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打個電話,問問紅姐,我做不了主”舞娜拋出一個可以嗎的眼神。

0

“你打吧”

舞娜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紅經理那頭的電話“喂,紅姐嗎?”

“我是舞娜,平陽楓庭需要我做的事情,就是要我在一年時間裏,幫他訓練出一批能跟我打平手的實力的人出來”

電話談的比較流暢。電話那頭的紅經理將事情同意了下來。

舞娜又將電話遞給平陽楓庭“紅姐跟你談談”

紅經理所跟平陽楓庭談的無疑就是問平陽楓庭爲什麼要發展自己的勢力,而平陽楓庭給出的回答是,總是被人幫助,我可習慣不了。

紅經理礙於平陽楓庭手裏有自己的孩子這個大威脅,只能選擇了同意。

平陽楓庭將電話還給了舞娜“你有我電話嗎?”

舞娜點點頭“有”

“那行,你等我電話就好,順便給你在跟紅經理交流的時間,現在先送我去世紀輝煌一趟”

舞娜略微點點頭,車子行駛在大馬路上,而開車的舞娜臉上始終有片無法散去的陰霍瀰漫在她眼前。 舞娜將平陽楓庭送到了世紀輝煌酒吧的門口,平陽楓庭便要她自己先走,說自己去酒吧有點事。

平陽楓庭今天爲什麼會心血來潮來世紀輝煌呢?當然是臨時想起了那個被自己忘掉的“由比冰”這個由比冰對自己還是很重要的,至少她身上有自己五年前發生的事情,而且好歹還給自己人工呼吸?

平陽楓庭笑眯着眼,想起那天由比冰大聲的說給自己人工呼吸才把自己救回來的,心頭不僅產生一絲邪念。

酒吧內今天不知道爲什麼,人流不像前幾次來的那麼人多,反而有些冷清。

幾個服務員卻還是規規矩矩的迎接在門口。

“平陽大哥好”幾個服務員見到平陽楓庭來到酒吧,紛紛恭敬的叫道。

唉,我的名頭都傳到這裏來了?

一個酒吧內的領班人員,好像是看到平陽楓庭臉上的疑惑,緩緩的走過來微笑道“老大,是不是有點疑惑?”

“美姐已經跟所有區域的人員交代了你是新上任的老大,而且連照片都給我們看了”這位領班,從自己口袋中,拿出一張照片。


平陽楓庭接過來一看,是拍的自己當時跟李美在餐廳吃飯時候的照片。

該死的女人,上次跟她吃飯,她在玩手機,感情就是在偷拍自己?

“好吧”平陽楓庭將照片還給了他“那個,你們酒吧一個叫由比冰的服務員,我怎麼沒看見她?”

“喔”領班笑道“由比冰啊,好像是因爲她母親胃癌已經晚期了,要去醫院照顧她的母親,所以昨天就辭職了。”

“胃癌?”

領班點點頭“是啊,那女孩子個性挺要強的,她也是華夏的,後來是因爲她母親胃癌,聽說TW這裏有專門針對胃癌治療的好醫院,於是就帶着她母親來到TW這裏治療,不過治療費用特別高,由比冰其實早就花光了,我還是聽下面的她的好友說的”

難道由比冰上次說要自己幫她一個忙難道是借錢?

“她現在,在哪家醫院?”平陽楓庭着急的追問道。這個女孩子當年在怎麼說都還救過自己,夥伴也說是那麼回事。

而且上次她問自己要電話號碼,自己是真沒有,本來是有的,可是忘在安素容家忘帶了。

“左條路,救濟人名醫院”

“謝了”平陽楓庭慌不擇路的奔出了酒吧。

“難道春香說的是真的?這個由比冰是這位平陽老大的情人?”領班獨自呆站在一邊發着楞。

出了門,攔了輛車子,就叫了聲“左條路,救濟人民醫院”

“完了”師傅剛把車子開到半路,平陽楓庭纔想起來,醫院肯定很大,自己怎麼知道由比冰她母親在哪一家呢?

懶的管了,大不了一家家找。

20多分鐘後,到了“左條路”左條路的街道太大,周圍都是直通雲霄的大樓與建築,而那個名爲“救濟人名醫院”壓根找不到,後來還是打聽了幾個人,才找到“救濟人民醫院”

醫院的人流從來都不會減下來,早上更是,現在又是星期日。在掛號那裏足有排着龍隊的人,在掛號。

平陽楓庭暗自咋舌,這也太瘋狂了吧?

想去問由比冰住哪病房,都不太好問。各路能打聽的護士跟醫生,全部都被一些重病的病人拉着在東扯西扯。

平陽楓庭好不容易逮到一個匆匆忙忙手裏拎着大包藥的護士“請問”


話還沒問完,護士一下就甩開了平陽楓庭拉着自己白衣的手“別急,我還給病人的家屬送藥。”話音一完,護士便馬不停蹄的奔去了樓梯,爲什麼不坐電梯呢?電梯爆滿中,擠都擠不進。

這可如何是好?

“喂,小偉啊,過來幫個忙,對,左條路,救濟人民醫院,嗯,我在外面那個報亭那等你哈”

走出到外面一所郵政的報亭邊的椅子上坐下,對這裏人生地不熟的,只能打了黃小偉電話,看他有沒有辦法過來幫幫忙。

“楓庭大哥,我來了”10分鐘後,黃小偉喘氣如牛的往自己所坐的地方趕來。

“哎,你身上啥時候整的紋身啊?”平陽楓庭只見黃小偉穿着短袖的左右臂兩邊都紋身了,一隻手是青龍,還有隻手,是白虎。

“呵呵,都跟楓庭大哥你混黑了,身上要是沒點記號,會被道上的人,瞧不起的”

“這樣啊,也難爲你怎麼用心了”

“不說這個了。老大,你是要在這醫院找人吧?”

“是啊”平陽楓庭看看醫院門口人山人海的熱鬧樣,就頭痛,想找由比冰的房間,都找不到。

“你剛纔在幹嘛呢?看你大氣都喘不上來了”

黃小偉終於平復了下自己的氣息“那……那個,呵呵也沒什麼。”

“褲拉鍊”平陽楓庭笑看黃小偉的褲拉鍊。

黃小偉得平陽楓庭提醒,馬上看了看褲拉鍊,並沒有沒拉好,在擡頭,只看到這位楓庭大哥,在哈哈大笑。

黃小偉知道自己是被這位老大耍了,於是只能撇撇手,老實交代了“呵呵,楓庭大哥,不瞞你說,我跟咱們管理的一傢俬人會所的一個經理好上了”

“你沒錢人家跟你好什麼?”平陽楓庭拍拍他的肩頭打趣道。

“這不是還有上次咱們吃飯,老大你給我說組織發展的40萬嗎?”黃小偉得意洋洋的揚揚手中那張平陽楓庭那晚吃飯,給他的裏面還有40來萬的卡。

“那是組織經費,你要花對地方,別全花女人身上了!”平陽楓庭笑呵呵的說道。

“這個我當然知道,卡里我是分文未動,而那個經理是如何喜歡我的呢,還不是看在我是你左右臂的份上”

“噢,我懂了”平陽楓庭茅塞頓開的輕點頭,這小偉原來是借自己的名義去自己管理的地盤,狐假虎威去了,前面看這小子老老實實的,沒想到在自己帶了這些時間,都壞了。 “貌似跑題了,我叫你來,不是聊這屁事”

“哦哦”黃小偉不好意思的帶着平陽楓庭一起擠進了醫院裏。只見一個小護士在次路過時,黃小偉一把逮住了這個小護士水嫩幼滑的小手,擺出一副黑社會大哥的兇惡態度“別走”

小護士被嚇的一個機靈,本來匆忙來回跑的她,頓時就跟腳下生了根一樣,不動了。

wωω▲ttКan▲¢〇

“我問你,一位叫做由比冰的女孩子的母親在哪號病房?”

“我不知道”

“喂,楓庭大哥,你真是連人家母親名字都不知道嗎?”黃小偉放開了那名小護士後,面色窯迫的問道這個粗心大意的老大。

“我忘了問酒吧那人了”平陽楓庭苦惱道。

仙韻傳 哎”黃小偉一拍腦門,這位老大還是個馬虎的人。

“世紀輝煌的人電話我有,我打個電話問問”黃小偉拿出一臺土豪金蘋果開始撥打了,接電話的是世紀輝煌的經理。

現在黃小偉真是搖生一變成大人物了,對以前對自己態度惡劣,甚至拳腳相加的經理,就沒了好脾氣,因爲黃小偉是平陽楓庭的左右手的事,早在黑水街這一塊,傳遍了,現在可以說黃小偉在黑水街這塊,是二人之上,萬人之下。

是哪二人呢?一個是平陽楓庭無疑了,另一位,則是文清。

總老大跟其他區域的老大不算在內。

黃小偉很是趁能的跟電話的世紀輝煌的人吆喝着“由比冰的母親是在醫院哪家病房,你們在酒吧那些跟由比冰玩的好的問問看”

“哦,457病房是吧?她母親叫‘由花’是吧?好的,我記住了,你們忙吧”

“老大,我知道了”黃小偉轉眼又笑眯眯的跟平陽楓庭說道。

“我不是聾子,我也聽到了”醫院裏雖然人多耳雜,但是黃小偉說的聲音很大,平陽楓庭要是聽不見才見鬼呢。

黃小偉也很少來這大醫院,說是自己平常得病,也都是小病,身上沒閒錢來這大醫院看小病,只能找個隨便的小診所,買點藥。

兩人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457病房,正要進去時,黃小偉抓抓頭,含糊其辭的說道“楓庭哥,我還要去趟莫飛那,莫飛今天還要我去給他幫忙,說是老闆不給他結工資”

“不結工資?”平陽楓庭平靜的說道“那你先去給莫飛解決一下那些事吧,你先帶幾個人過去,你就說我說的,要是那個老闆不給莫飛結,你就別顧慮太多,把那老闆的店子,全部叫人砸掉,事後,我來負責”

黃小偉眼眶紅潤的半天都沒說出一句話,這個老大太好了,自己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他怎麼爲自己兄弟出頭,而且還是這種可能在他眼裏的小事情。

黃小偉離開後,平陽楓庭開了門。

映入平陽楓庭眼前的,是讓他異常吃驚的場面。

病房內有8鋪牀位,所有牀鋪全部滿員了,而且大多數的病人牀邊,還有各自陪伴在他們身邊左右自己的家人,坐在他們的病牀邊給他們喂水果吃,或者是聊天。

而有一鋪牀上一個婦人正吃力的扯着一個男子的手,因爲那個男子正滿臉怒色的,毆打倒在地上的一個人。這個場景特別搶人眼球。

病房內其他人,只是厭惡的看了眼那個捱打的的母女後,就各自聊着天,吃着瓜子。

那個吃力的拉扯着壯碩男子的婦人,蒼白的樣貌跟由比冰有幾分相像,尤其是那雙平眼睛,簡直就像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

蟒行

地上一名穿着白色長衣裙的少女,死死的抱緊了懷裏彷彿什麼跟貴重的東西,不讓這個壯碩男子拿走,而死死的護着懷裏的東西。

而壯碩男子則是不停的踢個幾腳,還放狠話“交不交出來?”然後又是幾腳下去。

而被踢的少女,都沒叫過痛,不過少女的身子顫抖的很厲害。

那對原本潔白大腿,都紅了幾塊,還有幾處,都見血了。

壯碩男子像是沒看見地上少女被自己踢出血了,還在重複單方面的暴打。

而牀上的婦人聲淚俱下的扯着他的衣服“黃老闆,你繞過我女兒,她還小啊”

“冰冰,你快把媽媽的那個玉給他抵債吧,媽媽用不着那東西啊”牀上婦人差點就從牀上滑下來了。


“才……不……要”

“艹你孃的”壯碩男子聽聞這個被自己踢了好一會的女孩子,還不交出懷裏的東西,就待一腳下去時。

“我女朋友也是你隨便欺負的嗎?”地上的少女正是由比冰,平陽楓庭見到這一幕,不僅也溼潤了眼睛。不是爲由比冰被打,也不是爲這個由比冰的母親爲自己女兒求饒的話語,而是爲了這個悲涼的,沒有人情世故存在的世界。

病房內很多年輕小夥子,沒一個人敢上前去幫忙,哪怕是說一句話也好,進來病房換藥的護士跟醫生,也只是奇怪的望這裏瞄了一眼後,換好藥就走了,平陽楓庭是在痛恨這個世界。

帶着一肚子氣的進入了意識海。

而現在這番冷冰冰的話,正是出自夥伴口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