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吝嗇摳給我們下命令了,讓我們••••••讓我們••••••讓我們••••••”

0

“讓我們什麼呀?你快說呀!”

“哈哈••••••其實沒什麼事情,就是讓我一會兒把弄好的所有材料放到他的辦公室裏面並鎖好門!哈哈••••••瞧你們緊張的••••••”

“無聊!”

“真無聊!”

三個人又嬉鬧了一會兒後便離開了公司,而在離開公司之前,趙二彪將所有的相關材料都放到了吝嗇摳的辦公桌上面,包括相關的合同和各類款項,並在離開的時候將吝嗇摳的門和公司最外面的門都認認真真的鎖上了並確認了好幾回。

“趙哥,你肯定有病!”林子軒一邊開着車一邊和後邊的趙二彪說道。

“你纔有病呢!”趙二彪聽到林子軒這樣和自己說話,毫不客氣的對着林子軒迴應到。

“趙哥,我是認真的,你應該有強迫症,要不然在鎖門的時候你這麼反反覆覆的查看呀?”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要是你的話你也會反反覆覆查看的,要知道,那些審覈材料可是公司的機密,萬一要是丟了,吃不了兜着走呀!”

“也是••••••也是••••••”

孫莫愁朝後備箱看了看,然後對着身邊的趙二彪說道:“趙哥,那麼多東西都是你和子軒拿的錢,真不好意思!”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笑了笑。

“拿錢倒不用了!一會兒你能夠將你拿的那麼多啤酒喝了了就行!哈哈••••••”

“趙哥,既然是高興就要盡興嘛!所以我就多拿了點啤酒,可是,我也沒想到拿着拿着竟然拿了那麼多!我的酒量是不行!一會兒你和子軒多喝一點兒!”

剛剛一回到家,三個人便擺開了剛剛買的啤酒和快餐,一邊聊天一邊兒說起話來。

由於這些天爲了杜磊司項目確實是費了不少心,每天起早貪黑的,不僅這樣,還要忍受吝嗇摳,所以,有今天這樣的機會,三個人都是敞開了肚子,一會兒一瓶,一會兒一瓶,只是一會兒,原本以爲買多了的啤酒便沒剩多少了。

林子軒看了看已經是滿臉緋紅,暈暈乎乎的孫莫愁,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莫愁多了,你趕快扶她歇一會兒吧!”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趙二彪想也沒想便扶着孫莫愁來到了自己的房間,而一見到自己的牀,孫莫愁便開始脫衣服,一邊脫衣服一邊嘿嘿笑着說道:“牀••••••牀好••••••是一個大牀••••••我要睡覺••••••睡覺覺••••••”

說着話,孫莫愁已經將上身的衣服脫下來一件了,正準備脫第二件呢,而趙二彪無意中瞟了一眼發現孫莫愁剩下的衣服已經不多了。

“那個••••••那個••••••我出去了,你趕快睡覺吧••••••”

“我脫••••••我脫••••••我脫脫••••••”

趙二彪趁着孫莫愁脫光衣服前趕快出了門並將門關上了。

林子軒見趙二彪出來了又趕快招呼趙二彪繼續喝酒,由於孫莫愁不在,兩個人格外的自在,喝起酒來也是特別的開心,兩個人不僅將剛剛買回來的酒全都喝了了又去買了不少回來。

等到兩個人喝完酒以後,已經不知道是幾點鐘了,而兩個人也都是一個頭三個大,早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顧不得收拾殘局,兩個人將外套一脫便各回各屋了。 “啊••••••”


林子軒手腳痠痛,昏昏沉沉的出來上廁所,可是,就在剛剛走過趙二彪的房間的時候猛的聽見裏面傳出一聲慘叫。

雖然是睡意猶在,可是,聽見這樣的叫聲,林子軒尿都憋回去了,一個箭步便衝到了趙二彪的房間裏面。

剛剛推開趙二彪房間的門,林子軒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酒也醒了多半,此時,趙二彪正睡眼惺忪的坐在牀的一頭,**着上身,而在牀的另一頭則坐着披頭散髮的孫莫愁,孫莫愁此時正將被子拼命地往自己的身上拽。

“一大早上身邊多了個人,就是嚇到了,應該沒有什麼其他嚴重的••••••”

林子軒心中還沒有這樣想完便瞟見了牀下扔的亂七八糟的衣服,而這堆亂七八糟的衣服中最爲明顯的一件淡藍色的蕾絲胸罩和帶有哆啦A夢圖案的淡藍色內褲。

林子軒向趙二彪望去,發現趙二彪此時正是雙眼發矇,不知所措,而向孫莫愁望去的時候便只看見孫莫愁低着頭,輕輕的抹着淚。

林子軒淡定了一會兒後,指着地上的藍色胸罩和卡哇伊的內褲對着趙二彪問道:“趙哥,這是怎麼回事呀?”

聽到林子軒這樣發問,趙二彪低着頭朝着地上的一堆衣服看了看,然後擡起頭來,淡定的向着孫莫愁問道:“莫愁,你喜歡哆啦A夢呀?我也喜歡!”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孫莫愁稍稍的愣了一下,然後,哇哇的哭了起來。

孫莫愁不哭不要緊,孫莫愁這麼一哭,趙二彪猛的反應過來了,騰的一下子站起身來,急急的對着孫莫愁解釋。

“莫愁呀!事情不是那樣的!你也知道,昨天晚上你先喝多了,然後我就把你扶到我的房間睡覺了,後來我也喝多了,我就忘了你還躺在我的牀上,所以••••••”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孫莫愁慢慢的擡起頭來,看向了趙二彪,而看着哭的梨花帶雨,長長的眼睫毛上還沾着眼淚的孫莫愁,趙二彪也是一陣心疼。

就在孫莫愁擡起頭來剛剛看向趙二彪後又趕快紅着臉低下頭去。

“臭流氓••••••流氓••••••流氓••••••”

原來,趙二彪**着上身,只穿了一個內褲,坐着的時候不明顯,此時一站起來,特別的明顯。

意識到後,趙二彪一邊扯過地上的褲子,匆忙的穿上了以後便繼續和坐着哭的孫莫愁解釋着。

“莫愁,你應該知道趙哥的爲人,趙哥絕對不是乘人之危的人!你需要相信我,我昨天晚上真的什麼也沒幹,我都忘了你還在牀上了!要是你剛剛不喊的話,我都還不知道呢!”

趙二彪雖然是手舞足蹈的爲自己辯解,可是,孫莫愁便只是坐在牀上小聲的嗚咽着,時不時的將被子向上拽一拽。

一旁的林子軒看了看趙二彪,然後對着趙二彪小聲的問道:“趙哥,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做了什麼你忘了呀?要不然,孫莫愁怎麼會脫得那麼幹淨呀!”

趙二彪重重的拍了腦門一下,然後將林子軒拉到一旁,對着林子軒說道:“兄弟呀!怎麼可能呢!我昨天晚上喝的都快不省人事了!怎麼可能幹那事兒呀!不信你看••••••”

說着,趙二彪便將褲子朝着林子軒拉了下來。一邊拉一邊說:“我昨天喝的都“一蹶不振”了!”

“拿過去••••••拿過去••••••我纔不看呢••••••上回孫莫愁說她把她的第一次給了你,我不相信,可是,這回我是親眼所見呀,我看呀,這回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趙哥你要是再厲害點兒話,第五次,第六次可能都給了你了!對••••••對••••••對••••••一定是昨天晚上的次數太多,所以才“一蹶不振”的!”

“我滴個三姑四舅奶奶呀!你太迷信趙哥了,趙哥沒有那麼厲害的!”

“有這好事兒說什麼也能堅持住的!”

說過話後,見林子軒還是一臉不相信的樣子,趙二彪趕快回過頭對着孫莫愁說道:“莫愁呀!孫姐姐呀!你倒是說話呀,你爲什麼會這麼幹淨呀?我昨天晚上到底有沒有對你做什麼呀?”

見孫莫愁沒有反應,林子軒對着孫莫愁說道:“莫愁,你不用害怕,要是趙二彪真的對你做了什麼,我替你做主,讓他對你負責!”

“負你妹的責呀!讓她先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趙二彪小聲的對着林子軒說道。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孫莫愁擡起頭來,看了看兩人,然後楚楚可憐的說道:“昨天晚上我喝多了,我還以爲是在自己的家呢,再加上我有裸睡的習慣,所以我就脫光了!”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跳着對着林子軒說道:“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說不是我乾的吧!”

“是這樣啊••••••”

林子軒話還沒說完,孫莫愁緊接着說道:“衣服雖然是我自己脫的,可是,後來我就睡着了,有沒有誰對我做過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越往後說,孫莫愁的聲音越小,而趙二彪聽到耳朵裏面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大。

“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這可怎麼辦呀••••••”

就在趙二彪又急的亂跳的時候,孫莫愁忽的擡起頭來看着趙二彪,言語輕鬆的說道:“趙哥,沒事兒,以後你對我負責就是了,我不嫌棄你!”

“負責?我負什麼責!我什麼也沒幹呀!我••••••我••••••”


“你對我負責!你得對我負責!上次就讓你糊弄過去了,這次你必須對我負責!”

林子軒對這樣兩個人實在是無語了,無奈的看向了窗外,而就在林子軒看向窗外的時候,猛的發現異常。

感覺到林子軒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急的直蹦的趙二彪轉過頭來。

“小林子,你快幫幫我••••••”

“趙哥,你看!”林子軒指着窗外對趙二彪說道。

“看什麼呀?”

“日!”

“我都沒說日,你說日!我現在心裏面比你想罵人!”

“我是讓你看外面的太陽!”

“太陽就太陽嘛!還日!太陽怎麼了,那不好好的嘛,也沒多出來幾個,高高的掛在那裏•••••我擦嘞,太陽都那麼高了,這是幾點了!”

聽到趙二彪這麼激動,林子軒指了指牆上的鐘。

“十點了!十點了!我的三姑四舅奶奶呀!今天是和杜磊司交接和結款的日子,我這個覈算負責人竟然不在場!”

一邊說話,趙二彪一邊抓起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

“二彪哥,咱們倆的事兒還說完呢!”孫莫愁看着趙二彪說道。

“咱倆的事兒回來再說! 海賊王的副船長2 !”

“不行!不行!現在就說!”

“服了你了!好吧!好吧!我對你負責!”

趙二彪此時哪裏顧得過來,只得胡亂的答應了孫莫愁。

“那還差不多!你們先出去,我要穿衣服!”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和林子軒齊齊的出了門。

剛剛一出門,林子軒便將趙二彪拽了過來,小聲的說道:“趙哥,你撿到大便宜了!剛纔我瞟了一眼孫莫愁的胸罩,size不小呀!身材肯定不錯呀!”

“size你妹呀••••••” 林子軒載着趙二彪和孫莫愁一路狂奔,朝着公司疾馳而去。

趙二彪一邊叮囑林子軒注意前面的路況一邊小聲的嘟囔着:“這回吝嗇摳可有話說了!我們三個去了肯定捱罵!”

林子軒此時只顧着快點開,根本聽不進去趙二彪說的話。

趙二彪和林子軒兩個人在前面手忙腳亂的,孫莫愁則是坐在後面,想要幫些什麼忙卻發現什麼也幫不上,無奈之下,孫莫愁想起了先給吝嗇摳打給電話說明一下情況。

就在孫莫愁掏出手機的時候,忍不住的驚呼了一聲。

“怎麼了?”一聽到孫莫愁驚呼,趙二彪趕快回頭對着孫莫愁問道。

孫莫愁將手上的手機朝着趙二彪晃了晃,臉上帶着苦笑的說道:“十一個吝嗇摳的未接電話!”

一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也意識到了,趕快掏出電話。

不出所料,趙二彪也有吝嗇摳的十幾個未接電話,而一看到十幾個未接電話,趙二彪的心涼半截,趙二彪甚至能夠通過這十幾個未接電話看見吝嗇摳憤怒的樣子,更爲嚴重的是,這十幾個未接電話代表着被扣掉的工資。

林子軒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我的電話在口袋裏了,你拿出來看看!”

“不用看了!肯定也不少未接電話!趕快開車吧!爭取早點到公司!”

孫莫愁看了趙二彪一眼說道:“趙哥,要不然我給吝嗇摳打個電話吧!”

趙二彪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對着孫莫愁說道:“還是我打吧!總不能讓你捱罵呀!另外,我還有一些事情和吝嗇摳說,在正式和杜磊司交接之前,我這個審覈人員還應該最後審查一遍!”

“趙哥,你多慮了,昨天晚上不是已經審查完了••••••”

趙二彪一邊撥着電話一邊朝着孫莫愁擺了擺手,示意孫莫愁不要再說下去。

孫莫愁見趙二彪朝着自己擺手自然是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看着趙二彪,眼神中充滿了柔柔的愛意。

電話打過去了卻一直沒有接通,趙二彪的心就好像是電話那頭傳來的滴滴的聲音一樣,空落落的。

“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