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級別的實力,戰鬥經驗也是很重要的一環,你們這些混黑社會的,一輩子能殺幾個人?一百個,算多了麼?小雪是我們七人中,唯一一個集滿千人斬的。”秦楓笑着解釋道。

0

千人斬,這是什麼概念?

赤子的腦子都快短路了,他不會認爲秦楓會在這個時候忽悠自己。

千人斬……那個燕子好像也說過什麼千人斬。

“或許你不知道千人斬,我不妨給你解釋一下,就像你修煉的功法一樣,千人斬對於殺手而言,是一個標誌,昇華的標誌!”秦楓的身體微微弓起,笑着說道。

就在龍傲雪完虐黃子打算一拳斃命的時候,秦楓弓起的身子像是子彈一樣飛射了出去。

一腳踹來地上的黃子,而秦楓也是擋住了龍傲雪致命的一拳,笑道:“女孩子家家的,殺念不要這麼重,不然會嫁不出去的!”

龍傲雪白了一眼秦楓,也沒有怪他攔着自己,嬌羞的皺了皺小瓊鼻,站到了秦楓的一邊。

Wωω▪тTk án▪C○

“赤子,今天的談話可以結束了吧,記得,你欠我一個人情哦!”秦楓哈哈一笑,不管剛纔被自己八成力道踹開的黃子是死是活,反正就是在龍傲雪的手下救下了這個狂妄自大的傢伙。

看着秦楓狂傲的背影,赤子的臉色像是吃了苦瓜一樣,先不說秦楓,就只是龍傲雪,赤子都沒有絕對的把握說能夠勝得了她,更別說一直保持着什麼感的秦楓。

“大哥,快來幫我一下,臥槽,勞資斷了四根肋骨!”黃子癱軟在一旁,更本沒有爬起來的力氣,他感覺跟龍傲雪過招根本算不上什麼,真正致命的,是秦楓最後的那一記重腳,硬生生的踹斷了自己四根肋骨。

看着黃子痛苦的申請,赤子心裏的天平再一次傾斜,如果是秦楓的話,或許真的可以跟燕子爭個高低。

“老二,你說……我們跟着秦楓怎麼樣?”

“什麼?老大,你腦子犯抽了吧?你不知道秦楓是什麼人嗎?”

聞言,赤子的心裏一顫,秦楓是【秦盟】的魁首,如果跟着秦楓,那麼【戰虎堂】就真的沒有任何翻身的餘地了。

但是……燕子也不是簡單的角色啊。 秦楓陪着龍傲雪在燕京城閒逛了一天,便把龍傲雪送到了獨孤破軍那裏,張憾地之前重傷,到現在似乎還沒有痊癒,獨孤破軍和華天浩也受了點輕傷,龍傲雪正好可以負責三人的安危。

秦楓回到武將分院並沒有看到導師小喬,說是爲了一個月後的巔峯擂臺賽在準備着什麼,而秦楓也只是跟宿舍的幾個坑爹舍友說了一聲,便進入了後山。

後山結界入口……

“沒想到武將分院還有通往破碎世界一角古路的結界門,真是出乎意料啊!”秦楓還沒有走進結界之門,就聽到了腦海中傳來秦老的聲音。

因爲秦楓已經開啓了六脈,達到了和秦老的意識交流的條件,所以他也不在驚訝腦海中的聲音。

“破碎世界的一角古路?什麼意思?”

“新生大比的場地,就是在破碎世界,這個你已經知道了,而在那個世界,通往無妄神殿的,有四條古路,跨過你眼前的這扇結界之門,就是其中一條,似乎,還是最危險的一條,看得出燕京大學的武將分院不一般啊!”秦老感嘆道,似乎對破碎世界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

秦楓聽得雲裏霧裏,一股“不明覺厲”的感覺油然而生。

“現在跟你說這些,你也不會明白了,還是先進去再說吧!”秦楓笑着說道,很多東西,憑秦楓現在的世界觀是很難理解的。

秦楓也沒有追問,深吸一口氣,終於踏進了結界之中,只是,他沒有注意到,在自己的一隻腳跨進結界之門的同時,自己的眉心一亮,設置結界之門的四塊能源之石上,紋路在悄悄改動着。

記得上一次進入這裏,是十倍重力,但是這一次……

秦楓半個身軀剛進入結界之門,就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排斥感襲遍全身,比之上一次的感受還要明顯。

“百倍重力?”秦楓驚呼,感覺自己的內臟都要被全部擠壓出來了,窒息感讓秦楓的意識一陣模糊。

“把六門全部開啓!”秦老的聲音第一時間在秦楓的腦海中響起。

秦楓根本不敢猶豫,憑藉一縷尚且清晰的意識,將“天門八脈”開啓的六脈全部運轉。

但即使開啓了六脈,秦楓也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般的蜷縮在地上,好在有了六脈的輔助,秦楓的呼吸恢復了正常。

“九字真言強化的半聖之軀,配合六脈開啓,也只能做到這個地步麼?”秦老感嘆道,“不愧是最兇險的一條古路啊。”

隨着秦楓的意識漸漸清晰,他纔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心裏再一次掀起了驚濤駭浪!

整片空間彷彿是人間地獄一般,遍地枯墳。

墓地的上空,落石、雷聲從虛空中劈落,一副世界末日的感覺。

一道道姿色雷電像是蛟龍一般在九天之上劈落在大地。

晴空霹靂!

緊接着,一陣陣鬼哭狼嚎的聲音傳來,分不清是人是獸,亦或是不乾不淨的東西。

“很奇怪麼?這就是古路的場景!”秦老雲淡風輕的聲音傳來,“上一次那片十倍重力的空間,根本就算不上結界之門後面的空間,你的那個導師還是很愛惜你的。”

“不是結界之門後的空間?”秦楓喘着粗氣問道。

“嚴格意義上來說,上一次你進入的,只不過是你的那個導師自己設置的空間而已,當然,也可以說是,是結界之門中的空間,而非結界之門後的空間!”

秦楓好不容易從地上坐直了身軀,儘管行動依舊緩慢,但是能夠在百倍重力的空間中堅持,也算是閉關修煉的一環。


“就這樣坐着,這裏的空間重力對你天門八脈的修煉是最合適的。”秦楓剛想努力站起來,就聽到了秦老的聲音。

說着,從秦楓的身後,陡然出現了一道虛影,一副滄桑秦老的模樣,雙手負背而立,腳踩虛空,此人,正是秦老!

秦老虛空而立,就這麼向前跨出一步,甚至連塵土都沒有揚起,驟然間,那些聲音銷聲匿跡,只是秦楓的耳畔還繚繞着秦老的聲音:“大道預言,雷鳴之日,降下神子,出於黃土,翔於天際!”

隨着秦老的話語落下,忽然一張卷抽落在了秦楓的手中,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是秦楓感覺這卷軸跟自己坑來的“道獸錄”很相似。

反覆嘀咕了秦老的的話語,秦楓猛一擡頭,卻發現眼前空無一人,剛剛還站在自己面前的秦老虛影,竟然就這麼消失了。

秦楓忍不住向後退了好幾步,手中的卷軸掉了下來。

古樸的卷軸,泛黃的紙張,落在地上卻發出清脆的響聲,猶如玻璃崩碎的聲音,可是秦楓聽在耳中,感覺心裏猛地一顫。

秦楓的感覺是準確的,就在卷軸落地的一瞬間,夜空中,數道天雷落下,相比之前,這雷聲更加轟鳴,電光更加明亮!

雷聲動,哀嚎起!

轟!~

隨着第二道天雷落下,接二連三的雷聲,彷彿沒有止境一般響起,轟遍了整個天際,整片空間的墓地上的黃土紛紛揚起,那一聲聲哀怨悲鳴的聲音,聽得秦楓毛骨悚然。

終於,在不知道幾道雷落下之後,一條深紫色的閃電,猶如細蛇一般,劈在了秦楓的身前。

好一副煉獄風景!

乍一看去,那紫紅色的天際,好像被火灼燒一般,是怎樣的烈火,將天一併點燃?

哈哈哈哈!

當秦楓還錯愕於這幅景象的時候,一道張狂的笑聲傳來,那掙脫束縛的感覺,像是一個被囚禁了數萬年的大魔現世!


不等秦楓多想,那笑聲的主人已經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長髮飄飄,定神看去,居然是黑巖河!

沒錯,他正是螭吻班的最強巔峯學員,黑巖河!

他爲什麼會在這裏?

一身殘破的衣裳,一頭亂糟糟的長髮,但是秦楓確不敢把他當成瘋子,因爲黑巖河的雙眸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中的卷軸!

這卷軸到底是什麼東西?

“把這東西……給我!”黑巖河低沉的聲音從喉嚨中迸出,漆黑的眸子跟秦楓一樣炯炯有神。

黑巖河比秦楓整整高出了一個頭,就這麼站立在秦楓的面前,如同一尊魔神一般,偉岸的身影讓秦楓驚嚇的說不出話。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秦楓吞了口口水,傻子纔會認爲這個黑巖河只是武將分院的學生。

先不說出現在這裏,能夠無視這百倍重力的人,又豈會是一個普通的巔峯學生?

“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想保住小命,就把你手中的卷軸交出來!”黑巖河的語氣不容反對,陡然間彎曲的雙手上,兩團陰森的幽蘭色火炎燃起。


握緊手中的卷軸,秦楓說什麼也不會交出去的,但是眼前的黑巖河似乎很牛逼的樣子,秦楓的腦子快速旋轉起來,思考着該如何擺脫他。

就在兩者對峙的時候,夜空中共一道炸雷,帶着震耳欲聾的聲響落下,不偏不倚,正好是秦楓的腳後。

尼瑪,自己從來不裝逼,怎麼天雷就知道劈自己?

兩道雷都差點劈中秦楓,這讓秦楓不明所以,低頭望去,懷中的卷軸突然散發出淡淡的土黃色光芒,雖然不是很顯眼,但是秦楓還是很清晰的看到了。

轟隆隆!~

大地忽然間猛顫起來,就在秦楓的身後,一條碩大的裂縫出現,像是一張血盆大口張開,不等秦楓閃躲,便將之吞了下去。

黑巖河伸手想抓住秦楓,但是一掌探出,猶如探向了虛空一般,什麼都沒有摸到。

裂縫將秦楓生生吞了進去,又瞬間合攏,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與此同時,空中也恢復了平靜,那些聲勢嚇人的天雷,也銷聲匿跡,只有黑巖河呆呆的立在原地,臉上佈滿了不可思議。

“不可能,諸天之門,煉獄之日!難道所謂的大道預言,真的產出了預言之子?”黑巖河喃喃自語,狀若瘋狂,那一頭亂糟糟的長髮在夜風的撥動下,更是嚇人。

秦楓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在大地裂開的那一瞬間,他就以爲自己的生命在此結束了,心裏被一股不敢的情緒所籠罩。

百倍重力下,自己行動困難,卻被天雷砸進了大坑,這一切都是天意麼?

秦楓甚至沒有想過反抗,面對天道之力,秦楓發現自己是何等的渺小。

而恰恰在這個時候,秦老居然沒有了聲音,這尼瑪絕逼的坑爹啊!

哎……算了!

內心一通抱怨之後,秦楓也知道不能改變什麼,無牽無掛的他倒也沒有再多想,這麼靜靜的死去也不是什麼壞事,但是當她睜開眼的時候,卻發現,四周一片通明,猶如白晝!

這裏是哪裏?

秦楓的心中打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環視四周,數十根石柱粗壯高大,立在地上猶如撐天之用,細細一數,不多不少,恰恰是十八根不多不少。

十八根石柱的中央,立着一尊土黃色的雙耳巨鼎。

巨鼎高一丈有餘,秦楓站在巨鼎之下,勉強才只有鼎的一隻腳這麼高。

這片空間很空曠,除了那一尊巨鼎和十八根石柱之外,可以說是空無一物,甚至大吼一聲,都能聽到連綿的迴音傳來。

秦楓怔怔的站在原地,完全沒有注意到,懷中的卷軸已然金光大振,似乎在跟那十八根石柱相會輝映。 這裏……是哪裏?

秦楓的心裏還是反覆思考着這個問題,只是不等他多思考,懷中的卷軸已經飛了出去,直接貼在了巨鼎之上。

當卷軸貼上巨鼎之後,猛然間,一道無形的能量散開,打在十八根石柱上搖搖欲墜,秦楓硬生生被能量彈出了數十米。

咚!~

巨鼎發出了一聲沉悶的聲響,隨後急速的旋轉起來,在卷軸散發的金色光芒下,秦楓看的有些眼花,但是他根本不敢眨一眨眼,生怕自己一閉眼,就永遠睜不開了。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芸芸衆生,此爲大道!

法生天、天生地、地生人、人爲萬物之靈,此爲大法!

一道道虛幻的聲音,如同秒音佛法一般傳來,無孔不入,根本找不出聲源,秦楓木然的站在原地,鬼使神差的開始細細琢磨這些話。

猛然間,秦楓雙手抱頭,雙膝跪地,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剛纔還覺得是天外佛法的話語,此刻卻像是九幽魔音。

啊,我的頭……好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