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淵苦笑著搖了搖頭。

0

兩人消失在了地獄第三層。

重新出現的位置,已經是地獄第一層。

「啪!」


吳淵還沒反應過來,若乾的手,直接就扇在了吳淵的臉上。

一聲脆響,吳淵的臉上多出來了五個鮮紅的巴掌印。

若乾明顯呆住了,她咬著唇,恨恨的看著吳淵,說道:「你很無恥,你不要以為在我面前可以裝蒜,你有多狠毒,我全都見識過了。」

臉上的刺痛,讓吳淵眉頭微皺了一下。

剛才雖然他沒有反應過來,但是陰陽之力也有本能。

他沒有讓陰陽之力反抗。

畢竟若乾有孕在身。

「你喜歡在這裡的話,那便在這裡吧,只不過,我需要忠告你,不要做出來讓自己後悔的事情。我答應了你的事情會去做。」

陰陽之力流轉之下,臉上的印記緩慢的消失了。

若乾沉默,沒有說話,也沒有其他的動作。

吳淵本來想要將杜乾叫到第一層,可以稍微看住若乾。

可也放棄了。

懷孕的人是若乾,如果她想要將孩子毀掉,自己完全沒辦法阻攔。

畢竟是修行者,肯定會有一些屬於自己的方式。

正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若乾忽然喊住了他。

「我要再去那個地方,可你不能和我一起去,至於我是什麼身份,我會自己和那裡的人解釋。」

吳淵沉凝了一下,點頭說:「可以。不過,我會讓一個人跟著你,那裡很危險,你的實力不夠。」

若乾並沒有反對了。

吳淵直接將若乾送入了地獄第三層,接著又將杜乾送了進去。並且他也和杜乾說了保護若乾,並且在新異人族完成營地部署之後,跟隨一起獵殺惡修羅。

自然,吳淵也知會了清清,讓她去解釋杜乾的身份。

做完這些之後,吳淵才來到庇護所之外。

陰陽之力在身上不停的運轉著。

吳淵儘力的模擬著周圍的氣息。

一隻練氣六層的野兔,跑到了吳淵的身邊,它疑惑的抬起頭,對著吳淵叫了兩聲,忽而跳到了吳淵的肩膀上,緊跟著一蹬雙腿,跳躍向了遠處。

吳淵心中微凝,也感覺到氣息差不多同化的足夠了。

緩慢的掌控這空間的力量,吳淵的身體慢慢的升空。

速度格外的緩慢,因為升高一定高度之後,周圍的氣息就有所變化,需要儘可能的用陰陽之力去模擬。

吳淵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

在這地藏王界之中,似乎並沒有白天和夜晚的區別。

而他的高度,已經完全離開了紫修山!

隱隱約約,已經能夠看到旁邊的九座山了!

最近的山,山體龐大無比,也厚重無比。

遠處的,則是如同烏雲一般,漆黑壓抑。

吳淵眉頭微皺,這樣的話,自己只能前往就近的山。

並且在靠近的時候,也會遇到惡修羅。

在這個高度,吳淵已經看到了山與山之間交接的地方,那裡的確駐紮了大量的惡修羅。

自己只是御空到了紫修山上,想要進入別的山,就必須飛過去。這樣的話,交界之處難以避免。

此刻地藏湖之中的修羅倒影若隱若現。

吳淵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往前。

來到地藏湖的中心升空,這樣的話,才是他上一次來到這地獄第三層的地方。

又花費了和之前幾乎完全相同的時間,吳淵才慢慢的移動到了地藏湖的中心點。

心跳已經很快,心中還有淡淡地興奮。

賭對了!

這樣的高度,已經陷入了霧氣之中,不可能再有惡修羅能夠發現。

吳淵猶豫了一下,卻在想,應該進入哪一座山脈。

升空到地藏湖中心,花費的時間太長了。

自己不可能一座山一座山的尋找。

這樣的話,運氣好,第一次,第二次,可能就找到了地方。

可運氣不好的話,恐怕就是第九次。

初步判斷,自己恐怕已經花費了一天的時間了。

意念,無法覆蓋到山體之上。

完全只能夠憑藉自己的直覺去找。

想到這裡,吳淵直接選擇了和紫修山完全相對的一座山,緩慢的落了下去。

這一次,他沒有任何急切,沒有讓自己的氣息,有半點兒泄漏。

下降的速度,要遠超御空的速度。

當吳淵腳踏實地之時,已經鬆了一大口氣。

意念,頓時覆蓋了整座山。

吳淵的眼神中,爆發出精光和喜色!

誤打誤撞,竟然剛好落在了當時困住青劍宗那些人的山上!

並且,意念已經察覺到了青劍宗的人在什麼地方!

這座山的惡修羅,數量似乎並不如紫修山上的多。

並且惡修羅所處的位置,都已經接近了山體的邊緣。

這給了吳淵一種感覺,他們是被逼到那個地方的?

吳淵可以肯定,第一次自己來地獄第三層,完全不是這一個情況。

吳淵的瞳孔緊縮了一下。

發生這樣的事情,一定和青劍宗的人有關。

停頓了一下,吳淵直接順著氣息之中,青劍宗的人所在之地而去。

殺死他們,意義已經不大了,對於自己來說,青劍宗除卻了君莫之外,已經完全無法對自己構成威脅。

放走他們,對於自己來說也沒有多少損失。

若乾懷著自己的孩子,這個血脈,自己必須留下。

將青劍宗的人帶去安全的地方,自己也可以和若乾談籌碼。

孩子留下來之後再放他們走,若乾不可能會拒絕。

吳淵的速度並不慢。

只不過,這座山也格外的龐大。

意念從山頂之上找到了一塊巨大的山石,其上有幽羅山三字。這便是這座山的名字。

青劍宗的人,距離自己並不遠,趕路的情況之下,也需要兩天的時間。

吳淵此刻也心急了起來。


一天早已經過去,小玉肯定早就醒來了。

她發現自己不在,也一定會擔憂。

可自己卻也不能離開。

因為這裡沒有庇護所,吳淵並不確定,下一次是不是會回到紫修山中。

在趕路的過程中,吳淵並沒有遇到任何惡修羅的族群。


反倒是地面多了很多惡修羅的屍體。

從築基期初期,一直到築基期後期,甚至還有一具假丹境界的惡修羅。

不是這座山上的惡修羅不夠多,而是大部分都被殺死了。

殺死這些惡修羅的招式,還是九青劍。

吳淵已經覺得,自己肯定在某些程度上低估了那些青劍宗人的力量。

只不過他們最開始面對惡修羅的時候,是很頹勢的,現在變得無往而不利,肯定有了什麼機遇。

或者說,發現了惡修羅的弱點?

對於屍體,吳淵完全沒有浪費,將它們全部收入了地獄第二層。

兩天的時間,吳淵一點兒都沒有停頓。

一直到完全接近到了青劍宗的氣息所在之地。

吳淵才停頓了下來。


並且,吳淵的心中也驚愕了起來。

青劍宗的駐紮營地,竟然大部分是由人在把手!

高高的柵欄,修建了哨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