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藥之後,秦筱筱說感覺好了不少,臉色也稍稍恢復了一些,沒一會就靠在我肩膀上睡着了。此時車裏很安靜,車窗外的風景也很不錯,我回頭望了一眼後座的李慕顏和劉宇,發現他倆不知道什麼時候都睡着了。

0

兩人頭靠着頭,睡得很香,陽光從車窗外照了進來,灑在兩人身上,出現一道淡淡的光暈。 重生養的都是狼 這畫面看上去實在溫馨,兩人就像是一對四處旅遊玩累了的小情侶,相互依靠着休息。

這畫面讓我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記錄下這美好的一刻。

我記得從市裏到達隴南縣的時間是三個小時,現在只過了將近四十分鐘,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秦筱筱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我也不敢隨便亂動怕弄醒她。就盯着車窗外面的風景看了一會,不知不覺的也睡着了。

這次我又做了昨晚的那個夢,夢裏的那個男人還是背對着我,只不過這次他沒有喊我的名字,而是越走越遠,不知怎麼的,看着他越走越遠的背影我十分的着急,拼命的在後面追着他,可一轉眼他就沒了蹤影。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估計再過一會我們就要到隴南縣了。後座的李慕顏和劉宇已經醒了,正看着窗外的景色聊着天,秦筱筱還沒醒,仍舊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我肩膀酸得要命,但不敢隨便亂動。

秦筱筱保持人形的時候會時刻消耗體力,讓她身體感到疲倦,她多休息一點也是好事,有利於恢復身體狀況。之前買票的時候忘了讓她直接變小黑貓的狀態,這樣她也不用這麼累了。

很快的,我們就到達了隴南縣,從縣城裏的建築物和景觀來看,果然不是一般的縣城能比的,規劃和發展的都不錯,而且街上人和車來來往往的十分繁華熱鬧。

車子到站了,我叫醒秦筱筱,她一副睡得於猶未盡的樣子,打了個哈欠。“這麼快就到站了。”

我們三個下了車,立馬有幾個中年婦女手上拿着旅遊圖衝了過來。看着她們一窩蜂衝過來的樣子,我嚇了一跳,以爲她們要幹什麼,沒想到都是問我們要去哪裏的,搶着要帶我們在隴南縣幾日幾日遊這種生意的。

“幾位帥哥美女,跟着我把保證你們玩的開心,景點的門票還能打折。”一個大媽衝在最前面,熱情的說道。

我四個無奈的笑了笑,告訴他們我們不是來旅遊的,就擠開人羣走出了車站。走出車站後,我鬆了口氣,感嘆道:“這也太誇張了,人也太多了。”

“正常,旅遊的地方一般是這種狀況,走吧,趕緊找家旅館休息,不然恐怕再晚一些就找不到。現在已經是傍晚,這種旅遊縣城,估計晚一點的確會難找到住的地方,於是我們四個開始在縣城裏逛了起來,找稍微好一點的旅館住。

半個小時後,我們終於找到了一家還不錯的酒店住下,就是有些貴了,不過旅遊的地方都這樣。我們開了兩間,秦筱筱和李慕顏住一間,我和劉宇住一間。

一回到房間我們就放下東西休息了一會,然後纔出去找東西吃。中午我們就沒吃飯,我早就餓得不行了,縣城裏隨處都能找到吃飯的小店,而且人很多,生意都不錯。

最後我們在一家小火鍋店坐下,點了些東西吃。

“沒想到隴南縣比我想象的還要大,人也比我想的要多,這種情況下我們要怎麼開始找?”我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雖然提前在晚上就搜了一下隴南縣基本情況,來之前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沒想到還是超乎了自己的預料。

劉宇讓我不用着急,這裏在術士界是屬於風水一派的勢力範圍,陳柏在我們來之前就已經和風水一派的郭文霍前輩溝通過了,請他找人幫忙打探消息,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了。

郭文霍這人雖然我只見過一次,但是給人的印象還是挺正派的,既然陳柏親自拜託了他了,那應該沒什麼問題,我稍稍鬆了口氣,這樣我們也不用盲目的在整個縣城無頭蒼蠅一樣的找了。

吃完火鍋之後,我們又在附近街上隨便逛了逛,逛的差不多了,我們就會酒店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陳柏就給劉宇打來了一通電話,告訴了劉宇一個地址,讓我們去這個地方見風水一派的人,他們那邊已經打探到了一些消息。

於是我們準備了一下,就出酒店打了一輛車往陳柏說的地方趕去。 鐵木真的麻木了,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眩暈。二十來歲,六段靈王巔峰,還給人活路嗎?

不過鐵木到底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從唐宋拿出丹藥和天靈石的時候,他就估算唐宋的實力不弱,只是沒想到這麼恐怖而已。

沒有帝國認證的丹師,卻能煉製四品以上的丹藥,應該說絕無僅有。而且本身擁有那麼多天靈石,只要妥善使用,實力提升並不難……

整理了思緒,鐵木拿了兩塊拳頭大的天靈石,帶著唐宋到後院,雲藝等人在前院等著。

最偏僻的房屋其實是鍛造室,只有一個鐵門進出,四周圍高牆保護,鐵門極為厚重。

打開鐵門,鐵木沒有急著進去,而是抬頭看了一下天色,皺著眉頭喃喃自語:「今日天色倒是不錯,風向也可以,應該能成功。」

跟著他進去,裡邊還挺大,光線昏暗,不過還是能看得到前邊有個鍛造爐,四周圍都是鐵器和工具。看樣子,鍛造爐已經幾年沒生火,很冷。

卻見鐵木把鐵門反鎖起來,唐宋驚愕的問道:「空氣不流通,對鍛造應該不好吧?」

鐵木搖頭一笑:「不,那是普通的鍛造之法。我剛才已經說了,我父親的這個辦法,以前只是存在於可能,等會你就知道了。」

說話間,鐵木先將油燈點燃,隨後用力將鍛造爐挪開。很神奇,裡邊還有個小鍛造爐,古銅色,精緻很多,上邊還有很多奇怪的紋路。

只聽鐵木解釋道:「這才是真正的鍛造爐,煉丹爐就在裡邊。也是個小的煉丹爐,其實我父親一直覺得鐵林的想法是對的。現在他們使用的煉丹爐基本都是一尺寬,可每次煉丹也就三五顆,為什麼要這麼大?」

這一點唐宋也一直想不通,當初還懷疑鐵叔的煉丹爐不靠譜呢。按照書上說,丹師的煉丹爐最少一尺寬一尺高,一尺也就是三十多厘米,還要一寸厚以上,這得多笨重,根本扛不動!

可能是因為他們煉丹需要把草藥直接放進去,所以需要大體積吧,唐宋一直都這麼安慰自己……

鐵木打開小鍛造爐,將兩塊天靈石放進去。深吸了口氣,低聲道:「等會我讓你給鍛造爐輸送元氣,你就儘可能的輸入。可能會維持大概一炷香的時間。其他事情你不要管,只要能維持元氣輸入就行。」

唐宋也沒有問,點著頭坐在鍛造爐旁邊。鐵木卻是先將衣服脫掉,隨後神色緊繃的開始忙活。

不是生火,而是先用一個奇怪的鎚子不停敲打著鍛造爐,隨後又拿起奇形怪狀的工具在上邊雕刻,之後才讓唐宋輸入元氣。

鍛造過程要比之前鐵叔鍛造的那個複雜得多,鐵木忙裡忙外的跑個不停,雙手雙腳就沒片刻休息過,汗水很快翻滾下來。

鍛造煉丹爐絕對是個苦差事,就看鐵木那一身汗水就知道了……

唐宋反倒挺輕鬆,鍛造爐需要的元氣挺多,換做是一般人肯定支撐不住。可他卻很隨意,畢竟還有個世界!

鐵木有些驚訝,回頭看唐宋臉色一直紅潤,不禁問道:「能行嗎?」

唐宋隨意聳肩:「我沒太大問題,元氣隨便用……需要加速嗎?」

鐵木一抽,這小子絕對是怪胎,他的元氣源源不斷,怎麼都用不完,難怪能把一個上等煉丹爐給煉炸了!

兩人繼續忙活了好一會,時間差不多了,鐵木忽然喊著:「停下!」說話間,他揚起鐵鎚不停的砸著鍛造爐,吃奶的力氣都給用上。可是很奇怪,鍛造爐並沒有任何凹陷,表面好像形成了一層防護。

嘭,嘭,嘭……

唐宋看得很是吃驚,鐵鎚竟然能砸防護罩,這也太給神奇了。在他的認知里,防護罩就一種無形的能量體,雖然可以看得到卻抓不到。可現在,鐵木竟然用鐵鎚敲打防護?!

「快,放血!」

鐵木的叫喊傳來,唐宋趕忙伸出手,可他又愣了:「往哪裡放血?」

煉丹爐沒拿出來,放到哪裡?

「用你的元氣把血液壓迫過來,鍛造爐自然會吸收……動作要快,儘可能多!」鐵木的鐵鎚越發頻繁,悶響越發清脆。

唐宋沒有多想,按照他所說的擠壓鮮血,然後用元氣輸送過去。還真是神奇,鍛造爐真的會自主吸收鮮血,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當!

猛地傳來清脆的金屬碰撞,鐵木停下捶打,氣喘吁吁的扔掉鐵鎚拿起一個長長的鐵棍伸進鍛造爐內,用力攪拌。

不是吧,煉丹爐液化了?

只是很快鐵木又停下來,皺著眉頭看了一眼鍛造爐,忽然回頭沖著唐宋低沉問道:「如果你想要更高等級的,需要付出更多。」

唐宋有點不明白:「你說……」

「把你丹田內所有元氣全部壓迫進去,而且不要收回!」鐵木的面色有些凝重,「只有這樣,效果才是最好。不過,怎麼選擇,你自己考慮……額。」

還沒等他說完,唐宋就已經再次盤腿坐下,毫不猶豫的輸送元氣。不就是抽空自己的丹田么,多大點事,他又不是沒經歷過!

木了一會,鐵木才反應過來,繼續攪拌鍛造爐裡邊。唐宋死命的輸送元氣,順帶著還牽引三叉跟世界的力量,反正能用的都用,就差沒動用天罰之力。

對他來說,這個煉丹爐真的太重要。沒有一個好的煉丹爐,再好的煉丹術也沒用……

很快唐宋的臉色開始發白,整個人就好像被抽空了。也在此時,鐵木又開始捶打鍛造爐:「夠了,你後退,剩下跟你沒關係了。」

嘭,嘭……

依然是低沉的悶響,唐宋退到旁邊閉著眼修復,額頭冷汗不自主滲透。希望能成功,要不然白折騰。

轟!

還沒多久,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傳來,隨後唐宋便感覺一股強大的罡風炸開,將他給震飛了出去,撞在鐵門上。

胸口一陣煩悶,唐宋甩了一下腦袋,大聲喊著:「鐵大叔,你怎麼樣?」

「咳咳,我沒事……成功了,成功了。快,過去把煉丹爐控制,最好能放血到裡面……」

循聲望去,鐵木撞在角落吐著鮮血,看樣子傷得不輕。唐宋也顧不得多想,咬著牙衝過去。鍛造爐炸開,裡邊確實有個黑色的小煉丹爐正在旋轉。神奇的是,煉丹爐內凝聚著一股白色靈氣,乍一看像是在冒煙…… 往煉丹爐裡邊放血,鮮血並沒有滴到底下,而是被裡邊瀰漫的白色靈氣給潰散,瞬間就消失了。

這煉丹爐好奇特,似乎能凝聚靈氣……

沒等多想,聽到鐵木吐血咳嗽的聲音,唐宋趕忙走過去。蹲下來查看鐵木的情況,關切道:「怎麼樣?」

鐵木露出慘白的笑容,盯著那煉丹爐,沙啞道:「成功了,沒想到,我父親全都說對了。咳咳,這裡煉丹爐因為加了天靈石,對藥材有很好的保護和修復,而且本身能凝聚靈氣……呵呵,以後你煉丹,完全不費力。」

唐宋從口袋拿出兩枚丹藥,一枚塞進鐵木嘴裡,一枚塞進自己的嘴裡:「鐵大叔,還是先療傷再說。」

鐵木剛想說什麼,渾厚的藥效洶湧,讓他一驚:「你竟然給我吃這麼好的丹藥,浪費啊!」 牌帝 話雖如此,他還是盤腿療傷。

唐宋可沒心思管他,丹田被抽空,再加上剛才的爆炸罡風導致有些內傷,得儘快修復,要不然沒安全感……

足足有半個時辰,唐宋才再次睜開眼。鐵木還在煉化藥效,畢竟他本身只是三段靈君。

沒有打擾他,唐宋過去拿起精緻的煉丹爐。跟上次那個差不多,一樣的規格,只是紋路不同,顏色也更深,黝黑黝黑的。很輕,跟塑料差不多的重量。

確實很神奇,裡邊一直環繞著一股白色靈氣,怎麼都不會潰散。而且唐宋用神念感應后發現,內部像是個陣法,好像有增強作用。

這煉丹爐絕對是好東西,估計比好多大丹師的煉丹爐還要高大上……

「呼!」

聽到鐵木吐氣的聲音,唐宋拿著煉丹爐走過去,笑道:「鐵大叔,這煉丹爐你真給我?我雖然不懂,不過這東西可厲害得很。」

鐵木睜開眼,打量了一下煉丹爐,輕抿著微笑:「之前說好給你,自然要給你。再說,目前能使用這種小煉丹爐的應該沒幾個人,你是其中之一。呵,這煉丹爐,帝國之內應該是排名前三,不見得比青華宗裡邊那個九天鼎差!」

說話間,鐵木自傲的昂著頭,眼角卻泛起淚光,「父親,鐵林是對的,你也是對的。你放心,遲早有一天,這種煉丹爐一定會遍布帝國!」

唐宋也不好說什麼,收起煉丹爐,拱手作揖:「多謝!」

鐵木擺著手:「不必,你可是幫了我大忙,估計很長一段時間,我得好好修鍊才行了。我這實力蹭蹭的,回頭都不知道怎麼跟皇宮那邊交代。」

可真是哭笑不得,吃了唐宋的丹藥之後,他的傷勢已經快速修復,實力不停的提升。這不,現在都已經提到四段靈君了,還有繼續提升的跡象。

唐宋微微聳肩:「他們要是問起,你就直接說好了,聖上已經知道我會煉丹……」

咚咚咚!

外邊傳來雲藝的叫喊:「唐大哥,鐵大叔,你們怎麼樣啊,裡邊沒事吧?」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剛才爆炸動靜估計不小,這會兒雲藝他們擔心著呢……

半個時辰后,唐宋跟鐵木道別,離開了鐵家。臨走時,鐵木還是跟雲藝低聲說了一些話,不用想也知道是讓她轉達給鐵林。

馬車上,雲藝有些哀愁,重重的嘆息:「沒想到鐵叔那麼可憐。」

唐宋一笑:「傻丫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他自己選擇這樣走,沒人能改變……」

雲藝悶悶不樂的鼓著嘴,總覺得鐵林太可憐了。為了鍛造煉丹爐,家破人亡,值得么?

「小姐,林朗少爺應該到了。」小梅忽然探頭看著外邊,「我剛聽到有人說,風華館來了很多人,應該是大隊人馬到了。」

果不其然,雲藝頓時來了精神:「福哥,快些,迴風華館!」

唐宋哭笑不得,這丫頭心裡總是惦記著她的林朗哥哥,倒也是痴情……

回到風華館側門,已經有兩輛豪華的馬車等著。從側門這邊都能看得到,正門很熱鬧,不僅僅是雷城的隊伍抵達,其他城池的隊伍也基本到了。

唐宋沒有過去看熱鬧,而是走向那兩輛馬車。其中一個車夫立即跳下車,恭敬地拱手作揖:「唐先生,楊主事讓我來接你。」

剛要走上車,另一輛馬車上傳來叫喊:「唐兄,莫急!」

是蕭良,只見他面帶微笑的下來。唐宋走過去,輕聲道:「蕭兄,找我可有事?」

蕭良也知道唐宋喜歡開門見山,點著頭:「承蒙唐兄恩情,家父現在身體已經好轉,多謝唐兄!若是唐兄不嫌棄,今晚到蕭家一聚,也好讓我們好生報答唐兄的恩情。」

唐宋苦笑:「這……恐怕有點麻煩。我等下得去萬寶靈,晚上總得跟雷城的隊伍在一塊。明天晚上聖上又要讓我進宮參加晚宴,總得做點準備,所以……」

蕭良一抽,哭笑不得:「我先前聽說聖上下了口諭,還想著不太可能,沒想到是真的。既然如此,那等之後再說。唐兄,還有一件事。」

說著保持警惕的四處看了一下,壓低聲音,「昨日暗殺你的那幾個人,並非林炎所派。雖然暫時查不到究竟是什麼人,不過可以斷定,與林炎無關。」

唐宋有些驚訝,掃了一眼蕭良,不僅笑起來:「蕭兄有心了,多謝!沒事,不管是誰,對我來說沒太大區別。」

早就猜到了,林炎雖然囂張跋扈,卻不至於敢在帝都找人暗殺自己,尤其林炎之後還出面了一次。

至於為什麼要暗殺自己,唐宋也不清楚,也不想去關心。反正碰到就殺,打不過他還能跑到自己的世界,根本不是什麼大問題。

蕭良反倒有些驚愕:「唐兄似乎,一點都不在乎?」

「哈,反正擔心也沒用。蕭兄,你不必如此關心我,大家朋友相待就好。」說話間,唐朝大步走向自己的馬車,「朋友之間,不需要那麼多客氣,走啦啊蕭兄!」

目送著馬車離開,蕭良愣了好一會,不自主露出笑容。朋友,說得確實沒錯…… 劉宇把陳柏給的地址告訴了出租車司機,讓他把我們帶到那裏去,只是司機聽了之後,臉色變了變,就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消息一樣,一臉驚愕。

“你們要去那裏?”我不敢相信,開口問道。

他的反應都讓我們心生疑惑,問他怎麼了,我們就是要去這個地方,難道這個地方我們不能去?

“你們幾個應該是遊客吧,這地方可是我們隴南縣張家的私人地盤,一般人是不能接近的,他們可是我們縣上的名門望族可不是輕易能惹的。要是他們不高興了,絕對沒好果子吃。”司機一臉敬畏,緩緩的說道。

看來那裏果然就是風水一派的地盤,去了那裏應該就會見到陳柏要我們去見的人。“沒事,你帶我們過去就行,剩下的就是我們自己的事了,與你沒關係。”劉宇淡淡說道,讓司機繼續帶我們過去。

我看司機頭上都冒出了冷汗,有些爲難的樣子,似乎還想對我們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沒說出口,無奈的嘆了口氣。“行吧,不過我只把你們送到外圍,你們自己進去。”

“沒問題。”

就這樣司機纔開始把我們往那裏帶,一路上都是行人和車,每走上一段路就要堵上一會。不過走了大概二十幾分鍾之後,路上的車就開始少了,很快的出租車就開到了縣城南邊的開發區那裏。又繼續在開發區裏繞了一會,最後實際在一棵蒼天大榕樹旁停了下來。

“我就送你們到這了,沿着大榕樹前的這條道一直往前走一會就到了你們要去的地方。”他眼中帶着慌張之色,目光還不停的往四周觀望,就像是做賊怕被人給發現了一樣。

他這樣子讓我驚奇不已,說道:“老哥,你這也太誇張了吧。”

“你們不知道,張家可不是我們這些小老百姓能招惹的對象,你們幾個執意要進去我也沒辦法,總之一會你們自求多福吧。”他一副你懂什麼的表情,搖了搖頭,嘆着氣說道。

等我們下了車,這司機立馬開車踩着油門逃也似的離開了這裏。看看這個風水一派的張家在隴南縣樹立了外人不可磨滅威嚴形象,有些讓人聞風喪膽的感覺,不知道一會我們進去了會怎麼樣。

這裏放眼望去環境很不錯,四周都是些修剪整齊的花花草草,就是沒什麼人。再看看路邊的這顆巨大榕樹,一看就是年代久遠,很有保護價值的樹。

按理來說,隴南縣既然在發展旅遊,那這裏應該會有不少遊客纔對,但這裏現在放眼望去,一個人影也沒看到,看來那司機果然沒騙我們,這都是因爲張家的緣故,所以沒人敢隨便到這裏來。

“走吧,說不定張家的人已經在裏面等着我們了。”劉宇說了一句,帶着我們沿着大榕樹前的石子路往前走去。越往裏走,環境越是幽靜,穿過一個亭子,我們來到了一個古代風格的建築物屋羣前。

建築物屋羣前的路兩邊擺着兩個巨大的獅子石雕,獅子石雕十分高大,看着至少兩米五那麼高,而且做工十分精細巧妙,兩副獅子石雕栩栩如生,給人一種震懾感。

獅子石雕路邊的草地上立着一塊石碑,上面刻着‘私人禁地,禁止入內’幾個顯眼的字樣。

“我靠,這裏看上去明明就像是旅遊景點一樣,竟然會是私人的,這張家也太大手筆了吧。”我嚥了咽口水說道,心裏很是震驚。我懷裏抱着的小黑貓也叫了一聲,像是在應和着我說的話。

劉宇讓我別亂說話,一會我們進去千萬記得禮節分寸,不能丟了我們一派的臉。我和李慕顏都點點頭,說着知道了讓他放心。就這樣,我們才又繼續往前走。

等我們走到那兩個高大石獅子石雕前的時候,突然兩個人影從兩邊的石雕後跳了出來。“幾位請留步,這裏是我們張家的私人地盤,再往前的話我倆就不客氣了。”

擋在我們面前的是兩個身穿灰袍長衫的男人,讓我們驚訝的是兩人長得幾乎是一模一樣,臉上帶着淡淡的冷意,開口對我們說道。

“我們是受邀前來拜訪的,希望兩位讓我們過去。”劉宇朝那兩個長得一摸一樣的灰袍長衫男人拱了拱手,說道。

那兩個男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個開口問我們有沒有什麼受邀的信件或者物件之類的可以證明,我們搖了搖頭說沒有。他倆立馬就皺起了眉頭,一臉嚴肅。

“沒有,那就不能進。”他倆的語氣聽着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劉宇依舊好言好語,耐心的和那兩個男人說明情況,告訴他們我們的確是受邀來拜訪的,但是那兩個男人死活不讓我們進去,態度堅決,甚至有些不耐煩了。

沒一會,一個寬臉小眼男人走了過來。“怎麼回事?”他看了我們幾個一眼,問那兩個男人。

那兩個男人把情況和他說了一遍,他聽了之後皺起了眉頭,說要是我們真的是受邀前來的話,怎麼他都不知道,讓那兩個灰袍長衫男人趕緊把我們剛走。

顯然這個寬臉小眼男人還是些話語權的,在他說完之後,那兩個男人臉色頓時完全冷了下來,讓我們趕緊離開。劉宇不死心,想繞過他倆進去和寬臉男人說,那兩個灰袍長衫男人急眼了,對劉宇動起了手。

他兩同時出手撲向劉宇,想要把劉宇給擒住,但劉宇好歹也是陳柏的大弟子,那裏會這麼容易就被人擒住,巧妙的躲開了兩人的攻擊。那兩個人的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一閃而過,出手更是犀利了。

於是就這樣,劉宇和那兩個灰袍長衫男人交起了手,只不過那兩人是攻,他只是守。就算是這樣,那兩個男人還是遲遲沒能制服住劉宇。

這個情況讓那個寬臉小眼男人露出了怒意,“哼,有點本事就想來我們張家鬧事,我來教訓教訓你,讓你漲漲記性。”說完,竟然也動身準備朝劉宇動手。

我心裏暗叫不好,劉宇現在已經被那兩個灰袍長衫男人給纏住了,在加一個人的話他未必能應付得了,我慌忙放下小黑貓想要過去攔住那個寬臉小眼男人。但還沒等我放下小黑貓,李慕顏就已經衝了出去。

她擋下了想要衝向劉宇的寬臉小眼男人。“你們張家還真是厲害,喜歡以多打少趁人不備,真是長見識了。”李慕顏一臉怒意,冷聲譏諷道。

寬臉小眼男人徹底被她的話給激怒了,眼中露出狠意。“哪裏來的瘋丫頭,剛污衊我們張家,看我不打爛你的嘴。”說着就衝向李慕顏。劉宇有些着急,想要過去阻攔李慕顏和那個寬臉小眼男人,奈何自己被兩個灰袍長衫男人拖住,暫時過不去。

這下劉宇也開始出手反擊了,但那兩個灰袍長衫男人也暗藏玄機,出手配合都十分的默契,劉宇竟然也擺脫不了他倆。另一邊,那寬臉小眼男人出手毫不留情,李慕顏慢慢的處於下風,眼看就要被那個寬臉小眼男人給制服住了。

我急了,趕緊衝上去要幫忙。估計我們三個除了劉宇之外,都不回事這三個人的對手,他們明顯在打鬥發麪要更勝我們,畢竟我們主修術法,而且我只是個剛入術士界沒多久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