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瑩瑩這會兒正在跟朋友煲電話粥,閒聊的時候無意中說起了最近死人太多的事兒。

0

“你知道嗎,最近真的是超忙的,以前送來的大多數都是老人,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全都是年輕的,我跟你說啊,其中有幾個長得真好看,只可惜,年紀輕輕就這麼沒了。”朋友在電話那頭說着可惜的話,還不停的唉聲嘆氣。

“我知道,上次我就遇到一個,那帥哥長得真心帥,就是年輕輕的,聽說沒病沒災的就這麼沒了,你說奇怪不奇怪。”周瑩瑩腦海裏閃現過之前自己在殯儀館看到的那張照片。

“說的就是啊,這好好的人說沒就沒了,也不知道咱們會不會也這樣。”朋友開始擔心,誰知道下一個會不會是自己,自己這也是沒病沒災的,好好的。、

“胡說什麼呢,咱們壽命長着呢,你就知道瞎說!”周瑩瑩嘴上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心裏還是糾結的,自己的陽壽現在都被換走了,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活着到老呢。

“說的也是,咱們平時多做善事,給自己積德,老天爺肯定能讓咱們長命百歲的!”朋友繼續笑呵呵的說着。

因爲不想談論這種十分沉重的話題,周瑩瑩趕緊隨便找了個話題,就把這事兒扯開了過去。

張昊天吃過早飯,想着這事兒真的需要周瑩瑩幫忙,不管怎麼說,她知道的就是比自己知道的多,於是,張昊天攥着那張寫有生辰八字的字條,直接去了周瑩瑩的家! 這邊周瑩瑩剛掛斷電話,那邊張昊天就已經開始敲門了。

周瑩瑩開門,當看到張昊天的時候覺得有些奇怪,“你不在家裏睡覺,來我家做什麼?”

最近幾天張昊天幾乎每天都在墳地值夜班,早上回家都要好好的睡個覺,就算是來自己家裏基本上也都是下午了,今天怎麼早早的就來了?

“先進去再說!”張昊天沒多說,直接邁步進門。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一臉的嚴肅,心裏也忽然緊張起來,心說不是墳地那邊又出了什麼事兒吧!要真的是,那這還真的要變得複雜了!

順手關上大門,周瑩瑩跟着張昊天坐在了茶几旁邊的沙發上,等着張昊天開口。

然而,張昊天還沒說話呢,就先把手上那張寫有生辰八字的字條遞給了周瑩瑩,“你看看生辰八字,有什麼問題沒有?”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臉上更加嚴肅了,伸手接過那張字條,掐着手指頭算了兩算,“沒什麼問題啊,陽年陽月陽日,就是時辰稍微偏了一點兒,不然連時辰也都占上了,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這好好的怎麼突然讓自己看上生辰八字了,張昊天改行算卦了?

我非痴愚實乃純良 可也不對啊,要是真的變成算命的了,總也不至於只讓自己看生日時辰啊,還有,自己也就會看個月份,其他的命數,自己根本就不會看啊!

“是不是看不出來太大的問題?我也看不出來,這個八字是昨天晚上一個人給我的。”張昊天簡單的把頭天晚上的事兒說給了周瑩瑩聽。

“你是要管這件事兒嗎?”

“這事兒真的是太奇怪了,我本來也不想管的,但是這人家都找上門來了,說的也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的,我看着於心不忍。”

“咱們現在的事兒已經夠麻煩了,哎,你是不知道啊,最近這樣的事兒出現好多了,死因全都一樣,就是沒有死因!好多都是好端端的就這麼沒了,我剛纔跟我朋友聊天的時候還說這事兒呢,估計啊,真的是不太好管。”

“那怎麼辦?我這都答應人家了,好歹也要知道那小子的死因啊!”

“這事兒,要不你試試召喚那傢伙的魂魄,我記得這小子,好像也沒死兩天,應該還在人間,走,試試看!”

周瑩瑩說着,就拽着張昊天,朝着自家的供桌方向走了過去,點燃了三炷香,嘴裏開始唸唸有詞,召喚着那隻鬼,讓他不管在哪兒,都要趕緊到這裏來!

就這麼召喚了好半天,別說是魂魄了,就連個毛都沒召喚出來!

“你不會是有什麼地方弄錯了吧。”張昊天好奇的問着周瑩瑩,要是沒搞錯的話,爲什麼召喚了這麼半天還是什麼都沒有?

周瑩瑩白了張昊天一眼,“要是不相信你自己來啊!真是的,這種事兒我還能弄錯了不成?”

“那爲什麼沒召喚出來?”

“我哪兒知道啊!沒準兒魂魄被帶走了,或者是被困在什麼地方了,這不是我說的算的事兒。”

“……”

張昊天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周瑩瑩說的也有道理,剛死的魂魄都很弱,一些東西都可以困住,沒準兒就真的被什麼給困住了。

可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事兒,還真的有些不好辦了呢!

就在張昊天和周瑩瑩全都沉默的時候,小女鬼丫頭從外面飄了進來,就這麼直挺挺的站在了兩人的中間,看了看周瑩瑩,最後把目光落在了張昊天的身上。

張昊天看着小女鬼丫頭回來了,急忙問,“有消息了嗎?”這事兒可是關乎到自己和周瑩瑩的性命,要是早點兒有消息,那自然是最好的。

然而,小女鬼丫頭仍舊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我找不到,就連我認識的那些鬼也找不到,那傢伙就像是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張昊天眼裏剛剛升起的希望,瞬間變成了失望了,這可怎麼辦啊,這都好幾天了,要是還找不到的話,這陽壽可就耗費的太多了啊!

周瑩瑩心裏這會兒也正在糾結這個問題,但是一轉身,周瑩瑩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那張生辰八字,急匆匆的拿了過來遞給了張昊天,“你讓她全找找這隻鬼。”

張昊天覺得周瑩瑩說的有道理,這剛纔周瑩瑩都費了那麼大的力氣了,可也還是沒能找到那隻鬼,這可是明明白白確定已經死掉了的,所以魂魄一定是被困住在什麼地方了,小女鬼一出去找,八成就能找回來了!

可當張昊天真的把這事兒說給小女鬼丫頭的時候,那丫頭臉上的神情瞬間變得詭異了,還朝着周瑩瑩的方向狠狠的瞪了兩眼,那意思就像是在責怪周瑩瑩,怎麼什麼事兒都要讓自己去做啊,一會兒找這個,一會兒找那個,當自己是什麼,獵犬嗎?

周瑩瑩心裏一顫,後背多少有些發涼,不知道爲什麼,周瑩瑩總覺得這隻小女鬼丫頭對自己有着莫名其妙的敵意,好幾次了,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按說這隻小女鬼丫頭是自己的親姐姐,就不說所謂的姐妹情深,手足親情,自己貌似沒做過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兒吧,爲什麼要這麼敵對自己?

不等周瑩瑩想更多呢,小女鬼丫頭已經轉身離開了房間,執行張昊天給的任務去了。

周瑩瑩看着小女鬼丫頭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像是在思考着什麼,就順嘴問了一句,“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是自己養鬼養的不好,還是什麼問題?

“我總舉得她不喜歡我。”周瑩瑩直接回答,但是並沒有把自己的感覺全說出來。

“不喜歡?我看你是想多了,你自己也說過,被養着的小鬼是沒有太多情緒的,就算是喜歡或者不喜歡,那也是對她的主人,也就是我,跟你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呢?”張昊天覺得周瑩瑩就是想太多了。

周瑩瑩看了張昊天一眼,“或許,是吧,我沒事兒,我就是隨便說說。”不得不說張昊天說的很有道理,那是一隻鬼,還是被豢養的鬼,哪兒就來的那麼多情緒,自己一準兒是庸人自擾了。 本以爲小女鬼丫頭會很快帶回來消息,或者是直接把那傢伙的魂魄帶回來的,可一直等到晚上,張昊天和周瑩瑩也沒等到小女鬼丫頭的消息。

就會張昊天準備去墳地上夜班的時候,周瑩瑩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接聽一看,發現居然是白天給自己打電話的好友家裏!

聽完電話裏的內容,周瑩瑩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掛斷電話傻愣愣的看着張昊天。

這會兒張昊天還沒出門,看着周瑩瑩發愣,趕緊問了一句,“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周瑩瑩這種神情自己前些天剛看到過,就是在她得知自己父親已經一命嗚呼的時候,難不成,她家裏又有什麼親戚過世了?

“我一個朋友死了。”周瑩瑩蒼白的說着,沒有任何語氣,就像是機器人一樣的陳述着一句話。

“死了?”張昊天有些不理解了,雖然周瑩瑩和自己也都是普通人,但是最近經歷的生老病死也確實是太多了,所以對於這種事兒,一般說來,應該看的很淡淡然纔是,爲什麼會這樣?

還有,不是自己區別對待,但是這普通的朋友,也不是至親的人,死了至於傷心成這樣嗎?

雖然張昊天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並沒有真的要說出口的意思,嘴上還仍舊是說着不疼不癢的安慰的話。

盛唐紈絝 “和其他的那些死者一樣,沒有生病,沒有外傷,甚至什麼都沒有,就這麼走着走着,倒在地上就死掉了。”周瑩瑩繼續陳述着電話裏的內容,大腦都有些不太好轉了。

早些時候她還跟自己說長命百歲呢,還說這種事兒肯定不會落在自己頭上,再說了,沒準兒那是什麼疾病呢,自己身體健康,肯定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可這話音還在這裏,人就已經沒了,還是真的沒有任何症狀的沒了!

張昊天的眉頭擰的更緊了一些,“看來,這事兒還真的要好好調查一下了!你朋友現在在哪兒呢?咱們趕緊過去招魂!”

要說之前召喚的那隻魂魄被困在什麼地方了,這次的是新死的,正常情況下,魂魄就應該在屍體附近,相對要好抓一些。

這要是真的抓住了,一切也就算是真相大白了!

周瑩瑩這會兒也回過神來了,瞪大了雙眼看着張昊天,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急匆匆的換了一身衣服,拽着張昊天就朝着醫院的方向衝!

要是這會兒快點去醫院興許還來得及,剛纔她家裏給自己打電話的時候說過,她的屍體現在還在醫院裏,正等着殯儀館的人來呢!

張昊天緊緊的咬着牙,半聲也沒吭,就這麼跟在周瑩瑩的身後,急匆匆的朝着醫院的方向趕。

剛一到醫院,周瑩瑩就給朋友的家屬打電話,說是自己想見朋友最後一面,讓他們趕緊告訴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

這事兒本來一出門的時候周瑩瑩就在做了,就是希望家屬不要隨便的移動屍體,至少在自己和張昊天到之前不要動。

可不知道爲什麼,手機一直就是接不通,估摸着應該是正在通知所有的家屬,所以才佔的線。

好在到醫院門口的時候,電話終於打通了,也幸好對方還有一些手續沒辦完,所以屍體暫時還停留在醫院裏面。

周瑩瑩問了詳細地址,繼續拽着張昊天朝着醫院後面的臨時太平間衝。

一進門,周瑩瑩看着躺在冰冷牀上的朋友,心裏說不上來的難受。

她是在殯儀館工作的,自己一回來的時候就認識她了,雖然自己和她認識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那種一見如故的感覺真的是相當的強烈,每次和她聊天都能說好久好久,所以現在人變成了這樣,心裏要是不難過纔是奇怪呢!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難受,知道周瑩瑩是不可能幫忙自己招魂了,再說了,周瑩瑩還要給自己擋一下,讓她去和那些家屬說話,自己也好能安靜的招魂。

周瑩瑩也還真的是這麼做的,抓着好友的家屬不停的說着可惜的話,說的兩邊全都心裏不舒服。

這是張昊天第一次學着招魂,這種地方點燃幾根香,或者是焚燒什麼符是不可能的了,就不說周圍有沒有人看着,就說天棚頂上的攝像頭也不是吃素的啊!

想來想去,張昊天伸出右手,重重的深呼吸了兩下,隨後把右手按在了屍體的額頭上。

記得之前三叔沒的時候,自己的手觸碰到了三叔的屍體,所以那屍體上驅鬼的符落在了自己的手心上,自己現在就要用這道符,來召喚這隻鬼!

張昊天默默的閉上雙眼,右手手心傳來冰冷的寒意,張昊天咬緊牙關,開始默默的唸叨着這屍體的名字,希望可以趕緊把遊蕩在附近的魂魄找回來。

然而,不管張昊天怎麼努力,結果也還是一樣,那就是根本就召喚不出來!

這事兒就奇怪了,這傢伙是新死的,魂魄就應該在這附近了,爲什麼自己召喚不出來?

想來想去,張昊天決定去找門外的周瑩瑩,她可是有陰陽眼的,這附近有沒有鬼,有哪隻鬼,她只要看上兩眼,基本上都能看的出來,當然了,刻意迴避的那種除外!

周瑩瑩聽着張昊天這麼一說,眉眼間也閃現出驚訝的神情,看着周圍沒什麼人正注意着自己,於是湊到張昊天跟前,小聲的說:“不是吧,你都召喚不出來?”

“是,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要是真的召喚出來了,我還回來找你做什麼?”張昊天也壓低了聲音。

周瑩瑩抿着嘴,本來想懟張昊天幾句的,但是現在不是時候,只能跟着張昊天再次進了停屍的房間。

房間裏的溫度仍舊沒有半點能上升的意思,周瑩瑩穿的不多,剛纔進來的時候就差點打哆嗦了,這次,直接哆嗦了兩下。

仔細的看了看周圍,周瑩瑩確實發現了很多淡淡的影子,一看就知道都是新死的鬼。

那些影子一個一個的全都耷拉着腦袋,乖乖的站在自己身體所在的櫃子旁邊,像是等待着被誰帶走一樣。

可就是這些新死的鬼當中,並沒有自己的那位好友啊! 周瑩瑩很不理解了,想抓一隻出來問問,看看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加好友的魂魄被誰帶走了。

可週圍那些鬼,或者說是魂魄的,全都是昏昏沉沉的,一看就知道了,根本就什麼都回答不了,甚至有的一些連自己已經死掉了都不見得能知道!

周瑩瑩又看了兩圈,漸漸的放棄了自己的想法,轉身把自己看到的那些全都說給了張昊天聽。

張昊天這會兒也覺得奇怪了,“其實你看到的那些我也看到了,我不知道是我召喚出來的還是什麼時候出來的,哎,這事兒真的不好辦啊!”

周瑩瑩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贊同了張昊天的想法。

就在兩個人默默的站在那裏想辦法的時候,負責看管太平間的工作人員走了進來,提醒他們不要在這裏站的時間太長了。

那工作人員只說這裏的溫度低,人停留時間長了容易感冒什麼的,但是周瑩瑩和張昊天聽的出來,工作人員真正的目的是擔心有惡鬼出來害人,畢竟這裏的陰氣不是一般的重。

張昊天和周瑩瑩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後,對工作人員說了感謝的話,轉身前後腳離開了臨時太平間。

出門的時候周瑩瑩發現朋友的家屬已經離開,想來應該是去辦理手續,或者是準備後事去了,也就沒在意思。

離開了醫院的範圍,張昊天看着周圍沒什麼太多的人,開始弱弱的問着周瑩瑩,“你說,他們會不會是被人抽走了魂魄,所以才死掉的,所以纔沒了魂魄?”

“這個我想過,還真的有可能!要說之前的鬼是因爲被困住了,那我朋友是新死的,周圍我都看過了,根本就沒有能困住鬼的東西!所以,這極其有可能是被抓走了!”周瑩瑩擰着眉頭說着。

可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害人,那爲什麼會選中這些人?

周瑩瑩猛的又想到一件事兒,“對了,過段時間就是我那個朋友的生日了,我聽她提起過,她還說到那天自己家裏會舉辦一個趴體,讓大家一起過去熱鬧熱鬧,我還特意問了時間。”

說到這裏,周瑩瑩掐着手指不停的計算着,好一會兒之後,周瑩瑩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緊張了。

“怎麼了?”張昊天也跟着緊張了起來。

“我大概算了一下,我那個朋友的八字也很特殊,也是陽年陽月陽日,具體是什麼時辰的我不知道。”周瑩瑩擰着眉頭說着。

“不是吧!”張昊天十分驚訝的說着,心裏默默的合計着,這兩個都是陽年陽月陽日的機率,還都莫名其妙的死掉了,這種機率簡直是低到不能再低了,除非真的是有人想要害人!

“沒什麼是不是的,現在已經這樣了,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周瑩瑩理解錯了張昊天的驚訝。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現在已經有兩個生辰八字差不多的了,也不知道另外的那些會不會也是這樣的。”張昊天若有所思的問着。

周瑩瑩這會兒也正在擔心這件事兒,“這個想知道也不難!”說着,周瑩瑩直接摸出手機,給殯儀館那邊認識的人打了個電話,讓他幫着看看最近死掉的那些人,就是莫名其妙死掉的那些,他們的出生日期是多少。

這對於殯儀館來說簡直是輕而易舉的,所有到這裏“報道”的,全都需要做詳細的登記。

掛斷電話沒多大一會兒呢,周瑩瑩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摸出來一看,發現朋友已經把那些人的名字還有出生年月日以信息的形式發了過來了。

周瑩瑩給張昊天看了一眼,之後兩人急匆匆的奔着墳地的方向出發。

剛一到墳地,老六也正好收拾好東西要走,看到張昊天和周瑩瑩一起來了,老六笑呵呵的開着玩笑,“哎呦喂,這晚上值班還帶着個美女,這肯定不寂寞!”

“你想多了,她等會兒就走了!”張昊天笑呵呵的回答,心說還不寂寞呢,一會兒算完那些生辰八字,周瑩瑩肯定就要回家了,這破地方,一個人都擠的要命呢,要是真的兩個人,根本連身都轉不過來了!

周瑩瑩也笑着迴應了老六幾句,氣氛要多輕鬆就有多輕鬆。

老六看着時間也不早了,趕緊又開了兩句玩笑之後,轉身拎着那個破保溫杯,哼着小曲兒回家了!

看着老六離開,張昊天和周瑩瑩重新嚴肅起來。

簡單的看了看信息上的那些名字還有生日,張昊天和周瑩瑩真的笑不出來了,這接連死的人不是一個兩個,這一下就十幾個啊!

想來,這種小地方一下要是死掉這麼多人,這絕對是大事兒了,也不知道會不會弄的人心惶惶的。

還有,要是真的有什麼疾病或者是其他的什麼原因造成的死亡也就那樣了,現在完全什麼都沒有,這人說沒就沒了,換了誰,肯定也不會不擔心的。

周瑩瑩和張昊天簡單的分了一下,一人算一部分,這樣的速度會相對較快一些,就這樣,兩個人全都不吭聲,一個查詢着手機上的農曆日期,一個不停的擺弄着手指頭,想知道那些日期是陰,還是陽!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兩個人終於全都算完之後,這一看,發現這些人當中幾乎全都是陽年陽月陽日出生的!

雖然那些人的年齡不同,但是居然算下來,有着很多的相同之處!

“你說,會不會真的有人暗算了這些人?”張昊天猜測着,實際上心裏基本上也已經知道答案了。

這種死法,這種巧合,根本就不可能是正常死亡了,但是張昊天心裏還是無比的希望這全都是意外。

“我記得那天你帶了一袋子泥巴回來,說是在美食城試吃的,早上你說過,那個死者是在美食城吃過飯,這些人不知道有沒有也在那裏吃過泥巴。”

“你是懷疑這一切都跟那個美食城樓上有關係?”

“我就是猜測一下,對了,你說當時還有幾個人一起吃飯的,你還能記得那些人的長相嗎?”

“當然能了!那時候那些人的吃相實在是不敢恭維,就好像是很多天沒吃過東西一樣,狼吞虎嚥的,想不記得都難!”

“既然這樣,我再跟他們要來那些死者的照片,讓你看看當中有沒有也在美食城樓上吃過飯的!” 張昊天覺得這個辦法不錯,當時那些吃泥巴的人自己還記得清清楚楚的,只要讓自己看一眼照片,自己肯定能認得出來!

倘若那些死者真的全都是吃過泥巴的人,或者是大部分都吃過,那就說明這件事兒肯定跟美食城樓上的那些鬼有關係!

“你說,那傢伙要這麼多陽年陽月陽日的人的魂魄做什麼?”張昊天好奇的問着,倘若這件事兒真的是那些鬼做的,那他們要這些人的魂魄有什麼用途?是能讓他們重新回到人間呢,還是有什麼其他的用處?

對於張昊天來說,真的很難想象,這都已經變成鬼了,到底還有什麼樣的目的。

“人的魂魄用處可就大了,有的人用人的魂魄延年益壽,也有的人用這種人的魂魄煉化小鬼,總之,肯定不會是什麼好的用處了。”周瑩瑩十分鄙夷的說着,能做這種事兒的人,肯定也不會是什麼好人了。

不知道爲什麼,當週瑩瑩想到“人”這個字的時候,忽然想到,“你說,這事兒會不會是什麼人策劃好的?”

“人?”張昊天不明白周瑩瑩的意思。

“你想啊,如果這事兒的主導者是一隻鬼,那鬼要人的魂魄能做什麼?想要多個手下聽自己的話,幫自己做事兒嗎?要真的就只有這麼點兒目的,那直接附近隨便抓孤魂野鬼就是了,爲什麼還要害人?要知道,這些鬼害了人之後,這往後投胎轉世就別指望了,最後只能變成厲鬼,和這個世界沒什麼太大的緣分了,弄不好啊,還會受到很嚴厲的懲罰呢!”周瑩瑩擰着眉頭說着。

被這麼一說,張昊天也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你的意思是,這件事兒不是鬼弄的,是人操控鬼這麼做的?”

“就是這個意思!不過這也是我的猜測,在事情調查清楚之前,還是不能太肯定這個說法。”

張昊天輕輕的點了點頭,就像是在同意周瑩瑩的說法一樣。

房子裏又是一陣安靜,外面的夜風一陣吹過一陣,吹的樹葉沙沙作響。

周瑩瑩和張昊天幾乎不約而同的看向窗戶外面,腦袋也全都是一片空白。

當週瑩瑩的手機再次響起來的時候,兩個人全都被嚇了一哆嗦。

終於趕緊看了看手機,發現是朋友把那些人的照片發過來了,趕緊給張昊天看了一眼,“你看看這些,你見過嗎?”

周瑩瑩這意思就是讓張昊天看清楚,這些照片上的人是否就是在美食城樓上吃泥巴的那些人。

張昊天仔細的看了看,之後重重的點頭,“沒錯了,這些人當中有幾個全都是在美食城樓上見過的,就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全都是!”

“剩下的那幾個呢?”周瑩瑩好奇的問着,如果說一部分是在美食城樓上被鬼餵過泥巴,那剩下的那些呢?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或許,他們是在我前面,或者是後面去的那地方,畢竟我只進去過一次,那地方不會只開放一次的。”張昊天擰着眉頭說着。

倘若這些人全都是被那些鬼害死的,那地方還一直開放着,也就是說,很有可能現在就有人在那樓上吃泥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