小臉變得有些陰沉凝重。

龍淵定了定神,被剛纔巨大靈力衝擊波所波及,五臟六腑如同被震碎般,一口逆血從口中咳出,緊握着戰天劍,半蹲着大口喘息着,頭頂盤旋的王者兵劍圖注入的靈力也漸漸的薄弱了許多,這對現在的龍淵來說無疑於雪上加霜……

鐵木崖被阿魯克的一具靈身重創,而界使陳龍發覺虛空屏障上的異動時,剛開始以壓倒性的趨勢完虐六王殿,融合巨靈神一縷殘念的阿魯克氣勢比起之前更加強大。

再被重創後憑藉虛空屏障上附註的魔靈氣。再加上巨靈神的一縷殘念逆襲了過來。

場面一發不可收拾,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嘶啞陰森的聲音陡然從阿魯克嘴裏響起“小子,你是乖乖的束手就擒,還是我親自動手,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屍骨無存!”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一個融合巨靈神殘念的一條狗而已,想到年我全盛時期,動一動手指頭就能殺了你!”

約摸十二三歲的小女孩淡然道,小臉有些陰沉凝重,顯然她有些看不下去了。渾身上下閃爍着綠色光芒的木靈珠此刻變成了十二三歲的小女孩。

關於木靈珠的神祕來歷,龍淵心中有無數個爲什麼,包括手裏緊握銀光閃閃,釋放着鋒利劍芒的戰天劍。

它們的真實來歷,龍淵到現在還無從知曉。戰天劍的祕密,遠遠不止童無忌說的那麼簡單。

“嘿!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鬼,還真有一個不怕死的,沒事本殿有的是時間,今天縱使你有通天手段,也要給我隕落吧。”

龍淵望着被重傷的二人,眉頭緊蹙,體內強烈的不適讓他渾身顫抖抽搐。巨大的靈力消耗,使他的身體吃不消,猛烈釋放出來的靈力後遺症此刻盡顯。

巨大的負荷身上的傷痛。再加上昏死過去的二人,形勢對他十分不利。

且能清楚的感覺到來自阿魯克對自己的強烈殺意,空氣中瀰漫着一股腥臭味,而源頭則是阿魯克身上縈繞的魔靈氣……

墨綠般的顏色的魔靈氣,圍繞在六王殿,而他老臉變的扭曲猙獰。

只見的阿魯克雙腳猛的一踏。腳下的壁障如同蜘蛛網般的裂縫爬滿四周,身體如同一道流光爆射而出。

龍淵急忙運轉體內寥寥無幾近乎枯竭的靈力。四肢百骸涌出來的巨大虛弱感,讓他的臉色煞白沒有一點血色。

噗嗤!超強的靈力負荷讓他忍不住一口鮮血噴涌而出。整個人的如同霜打的茄子般綿軟無力。

“小子死吧!”阿魯克一聲爆喝,磅礴的魔靈氣自其體內狂涌而出,大手猛的一揮,虛空之上氾濫的亂流變得狂暴異常。

下一刻狂暴的虛空亂流以驚人的速度,帶着毀天滅地的威能,向龍淵呼嘯而去。

咻咻咻!千鈞一髮的一瞬間,只見的龍淵胳膊上的兩道紫金閃電符文,瘋狂的允吸着來自王者兵劍圖上稀薄的靈力。

轟隆隆!巨大的音爆聲響徹天際,王者兵劍圖隨着與雷霆之力的接觸,變得狂暴無比。原本已經稀薄的靈力,此刻能清楚的感受到王者兵劍圖中暴漲的靈力。

原本沒有一絲字跡的圖紙,涌上萬千符文,閃爍着璀璨奪目的星輝,不斷變化間王者兵劍圖慢慢縮小。

古老滄桑的話語陡然從王者兵劍圖中講出。“昔年老夫縱橫千載,將畢生絕學,對武道天途感悟大道法則。”

“此物名爲王者兵劍圖,乃是我歷經千辛萬苦耗費九天星辰打造而成。”

“你是第二個打開它第二層的人,一共四層,裏面蘊含的靈力也隨之增加。”

“小子你我還算有緣,等你以後成爲至強者後,多爲天下蒼生爲念,守護這片星空就看了你……”

“讓我爲你做最後一件事吧……”

歷經無盡歲月依舊殘留一絲意識的靈魂。

咻咻咻!隨着幾聲撕破空氣的音爆聲陡然響起,只見的王者兵劍圖上變得光彩奪目,神聖不可侵犯的聖潔星光,陡然從九天之上落下。

以驚人的速度注入原本體內靈力枯竭的龍淵體內。

咔咔咔!龍淵骨骼傳來噼裏啪啦的脆響。一道道如同蚯蚓般大小的青筋,猛的從額頭凸起,整個人變得十分猙獰。

舔了舔乾癟的嘴脣,猩紅的眸子防毒能滴出鮮血一般,拳頭緊握,指甲都深深的插入進肉裏面,鮮血陡然滑落。

“這小子有古怪,必須速戰速決解決了他!”

“魔指吞天!”

“龍行天下”

阿魯克十指爆涌出磅礴的靈力,十道如同撐天的天柱般高大威猛。以驚人的速度朝着龍淵狠狠砸去!

吼吼!一聲清脆的龍吟聲陡然響徹,只見的龍淵閃電般快速結印。一條迷你大小的龍,釋放着神聖的龍的氣勢,盤旋在光印之上……

一條巨大的龍的虛影,猛的向那十道天柱般的宏光爆射而出。

晨雪最近很忙,讓朋友幫助更新的【呲牙】,希望大家支持晨雪,謝謝大家 嘹亮的龍吟聲陡然響徹整個虛空,一股勁爆的靈力波動陡然從龍淵身上爆涌而出。

一頭銀髮在不斷的飛舞,如同來自地獄的修羅一般,手中的戰天劍咔咔作響,想要迫不及待與阿魯克一戰。

“今日相見便是有緣,老夫便祝你一臂之力,送你一場大造化吧……”

神祕人話音剛落,一道宏光猛的注入進龍淵的身體內,只見的龍淵右手臂上慢慢出現了第三道道紫金雷電符文。

剛纔還滿是璀璨星光的王者兵劍圖,在沙啞滄桑話語落下的一剎那,無數道符文便暗淡了下來。

古老隱晦的聲音在龍淵腦海裏響徹。“天魔神潭……潘多拉魔盒中……擁有無上星光,必須要三把月光密匙同時開啓,才能得到星河永樂二帝傳承……”

聲音斷斷續續的,大致的意思龍淵已經知曉,只見的藉助王者兵劍圖中蘊含的浩瀚靈力,恢復巔峯的龍淵。

猩紅的眸子泛着血光,顧不得身上疼痛帶來的麻木感。

下一刻身子如同一道流光,般朝着一臉不屑的阿魯克爆射而去。

嗤嗤!阿魯克身上涌出無數墨綠色液體。刺鼻的腥臭味蔓延而開。

咻咻咻!一道道凌厲的劍氣撕裂虛空,陡然向阿魯克射去。

蹭蹭蹭!阿魯克雙腳猛的一踏,以驚人的速度在虛空之上,快速移動。

噼裏啪啦!刺眼的閃電縈繞在龍淵身體之上,凝出第三道紫金雷電符文的龍淵,已經將星空雷體練到了第三重,閃電化麟……

密集的雷電光線從三道符文中涌出,快速的向龍淵身體四周蔓延而去。

一枚枚拇指大小閃爍着紫金光芒的鱗片,在龍淵右手形成後。以那三道紫金雷電符文爲起點,將龍淵上半身覆蓋包裹。

嗤嗤!密集的雷電不斷在身上跳躍。釋放出來濃濃的毀滅氣息。

感受到龍淵此刻的變化,阿魯克老臉陰沉無比,舔了舔乾癟的嘴脣。在虛空中用手指化了個月牙形。

旋即龍淵如同流光爆射向阿魯克的軀體,被擋住了。準確的是被反彈回來的。隨即大口咳血。

“反重力!”

“嘖嘖嘖……小子你還是不行啊,太弱了,不堪一擊啊。”

阿魯克一臉不屑,輕蔑的望着大口咳血的龍淵。

黝黑蒼老的容顏變得如同一株綻放的菊花,嘴角微微上翹,整個人變得十分猥瑣。

“月淚果然好用,不愧於絕品靈器,品質還不錯……”

獰笑一聲後。阿魯克從剛纔用手指劃出的那月牙中抽出一件,同體透明閃爍着淡淡白光的月牙形靈器。

只不過不同的是,這件被稱之爲月淚的絕品靈器,精通空間操控能短時間內封閉形成一道無形的結界。

類似於領域一樣的技能,到了阿魯克這個層次,釋放領域出來,簡直就是大材小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