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再次起了變化,猶如千百隻孤魂野鬼在我們周圍快速的遊動,並且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0

“不行了,快撤,這些行屍和野鬼越來越多!”薛博福已經感到力不從心,他不想古河村的事兒再次上演。

馮青也察覺出了不對,也想脫身,他們把戰圈已經拉到了外面,竟然連他的徒弟李佳一也不管了。

我從揹包裏拿出一把冥錢,拿着搖鈴衝進了最中間,擡手把冥錢撒了出去。

“龍空,你幹嘛?”

薛博福已經逃出了戰圈,到了楚菡身邊,剛扶起她就看到我衝了出去。

“冥錢鋪路,萬屍歸來。”隨着我的手搖動,一陣銀鈴聲響起來,那些行動的行屍全部停下了動作,如同一堆爛肉般看着我。

隨着我快速搖動,那些行屍慢慢朝我聚攏,就連那雙黃紙鞋和白影也靜立在了空中。

“趕屍人!”

站在薛博福身旁的那兩個玄門中人忍不住大叫出口,馮青臉部肌肉抖動了下,下意識的摸了摸乾坤袋裏不動彈的狐狸,迅速的朝外圍跑去。

“馮青,你以爲你能逃嗎?”

我手搖鈴閃動加快,恨意也在我心裏滋長,學着爺爺的樣子吼起來“咦喝瑪雅,殺死他!”咬破手指灑向空中。

這些行屍像是受到了命令一樣,全部朝馮青的方位急速而去,並且分路截擊他!

(本章完) 薛博福等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怎麼也想不到,我會向馮青出手!

“我們過去幫忙!”

兩位玄門中人招呼豢養的厲鬼要從後面攻擊我,被薛博福伸手攔住了“這是行屍,不是鬼怪,你們確定能對付得了?”

薛博福看着數十隻行屍把馮青半包圍住,臉上也露出了無奈,他深知被一羣行屍圍攻的厲害!

“那,這”

兩位玄門中人木楞的看着薛博福“我們就坐視不管?”

薛博福沒有回話,其中一個偏瘦的人說道:“趕屍一脈不是滅絕了麼?”

“你們帶着楚菡和李佳一先走!”

薛博福說了這麼一句,而後把楚菡交給了其中一人,另一個人快速的奔過去扯起了李佳一。

“你們以爲還能離開這裏?”

遊絲般蒼老的聲音響起,就像是有人站在了薛博福等人的身後。

薛博福眉頭一皺招呼自己的厲鬼左右看着“誰?出來!”

回答他的卻是陣陣陰風,風停,一個白影閃過卷着李佳一和那個玄門高人側飛出去,而後一雙黃紙鞋踏踏的走過來,在它後面是一具無頭,乾癟,發黑的死屍!

這具黑屍周身散發着一股流動的氣流,暗綠色,就如同暴露的血管,而裏面流動的卻是黑水!

陰風呼嘯,黃紙鞋每走一步,黑屍就緩緩跟上。

薛博福身前的厲鬼,顫抖着發出了陣陣嗚鳴,他本人也緊張而又帶着一絲的恐懼!

他猛然回頭看着那個扶着楚菡,個子高挑的玄門中人“蘊鐸,你帶小菡先離開這裏!”

石蘊鐸青灰色卦袍飄動,他堅毅的臉上寫滿了震驚,衝薛博福點點頭,側腰抱起楚菡就朝後面黑暗中跑去。

“踏踏”

黃紙鞋發出的腳步聲更大了,並且加快了速度,後面的黑屍儘管沒頭,還是發出了一聲震徹心扉的叫聲“嗷嗚。”聲音淒厲,伸開手臂向薛博福奔來。

薛博福也不甘示弱,握着手術刀,招呼顫動不已的厲鬼撲了上去,而那雙黃紙鞋,朝石蘊鐸和楚菡的方向追去!

我這邊,眼看就能把馮青圍住,不知他用了什麼祕法,幾張靈符灑落之後,周圍行屍竟然不動了,趁着這空檔,他逃

了出去。

我手搖鈴再次搖動,從揹包裏拿出一沓冥紙撒了出去“天玄地清,律令九章,吾鈴搖動,萬屍伏藏!”

“嗚嗚”

行屍們爆發出了陣陣悲鳴,速度再次加快,朝馮青趕了過去,我緊隨其後。

不想,已跑出二里路,馮青再次落入行屍包圍之中。

“交出來!”

我冷聲對馮青說道:“就算是你是玄門高人,對付虛幻的鬼怪之物還能應付,對付行屍怕是、”

馮青召喚出來兩隻厲鬼,樣子猙獰的看着我“呵,誰死還不一定!”

“殺!”

我手搖鈴轉動,暴喝一聲。

這羣行屍如同兇惡的狼犬朝馮青撲食而去,馮青拿出靈符不停拋灑,命令兩隻厲鬼衝進了行屍羣中。

讓我沒想到的是,馮青邪門歪術多的很,短短一分鐘,他在兩隻厲鬼的幫助下就肢解了十多隻行屍。

我開始以爲是馮青道術深厚,當我看到他手上那一閃一閃的戒指時,就發現了端倪,這一定是什麼辟邪的寶物,問題一定出在這戒指上面!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我忽然記起《養屍術》上記載:屍若借力,破陰陽,斷五行,陰之內,陽之對!從揹包裏找出了爺爺留下的乾坤鏡,又拿出一盞七星燈,點燃之後放在天上“上領三清,下應心靈,引天地之氣,虛幻陰陽,咦喝瑪雅!”

“轟”

七星燈徹底燃燒起來,就像是一顆燃燒的圓月,我拿着乾坤鏡,照了過去,經過鏡子反射,形成一道白光,行屍們昂頭張嘴開始吸食。

馮青扭頭看了我一眼臉色一變,飛身朝我躍過來。

“哼!”

我直接手搖鈴一晃,那些行屍們眼睛泛着綠光抓狂着,怒吼着對馮青發起了攻擊,這次,直接一個照面,馮青就被行屍們扯了下來,兩隻厲鬼也被圍在其中。

實體與虛幻的鬥爭中,我逐漸取得了優勢,馮青渾身血淋淋的強撐着在行屍中間竄動,他本身就是凡體肉胎根本就經不起行屍們抓扯、撕咬。

我拿着手搖鈴靠近馮青,眼睛盯着他腰間的乾坤袋,看到裏面不動了,我內心如同刀絞,雙眼竟然噙滿了淚水:狐狸姐姐,我來了。

很突然的,一陣風過,夾帶着一股子燒香的味道,讓我根本想不到的是,被我控制的行屍竟然出現了騷亂,並且身體開始潰膿腐爛!

“孽畜,受死!”

一聲雄厚的聲音響起,接着兩個一黑一白長衣老人從出現在行屍中間,並且揮動着手裏的短劍。

簡直就是屠殺!

他們如快刀斬亂麻,肆意的揮霍,那些行屍,定在原處任憑他們屠殺,我搖動了幾下搖鈴,根本就不管用。

“年輕人,隨意殺人會有報應的!”

白衣老人轉過頭看着我,臉色不怎麼好看。

“謝謝兩位前輩!”

馮青已經虛弱不堪,整個人倒在地上,剛纔的一戰還讓他心有餘悸!

我沒理那個白衣老人,徑直朝馮青跑過去,我要取回那個乾坤袋。

“想讓我動手?”

黑衣老人直接擋在了我的身前,用手頂着我的胸口,沒有回頭對馮青說道:“能走的話,就去療傷!”

“不能放他走!”

我盯着黑衣老人,我看到馮青搖晃着站了起來,心裏焦急無比幾乎是大吼出來“他要是走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呵呵,好狂妄!”

白衣老人解決了所有行屍之後,走過來。

這時,薛博福等人都是渾身乏力,滿身鮮血,從殯儀館方向攙扶着走過來,顯然他們被這兩個老頭救了。李佳一就像是一個血葫蘆,被他們在地上拉着走,這裏卻不見了楚菡和石蘊鐸。

眼看馮青走遠,而我卻被黑衣老人抓着不放,我忍耐到了一定程度:你們都得死!

我話音剛落,馮青驚叫一聲,整個人滿口吐血倒飛了過來,在他前面跟來了一具沒有頭的黑屍!

“它復活了!”

薛博福大叫了一聲。

聽到後面動靜,黑衣老人放開了我,往旁邊閃躲,幾乎在同時馮青砸在了我的腳下,我毫不憐惜的過去一腳踩在了他的胸口上,彎腰取出了乾坤袋,趕忙打開,看到了裏面奄奄一息的狐狸姐姐,我怒火心中燒照着馮青的胸口用力跺了幾腳!

而此時,黑屍也到了我的面前,與我僅僅一毫米的距離,那股陰冷,讓我似乎掉進了冰窟窿!

(本章完) 我呼吸有些急促,緊盯着這具黑屍,它沒頭!

一低頭就能看到他那好似硬生生被扭斷的脖子,裏面骨骼、血管分支清晰可見,它離我如此的近,僅僅一毫米的距離。

我緊緊抱着狐狸姐姐,目不轉睛的看着這具黑屍,我不確定它下一步要做什麼。

整個場面出奇的靜,沒有一個人發出聲音,因爲背對着,我不知道薛博福等人的表情,能看到一黑一白兩個的老頭的表情,他們距離我一段距離,雖然謹慎的盯着這具黑屍,但他們卻沒怎麼表態,似乎想靜觀其變。

我知道他們的意思,這是壓根就不想幫我。

我嚥了口唾沫,腳下還踩着馮青這個混蛋,本想向後退一下,誰知馮青竟然抱住了我的腿!

這個王八蛋臨死也要拉個墊背的,我頭上冒出了一層冷汗,黑屍依舊站在這裏沒動,我腳要麻了,這樣僵直這也不是辦法,交流更是行不通的。

想到交流,腦袋裏一道靈光閃過,浮現出婆婆跟我說過的話:屍者,懂語也。

醞釀了很久,我終於脫口而出:“謝謝!” 異域農場 沒話說,說聲謝謝很合適,如若不是它,狐狸姐姐早就被馮青帶走了。

幾秒後,這個黑屍還是沒動靜,在場的所有人也都很沉住氣,竟然也不開口。

“呼。”

一道陰風閃過,黑屍竟然擡起烏黑、乾癟的手卡着我的脖子,把我頭貼在了它斷裂的脖子上,腥臭和陰冷讓我的心都快要爆炸了。

“山村,死屍!”

突然,聲音從這具黑屍的體內傳了出來,更像是從深埋的地下!

又是這四個字!

它不殺我,卻對我說這四個字!

這四個字,一定隱藏着什麼!

沒等我震驚完,這具黑屍突然放開我,迅速轉身,朝黑衣老人撲了過去,行動如閃電。

黑衣老人猛然一驚,想不到這具黑屍突然向自己撲來,來不及多想就朝後掠去。“白衣老人反應過來,動身上去幫忙,誰知一道白影就像是從天而降將他擊飛了出去!

“噗。”

白衣老人這次像是受了重創,直接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緊跟着從他身後浮現出一雙黃紙鞋!

重生之邂逅良緣 整個事件兒來的太過於突然了,腦袋根本就轉不過了,我不是傻子,根本就不用多想,那就是跑!

我踢了一腳地上的馮青,見他哼了一聲,確定活着,索性就不管他,轉身朝薛博福跑過去“快跑,還愣着幹嘛!”

總裁,吃完要認賬 經過我的提醒,薛博福和另外一個玄門中人反應了過來,兩人先是驚呆的看着正在酣戰的一黑一白老人。

我伸手抓着滿身血的薛博福就朝後跑“不想死的早就趕緊走,這些東西不是你們所能對付的!”

另外一名玄門中人聽到我的話,也打消了要去幫忙的想法,瘸着腿也跟着我們跑起來,管都沒管地上的李佳一。

生死關頭,人不爲己天誅地滅!

他們不管,我更不會管,就讓這四個人自生自滅!

自作孽不可活!

我和薛博福還有那個玄門中人一口氣跑出了很遠,路過殯儀館的時候,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這一看差點一頭栽在了地上,我竟然看到白小鵬站在殯儀館門口朝我揮動着已經潰爛的手臂,他的另一隻手上竟然抓着楚菡扔下的那件淺藍色工作服!

看到我回頭,白小鵬竟然衝咧嘴笑了起來,那種笑充滿着陰森和恐怖,估計誰也接受不了大晚上的一個死去很久的人站在你對面對你笑!

我倒吸一口冷氣,再次加快了速度,半路攔到了一輛出租車,坐上車,我回頭朝後看了一眼,這一看讓我恐懼再次加深,空曠的馬路上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臃腫的身材,讓我記一輩子——王大娘!

不可能!

我揉揉眼睛再次看,她還是定那裏,並且她的肚子似乎又大了。

幻覺,絕對是幻覺!

我渾身驚起了冷汗不說,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太詭異了,王大娘被狐狸姐姐吸食了屍靈,不可能活下來,這一切讓我再次陷入崩潰的邊緣。

真後悔今天晚上來這個殯儀館!

隨着車子往前跑,我的心不是那麼沉重了,儘管這樣子,還是不敢回頭看。

我的思緒全亂了,以至於司機問話,我竟然一句也沒聽到,司機爲人很好,直接把我們三人帶到了就近的一家醫院,幫我叫了醫生,我想付錢,可是揹包

裏全是冥幣!

最後司機笑着揮揮手坐上了車,作爲答謝,我扔進了車子裏一張婆婆畫的神符,並囑咐司機:回去慢點,以後別再跑殯儀館那條線了。

司機疑惑的看着我不解的笑笑,開車離開。

我不知道他聽不聽我話,但還是希望他聽吧。

薛博福和另外一個玄門中人,被醫護人員送進了急救室,我並沒什麼大礙,受了一點輕傷,坐在醫院走廊裏的座位上休息。

我剛坐下,體內的那條小蛇又開始遊動了起來,這次是全身遊動,不是危險的信號。

我相當的疲憊,但也不想休息,趕緊打開乾坤袋,抱出了狐狸姐姐。它現在異常的虛弱,不過還是微微的睜開眼睛,對我眨巴了下,我當時差點流下眼淚。

儘管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我已經把它當成了最親近的‘人’之一。

我撫摸着它的毛髮,我能感覺出來,很生硬。

狐狸姐姐對我伸爪子指了指我肩膀上的揹包,我猛然意識到了什麼,趕忙從揹包裏拿出了黑蓮花,不等我坐下,狐狸姐姐就消失在了裏面。

我想它應該好好休息一下,不再打擾把黑蓮花收了起來。

我去洗手間好好清洗了一下身上,剛出門就碰到了一個人,愕然愣住,是那個送我們回來的司機!

他看到我張嘴笑了笑,我也笑笑,忽然發現他印堂發黑,這是不祥之兆!

“老哥,你來做什麼?”

我詢問道。

“沒啥,大兄弟莫激動,俺不是往你要車錢哩。”司機憨厚撓着頭:“我剛拉了四個受傷的病人回來。”他忽然壓低了聲音“不瞞兄弟,你說真是奇怪,我在殯儀館附近拉了三趟受傷的人了,第一次是一男一女,二次是你們,三次是四個受傷很重的男人。。”

我呼吸又變得急促起來,看着眼前這個憨厚的男人,沒想到是他救我我們出現殯儀館的所有人,但他印堂發黑、雙眼凹了進去,近期絕對有禍患!

隨後我鄭重對他說道:“老哥,你現在什麼也不要做,趕緊回家。”

“爲啥?”

wWW тт kān ¢ 〇

司機不解的看着我。

“你這兩天必有橫禍!”我直言相告。

(本章完) “呸呸呸。”

聽了我的話,司機直接照着地上吐了幾口,有些生氣的看着我“大兄弟你說這話就沒意思了,橫禍?嚇我呢吧,前天我剛找人算了一卦,近期要發大財,果不其然,今天中午準備出車,就看到車上有2000元現金,還有一張紙條,讓我今晚去殯儀館守着接受傷的人。。。”他發現自己說漏嘴了,趕忙捂住了嘴,搖搖頭不再說話。

儘管話沒說完,我整個身子已經抖動起來,一顆豆大的冷汗珠從額頭滾落下來!

“你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