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0

陳英大口大口喘息,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低頭看著頭破血流的周河,冷哼道:「從現在開始,你是校醫!」

卧槽,這就走了?

唐宋想要喊住她已經來不及,陳英氣呼呼的走下樓,估計是去找她的老公算賬去了……

只是,唐宋就很尷尬了。一幫老師站在兩邊一愣一愣的看著,眼神充滿怪異,搞得他好像跟校長有見不得人的關係!

抬頭看到一群老師怪異的眼神,唐宋尷尬訕笑:「那個,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呵呵……」

才怪!

眾人紛紛鄙視,卻也不好說什麼。誰能想到,平常正兒八經的校醫,竟然是個衣冠禽獸,專門給校長放那種葯,想讓校長出軌。

這家庭爭鬥,真不是一般的可怕……

「老師,不好啦,不好啦!」

正當唐宋準備給周河處理傷口,樓下忽然傳來一個男生急切的叫喊,「打起來了,打群架啦!」

一聽這叫喊,一幫老師立即嘩然,紛紛往樓下跑去,瞬間就剩下唐宋跟昏迷的周河。

沃日,這可不是一般的尷尬,看完熱鬧就跑,也沒留個人幫忙把人抬走?

黑了一臉,唐宋鬱悶嘀咕:「死胖子,別怪我心狠,我已經幫你止血,剩下靠你的造化……」

說完也起身就走。不是他沒有醫德,實在是這種禽獸不如的東西,他真不想出手相救…… 剛過綜合樓拐角,遠遠地就看到一大群學生圍在教學樓陽台上,可謂是熱鬧非凡,隱約還聽得到有人在吶喊助威。

這陣勢,可是讓唐宋兩眼發亮。跟著一幫老師跑過去,順口沖著旁邊一個年輕老師問道:「什麼情況,平常打架都這樣?」

那老師苦笑:「不然呢?在我們學校,打架只有兩種:一,打死人;二,死了人再打!」

這話說得唐宋驚呆了,這麼囂張?

也難怪這麼多老師都急急忙忙跑過來,恨不得全校出動。如果真打死人,事情還真有點大條……

更讓唐宋哭瞎的是,居然有一幫學生故意擋在樓梯口,不讓老師們上樓。也就三層樓,可是所有教室里的學生都涌動出來,根本沒辦法上去。

這團結程度,絕非一般人能想象!

站在樓下,唐宋抬頭看著二樓陽台上各種吶喊助威,著實忍不住翹起大拇指。堪比世界末日的混亂,絕對的大片!

一幫老師在樓梯口跟一群學生理論,可對方根本不放行,老師們又不敢動手,只能幹著急。

有生之年見到這麼彪悍的場景,唐宋也是榮幸。哪怕是在部隊里,也沒見過這麼火爆的打架……

走到樓梯口,看到一幫老師無奈的樣子,唐宋暗暗鄙視。這年頭,做老師真不是一般的窩囊。別說打,就算是碰一下學生,都要擔心被家長控告。

抬頭看著一群傲嬌的學生,大多都是男生,只是後邊有幾個比較高大的女生。抿著微笑,唐宋沖著最前邊的高大男生輕聲道:「這位同學,麻煩讓一下,我得上去看熱鬧。」

那高大男生站在台階上俯視著他,傲嬌的雙手抱胸:「不讓,學校可沒規定不允許我站在這裡。」

「對啊,我們站在這裡又沒犯法。」後邊一群學生跟著起鬨。

唐宋不怒反笑:「意思是,我不可能上去了?」

「沒有啊,」高大男生理所當然的邪笑,「你現在有兩種辦法,第一,飛上去;第二,把我打死。嘿嘿,我可警告你,最好別碰我,我媽可是律師……」

嘭!

聲音戛然而止,一幫人全都傻眼了。

唐宋居然趁著對方說話之際,忽然一個健步衝過去,跳起來就抽。相當精準,直接抽中對方的脖子。

那高大男生嘴角抽搐,兩眼發黑的慢慢倒下,完全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抗……

這下樓梯口變得極度安靜,後邊一群老師都是倒吸了口涼氣。竟然直接毆打學生,這丫也太肆無忌憚了吧?

唐宋抿著微笑聳肩:「我也很無奈啊,我不會飛,他非要讓我打死他,我能有什麼辦法?」

說罷,唐宋繼續往前走。台階上一幫學生立即警惕往後退,讓那個高大男生直接摔倒在台階上。

不過,當唐宋踏上第一個台階的時候,前邊還是有兩個男生擋住,戴眼鏡男生冷哼:「你活膩了吧,竟然敢毆打學生,小心我們告你!」

唐宋無所謂的笑道:「你隨意。忘了自我介紹,我是新來的校醫,不是老師。同學,你想飛天嗎?」

都還沒等戴眼鏡男生來得及回答,唐宋忽然站到跟他一起的台階,又是一拳。還是相當精準,而且力道依舊很強橫,直接把人給干暈!

卧槽!

後邊一群學生嚇得趕緊後退,一大群人騷動起來。

唐宋沒有攙扶戴眼鏡男生,而是任由著對方翻滾到樓梯下邊。也就兩個台階,不會有太大傷害。

「不好意思,想飛天,就得先做夢。」唐宋歪著頭,一臉純真的笑容。

樓梯上一幫人倒吸了口涼氣,這丫一來就幹了兩個人,下手真他媽殘暴。尤其是最後邊的幾個女生,已經嗅到不對勁,趕緊往樓上跑。

眯著眼,唐宋抬頭掃視上邊一幫懵逼的臉龐,笑道:「你們喜歡飛天嗎?」

嘩啦啦……

人群這才反應過來,紛紛讓出一條道路。唐宋也沒說什麼,悠然往上走。

剛走到樓梯轉角,又有個肥胖男生擋住去路。這胖子倒是很聰明,大聲喊著:「怎麼著,校醫就能打人啊。我還就不讓你上去,你有本事也把我打死……」

嘭!

又是一聲悶響,只不過這回不是抽脖子了,而是踢褲襠!

胖子被踢得直接跳起來,兩眼瞪大的夾緊雙腿,疼得眼珠子差點沒飛出來。

眾人更是倒吸了口涼氣,哪裡還敢阻攔,趕緊讓出道路。這貨太殘暴了,不是抽就是踢,而且專門攻擊要害!

伸出手,唐宋滿面笑容的撫摸著胖子的腦袋:「小乖乖,我這人有個很壞的毛病,喜歡看熱鬧。阻止我看熱鬧的人,一般都會斷子絕孫。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別怕。」

「你……」小胖子疼得額頭筋骨暴起,冷汗不停翻滾,夾緊雙腿靠著牆壁,魂兒都冒出來了。

唐宋沒有理會他,繼續往台階上走。他當然有分寸,不會真的讓一個學生斷子絕孫。不過,敢這麼囂張的擋在這裡,不給他們一點顏色,以後還怎麼在這所學校里混?

這回真沒人敢阻攔了,整個樓梯安靜得很,恨不得用心臟堵死嗓門。

終於,唐宋走到二樓陽台,外邊一幫學生都已經安靜下來,紛紛讓出道路,讓他輕而易舉走到教室門口。

總算看到教室裡邊的情況,只是讓唐宋非常失望。

教室里就四個人,桌椅都被挪到兩邊,明顯是為了打架騰出地方。兩個男生咬牙切齒的相互對峙,臉上都已經有淤青,看樣子剛才已經打過一頓。

旁邊有個戴眼鏡肥胖老師站著,臉色發青,卻屁話都不敢說,緊張的躲在角落。這人居然就是,昨晚被蕭曉踢了一腳的那個男老師!

不過,真正吸引唐宋眼球的,是講台旁邊有個女老師,正臉色發白的捂著肚子蹲著,很痛苦的樣子。那女老師三十來歲,長得很一般。

這就厲害了,不管什麼原因,居然連女老師都被打,不佩服不行!

啪啪啪……

唐宋忽然鼓掌起來,裡邊正在對峙的兩個男生立即回過頭。那戴眼鏡老師一看到他,心頭猛地咯噔一下。這鬼畜,怎麼到這裡來了?

「別看我,」唐宋抿著微笑,「你們繼續,我就是個鼓掌群眾。看戲不鼓掌的,都是沒良心。一定要往死里打,要不然對不起我的掌聲。」

說話間,居然還繼續鼓掌,聲音清脆得讓走廊外的一群學生都驚呆了。

這丫確定不是找死?裡邊打架的,可都是大牛…… 說話間我們已經走到了山頂,果然只見一片片廠房建立在山地深處,最爲可怕的是如今早已廢棄的工廠內堆滿了各種各樣的旅行包、帳篷、旅遊使用的物品,由此可知至今有多少人被害身亡,成爲畸形人的食物,而引誘他們入山的缺德主意必然也是來自於小鬼子,因爲他們需要了解山裏生化人各項身體指標,而捕獵人類最能體現生化人的能力。

這並不是推論,而是印駒告訴我們他們從此地得到的訊息,如今黃龍山的試驗項目幾乎已經成功,小鬼子已經完全得到所需要的一切數據,他們可以在自己國家利用這些數據批量生產所需要的生化細菌。

“他們爲何要選擇在國外進行試驗項目?失敗率不是很高?”

“事實上根據我的瞭解這家企業在世界很多地方都發展了相關的試驗場所,大多被所在國識破並搗毀了,只有我們這兒成功運行了幾十年,或許是因爲咱們國家地大人多,所以難免被一些宵小之輩鑽了空子。”

“您這算是安慰我們還是自我安慰?”夠長青道。

“都算吧,知道這個真相後我非常痛心,怒其不爭啊。”印駒道。

化工廠的高點能俯瞰全山,除了山腳下不斷冒出的“黑水泉”也能看到星星點點四處亂逃的畸形人。

“這裏有一條通往山下的祕密通道,咱們應離開了。”

在通過一段走廊時,印駒指着一個盛滿了淡綠色的液體的淨水桶道:“這就是他們平時飲用的水源,也是製造生化人,生化動物的源頭,而這裏面最主要的原料分子就是從我的科研成功裏提取的。”

終歸田居 “這東西居然與您的發明有關?”我暗中吃了一驚。

“沒錯,這也是生化人的本質,他們體內所有的細菌都被清除趕緊,包括所有有益菌,所以會導致人體分子結構的不穩定,這種不穩定就會出現在人體上,不過僅有這點是不足夠的,因爲製造出來的生化人同樣不穩定,可是通過藥物控制就能是生化人的人體分子總體保持穩定,所以他們可以製造出各種各樣的生化人,而不僅僅只是黃龍山這種外表醜類,身體強壯的類型,未來的生化人或許會展現出某一種特別強悍的能力,或許可以不吃不喝卻保持長時間體能充沛,甚至自我爆裂,這種意義上的人肉炸彈可是用再先進的儀器也無法檢測出的。”

我們聽得渾身直發毛,苟長青道:“也就是說鬼子掌握這項技術的最終目的是製造一批超人出來?”

“十有八九是這個打算,所以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事件,必須讓高層儘早知道這一科研成果的嚴重性,並研製反制措施。”

來到一間屋子,打開門後只見是一個狹長幽暗的隧道,打開燈能看清是一處天然形成的山洞,往下蜿蜒盤旋而去,印駒道:“這是鬼子科學家和黃龍村人行走的祕密通道,直接通往山下,所以我們都安全了。”

這次進山的任務就是搜救印駒三人,雖然蘇青青已經死亡,但另兩人卻成功獲救,任務也算是圓滿完成,不過到這份上我還是有一點疑惑,在腦子裏越放越大,那就是這項任務爲什麼需要“禁區”的人來做,真正應該對這項任務負責的組織爲何不親自出面完成這項任務?難道黃龍山的祕密其實並不是祕密,而是……

想到這兒我不敢再繼續往下想了,因爲禁區裏有一句話,能在這裏生存時間最長的只能是能力最強、心最黑的,而命最短的必然是聰明人。因爲聰明人總是能發現各種各樣的祕密,包括不應該被自己知道。

我們順着山道而下,走了大約一個小時能看到一扇巨大的鐵門,拉開後一陣強烈的陽光猛然刺入,接着只聽道劇烈的飛機轟鳴聲,六七把九五式突擊步槍對準我們,只見一羣頭戴鋼盔的士兵將鐵門四周圍的水泄不通,他們表情緊張的衝我們說着什麼,不過巨大的噪音卻讓我們只能見到他們張嘴,而無法聽見聲音。

或許是看到我們穿着軍裝,這些人最終還是讓我們走出去了,這應該是黃龍山腳下的一處窪地,看情形已被一支至少以團爲單位的部隊封鎖,而且這是一支重裝部隊,天空飛着直升機,地下開着裝甲車,荷槍實彈十人爲一隊的戰鬥小組在空場上至少站了七八排,各自有班長帶領訓話,佈置任務。

這是要發動一場中等戰鬥規模的攻擊啊,換而言之這等於是大張旗鼓的告訴別人,今天就在我國境內將要發生戰爭。

我實在沒想到軍方居然如此強硬,不過以如此規模對付山裏那些畸形人是不是有點殺雞用牛刀了?正想着只見一個身高體壯的連長喝開衆人走到我們面前道:“你們是哪個部隊的?”

“山地突擊師502團7連3班的。”我們回答的是對外宣稱的編制,因爲禁區的存在是必須高度保密的。

“你們跟我來。”印駒被帶往別處,我們跟着他來到指揮部,只見一個黝黑的人叉手站在軍事地圖前,聽見聲音便轉過身,模樣就像是個農民工,但軍銜卻是團長,我們立正報告,他態度倒是和藹可親,連連揮手道:“請坐,都不要拘束,你們馬團長剛剛給我來了電話,我才知道原來早就有他的人在祕密執行任務了,這老馬啊,一貫就是這個作風,幹什麼事情都是最後通知,很不厚道。”

我們乾笑了幾聲算是迴應,他拿出一包煙挨個散了一圈道:“不過你們是滿山轉了一圈,這裏面的狀況肯定已經非常熟悉了,我知道你們下的山來不容易,再叫你們回去確實勉爲其難了,但是我保證你們行動的安全,只需要你們給我的人帶個路,減小傷亡嗎,四位同志意下如何啊?”

“是,戰鬥任務是軍人的天職,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反對,而且保證圓滿完成任務。”苟長青乾脆的道。

“好的,那就辛苦大家了,其實你們也應該看到天上武裝直升機開道,地下重裝備軍人頂點清楚,對方不過是一羣變異人,應該不會有任何危險。”

到他這兒又成了“變異人”,看來一個地方一個說法,不過由此可以知道知道這些祕密的人絕不在少數。

小六子隨嘴道:“我也就是這麼想,對付山裏那些人怎麼動用上大部隊了。”

團長呵呵大笑道:“你們這麼聰明的年輕人應該能理解上面這麼安排的良苦用心,在我們這裏每一場軍事行動的報道雖然相對比較封閉,但相關的消息某些國家的人肯定會從各個渠道知曉,這次故意安排的大規模軍事行動就是爲了讓有關國家知道無論你掌握了怎樣不靠譜的科研技術,只要不老實我們肯定會動用軍隊好好收拾你。”

一句話說的我們茅塞頓開,連連稱是,團長道:“大家認同這個效果說明上面的決定確實很有智慧,那麼就開始行動吧,你們和孫連長配合,定點清除威脅目標。”

孫連長就是帶我們進帳篷的人,於是我們立刻進入戰備狀態,跟着大部隊重新返回山上,對於零星的抵抗自然不在話下,很快便到了山洞前,只見洞裏洞外整整齊齊站着三撥人,進山被救的遊客、四平村倖存但以開始變異的村民、還有黃龍山的“老師和學生”,只見幾十名軍人呈扇形散開持槍瞄準他們。

“報告連長,請下單戰鬥任務。”執行任務的排長來到孫連長面前報告任務。

孫連長炯炯有神的大眼左右看了看道:“遊客帶會來,其餘受感染的人一個不留。”

“是。”排長轉身就走。

“孫連長這些人不是受感染,他們只是體內基因變異了,只要教育得當,這些孩子不會成爲威脅的?”我道。

“這是我得到的命令,軍事命令。”孫連長乾脆的道。

我看到那個穿紅衣服的女孩和她父母站在一起,咬着烏青的嘴脣望着我們,眼神無奈而又悲傷,深深刺入我的心中。

那些人來就會殺了我們。男人的話那麼清晰的迴響在我耳旁。

千鈞一髮之際,只聽苟長青沉穩的道:“決不允許開槍,否則你們的連長腦袋也會開槍。”只見他握着手槍對準了孫連長的後腦勺。 安靜,教室內外安靜得可怕。一幫人的目光鎖死在唐宋身上,恨不得將他看穿。

見過膽大的,沒見過膽兒這麼肥的,竟然敢跟雲少他們玩這種花招!

唐宋絲毫沒有察覺不對勁,一屁股坐在一張書桌上,沖著兩個鼻青臉腫的男生攤手:「來,繼續你們的表演,要不然真的很失望。說好的打群架,沒想到就你們兩個辣子雞,哎……湊合著看吧。」

卧槽!

眾人均是倒吸了口涼氣,尤其是躲在角落的戴眼鏡男老師,心臟都快蹦出來了。這兩個學生可都是赫赫有名的校霸,絕非楊智能比,竟然被這丫說成辣子雞!

「你是誰?」左邊比較高大的男生猙獰的咬著牙冷哼,「給我滾,否則我弄死你!」

說話間,高大男生健步抓起一張椅子,直接朝著唐宋砸過去。

心狠手辣,比楊智還兇狠……

漫不經心,唐宋抬起手恰到好處抓住飛來的椅子,抿著微笑:「你打不過我,別鬧。趕緊打,打完了我也好給你們收屍。」

沃日,這丫腦子絕對有病!

不過,這貨好像還真挺厲害,居然能接住雲少的椅子,還以為死定了呢……

雲曾咬牙切齒大吼:「滾你媽!」

對面的男生立即嘲笑:「雲曾,你也就會吼而已。傻叉,連女人都打,你算個鳥男人。」

「話不能這麼說,」唐宋歪著頭接過話,「你誤會人家啦,人家可能一直都沒有鳥,男裝大逼……」

這話一出,外邊人群都心涼了,好多女生已經慘不忍睹的閉上眼。都作死到這種地步,不打死太沒天理!

果不其然,雲曾的理智瞬間被吞沒,如同發怒的老虎一般,朝著唐宋迅猛飛撲過來。

速度倒是挺快,不愧是年輕人……

出乎預料的是,就在此時,那個痛苦的女老師驚慌的站起來:「雲曾,你別胡來……」

也不知道有意無意,雲曾順手抓起一張椅子扔過去,可方向並不是唐宋這邊,而是朝著那個女老師砸過去。

唐宋臉色一變,想要衝過去已經來不及,椅子嘭的一聲砸中女老師。

「啊!」那女老師被砸得往後退,撞在黑板上,疼得再次蹲下來。

雲曾傻眼了,停下腳步,就站在講台前邊,距離唐宋也就兩米多的距離。

來不及多想,唐宋快步跳到女老師跟前,關切問道:「怎麼樣?」

還好,椅子是平著砸中胸口,要不然會死人!

女老師臉色蒼白,眼淚已經不聽使喚的滾落下來:「好……疼。」

能說話,就證明沒有出現休克等癥狀。不過,皮外傷在所難免,只怕她的胸口會有一條淤青……

沉了口氣,唐宋轉頭沖著躲在角落呆愣的戴眼鏡男老師大喝:「愣著干吊啊,過來!」

男老師回了神,縮著脖子戰戰兢兢走過去,心臟都不敢跳動。等他走到跟前,唐宋冷哼:「背著她下樓,去醫院輸液。跟醫生說,例假期,減少消炎藥。」

男老師一怔,剛要說話,唐宋直接抽了一下他的腦袋怒罵:「別廢話,快去!」

「誰敢!」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祖宗 雲曾忽然插過話,冷冷的指著唐宋,「我說能走了嗎?丫的,你誰啊,來這裡指手畫腳很爽是嗎?」

唐宋沒有理會他,扶著女老師站起來:「別管他,送醫院,我解決這邊就過去。」

「卧槽,你他媽找死!」雲曾又爆了,再度奮勇撲過去。

男老師大驚失色,想要後退已經來不及,暗暗叫苦。這下慘了,反而成了雲少的敵人……

眼見著雲曾的拳頭已經要砸中唐宋的後腦勺,楊宇驚呼:「雲曾,你他媽……」

啪!

叫喊戛然而止,清脆而又響亮的聲音響徹整個教室。

眾人傻了,不可思議的看著往後旋轉的雲曾,一雙雙眼珠子都快飛出來。雲少,被人抽得旋轉七百二十度?

雙眸寒光閃爍,唐宋冰冷輕哼:「我給過你裝逼的機會,可惜你不中用。」

目光再度落到懵逼的男老師身上,語氣變得更加強勢,「送她去醫院,馬上!」

周身迸發凜冽氣勢,嚇得男老師想都沒想,趕緊將女老師背起來,快步走出去。

這幫禽獸,都他媽不是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