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嘎~!

0

楊浩的左臂精準無誤的抓緊竹竿,巨大的貫力使得竹竿微微彎曲,然後腰部一頂,借力再度朝著前方脫手強行,在掉落的瞬間又能精準抓住竹竿,可謂是兇險至極。

終於。

尋人啓事 在躍過最後一個火盆后,楊浩抱著唐佳怡落在地上。

周圍村民顯然很是興奮,使足了勁拍打樂鼓為楊浩喝彩,尤其是那些年輕的苗族小妹,更是帶著一絲炙熱的愛慕看過來。

至於唐佳怡,依舊八爪魚一般掛在楊浩身上,俏臉埋進他懷裡不敢看地面。

「咳咳,大小姐,你該下來了。」

楊浩笑著揶揄道:「是不是感覺,在我懷裡特別有安全感呀?」 「安全你個大頭鬼。」

唐佳怡狠狠錘了楊浩一下,這才慌忙跳下來。

而這個時候,邵兵也是兩三下就蹦跳過來,三人都成功跨過龍門。

夜色降臨。

可金家村內,卻是燭火通明,寬敞的廣場上,幾團巨大的篝火分佈在四周,照得宛如白晝。

各家各戶都幫助桌椅,足足將廣場周圍饒了三圈,而且每家的婦女都手持廚具,將一碗碗香味醇厚的苗疆菜肴搬上桌面。

「哇塞,這起碼得有好幾百碗菜吧。」

唐佳怡瞪著美眸,興奮叫道。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熱鬧的場面,苗疆炒菜都是用特有土產的香料露天爆炒,那香辣撲鼻的味道繚繞在廣場上,被山風吹過,只留香味卻又不刺鼻。

那些苗族的孩童,也是歡聲笑語,少女們手拉手歡跳起舞,男兒們高聲起鬨。

好不熱鬧!

「走,楊浩,我們也過去玩玩。」

唐佳怡美眸發亮,有些興奮又有些害羞,硬是要拉著楊浩一起湊過去。

苗村的人很是熱情,口中吆喝著歡快的調子,有了唐佳怡和楊浩的加入,這些人更加興奮,到後面甚至有上百個青年少女加入進來。

歡快的歌舞聲,在山林間環繞出去,響徹悠遠。

眾人跳累后,村宴也正是開始了,大家圍在一起很是熱鬧。

「楊浩,我覺得這苗村,比中海市好玩多了。」

唐佳怡俏臉紅撲撲,很是可愛。

「額……你這只是覺得新奇罷了。」

楊浩苦笑著搖搖頭,這苗村生活淳樸,沒有什麼娛樂活動,到了晚上甚至都捨不得開點燈,只能早早睡覺,白天又要在田野務農。

「切,楊浩,你真沒趣味。」

唐佳怡白了楊浩一眼。

楊浩摸了摸鼻頭,沒有和他爭論什麼,可就在這時,他確實感受到了一道犀利非凡的目光。

嗯?

楊浩皺眉抬頭,卻是發現村門口,幾道黑影一閃而至。

「大祭司來了,大夥安靜點!」

村長金泉明朗聲說道。

瞬間。

原本喧鬧的村宴,變得鴉雀無聲起來。

村門口,那幾名黑影漫步而入,為首一人披著黑色麻衣,手心裡握著一根蛇形拐杖,頗有幾分氣勢,在他身後,躬身站立幾名苗疆漢子,都是垂頭不語。

「尊敬的大祭司,金家村今日舉行村宴,特邀您過來。」

村長金泉明雙膝跪地,腦袋杵在地面道。

不只是他,全村的人,都是同一個動作下跪,也只是唐佳怡楊浩邵兵仨人,端坐在座位上。

「楊浩,這是怎麼回事?」

唐佳怡扯了扯楊浩的衣袖,悄聲問道。

他沒有回話,卻是和邵兵交流了一下眼色,神情肅穆。

這名大祭司,竟然給他一種壓抑的感覺!

這是修為上的壓抑!

楊浩眼眸中有些驚駭,這名大祭司,起碼也是有著玄階中級往上的修為!

「聽說昔日聖女之孫歸來,吾特來看看。」

沙啞的聲音,從大祭司口中發出。

隨後。

一道銳利的眸光,穆然就掃視過來。

暴少的嬌妻 唐佳怡嬌軀一顫,臉色有些虛白,直到楊浩起立站身擋在她面前,才稍微好受些。

銳利的眸光,自然盯在了楊浩身上。

從教二十年 良久。

「很好,聖女之孫頗有她奶奶的神魄,興許金家村的希望,就在她身上了。」

沙啞的聲音再度響起。

這句話一出,金泉明很明顯的抖動一下。

「大祭司,佳怡她隨時金月的孫女,可常年生活在外界,只能算作半個金家村的人,這……這是否有些不妥。」

金泉明顫聲回應,腦袋杵在地面一動不動。

「哼!你們這是在忤逆大祭司?」

一名站在大祭司身後的光頭青年,淡漠冷喝道。

伴隨著這道冷喝,一道陰冷的氣息散發出來,跪在前方的人很明顯的縮了縮脖子。

「啟明,退下!」

大祭司口中發音,那叫做啟明的光頭青年,躬身退後。

「昔日因果,今朝來報。」

「金月當年的過錯,也唯有印在唐佳怡身上,也只有她,才能資格解救你們金家村。」

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宛如魔音一般再眾人耳邊響起。

「十五月圓夜,縹緲安神頂,就讓那女子前來測試,看看有沒有聖女淵源吧。」

話畢。

晚風徐來,原地的大祭司等人,已然消失不見。

「楊浩,這些認識誰啊?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唐佳怡不解問道。

楊浩眉頭緊皺,正要提醒唐佳怡小心的時候——

「報應!這就是當年的報應啊!」

重生逆襲人生贏家 「唐德林你這個千刀萬剮的老匹夫,你把月兒給害慘了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嚎叫,穆然在村門口傳過來。

正是那個牙齒都掉光,盯著唐佳怡發獃的老村民金大海。

此時的他,披頭散髮在村口赤腳狂奔,口中不斷發出嚎叫,神若癲狂,後面似乎把注意力集中在唐佳怡身上,更是大叫一聲月兒就沖了過來。

「金洪!攔住他!」

村長金泉明大喝一聲,金洪跳了出來,直接把金大海給攔在原地。

「這就是個憨貨,他腦瓜子不靈光就愛胡思亂想,你們也別介意。」

金泉明看出楊浩的疑惑,扭頭解釋道。

只不過他現在的臉色很是沉重,似乎有些難言之隱。

「村長,剛剛那個大祭司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楊浩皺眉問道。

「大祭司只是過來看看佳怡而已,他當年也算是金月的啟蒙恩師。」

「今日村宴還未結束,大夥都熱鬧起來啊!」

金泉明口中打了個哈哈,口中吆喝道。

頓時,年輕的村民們再次開始熱鬧起來,可是,也有少數歲數比較大的村民,神情凝重瞅著旱煙,偶爾看向這邊的目光中,充滿了複雜!

而那個金大海,此時也是神情木訥的坐在角落裡,面無表情。

不對勁!

這很不對勁!

楊浩眉頭緊皺,他明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大祭司的緣故。

似乎聽起來……金月當年犯了錯,現在卻需要唐佳怡才能夠補救?可真因為如此,楊浩內心才有些不安!

似乎,唐佳怡來到金家村,正趕上了大祭司的某個計劃?

一位有著玄階中級往上修為的大祭司,不得不讓楊浩警惕起來。 「楊浩……」

唐佳怡扯了扯他的衣袖,有些欲言又止。

「沒事,一切有我在。」楊浩安慰道。

村宴結束后,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其實現在也就九點多鐘,放在繁華都市裡可能才剛剛夜生活開始。

可是在這偏僻的苗疆村落,沒有什麼娛樂活動再加上第二天還要務農,村民們收拾一番就紛紛回到房間。

楊浩他們住的是一處空餘的老宅,有四個房間,他們三個人住到也綽綽有餘。

外邊寂靜無比,只有蟲叫蛙鳴聲。

「老大,我感覺有些不對勁。」

邵兵臉色凝重的推門而入:「我剛才暗中去探查了一番,發現村落里並沒有供祀的古廟或者祭壇,尋常苗疆的祭祀,都是居住在村落內的,可我並沒有發現那個大祭司的跡象!」

「不在村落里嗎?」

楊浩眸光閃爍,微微思忖起來。

這次來苗疆,發現了很多讓他都感覺奇怪的事情。

先是華山劍派的那個徐子陽,說黑水村被魔修控制住,還有那位地階魔修,這來到金家村后,又出現了一位神秘的大祭司。

楊浩不敢保證,這兩者有沒有聯繫!

「廣寧市那邊有什麼消息沒有?關於王家那張大筆資金流動的銀行卡。」楊浩淡淡問道。

「還沒有消息,王家的動作很隱秘。」

「那處幽谷中的礦產呢?」

「我已經布置了一隊探查龍衛在礦產附近,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就是普通的銅礦區和採石場……」

邵兵想了想繼續道:「倒是有一點奇怪的地方,當地村民將銅礦挖出來后,王家人並沒有將其運走,只是隨意的堆在敞篷內。」

「呵呵,那是因為銅礦,本來就不是他們的目的!」

「那處礦區只是個小型礦,銅礦對於王家來說不值錢,甚至花費了巨額資金去開除,他們是虧本的,當保密工作很到位……」

楊浩微微皺眉道:「如果不是向家告訴我,我都不知道王家在這邊有大動作!」

「邵兵,以防萬一你從京都再調兩隊龍衛過來,你今夜趕去礦區監督,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盡量摸清你們的情況!」

「明白,那老大,你和唐小姐這裡……」邵兵有些欲言又止。

「這邊沒事,我爭取在這幾天內把事情辦好,然後和你匯合。」

楊浩淡然開口道。

其實就算邵兵和龍衛在這裡,起到的作用也不大,黑水村金家村的事情都牽扯到了古武修士,他們只是特戰兵,不適合調查這種事。

所以,楊浩把他們去調查王家礦區。

「好的,老大,那我現在就過去。」邵兵點頭,大步走向黑暗中去。

楊浩坐在昏暗的房間內,卻是陷入了深思。

第二天。

陽光明媚。

不得不說這金家村附近的景色很不錯,山清水秀,很有韻味。

楊浩帶著唐佳怡,詢問過後徑直找到了村長金泉明家裡。

「呵呵,佳怡來了啊,你們坐,你們坐。」

老人家拎著桿旱煙,笑呵呵的邀請道。

「村長,坐就不必了,我們這次來主要是有兩件急事。」

楊浩直接開門見山道。

「佳怡難得回來一趟金家村,所以想去祭拜一下她奶奶,但我們又不知道祖墳區在哪個區域,就過來問問你。」

「還有另一件急事……」

楊浩猶豫片刻還是說道:「當年唐老和佳怡奶奶共結連理,互相都種下了雙生情絲蠱,但現在唐老身體抱恙,雄蠱盤踞在他心腔位置很是危險。」

「所以……我們是想取回佳怡奶奶的那隻雌蠱,雙生情絲蠱相互依靠,有了雌蠱,雄蠱自然也會破體而出,解救唐老。」

說完這些話。

楊浩就看向金泉明,這兩件事都需要這位老村長告之。

可金泉明聽了這些話后,卻是有些沉默,悶聲抽了好幾口旱煙,又將煙桿在地上磕了磕,這才開口,語氣有些落寂。

「你們來的時候,唐德林沒有告訴你們嗎?」老人神色黯淡道。

江山策:凰權天下 「告訴什麼?」

楊浩和唐佳怡相視一眼,都很疑惑。

「佳怡奶奶的墳墓,並沒有葬在村子的祖墳內,而是在村外山頭的某處荒涼之地。」

金泉明沉聲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