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了近千人的陽氣,其中還有數百名陽氣旺盛的武夫,就算是只弱得和雞一樣的小鬼,都能長成不得了的超級猛鬼。

0

幸好鬼畫還沒能將那近千人徹底吸干,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必定進化為更高境界的鬼怪,禍亂世間。

「去吧清璃,用十萬伏特!」周離突然說道。

玉清璃滿臉茫然,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但不難聽出,周離是讓她出手。

滋滋滋~~~~

下一刻,玉清璃青絲飛揚,美眸中亮起璀璨的銀色光芒,電弧躍動,整個人的氣息在這一刻變得威嚴至極,如掌御雷霆的神靈,不容侵犯。

盪魔雷法!

外界,晴天霹靂。

一束銀白色雷光極速墜落,發出尖銳的鳴叫,籠罩永安城上方的厚重灰霾瞬間被驚雷撕裂開來,出現了一個窟窿,露出鬼域外的藍天白雲,有溫暖的陽光灑落。

雷擊來的無比迅速,威勢駭人,還在落下的時候,擂台驟然崩塌,下沉、粉碎,連帶着地面出現大片龜裂。

灼目雷霆從天而降,粗壯如一條咆哮的銀白蛟龍,充滿毀滅性氣息,準確無誤地一貫而下,轟擊在鬼畫身上。

嘣!

擂台的碎片與龜裂的大地豁然粉碎,泥土飛濺,銀色雷霆迅猛、霸道,破壞力極為恐怖,如果是轟在活人身上,沒有防禦法器的話絕對會直接變成肉醬。

銀色電光如潮水,劇烈激蕩,半晌后才黯淡下去,只見原本擂台的位置出現了一個焦黑的大窟窿,一切都被可怕的雷霆之威粉碎,泥土冒着熱氣,絲絲電光火花閃爍。

鬼畫並未被轟碎,但也遭受了重創,畫卷出現破損,氣息降了一大截,吸收活人陽氣的連接也斷開了。

鬼域因此受到影響,原本已經籠罩整個永安城的鬼域收縮了三分之一,大量亡魂怨靈失去鬼域的遮掩,頃刻間被炙熱陽光晒成灰飛。

此地近千名百姓與江湖客如大夢初醒,慌作一團,緊接着就發現自己全身無力,意識模糊,如同大病一場,連呼喊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是損失陽氣過多的徵兆,若是再來晚一些,他們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吸干全身陽氣而亡,變成一具乾屍,從此淪為鬼畫操縱的鬼奴。

鬼畫中的輕熟美婦看向房頂的三人,桃花眼中再也沒有半點迷人的誘惑,反倒充滿了陰森恐怖,眼神凶戾,宛如一隻怨厲女鬼。

然後,鬼畫毫無徵兆地跑路了,化作一道流光飛走,逃之夭夭。

閻七已死,它就沒了主人,不需要聽從命令,留在此地只是想多吸收一些陽氣,只是沒想到這些人來的這麼快。

它還不想死,當然要逃。

砰!

屋頂響起巨響,劇烈震顫,周離一腳猛踩,腿部肌肉爆發力驚人,瞬間暴射出去,施展步法,在房頂輾轉騰挪,宛如一陣狂風。

玉清璃和姬瑤則是御風飛行。

姬瑤的那雙桃花眼裏充滿了同情的笑意,就差把「粗鄙的武夫」五個大字寫在臉上了。

三人窮追不捨,玉清璃施展雷法,天空中不斷劈落閃電,封堵鬼畫的去路。

姬瑤伸手虛握,只見遠處地面上的房屋黑影化作粘稠黑潭,一雙雙漆黑大手從中探出,抓向鬼畫。

這是暗影屬性的功法,非常稀有,是她從鬼市中得來的。

凡是有影子的地方,就有漆黑手掌升起,再加上霹靂封路,鬼畫無處可逃,很快就被一隻隻影手抓住。

呼!周離帶着茫茫勁風殺到近前,手臂肌肉緊繃,青筋凸起,雙棍上亮起熾熱火芒,帶着千鈞之力猛夯而下。

鬼畫中探出一條瑩白藕臂,一掌拍了過來,試圖硬接。

砰!

空氣中撕裂開如颶風般的衝擊波,鬼畫擋住這一擊,柔夷卻變了形狀,骨斷筋折。

這對於一隻鬼來說稱不上是受傷。

但畫中美婦卻發現,一道灼熱的真氣順着手臂湧進了畫中,不等它反應過來,另一根棍子帶着呼嘯罡風砸了下來,它急忙再探出一條手臂揮掌迎擊。

砰!

再次碰撞,如平地炸響驚雷。

砰砰!

周離與鬼畫不斷交手,幾個呼吸間碰撞了數十次,衝擊氣浪陣陣翻騰,土石崩飛。

蓬!

火光亮起,鬼畫中的輕熟美婦再也承受不住熾熱真氣的侵襲,發出凄厲慘叫,化作熊熊燃燒的火炬。

周離一棍砸下,打爆輕熟美婦的半個身子,體內至陽真氣如不要本錢似的瘋狂傾瀉進鬼畫當中。

轟隆!!

在輕熟美婦絕望的咆哮聲中,鬼畫爆炸,無數燃燒着的畫卷碎片如紅蝴蝶般漫天飛舞,在落地之前便燒成灰燼。

綠色氣流+1。

隨着鬼域的源頭鬼死去,鬼域徹底崩塌。

籠罩在永安城上方的灰色陰霾消散了,溫暖、蓬勃,充滿生氣的陽光普照大地,一隻只遊盪在各處的鬼怪自燃起來,在不甘的尖嘯聲中被烈日蒸發。

但卻有處地方依舊被灰色霧靄籠罩,那片區域的鬼域暫時沒有消散,維持着搖搖欲墜的狀態。

永安城城主府。

周離收起雙棍,活動了下手腕,看向玉清璃:

「走吧,城主府還有一場好戲要看。」

說完又看向姬瑤:「你要一起嗎?」

姬瑤想了想,桃花眼微微彎起,帶着笑意:「好啊。」。 「而且你現在還小,現在做決定將來很容易後悔!咱們三十歲以後再談我一定不阻止你。」

眼看趙叔越說越離譜,司寧無奈地搖頭。

「我真沒有。」

得到司寧的答案,趙俱復總算鬆了一口氣,又換回吃瓜模式繼續啃手上的甜西瓜。

「沒有就好,我擔心你被騙了。」

「……」司寧無語,他又不是傻子。

「您什麼時候回帝都。」

「看看你我就走了。」趙俱復實誠地回答。

這幾天到白晝開會,和一群保守份子據理力爭可累死他了,而且這些天被那些老古板纏著,他想過來看看都不成。

好不容易見著,卻是要分別,真是讓人傷心。

趙俱復無奈地嘆一口氣:「你也別成天撲在冷冰冰的農耕機械上,有假期記得回來看看我們。」

「好。」司寧順著他的話點頭。

「別光著嘴上應,心裡也要聽進去才行。」趙俱復說著揉揉他的腦袋。

「好了,我也該走了。」

司寧有些不滿地整理一下自己的頭髮,他已經二十有一,趙叔叔卻像逗孩子似的,實在是讓人無語。

趙俱復回頭正好看到某人小媳婦似的怨念卻又乖巧不敢發作的模樣,不由得哈哈大笑。

「你啊,真的越看越合適我那被寵壞的丫頭。」

「?」司寧。

趙叔叔打了一輩子光棍,哪來的閨女,還被寵壞……莫不是又犯病了。

「我走了,帝都還有一堆事情等著我去處理呢。」

趙俱復如同一陣龍捲風來得快去的也快。

他已經走出連廊許久,才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回頭。

「對了,你這身打扮真的挺時髦的,那沙灘褲哪裡買?可以要同款嗎?」

「呃……」司寧怔愣了一會兒又實誠回答:「別人送的。」

「哪家姑娘那麼大方?」趙俱復挑眉,成衣的價格可不便宜,白晝城的姑娘這麼闊氣?

「不認識。」司寧繼續老實回答。

「嗐,可惜了。」

趙俱復又繞回司寧面前,對著他身上的褲子左右研究,只見這闊腿中褲為了時髦還在外頭貼了正方形口袋,那軍工裝的設計獨特又新穎。

材質也是他喜歡的棉麻,透氣又舒服。

趙俱復越看越喜歡不由得感慨:「寧寧乖寶,下次幫叔要幾條。」

趙俱復故意不說買字,如此暗示自然有他的私心:他拿到褲子,姑娘也被司寧的「厚臉皮」嚇退,真是一石二鳥。

趙俱復說著又留戀地看了一眼司寧身上的沙灘褲,他也好想穿著大中褲和大背心躺在家裡看電視。

看出趙俱複眼底的羨慕,司寧認真的回答:「如果我下回再遇到,一定幫您買了寄上去。」

「……」趙俱復無語地扯了扯嘴角,誰說司寧這孩子傻。看看這腦筋轉得,嗐。

趙俱復還待繼續跟司寧聊天,這時他的警衛走了進來:「趙部,我們該走了。」

「行,那我走了。」

司寧看到趙叔叔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眼底劃過一絲絲久違的不舍,好一會兒才溫吞地回到躺椅。

當司寧的瞌睡蟲再度襲來又突然睜開眼睛。

趙叔叔怎麼知道這條褲子叫「沙灘褲」。

。「那你覺得,誰適合坐這個位置?」紫英仙上沒回答我,反倒是輕笑著反問道。

「我覺得……」我眉頭緊鎖著將所有可能的人都想了一遍,但還是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只能是對著紫英仙上開玩笑似地說道:「我覺……

《少年摸骨師》第395章人心背向 「啊……有鬼……」

那胖子驚呼了一聲,轉身就走。可他的褲子還套在腳踝上,一下子把他的雙腿絆住。肥胖的身子失去了平衡,超我的面前轟然倒了下來。

我下意識的閃身,但還是晚了。他這兩三百年的體重,要是砸在我的身上,肯定要了我的半條命。

於是,我下意識的一縮頭……

這胖子竟然穿透了我的身體,直接摔在了地上。

「砰……」

聲音巨大,激起一陣陣灰塵,塵土中霉爛的味道四起,嗆得人難以呼吸。

我這才想起,我是在他的夢中,所以一切都只是夢,並不是真實的。所以他看不見我,也碰不到我。

他這一下摔的不輕。白眼仁一個勁的向上翻,呼吸斷斷續續,好像要咽氣的樣子。

我本想伸手去攙扶他,想想還是作罷,我要靜靜的看著,看看還會發生什麼。

「呼……呼……」

身後傳來一陣沉重的聲音,低沉中帶著嘶啞。我只覺得心裡一陣陣的發麻。轉身看去,床上躺著的那具乾屍,竟然緩緩的坐起身。

她身上的肌肉和骨骼早已經干透,發出嘎吧嘎吧的脆響。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斷裂。

她就這樣緩緩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搖搖晃晃的邁著步子,朝著倒在地上的胖子走去。

此刻的胖子,已經掙扎著翻過了身來,不過他的肚子實在是太大了,四肢又短,躺在地上,好似一隻翻了白的王八,手腳一個勁的搖擺,但卻爬不起來。

他就只能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乾屍走到他的身邊,慢慢的蹲下身子,嘴巴對準他的嘴巴,就這樣親了下去。

這具屍體實在是太乾燥了,隨著他的活動,身體上不斷有屍體的碎屑脫落,胖子張著嘴巴大喊大叫,一些臉上的碎屑便掉進了他的嘴巴里。

想必那味道難忍,他開始乾嘔了起來。

他使勁的搖頭躲避乾屍的嘴巴,乾屍顯然憤怒了。喉嚨里發出的嗚嗚的聲響,更加的慎人。

「你……嫌……棄……我……」

從那嘶啞的聲音中,我聽出了四個字,這幾個字說的撕心裂肺。

看來,這具乾屍生前,是與這胖子認識的,而且關係還不一般。

「你……嫌……棄……我……」

他又喊了一聲,憤怒已經到到了頂點,伸出兩隻手來,一下子掐在了胖子的脖子上。

那是一雙怎樣的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