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三通搖了搖頭,說道:「為師自然也是不喜,不過這馬車的來路不一般,馬車之上有一個標記,只有每個城池的城主府,才有資格使用這樣的馬車。」

0

「坐在裡面的人,身份地位不低,一座城池的主人,定然背景深厚,我們初來乍到,為的是儘快去酒仙宗舊山門,就不要生出事端了。」

吳淵心中微嘆,始終,自己的心境還是不如師尊吳三通。

馬面一言不發。

修為只有築基期的他,完全沒有說話的本事。

自然,這不是吳淵和吳三通看低他,而是他說了也沒有用處。

牛頭則是尷尬無比,踢了踢蹄子,往前繼續跑去。

他的速度追不上獨角獸,狂奔也不擔心會追上那輛馬車。吳三通表情淡笑,說道:「這裡比不得凡俗,你我師徒二人的修為,並不夠。凡俗之中,是因為強的只有那幾個,我們拚死去殺了,危險就解除了。」

「南域之中強者無數,即便是你身上有仙器,也難保其他人不會沒有,尤其是很多古老的家族,宗門,都會有底蘊,尤其是當修為匹配上仙器,再加上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煉化,在同等修為的情況下,即便是我們拿著上品仙器,也絕對打不過下品仙器的擁有者。」

吳三通的話,讓吳淵略微清醒了一絲,同時也有一些警覺。

如果他剛才忍不住出手了,的確面前的黑衣人逃不掉,那丫鬟會死,馬車裡面的人也無法阻攔什麼。

可畢竟是大路之上,旁觀者不知道有多少。

因此也會惹上**煩。

到時候就無休無止了。

離神境界來上一百個,自己只能夠拉弓幾次,又有什麼用處?

「師尊說的沒錯,是我疏忽了。」


吳淵很恭敬,完全沒有絲毫的情緒。

吳三通微嘆:「你有天縱之才,又有天下的氣運,還有這樣的心智,只要有數百年的時間潛心修鍊,融會貫通身上的一切,南域之中,咱們酒仙宗,一定會重現當年之威!」

時間,過去的很緩慢。

趕路的過程,枯燥無比。

不過,當知道路的方向沒錯,一直往前走,一定會有一座城池,這也讓吳淵和吳三通放心了不少。

這一次,牛頭一聲不吭了。

一直到視線的盡頭,一座城池不停的放大,幾乎要到眼前的時候,牛頭才吧嗒著嘴巴,驚嘆道:「鬼斧神工!」

高達百米的巨大城牆,厚重無比的岩石之上,還有攻擊和防禦的陣法!

三十米高的城門,也高大無比。

「坐騎請化形!或是縮小!超越常人大小,皆不可進入扶南城。」

城門口,身穿鎧甲的士兵,面無表情的開口說道。

對於南域的強大,吳淵再次有了新的感受。

守門的,都是元嬰期。

進入城池的,更是元嬰後期居多。

誰用命愛我 ,離神境界已經很少見了。

於其他人,別的士兵的態度還要差不少。

對吳淵一行人的面無表情,大多數還是因為吳三通的修為原因。

牛頭這會兒也不敢吱聲,身體緩慢縮小,最後成了一個壯漢。

馬面也是縮小了身體,形成了人形模樣。

四人走過了城池大門,再也沒有任何的阻攔。

只不過隱隱約約,吳淵聽到了一個略有嘲諷的聲音。

「離神境界,坐騎竟然是牛鬼。」

牛頭臉色燥紅,小聲嘟囔:「牛鬼怎麼了……牛鬼在南域就很下賤?」


馬面則是忍著笑,沒多說話。

城牆之後的建築,則是完全復古的氣息。

石塊兒鋪成的長街,兩旁則是店鋪,路上不少賣小吃的商販。

這裡沒有一絲一毫現代科技的侵擾。

而每一個行人,商販,都是修鍊者!

修為低的,基本上都是築基期。

修為高的,就是元嬰了。


吳淵心頭狂跳。

此前,他還覺得在血池地獄之中的四十萬地藏王界部族,是一股隱藏的力量,在南域之中會有用。

可現在看來……

毫無用處……

一個城池的普通人,都可以碾壓了它們…… 除此之外,吳淵剩下的就只有一個感嘆了。

靈力的強大,讓修鍊者變得稀鬆平常。

換句話說,南域之中全都是修鍊者,起點一樣,大家想要特殊,要麼就是地位,身份,要麼就是強大的靈器,仙器,帶來的個人戰力增幅了。

「找一個商鋪,煉器,或是煉丹的都可以,它們都會賣地圖,也會告訴我們傳送陣在什麼地方。」

吳三通的表現則是好很多,對於這一切就像是輕車熟路一般。

他本來就是從南域離開的人,重新回到這裡,只是一千年的時間,對於修鍊者來說,變化不大。

吳淵點了點頭,跟著吳三通身後走。

片刻之後,四人就走進了一家寬闊的商鋪之中。

丹藥的香氣,撲鼻而來。

隱隱約約給人一種格外舒服的感覺。

牛頭還稍微好一些,馬面的臉上,就有一種陶醉的表情了。

「萬丹樓歡迎諸位,不知道貴客想要買什麼丹藥?」

「本店離神之下的丹藥僅有盡有,不論是提升修為,還是給坐騎強化身體,都絕對是上品丹藥,副作用極小。」

說話的男人,穿著一身綢緞的長袍,金絲銀邊,在凡俗之中,這已經是皇家貴族才能夠穿的上的衣袍。

面凈無須,面帶輕笑,外表看上去大約三十歲左右。

錦瑟流年戀:一醉沉歡愛上你 ,開始停留在吳三通的身上,略有尊敬。

到了吳淵和牛頭馬面的身上之後,就顯得正常,最後再看向吳三通,重新帶上了淡淡的尊敬笑容。

吳三通沉凝了一下,說道:「適合築基期煉體的藥物,以及元嬰期煉體的藥物,全都是妖獸服用,再給我徒兒一路金息丹。」

那男人面色一驚,臉上露出喜色。

「貴客可還需要其他的物品?」

吳三通又沉思了片刻,說道:「一副地圖,越全越好,盡量囊括整個南域。」

男人點了點頭,笑到:「貴客放心,這些東西,你在其他店鋪不一定能夠全部買到,在我萬丹樓,一樣不少!」

「在下莫少離,還請貴客稍等片刻。」

話音落下的同時,莫少離低頭,似乎是耳語了幾聲。

馬面的臉上有幾分新奇。

牛頭則是一直往外瞟去。


馬面不知道傳音,牛頭元嬰期的修為,卻已經是不在乎。

幾分鐘之後,一個金丹期的小廝從樓上走了下來,端著一個托盤,兩個普通玉瓶子,另一個則是金邊玉瓶。

除此之外,還有一枚玉簡。

「貴客,這三瓶丹藥分別是築基和元嬰的坐騎服用,以及您的徒弟可使用的增加修為的金息丹。」

「金息丹服用不可偏多,一年一枚,每一次都要完全煉化。」

「這一塊是南域中部之外,囊括所有外圈地帶的地圖,本店沒有更詳細的地圖了,不過除了本店,應該沒有更全的地方。」

吳三通深吸了一口氣,袖子一掃,所有的丹藥和玉簡都消失不見。

「一共三十枚極品靈石,或者三千上品靈石。」

吳三通又一掃袖子,三十塊極品靈石落在托盤之上。

莫少離的眼中更是有驚喜之色。

要知道,極品靈石和上品靈石的兌換,是一塊極品靈石,兌換一百塊上品靈石,可極品靈石的珍貴程度要高很多,基本上更多人都是用於修鍊,極少有人拿出來買賣。

「貴客,若是您不著急離開的話,再過半個時辰,扶南城有一場百年開啟一次的拍賣會,我萬丹樓可以作為邀請方,請你們參加。」

「這拍賣會之中,有不少重寶,聽說也有一塊南域的完整地圖,出自劍神殿之手!」

莫少離的話,讓吳淵瞳孔緊縮了一下。

不過他並沒有說話。

師尊不想多拉扯出來事端,或許會直接離開,也說不一定。

吳三通這一次則是直接拿起來了玉簡,神念鑽進了一絲。

下一刻,他臉色上露出一絲失望。

「拍賣會在什麼地方?帶我們去吧。」吳三通沒有問詢吳淵。

在這樣的場合,一個離神去問金丹的意見,就是故意引人注目了。

莫少離臉上喜色更多,往樓上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吳三通往前走去。

吳淵和牛頭馬面,緊跟其後。

上了萬丹樓的第二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