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要的就是這些火焰一元破可以麻痹對敵之人!而讓自己那幾卷裏完整的一元破的虛無,襲上身前,一舉秒殺了他!

0

天空灰暗,火焰刺眼,幾團黑色魔力的虛無,剎那間的出現,而且出現在所有一元破的最後,也確實讓黑影之人無法觀察到,甚至是探查到!

當,之前所有的數十個一元破,被自己操控回來,正待高興之時!黑影之人頓時心中一種不妙的感覺,油然而生!

下一刻,他看到,在所有暴虐的火球背後,竟然出現五六個漆黑的能量之團,也是朝着自己的身邊襲來。

正在他要躲避之時,那些黑色魔法元素球體,吞噬了自己眼前的火焰,朝着自己的身體之上,猛撲而來!

“轟!”

隨着虛無的吞噬,原本已經被這黑影操控的所有一元破的火球,頓時失去了控制一般!瞬息間,爆炸開來!

火焰焚天,火光如柱!巨大的爆炸聲,轟轟如雷,傳蕩甚遠!

即便是原本站在這黑影附近的隊友們,也是被這氣浪推涌,掀飛!

看着這強有力的爆炸,且更看到那黑影之人被自己虛無所吞噬,周陽頓時長長呼出一口氣。

“啪啪啪!”

“好!很好!還真是小瞧了你!如不是聽趙昌說,你有寶貝,有其殺人頭顱的能力,我這次就栽了!”


剛剛呼出一口氣的周陽,頓時聽到一陣鼓掌之聲與傳音從自己的背後傳來,周陽頓時心中一驚,連忙朝着身後看去。

“沒死?!” 隨着周陽的視線望去,那身後不遠處,也就是原來火焰巨人所在之地!現在出現的不是火焰巨人,而是那本該被虛無吞噬,已經死亡的黑影之人。

活生生的站在那,根本未死!

待,周陽再次轉頭看向原本爆炸的地方!那地方現在火焰已經飛散,卻並不是全部!而不知道什麼時候,地面上卻出現了一團人頭大小的火苗,在燃燒!

仔細分辨,就好似縮小版的火焰巨人,早已沒有了那滂沱強悍的氣勢!

“不用看了!我並沒有死!小子,你倒是厲害!讓我迄今爲止,第一次使用了這種救命招數!你,是現迄今爲止的第一個人!”

“你應該高興!”

這黑影之人面色冰冷,只不過沒有誰能看到,此時這人面色蒼白如霜,不帶一絲血紅色,好似受傷極重!

“爲什麼?!”周陽聽着那冰冷的傳音,他想不通,回道。

“哼!告訴你也無妨!”那人冷哼一聲,繼續傳音道:“你光知道元素魔寵的稀少,罕見,也聽說過種種強大!可是,誰有了元素魔寵,都不會把自己的底牌告訴其他人!因爲,這項技能,就是主人與魔寵身體瞬間互換!”

“絕對的保命技能!”

“嘖嘖嘖,這個底牌真是強悍!本身元素魔寵就不會死,而且這樣的情況下,更是保住主人不死!真是太強大了!”

聽着那人的傳音,周陽不禁咂舌,噓唏不已。

“那你爲什麼要告訴我?”

周陽想到什麼,疑惑問道。

“哈哈哈…問得好!第一,這是無盡迷宮,相互不認識!也不知道,各自來自哪裏!你也無法傳遞!再者,你也沒有機會傳遞了!除非,你放棄考覈!”

“就即便你放棄考覈,外面的人知道了,又能耐我何?”

隨着那人話音落下,只見那人身體頓時再次被熊熊火焰所包裹!火苗的躥起,比之先前猶有過之而不及!

“怎麼會!即便有這種身體交換的能力!那火焰巨人也是受傷不輕,絕對可以給主人也帶來創傷!看着他的氣勢,非但沒有創傷的痕跡,反而比之先前,還要猛烈的多了!”

“超過了無爲境初期!絕對是無爲境中期的存在了!”

“怎麼可能!”

看着那氣勢不斷攀升的黑影之人,周陽心中大駭!他知道,這人本身就比趙昌難以對付的多!如果讓這人一直這樣成長下去,自己根本無法對付!

“我也不放告訴你,現在這一項技能就是其他魔獸所沒有的,元素魔寵獨有的,戰寵合體!”

“如果我的寶貝沒有受傷,那時合體的話,我將是無爲境後期巔峯的實力,你根本就是死路一條!當然,現在雖然是無爲境中期,你也一樣如螻蟻一般!先前爲了讓我的寶貝攔住你的退路!而現在,不用了!”

“你身後,有我幾十位兄弟!這邊雖然只有我一個人,但是你絕對插翅難飛!”

“來吧,讓我看看你的能力!看看還有沒有剛纔那種黑色的魔法元素!”

“想來,捉襟見肘了吧!”

“死亡,放棄考覈,二選一!沒其他可能!”

“戰寵合體!!”聽着黑影之人的傳音,周陽心中震駭,也更是羨慕不已!“只不過,即便給我一個這種魔寵!除了交換位置好用,其他的根本沒用!再者說,怎麼可能遇見,水與火同在的元素戰寵?!”

“放棄考覈吧,不然你將沒有機會!”

冷漠,不屑,嘲諷,狂妄的話語傳來,周陽聽着眉頭緊皺!

“廢什麼話!既然能破你一次生命,那這一次,我就直接收完!”

“是麼…”

只聽,那人傳音之聲落下,周陽的面色頓時震驚不已。

隨着周陽的視線望去,只見幾百米之外的那黑影之人,速度之快,就好似凌空飛行一般!頓時朝着周陽這邊疾飛而來!長長的火焰被拉出一道暴虐的火線。

速度比之先前提升數倍之多!

“怎麼可能!”識海還在迴盪那黑影之人的傳音,可下一刻,這黑影之人,呼吸間就到了自己的面前!

“速度竟然提升的如此之快!”

雖然震撼,可週陽頓時右腳跺地!淡藍色光暈呼嘯乍現而出,下一刻,周陽的身子被帶離了原處!

瞬間的事,只見周陽的身影剛剛消失!一個巨大的火人,如電閃雷鳴般,出現在周陽原來所在之地!叱吒呼嘯的火紅鬥氣,也是砰然而發!

只不過,周陽本人卻已不在原地!

在其他人眼中,就好似擦肩而過,電光火石間!

······

“強!老大竟然如此之強!那叫周陽的陣師,竟然也不弱!而且,完全讓首領,受傷一次!”

“倘若是我獨自面對這陣師,除了死,無其他可能!連放棄考覈的機會都不會有!太強了!”

“怎麼可能!這還是生死境的人麼?這還是陣師麼?怎麼會表現出如此不俗的實力!我等強者,豈不汗顏?!”

“不過,現在首領的速度與實力更是提高了不少!想必這周陽沒有不死的道理!如果再不死的話,那該叫我們怎麼活?!”

一時間,原本被周陽的五行鎖鏈震得七扭八歪的黑影之人的那些手下,心中滿是震撼的議論着周陽與自己的首領!

······

“好險!”

匆忙躲過一擊,周陽心中頓時喘出一口大氣,可下一刻,周陽卻是再次連續跺腳!

那是因爲,周陽他發現,就在自己剛剛落腳之時,那黑影之人竟如影隨形一般,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逃?哪裏逃?你插翅難逃!”

看着周陽腳下再次閃現淡藍色的光暈,周陽的身子也再次消失在自己的面前,這黑影之人,不屑的冷哼傳音道。

“你的速度太慢了,根本不夠看!”

“逃不掉!逃不掉,那就拼了!”

連續幾次都能感覺到那黑影之人如影隨形的跟着自己,甩都甩不掉,周陽心中怒火中燒!

下一刻,周陽的身影一頓!腳下淡藍色光暈雖然閃爍,可週陽自己移動範圍根本就是在十米之內!

與此同時,他在自己的身體之上,不斷連續拍打!下一刻之時,左右手中也是各自捏着許多的魔法卷軸!

全部都是五行之鏈!

“倒要看看你能猜到哪個是我!”

周陽速度奇快,原本扔下的魔法卷軸,還能被這黑影之人身上的火焰灼燒的灰飛煙滅!可當周陽的身子只在十米左右的範圍移動!

剛好在自己一腳踏出而觸摸不到的地方,遊走!這種方法頓時讓黑影之人微微一怔!

就這麼一怔之下,他鎖不定哪一個纔是周陽了!必定,十米之內,許多的淡藍色光暈泛起,頓時也有着更多的固若金湯呈現。

“給我碎!”

找不到周陽的本人,這人頓時心中煩躁,自己大喝之後,身體周圍的火焰頓時化作赤紅的鬥氣,如氣浪一般四處散開!

猛然轟擊在那些淡藍色的固若金湯之上。

“砰砰砰!”

無爲境中期的實力,自然是強大無比!一瞬間,這些氣浪便是把周陽的那些單獨固若金湯完全瓦解,支離破碎,消散在天地之間。

除了周陽面前還有。

“還想跑!”

下一刻,他發現了周陽所在之地!準確的說,他感觸到了周陽左右手中,剛剛捏碎的五行之鏈卷軸,那剛剛呈現出來的一元破的火焰!


“同樣的招數,根本別想使用第二次!給我過來!”

聽着狂傲不屑的傳音,周陽也再次發現,那些剛剛凝聚成形的一元破火球,朝着這黑影之人聚集而去。

只不過周陽並沒有動!

而是速度更快的在自己的背後,捏碎了一把五行之鏈的卷軸!具體多少卷,連周陽一時間都沒有數!

他知道,自己的五行之鏈,其中凡是火系的一元破,對於敵人不光沒有效果,反而是增添敵人的攻擊力!但,周陽要的是,那些五行之鏈其中的虛無!

虛無,纔是對付黑影之人,重要的存在!

隨着自己的傳音落下,黑影之人好似輕輕踏步,便來到了周陽身前!

“給我死吧!”

憤怒的黑影之人,指揮着更多的火焰轉化爲鬥氣,以及原本週陽的一元破火球,朝着周陽的身體暴虐襲來!

感觸到,自己身後的虛無一元破,成型不少!看着那暴虐而來的鬥氣,以及自己的一元破,周陽的臉上沒有恐懼,反而還帶着一絲不屑的冷笑。

“轟!”


下一刻,周陽的身子就猶如被打出去的炮彈,高高拋起,在空中,鮮血如霧,噴灑而出!

原本看着周陽被自己重傷,黑影之人心中本該高興!可想起周陽被擊飛之前的那抹冷笑,心中又是一種危機感而出!

瞬間,看着又是十多個黑色的元素球體,他卻是冷笑不已,恍如自言自語的說道:“還是老一套!我說過,使用過一次的招數,第二次使用根本對我無效!”

下一刻,他如影隨形一般,按照周陽拋飛的痕跡,急速掠去!就彷彿,等待周陽掉下來之時,也就是周陽斃命之時。


當然,他也是自認爲躲開了那十多個黑色魔力團的襲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