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那個,老大,我什麼也也沒看見,你們繼續,繼續。”

0

說完,劉峯連忙退了出去,還順帶將房門給關上。

李逸低頭望着薛玉兒,輕聲笑道:“那個,玉兒,我們繼續?”

薛玉兒擡起頭,通紅的小臉,白了李逸一眼,嗔道:“繼續你個頭,我肚子餓了,去吃飯。”

經薛玉兒這麼一說,李逸也感覺有些餓了,便點了點頭,拉着薛玉兒走了出去。

一打開房門,劉峯探頭探腦地站在門外。


“臭小子,你站在這裏幹什麼?”

見到李逸憤怒的目光,劉峯縮了縮脖子,道:“老大,薛老讓我來問你們,要不要吃飯?”

“廢話,不吃飯當神仙?前面帶路。”

李逸一腳踢在劉峯的屁股上,劉峯哀嚎一聲,連忙蹦了出去。

進入大廳,薛老,薛東寧,魁梧男子,還有斗篷少年等人都已經等在那裏。

見到李逸和薛玉兒手牽手進來,魁梧男子迅速跑了過來,一把將兩人分開,衝着李逸嚷道:“臭小子,你是不是又欺負我妹子了?”

李逸知道了男子的身份,對他的行爲也不生氣,笑道:“哪有,我怎麼敢欺負玉兒。”

“沒有?”魁梧男子仔細看了薛玉兒一眼,轉頭怒道:“那我妹子爲什麼雙眼通紅?肯定是你欺負她了,看掌。”

說着擡掌便要拍向李逸,薛玉兒嚇了一跳,連忙拉着魁梧男子,嗔怒道:“哥,你幹嘛?”

“這小子欺負你,我幫你教訓他。”

魁梧男子摸了摸頭,笑道,只不過看向李逸的眼神仍舊充滿憤怒。

“逸哥哥沒有欺負我。”

薛玉兒低聲說道,說完便發現薛老等人滿臉笑意地看着她,羞得她臉頰瞬間通紅,深深地低下了頭。


“真沒有?”

魁梧男子狐疑地看了看李逸,隨即嘟噥着回到座位上坐了下來。

李逸有些無語,這魁梧男子對薛玉兒卻是很好,就是少了根筋。

李逸拉着薛玉兒的小手,很大方地走了過去坐下,望着薛老,道:“薛老,好幾不見。”

薛老笑着點了點頭,道:“你總算是來了,不然我都要被小姐剝皮抽筋了。”


“呵呵!”大家都笑了起來。

“我哪有。”薛玉兒不滿地嘟噥道。

薛老微微一笑,道:“行了,吃飯,李逸和小姐午飯都還沒吃,定然是餓了吧,先吃飯吧。”

李逸和薛玉兒確實是餓了,一陣狼吞虎嚥,美美地飽餐了一頓。

吃完晚飯,劉峯等人都去休息了,李逸卻被留了下來。

“李逸,該面對的你還是要面對,夫人要見你。”薛老看着李逸說道。

李逸點了點頭,該面對的遲早要面對。旁邊的薛玉兒也緊張起來,她母親一直不同意她跟李逸的事,這次相見,母親肯定會爲難李逸。

感受到薛玉兒的緊張,李逸拍了拍她的手,輕聲道:“放心吧,沒事的。”

拉着薛玉兒,跟在薛老身後,七繞八拐,好一會兒纔出現在無極商會的主殿。

殿門前站着兩個美貌女子,將李逸等人攔了下來。左邊的女子冷聲道:“薛老,小姐,你們不能進去,夫人只見李逸。”

薛老點了點頭,退到了一邊,薛玉兒卻是緊張地抓着李逸的手臂,俏臉因過於緊張而有些發白。

李逸拍了拍薛玉兒的小手,安慰道:“玉兒,沒事的,我只是去見我未來岳母,又不是洪水猛獸,放心吧。”

“誰要嫁給你了。”

薛玉兒俏臉微紅,隨即又面露擔憂地道:“逸哥哥,你小心點。”

李逸點了點頭,深吸口氣,邁步踏了進去,那凝重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他是去面對多麼恐怖的強敵。

主殿的大廳裏,一位中年美婦優雅地坐在主位上,悠閒地喝着茶。

在美婦兩旁各站着兩個清秀少女,手持寶劍而立,眼神冰冷,英姿颯爽。

“伯母好。”

李逸笑着打了招呼,態度不卑不亢。

中年美婦仍舊低頭喝茶,似乎沒有聽到…… 見狀,李逸值得再次道:“伯母好,小子李逸冒昧前來,多有打擾,還請見諒。”

中年美婦仍舊自顧自地喝着茶,連頭都沒擡,就連旁邊的兩名侍女都是目不斜視,直視前方,完全將李逸當做空氣。

李逸再次叫了兩聲,都沒有得到迴應,不禁暗自叫苦,這未來岳母竟然這麼快,這麼直接地,就開始刁難他了。

刁難第一步,無視。

挺直身軀,李逸盯着中年美婦看,面容與薛玉兒有些相像,不過多了幾分成熟的韻味,坐姿端莊,動作優美,看上去應該很溫柔,怎麼也不像是會刁難人的。

站了一會兒,見對方始終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李逸有些進退兩難,心裏也微微有些怒氣。不過對方是薛玉兒的母親,李逸也不好發火。

轉頭看了看,旁邊有一張茶具,李逸微微一笑,走到椅子上坐了下來,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悠閒的喝了起來。

既然你不理我,那我也將你當做空氣,看誰的耐心更好。

察覺到李逸的動作,中年美婦毫無反應,倒是她旁邊的兩個侍女微微偏頭看向了李逸,美眸中露出一絲好奇。

整個大廳寂靜無比,兩人喝茶的細微聲音都顯得有些響亮。

中年美婦和李逸都只管喝茶,彷彿整個大廳就只有他們一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兩名侍女看看中年美婦,又看看李逸,目光微閃,俏臉上滿是疑惑,不明白李逸和中年美婦到底想要做什麼。

時間緩緩流逝,大廳外等待的薛玉兒滿臉焦急,不知道李逸在裏面怎麼樣了,好幾次都想衝進去,卻都被門口的侍女攔了下來。

“小姐,你不要着急,夫人應該,不會爲難李逸吧。”

說這話之時,薛老明顯有些底氣不足,整個無極商會誰不知道,最反對薛玉兒和李逸的就是夫人,如果夫人不會爲難李逸,那才真奇怪。

薛玉兒咬着下嘴脣,美眸中滿是擔憂。

大廳中,李逸已經喝了十幾杯茶了,都快要吐了,偷偷瞥向中年美婦,發現對方依舊臉色如常,茶杯端起又放下,似乎從來沒有倒過水。

“靠!”

想了半天,唯有這個字能代表李逸此時的心情。搞了半天對方只是在做樣子,自己竟然傻乎乎地喝了十幾杯茶,太天真,太傻了。

明白過來後,李逸乾脆連茶也不喝了,直接端坐在椅子上,竟是開始入定起來。他是打定主意,只要對方不說話,他也不說。反正就算他開口說話,對方也不會理他。

中年美婦放下茶杯,終於擡起頭來,看着入定的李逸,眼中閃過一絲異光,這小子,竟然在她面前入定。

“你就準備這樣一直坐下去?”中年美婦終於開口,聲音很溫柔。

李逸雖然想以牙還牙,繼續入定,但這樣一來性質就變了。緩緩睜眼,吐出一口濁氣,望向中年美婦,笑道:“伯母定力非小子能比,唯有這樣,方有機會通過伯母的考校。”

中年美婦臉上微微露出一笑意,隨即很快隱去,道:“你這小子倒是會說話,不過,不要以爲這樣就能跟我的女兒在一起。門不當戶不對,玉兒跟你在一起,是不會幸福的。”

“未來的事誰能說得準,伯母怎知小子無法給玉兒幸福?”李逸眉毛一挑,含笑說道,態度極爲自信。

中年美婦微微一笑,也不生氣,和顏悅色地解釋道:“你的天賦雖然不錯,但在王城之中,天賦強過你的比比皆是。更何況,天賦再強,沒有強大的勢力做後盾,能否成長起來還是個未知數。”

李逸眉頭一皺,雖然對方的話不太好聽,但卻是事實,一路走來,危險重重,李逸也明白了強大的勢力所帶來的好處。

不過,再大的危險,也阻攔不了李逸變強的決心和道路。

“任何強大的勢力都是由人建立,伯母又怎知小子不能越過障礙,開宗立派?”

李逸寸步不讓,言語間充滿自信,讓兩名侍女不由得多看了他兩眼。

中年美婦黛眉微蹙,語氣微冷地道:“開宗立派?大言不慚,數千年來,天才輩出,你聽見過誰開宗立派了?而且,你要參加人棒爭奪戰吧?你以爲你能從三千人中活下來?”

說完,中年美婦轉頭看了旁邊的侍女一眼,侍女立馬會意,手中憑空出現一枚空間戒指。

中年美婦再次將目光投向李逸,道:“這裏面有十萬元晶,拿着它離開玉兒。”

李逸緩緩起身,走到侍女身邊,拿起了那枚空間戒指。見此,中年美婦眼中閃過一絲隱晦的鄙夷,而兩名侍女就毫不掩飾了,滿臉都是厭惡之色。剛纔還表現的那麼強勢,一見到元晶就兩眼發光,果然是鄉巴佬。

李逸沒有理會幾人的反應,拿起空間戒指,放在手中,目光緊盯着中年美婦,手中突然燃燒起一股淡藍的火焰。

火焰灼燒着空間戒指,直接破壞了裏面的陣法,粉碎了空間戒指,十萬元晶散落一地。

“伯母認爲您的女兒就值這十萬元晶?”

中年美婦霍然起身,面色冰冷地道:“小子,貪得無厭的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李逸臉色一沉,盯着中年美婦,冷聲道:“伯母誤會了,我跟玉兒在一起,並不是想要元晶,只是因爲我愛她。還有,請您以後不要再這樣侮辱玉兒。”

“大膽!”

“放肆!”

話音一落,兩名侍女便齊齊大喝一聲,瞬間衝出,兩隻軟綿綿的手掌便向李逸襲來。

兩人強大的氣勢,讓李逸心裏一驚,這兩名侍女年齡看上去與李逸一般大,但其實力至少是地丹二重的強者,王城果然不一樣。

風雷步踏出,與兩人擦身而過,落在另一側。兩名侍女一擊不中,都有些惱怒,還想再繼續攻擊,被中年美婦攔住。

兩名侍女嘟了嘟嘴,隨即對着李逸嬌哼一聲,走回中年美婦身邊,兩雙美眸仍舊狠狠地瞪着李逸。

李逸剛鬆了口氣,便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氣息壓迫而來,讓他如墜冰窖,全身一顫。

“你,不怕我殺了你?”中年美婦語氣森冷,一字一句地道。

李逸臉色有些發白,對方的氣勢太過恐怖,讓他身體都有些搖晃,不過,他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笑容,道:“如果伯母想要殺我,我不可能到得了王城。”

中年美婦沉默,片刻之後,道:“如果你真的愛玉兒,就不應該讓她爲難。先前爲了你的事,她已經跟我大吵了一架,你也不想看見她與家族決裂吧?”

李逸也沉默了,如果爲了他,薛玉兒與家族決裂,他心裏也不好過,而且薛玉兒以後也不會安心。

不過,想要李逸就此放棄,顯然不可能,他盯着中年美婦,道:“造成玉兒和家族決裂的隱患只有一個,那就是狼無邪。如果,我殺了他,這個隱患便不再存在。”

“你……”中年美婦再好的休養也有些怒了,這小子怎麼這麼不知好歹。

“伯母不用再說,要我放棄玉兒,除非我死。小子還有事,先告辭了。”

李逸面無表情,態度堅決,說完直接轉身便走。

“混蛋。”

兩名侍女大怒,就要追上去殺了李逸。中年美婦擺了擺手,望着李逸的背影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李逸心裏也舒了口氣,他在賭,賭中年美婦不會殺他,他賭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