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現在我心情好,有本事你來搶啊?”小宸笑一笑,蔑視的看了一眼。

0

“找死!”那宇文南看到小宸的眼神,卻殺心怒起。

“再接我一拳!”那宇文南再次一拳打出。

轟!

這一拳卻是使用內力了,衆人驚訝的望着那宇文南。

連不會修煉的人都知道,劍者內力幾乎沒有,劍者依靠的是劍法,所以,對抗內力雄厚的氣者,除非幾招之內斬殺,不然,就會被他耗死。

“我沒內力,不代表我沒體力啊。”那迷霧逐漸散開,那衆人眼睛死死盯着那迷霧中走出來的藍衣少年。眼神隨着那藍衣少年移動而轉動。

“你有體力又如何?我照樣打得你趴下!”那宇文南卻不驚訝那迷霧中走出來的小宸,雙拳緊握,再次依靠內力而快速襲去。

“劍者,以快爲最。”小宸緩緩說道,將長劍緊握右手,腳踩地面。

那衆人睜大眼睛。


“這速度?”那宇文霸卻有點吃驚,這短短几日不見,也沒看到小宸如何苦練劍術,爲何速度這般快?

如疾風而過,閃眼即消。

“這?這是劍術?”那宇文南看到小宸腳踩地面,卻最後看不到那身影。

“啊!”那宇文南雙手下意識的緊握,那雙拳散發出那濃濃的黃氣。

шшш ★ttКan ★c o

“呵呵,黃段中級。”耳畔傳來那淡淡的嘲笑聲,剛要轉身一拳襲去,卻感覺喉嚨處傳來冰涼。


一把散發着淡淡紅色氣體的銀劍已經抵住自己的喉嚨。

“沒有人告訴你,劍術對打比他高一級的對手,都會贏嗎?”小宸看了一眼那滿臉怒氣不服氣的宇文南,緩緩收回長劍。

“還有,你剛說的強者爲王,在我看來,是仁者爲王。”小宸不顧那高堂之上龍椅黃袍男子的眼神,收回長劍。

“額,這是狠狠的打了皇帝一掌啊。小宸,你這樣不知天高地厚會死的。”那宇文霸看了一眼那龍椅上的黃袍男子,面無表情,卻透露出陣陣殺意。

“好!這劍法好!小宸不虧是今年南國的比武大會的冠軍。來人!賜小宸一萬金幣!”黃袍男子眼神轉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滿臉微笑,彷彿剛纔小宸說的那句話,皇帝並沒有在意。

聽到這裏,那宇文霸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一會必須找小宸談談。這小宸,我的心臟一會涼,一會熱的。”那宇文霸捂着胸口,滿臉幽怨的望着小宸。

“恐怕在南國,敢這樣的你是第二人了。”白衣酒仙撿起地上的酒壺,搖了搖,咂咂嘴,不知無味。隨即招手示意那侍女再次過來下,那侍女卻滿臉微笑的再次拿起酒壺,轉身離去。

想起皇帝那日與自己說的白袍老者,與那白袍老者在正殿之上,雖然坐在一旁的白袍老者從未擡頭,卻讓那龍椅之上的皇帝竟然無言以對。

小宸接過那沉甸甸的金袋,笑一笑。

“多謝陛下賜賞了。”小宸雙手合與胸前,微微鞠躬。

“哈哈。好,這劍法朕還沒看夠。小宸可能再給朕來幾次?放心,朕帶來的侍衛夠和你耍耍了。”那龍椅上的皇帝開口說道。

“這…”聽到這話,在座的除了那抿着酒的白衣酒仙與那在公孫雪身旁的黑衣男子之外,所有人都一驚。


“看來這皇帝的賞賜不能多要啊。”那宇文霸閉上眼,心中說道。

“陛下,我這種不學無術的少年,那能入了您的法眼,再說了,您身邊的侍衛高手如雲,我這樣的一個不起眼的少年沒必要在您面前班門弄斧吧?”小宸看了一眼那龍椅之上的皇帝,直覺告訴小宸,這個皇帝絕對不簡單。

很有可能他的話都是假的!

“呵呵。這話不錯。可是,在鎮的身旁,都是一些氣者,術士,沒有那劍者啊。朕早就聽聞那劍者一步一殺人,十步封喉啊。對於這樣的劍術朕早就想見識見識了。”那皇帝微微擺擺手,再次開口說道。

“看來你今日必須要我死了?”小宸盯着那滿臉微笑的皇帝,心中一寒。自古帝王最無情,這話一點也不假,想要自己死,可又不能光明正大的讓自己死,只有通過那卑鄙的手段。小宸看了一眼那白衣酒仙,那酒仙微微搖着頭,隨後看了一眼府外。小宸大概明白了,這皇帝可能是要自己死,自己可以逃出去,可隨即想到自己的龍訣,小宸望着那白衣酒仙重重的點點頭。

“好。既然陛下想欣賞,那我就獻醜了!”小宸這次不再拱手,在他看來,既然這皇帝要致自己死,自己沒必要再去這樣。

可一想到自己的真想還未查到,這條命必須留着!大不了,自己使用龍訣! “來人!讓皇宮守衛南天前鋒周明進來。”那龍椅之上的皇帝單手撫摸着那大拇指的雕刻着黑龍的玉扳指,緩緩說道。

“遵旨。”那白衣公公恭恭敬敬的微微鞠躬,轉身喊道。

“傳皇宮守衛南天周將軍進!”

那白衣公公的聲音不像男子一般深沉,卻悠遠。

“是不是那個鎮守南天門的周將軍?人稱皇宮四大將軍之一的周明?”

那白袍老者金老先生卻聽到這話之後,身體顫顫巍巍,別人可能不瞭解這黑臉男子,可對於他來說,這黑臉太過殘忍。

想當初那煉藥公會的學子以煉藥士的身份進入皇城,也怪那羣學子目無王法,以丹藥收買了皇宮一名公公,進入皇宮遊玩,卻被這黑臉抓到。

自己去求他,卻被告知:“無故私自闖入皇宮禁地,一律皆斬。”

留給自己的就是六具冰冷的屍體。

那黑臉在心中還說到:“念煉藥公會培養帝國煉藥士,故留全屍,以儆效尤。”

自己受到這封信,恨得直咬牙。不就是一個皇宮守衛嗎?

於是,自己親自去皇城的兵部,結果卻被告知,這黑臉將軍曾斬殺過傳入皇城的中沐僱傭兵,也曾斬殺過闖入皇宮禁地的修煉高手。

此人心狠手辣,能一招制敵,絕不二招。

但此人忠君愛國,十分孝順自己的父母。

但自己卻直罵“愚愛!”

聽着那金屬碰撞聲,夾雜着那沉重的腳步聲,小宸微微側身。

“黑臉?”小宸定眼一看,相傳這黑臉都是比較愛國孝母。

看來這黑臉被這皇帝迷惑了。

那一身黑甲在身,那淡淡黑色的腰帶正中心,一顆金黃色的圓點顯得格外醒目。右腰旁,佩戴着一把銀色的匕首,左腰旁,一把陌刀卻顯得這個黑臉將軍更加富有殺氣。

那雙目炯炯有神,面無表情的盯着那高堂之上的龍椅男子。

“砰。”那地面立刻裂開。黑甲男子雙膝下跪。

“臣皇宮南天守衛周明參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那黑甲男子雙手撫地,叩了一個響頭。

“周將軍,快快請起!”高堂之上黃袍皇帝微微一笑,擺擺手。

“謝陛下。”那黑甲男子緩緩站起來。

“氣者?給我的感覺爲何這般強大?”小宸卻滿臉惆帳。

“不管了!不管你多高,試試就知道。我也想知道,這龍訣的威力!”小宸盯着那黑甲男子,從上到下打量着。

“周將軍,今日朕叫你來,主要是想看一下這氣者與劍術相比,哪一個更具殺傷力。”那黃袍男子微微起身,緩緩走下高臺,在那門口看着那雨中的黑甲男子。

“陛下,可是這位?”那黑甲男子打量了一下週圍,只看到離自己不遠處,同樣在雨中,站着一個藍衣少年。

“正是。此人是南國爲數不多的雙修者,一手煉藥士,一手劍術。周將軍,下手可要有所分寸啊。”那皇帝微微一笑,便擺擺手,再次回到那高堂之上。

“遵旨。”黑臉將軍卻不在廢話,面無表情的抽出陌刀。

“等下。陛下,倘若我贏了,這怎麼算?”小宸掃視了一眼周圍。當看到那詫異的目光,小宸微微一笑。

“瘋了!瘋了!你打不過的!小宸。”宇文霸卻不在管周圍人,直接搖着頭,十分擔憂的望着小宸。

隨後,宇文霸便跪在皇帝面前。

“陛下,小宸這是一個劍術,太過年輕,不懂世俗,不懂禮儀,陛下,還望您放過小宸啊!”宇文霸不顧周圍人的目光,便砰的一聲雙膝下跪,跪求道。

“陛下,小宸太過年幼,而且,南國有這樣的雙修者,實屬難得,還望陛下爲南國未來想一想啊!”那白衣老先生金先生小步走到陛下的面前,雙膝下跪,開口說道。

“陛下,民女雖未女子,可我深知禮儀。小宸只是無心之過,還望陛下三思!”白袍女子跑到那身着黃袍的男子面前,雙膝下跪,緩緩說道。

“呵呵,宇文家族,煉藥公會,公孫家族。南國數一數二的大家族,爲了一個和你們自己毫不相干的少年跪求與朕?”

當日,小宸還記得那在帳屋之內,皇帝所說的一年時間,轉眼便要殺。

“呵呵。”小宸笑了笑。看着那屋內熟悉的人雙雙下跪,心中很不是滋味。

那雨下的更大,電閃雷鳴。

一道道閃電劃過烏壓壓的天空,隨即一道爆炸聲響起!

“自己何時這樣?”那壓抑的氣氛籠罩在周圍,使人十分不舒服。

只見那皇帝微微擡頭,看了一眼那雨中的小宸。玩弄着大拇指的玉扳指,緩緩說道。

“朕只想看看這劍術與氣者之間,哪一個更具有殺傷力。周將軍,準備開始吧!”那龍椅之上的黃袍男子掃視一眼雙膝下跪的衆人,微微一笑。

“放心,如何好的苗子,朕還要培養。”

聽到這話,衆人舒了一口氣。

“遵旨!”那身披黑甲的黑臉將軍重重點點頭,望向小宸。

再次將陌刀緩緩拔出。

“那個啥,你臉怎麼這麼黑啊?”

“恩?”那剛要抿口茶壓壓情緒的白袍老者,聽到這話,噗的一聲噴出。

只見那高堂之上,皇帝微微眉目下沉,許久,默不作聲。

“南國雙修者寥寥無幾,沒想到年紀輕輕就有此天賦,實在難得。但看在你年少的份上,我讓你一手如何?”那黑臉將軍握緊手中散發出陣陣寒意的陌刀,那陌刀銀質刀面卻將那雨滴微

微彈起。

不知道是這雨下的更大,還是這陌刀當真如此厲害?


“大可不必,縱使我輸了,雖敗猶榮!”小宸左手緩緩撫摸一下自己的臉頰,將那雨水緩緩抹去,可隨即又有雨水打溼。

眼神死死盯着那手握陌刀的黑臉將軍。

站在高堂上的一羣人,卻看着雨中那兩個人。彼此相差不過十米左右。

那雨突然猛烈起來,狂風暴雨般拍打着雨中的兩個人。

突然,那黑甲將軍右手猛然一動。

快速跑向那雨中的藍衣少年,那陌刀在那早已被雨水打溼的地面上,緩緩拉動。產生出那滋滋的刺耳聲。

時而有電光閃起,可很快就被那雨水淹滅。

從那男子出刀到那小宸面前,不過兩秒左右。

男子的氣者等級並不能一擊摧毀小宸,可是,那陌刀傳來的殺意卻讓小宸下意識的猛然擡起長劍去抵擋那男子的用力一劈。

“鐺!”

“砰。”那地面承受不了這麼猛的撞擊,砰然碎開。 “這?”那高堂之上的宇文霸卻滿臉擔心,看到小宸單膝下跪,卻眉目下沉,左右不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