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駿悚然地一驚,這回他也不再淡定了,東屏山是他們來時的路,如果那邊也出現蜀軍的話,那就證明他們陷入到了蜀軍的包圍之中,看來蜀軍的胃口確實很大,竟然想要將他的八萬人馬一口吞下。

0

“陳將軍,你速帶一萬騎兵去東屏山看看,究竟是什麼狀況?”司馬駿回身吩咐陳元道。

陳元立刻領命,引一萬騎兵向東而去。

東屏山的狀況和西疊山的那邊基本相差不大,蜀軍突然地殺了出來,將東屏山佔據了,同時也掐斷了晉軍的退路。

陳元試着向蜀軍的陣地發起了攻擊,不過蜀軍防守很嚴密,陳元討不到半點的機會,反而是折損了不少的人馬,看看無法拿下東屏山,陳元也只得退回去,稟明瞭司馬駿。

兩面都出現了蜀軍的伏兵,晉軍的八萬大軍被堵在了東屏山和西疊山的狹長地帶之間,很顯然,這是蜀軍早已圖謀許久的行爲,故意地讓一支騎兵一路敗退,將晉軍大隊人馬引入到這兒。

司馬駿神色顯得凝重起來,原先他一直對蜀軍的伏擊行爲嗤之以鼻,認爲蜀軍就算是有心也是無力的,想吃掉他的八萬大軍,劉胤肯定沒那麼大的胃口。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劉胤果真是狂妄大膽,真的有吞掉他的心思。

既然劉胤動了殺心,司馬駿也就不敢大意了,現在晉軍被蜀軍兩面包夾,腹背受敵,形勢陡然間變得險惡起來,而解系那邊強攻西疊山,也未能取得戰果,敗退了回來,這一下讓晉軍的處境變得極爲地艱難。

衆將的目光,都齊刷刷地投到司馬駿的身上,等待着他下達命令。

司馬駿神情嚴峻,用馬鞭指向南面,道:“向南突圍!”(。)

老鐵!還在找";最後的三國";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夜幕降臨了,安國境內的晉國營地一片的死寂,死寂的原因當然不會和死人有什麼關係,儘管白天的交戰讓晉軍有不少的損失,但那種損失遠還未到傷筋動骨的地步,現在晉軍的將士上至高層的司馬駿,下至底層的馬前卒,都沉浸在一種悲愴黯然的情緒中。13579246810

一種絕望的氣息在晉軍之中瀰漫着,那是一種陷入死地悲涼的感覺,曾經躊躇滿志信心爆棚的司馬駿,呆坐在一堆篝火的前面,熊熊的火焰驅走了冬日的嚴寒,但卻無法驅散司馬駿心中的陰霾。

通紅的火光映照着的,是司馬駿那張木然而憔悴的臉,才僅僅一天的時間,司馬駿就經歷了從波峯到浪谷之間的跌宕,本來以爲逮到了一條大魚,但沒想到自己卻成了人家的網中之魚,這樣的轉換讓司馬駿是始料未及的。

直到現在,司馬駿還摸索清蜀軍究竟從出動了多少的人馬,但蜀軍八面包圍,幾乎是圍了一個水泄不通,晉軍雖然是屢次地想要衝破桎梏,但卻是有心無力,蜀軍的防守滴水不漏,司馬駿找不到任何的破綻,付出了極爲慘重的代價,卻依然被困在這裏。

現在晉軍的情況相當的不樂觀,七八萬的大軍被困在這個狹長的地帶上,根本就沒有多少可以迴旋的餘地,更糟糕的是,由於是輕裝追擊,全軍只隨身帶了三天的口糧,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糧草,全指望後面輜重部隊的補充,現在大軍被圍困在了安國,糧道斷絕,如果不能在三日之內突出重圍,這七八萬人不被蜀軍圍殲掉,也會活活地給困死餓死。

如果糧草充裕的話,司馬駿倒也不會太擔心,畢竟左右兩路還有馬隆和文鴦的十七萬大軍,他們聞訊之後,也肯定會趕來救援的,只要晉軍裏應外合,打破蜀軍的包圍並不是難事,難就難在時間緊迫,七八萬人七八萬張嘴,沒有了糧草,軍心必散必亂,不用蜀軍來攻,晉軍自己就崩潰掉了。

司馬駿枯坐了,一宿都未曾閤眼,天色微明的時候,他就下令軍隊集結,準備再拼一把,殺出一條血路來。

今天晉軍的主攻的目標,是北面的恆水和東面的東屏山,同時,也向南面的瓜水和西面的西疊山持續地保持着進攻的壓力,從凌晨開始,晉軍就朝着四個方向發起了突圍之戰。

司馬駿始終不相信蜀軍有足夠的兵力來打圍困戰,蜀軍四面八方的包圍着晉軍,肯定存在着兵力薄弱處,他四面出擊的意圖就是要混淆視聽,讓蜀軍無法掌握晉軍真正的突圍方向,只要攻擊對了方向,找出蜀軍的薄弱點,突破圍困並不是什麼難事。

司馬駿繼續地派兵進攻瓜水和西疊山,目的就是一個,儘可能拖住這個方向的蜀軍,不讓他們有機會向北面和東面進行增援,而晉軍的主攻目標,鎖定了昨天沒有打過的恆水和只進行了初次試探性進攻的東屏山。

西疊山和瓜水的防禦,已經讓晉軍吃盡了苦頭,屢次進攻,都始終未能拿下,司馬駿自然不再抱什麼希望了,不過北面的恆水晉軍還未打過,司馬駿很是期待着可以從這兒突破成功。

在司馬駿看來,蜀軍對恆水的防禦應該是鬆懈一些的,畢竟即使被晉軍成功地突破,也只會進入到蜀軍的腹地之中,依然難逃圍困。

但方一交戰,司馬駿就很清楚自己想錯了,恆水的防禦一點也不遜色於瓜水,蜀軍在恆水北岸派出的,是虎騎軍和隴西軍,蜀軍依然動用了偏廂車封鎖了恆水北岸,在河面上交織出一道箭網,徹底地封死了晉軍的渡河之路。

與瓜水相比,恆水的水流速度較緩,但河面卻要比瓜水寬上兩到三倍,恆水的水深狀況和瓜水也差不多,不過由於河面較寬,想在恆水找出一條可以橫渡的路線,幾乎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晉軍即使最普通的士兵,也明白現在軍隊所處於的困境,如果不能殺出一條血路的話,他們所有的人,都會埋骨在此地。有壓力纔會有動力,在死亡的面前,任何人都不敢有絲毫的保留,就算是恆水的水很深很刺骨,那些晉兵也都是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幾十丈寬的河面上,密密麻麻地擠滿了人。

但他們剛一落水,就遭到了蜀軍密集的箭雨招呼,虎騎軍裝備着的元戎箭直就是大發神威,一發十矢,都可以射中九個目標了,幾百具元戎同時射擊,場面極爲地壯觀。

慘叫聲不斷地恆水之中發了出來,許多的晉軍沉入到了河中,再也沒有機會站得起來,整個寬闊的河面上,飄浮着的,全部都是晉軍的屍體,河水都被鮮血染成了赤紅色。

傅著很是悠閒地呆在北岸上,這次引晉軍八萬人馬入包圍圈,傅著是居於首功的,相對於在恆水的北岸阻擊,後者這個任務更輕鬆簡單,只要守住恆水大堤,就可以徹底將晉軍困死在此處。

做傅著下手的是隴西軍的鄧忠,相比傅著一臉輕鬆的樣子,鄧忠還是稍微有些緊重,他神情凝重地注視着正在渡河晉軍,沉重地達命令,命令隴西軍死守北岸,嚴加防範,阻擊一切企圖的渡河之敵。

“鄧將軍,放輕鬆點吧,晉人現在插翅也難逃了,別看恆水瓜水並非是大江大川,但晉軍想越過,卻是癡人做夢,看吧,今天的恆水,就是他們葬身之地!”傅著哈哈一笑,勸鄧忠不必太緊張了,這仗這麼打怎麼有。

鄧忠抱之以微笑,沒人沒理由會相信晉軍還有機會,在蜀軍嚴密的防守下,他們根本就是無路可走了。

晉軍投入的兵力再多,似乎也滿足不了恆水的胃口,吞掉這些晉兵,對於寬闊的河水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浮屍越來越多,幾乎要將河道淤塞了,但晉軍還沒有一個人可以踏上北岸。(。)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的司馬駿,下至底層的馬前卒,都沉浸在一種悲愴黯然的情緒中。

一種絕望的氣息在晉軍之中瀰漫着,那是一種陷入死地悲涼的感覺,曾經躊躇滿志信心爆棚的司馬駿,呆坐在一堆篝火的前面,熊熊的火焰驅走了冬日的嚴寒,但卻無法驅散司馬駿心中的陰霾。

通紅的火光映照着的,是司馬駿那張木然而憔悴的臉,才僅僅一天的時間,司馬駿就經歷了從波峯到浪谷之間的跌宕,本來以爲逮到了一條大魚,但沒想到自己卻成了人家的網中之魚,這樣的轉換讓司馬駿是始料未及的。

直到現在,司馬駿還摸索清蜀軍究竟從出動了多少的人馬,但蜀軍八面包圍,幾乎是圍了一個水泄不通,晉軍雖然是屢次地想要衝破桎梏,但卻是有心無力,蜀軍的防守滴水不漏,司馬駿找不到任何的破綻,付出了極爲慘重的代價,卻依然被困在這裏。

現在晉軍的情況相當的不樂觀,七八萬的大軍被困在這個狹長的地帶上,根本就沒有多少可以迴旋的餘地,更糟糕的是,由於是輕裝追擊,全軍只隨身帶了三天的口糧,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糧草,全指望後面輜重部隊的補充,現在大軍被圍困在了安國,糧道斷絕,如果不能在三日之內突出重圍,這七八萬人不被蜀軍圍殲掉,也會活活地給困死餓死。

如果糧草充裕的話,司馬駿倒也不會太擔心,畢竟左右兩路還有馬隆和文鴦的十七萬大軍,他們聞訊之後,也肯定會趕來救援的,只要晉軍裏應外合,打破蜀軍的包圍並不是難事,難就難在時間緊迫,七八萬人七八萬張嘴,沒有了糧草,軍心必散必亂,不用蜀軍來攻,晉軍自己就崩潰掉了。

司馬駿枯坐了一夜,一宿都未曾閤眼,天色微明的時候,他就下令軍隊集結,準備再拼一把,殺出一條血路來。

今天晉軍的主攻的目標,是北面的恆水和東面的東屏山,同時,也向南面的瓜水和西面的西疊山持續地保持着進攻的壓力,從凌晨開始,晉軍就朝着四個方向發起了突圍之戰。

司馬駿始終不相信蜀軍有足夠的兵力來打圍困戰,蜀軍四面八方的包圍着晉軍,肯定存在着兵力薄弱處,他四面出擊的意圖就是要混淆視聽,讓蜀軍無法掌握晉軍真正的突圍方向,只要攻擊對了方向,找出蜀軍的薄弱點,突破圍困並不是什麼難事。

司馬駿繼續地派兵進攻瓜水和西疊山,目的就是一個,儘可能拖住這個方向的蜀軍,不讓他們有機會向北面和東面進行增援,而晉軍的主攻目標,鎖定了昨天沒有打過的恆水和只進行了初次試探性進攻的東屏山。

西疊山和瓜水的防禦,已經讓晉軍吃盡了苦頭,屢次進攻,都始終未能拿下,司馬駿自然不再抱什麼希望了,不過北面的恆水晉軍還未打過,司馬駿很是期待着可以從這兒突破成功。

在司馬駿看來,蜀軍對恆水的防禦應該是鬆懈一些的,畢竟即使被晉軍成功地突破,也只會進入到蜀軍的腹地之中,依然難逃圍困。

但方一交戰,司馬駿就很清楚自己想錯了,恆水的防禦一點也不遜色於瓜水,蜀軍在恆水北岸派出的,是虎騎軍和隴西軍,蜀軍依然動用了偏廂車封鎖了恆水北岸,在河面上交織出一道箭網,徹底地封死了晉軍的渡河之路。

與瓜水相比,恆水的水流速度較緩,但河面卻要比瓜水寬上兩到三倍,恆水的水深狀況和瓜水也差不多,不過由於河面較寬,想在恆水找出一條可以橫渡的路線,幾乎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晉軍即使最普通的士兵,也明白現在軍隊所處於的困境,如果不能殺出一條血路的話,他們所有的人,都會埋骨在此地。有壓力纔會有動力,在死亡的面前,任何人都不敢有絲毫的保留,就算是恆水的水很深很刺骨,那些晉兵也都是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幾十丈寬的河面上,密密麻麻地擠滿了人。

但他們剛一落水,就遭到了蜀軍密集的箭雨招呼,虎騎軍裝備着的元戎弩箭直就是大發神威,一發十矢,都可以射中九個目標了,幾百具元戎弩同時射擊,場面極爲地壯觀。

慘叫聲不斷地恆水之中發了出來,許多的晉軍沉入到了河中,再也沒有機會站得起來,整個寬闊的河面上,飄浮着的,全部都是晉軍的屍體,河水都被鮮血染成了赤紅色。

傅著很是悠閒地呆在北岸上,這次引晉軍八萬人馬入包圍圈,傅著是居於首功的,相對於在恆水的北岸阻擊,後者這個任務更輕鬆簡單,只要守住恆水大堤,就可以徹底將晉軍困死在此處。

做傅著下手的是隴西軍的鄧忠,相比傅著一臉輕鬆的樣子,鄧忠還是稍微有些緊重,他神情凝重地注視着正在渡河晉軍,沉重地達命令,命令隴西軍死守北岸,嚴加防範,阻擊一切企圖的渡河之敵。

“鄧將軍,放輕鬆點吧,晉人現在插翅也難逃了,別看恆水瓜水並非是大江大川,但晉軍想越過,卻是癡人做夢,看吧,今天的恆水,就是他們葬身之地!”傅著哈哈一笑,勸鄧忠道。

鄧忠抱之以微笑,沒人沒理由會相信晉軍還有機會,在蜀軍嚴密的防守下,他們根本就是無路可走了。

晉軍投入的兵力再多,似乎也滿足不了恆水的胃口,吞掉這些晉兵,對於寬闊的河水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浮屍越來越多,幾乎要將河道淤塞了,但晉軍還沒有一個人可以踏上北岸。(。) 到了第三天,不甘心束手就擒的司馬駿再次發起了突圍之戰,不過結局依然沒有什麼改變,不撞南牆不回頭不見黃河心不死的司馬駿這回是撞得灰頭土臉,折損了一萬多人之後,不得不哀嘆突圍無望。1357924?6/810

更慘的是,晉軍所攜帶的糧草已經吃光了,軍無糧必亂,這句話一點也不假,當晉軍斷炊的消息傳來,全軍一片譁然,讓本來已經是身陷絕境的晉軍雪上加霜。

被圍三天以來,晉軍將士們最初還是抱着極大的信心來參與到突圍之戰中,背水一戰,衆志成城,晉兵們的表現還是相當地出色,士氣高昂,信心十足,沒有人認爲突圍會失敗。

但三天的突圍戰打下來,再有信心的人現在都動搖了,士氣自然也是一落千丈,入冬以來最大的一場寒流席捲而至,晉軍的士氣也隨之跌落到了冰點。

現在司馬駿再想組織起有效的進攻已經是相當地困難了,天氣寒冷,口無果腹之糧,身無禦寒之衣,飢寒交迫之下,晉軍的戰力可想而之,更重要的是,上至帶兵將領下至普通士卒,都對突圍行動徹底地絕望了,許多的士兵竟開起了小差,連夜棄營而逃,投奔蜀軍去了。

這正巧是解系在巡營,看到幾名晉兵鬼鬼崇崇地溜出了營地,當即上前盤問,那幾名士兵支支唔唔地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解系便將他們帶回營中,交給了司馬駿處置。

司馬駿是勃然大怒,立刻將這幾名士兵推出營門斬首,並將其首級懸掛於營門之上示衆,並下令任何膽敢叛逃者,一律斬首示衆,絕不輕恕。

但嚴刑峻法,卻未必能擋得住求生的,在明知突圍無望極有可能戰死沙場的時候,這樣的人頭示衆威言恐嚇並不一定能帶來好的效果,反而讓那些心懷二志的士兵萌生了逃亡的念頭,在司馬駿處斬掉逃兵的當天晚上,諸營之中又連續地發生了好幾起的士兵逃亡事件。

少數幾個運氣不佳的士兵被解系給擒住了,營門處又多了幾顆懸掛着的人頭,但大多數的逃兵還是幸運地逃出了晉軍大營,逃到了蜀軍的那邊。

司馬駿暴跳如雷,但卻也無濟於事,現在他總算體會到了什麼叫樹倒胡猻散,牆倒衆人人推了。

那些個零散的逃兵逃亡成功之後,更是助長了晉軍的逃亡風氣,在接下來的時間,晉軍的逃亡人數越來越多,甚至出現了整隊整曲的人馬棄營而逃,解系是奉命行事,捉回來的逃兵他殺得都手軟了,但卻也無法禁止住晉兵的逃亡之勢。

司馬駿臉色蒼白,無力地癱坐了席上,晉軍的軍心散了,敗亡之勢已經是無可挽回,司馬駿想憑藉着自己的力量突出重圍,已經成爲了泡影,現在他已經是無力迴天,將突圍的希望全部都寄託在了另外的兩路大軍身上。

儘管司馬駿的軍隊被圍了一個水泄不通,現在司馬駿就算是想派出一個送集的給文鴦或馬隆,都是一種奢望。不過司馬駿倒不用太擔心文鴦和馬隆得不到消息,畢竟司馬駿的大軍只是輕兵突進,沒有帶多少糧草,整個八萬大軍的糧草全部指望周旨的後勤輜重營來支持,按照事先的約定,周旨每隔兩天都會向大軍運送一批糧草,如果一切正常的話,周旨一定會在前兩天就得到了消息,並派人通知了文鴦和馬隆。

而文鴦和馬隆一旦接到消息之後,勢必會派兵來救援,誰都可以不救,唯獨司馬駿不一樣,他是當朝皇上的叔父,位高權重的汝陰王,又是統御三軍的主帥,討逆大都督,一旦司馬駿有失,文鴦和馬隆都是難辭其咎。

現在司馬駿兩眼一抹黑,被蜀軍困在安國,外面的情形完全不知道,現在他除了等待之外,也只能是等待……

“愚蠢之極!”周旨暗暗地嘀咕了一聲。

不過周旨可不敢在任何人的面前說這話,只能是暗暗地在心中腹誹,畢竟司馬駿的地位擺在那兒,一言不慎,他恐怕就得人頭落地。

不過周旨雖然不敢明說,但肚子裏卻把司馬駿給罵爛了,周旨在羊祜都督冀州的時候,那是當值無愧的正印先鋒,頗得羊祜的器重,但司馬駿一來,卻把周旨調去押運糧草,這樣的落差,讓周旨不禁是心生怨憤。

但權大一級壓死人,周旨惹不起司馬駿,只能是乖乖地去做押糧官,負責給司馬駿的大軍糧草及後勤物資保障。

司馬駿過了漳河之後,進軍的速度也是極快的,讓司旨明顯地有些跟不上節奏,畢竟輜重營全是運輸大宗物資的輜重車,行動緩慢,想要追上司馬駿的大軍很是困難。

不過周旨倒不是太擔心,根據約定,周旨必須要隔一日向前線的晉軍運送一次糧草,周旨只要按照時間完成任務,就沒他什麼事。

但這一次還是發生了一些小意外,周旨的運糧隊在通過漳河浮橋的時候,浮橋突然地垮塌,導致運糧隊的幾十輛糧草掉入了漳河,而且由於浮橋斷裂無法通行,周旨的糧隊前行受到了耽擱。

搶修浮橋,打撈輜重車,整整地忙乎了一天,總算纔將意外給排除了,不過時間上也耽擱了一天。

周旨有些忐忑起來,要知道司馬駿本來就和自己不鉚,這回運送糧草耽擱,如果司馬駿要按軍法處置的話,周旨便要倒大黴了。

負責浮橋的偏將何均道:“周將軍勿須擔心,事出意外,相信汝陰王也不會追責的,在下也可以爲周將軍證明,耽誤糧草運送的,是浮橋出了故障,怨不得將軍。”

周旨聞言,點了點頭,拱手謝過了何均,立刻是押解着糧草輜重,奔北面而去,誤了一日已經是大罪,倘若再耽擱了,那可就是死罪了。(。)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

被圍三天以來,晉軍將士們最初還是抱着極大的信心來參與到突圍之戰中,背水一戰,衆志成城,晉兵們的表現還是相當地出色,士氣高昂,信心十足,沒有人認爲突圍會失敗。1357924?6/810

但三天的突圍戰打下來,再有信心的人現在都動搖了,士氣自然也是一落千丈,入冬以來最大的一場寒流席捲而至,晉軍的士氣也隨之跌落到了冰點。

現在司馬駿再想組織起有效的進攻已經是相當地困難了,天氣寒冷,口無果腹之糧,身無禦寒之衣,飢寒交迫之下,晉軍的戰力可想而之,更重要的是,上至帶兵將領下至普通士卒,都對突圍行動徹底地絕望了,許多的士兵竟開起了小差,連夜棄營而逃,投奔蜀軍去了。

這正巧是解系在巡營,看到幾名晉兵鬼鬼崇崇地溜出了營地,當即上前盤問,那幾名士兵支支唔唔地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解系便將&20182;們帶回營中,交給了司馬駿處置。

司馬駿是勃然大怒,立刻將這幾名士兵推出營門斬首,並將其首級懸掛於營門之上示衆,並下令任何膽敢叛逃者,一律斬首示衆,絕不輕恕。

但嚴刑峻法,卻未必能擋得住求生的,在明知突圍無望極有可能戰死沙場的時候,這樣的人頭示衆威言恐嚇並不一定能帶來好的效果,反而讓那些心懷二志的士兵萌生了逃亡的念頭,在司馬駿處斬掉逃兵的當天晚上,諸營之中又連續地發生了好幾起的士兵逃亡事件。

少數幾個運氣不佳的士兵被解系給擒住了,營門處又多了幾顆懸掛着的人頭,但大多數的逃兵還是幸運地逃出了晉軍大營,逃到了蜀軍的那邊。

司馬駿暴跳如雷,但卻也無濟於事,現在&20182;總算體會到了什麼叫樹倒胡猻散,牆倒衆人人推了。

那些個零散的逃兵逃亡成功之後,更是助長了晉軍的逃亡風氣,在接下來的時間,晉軍的逃亡人數越來越多,甚至出現了整隊整曲的人馬棄營而逃,解系是奉命行事,捉回來的逃兵&20182;殺得都手軟了,但卻也無法禁止住晉兵的逃亡之勢。

司馬駿臉色蒼白,無力地癱坐了席上,晉軍的軍心散了,敗亡之勢已經是無可挽回,司馬駿想憑藉着自己的力量突出重圍,已經成爲了泡影,現在&20182;已經是無力迴天,將突圍的希望全部都寄託在了另外的兩路大軍身上。

儘管司馬駿的軍隊被圍了一個水泄不通,現在司馬駿就算是想派出一個送集的給文鴦或馬隆,都是一種奢望。不過司馬駿倒不用太擔心文鴦和馬隆得不到消息,畢竟司馬駿的大軍只是輕兵突進,沒有帶多少糧草,整個八萬大軍的糧草全部指望周旨的後勤輜重營來支持,按照事先的約定,周旨每隔兩天都會向大軍運送一批糧草,如果一切正常的話,周旨一定會在前兩天就得到了消息,並派人通知了文鴦和馬隆。

而文鴦和馬隆一旦接到消息之後,勢必會派兵來救援,誰都可以不救,唯獨司馬駿不一樣,&20182;是當朝皇上的叔父,位高權重的汝陰王,又是統御三軍的主帥,討逆大都督,一旦司馬駿有失,文鴦和馬隆都是難辭其咎。

現在司馬駿兩眼一抹,被蜀軍困在安國,外面的情形完全不知道,現在&20182;除了等待之外,也只能是等待

“愚蠢之極”周旨暗暗地嘀咕了一聲。

不過周旨可不敢在任何人的面前說這話,只能是暗暗地在心中腹誹,畢竟司馬駿的地位擺在那兒,一言不慎,&20182;恐怕就得人頭落地。

不過周旨雖然不敢明說,但肚子裏卻把司馬駿給罵爛了,周旨在羊祜都督冀州的時候,那是當值無愧的正印先鋒,頗得羊祜的器重,但司馬駿一來,卻把周旨調去押運糧草,這樣的落差,讓周旨不禁是心生怨憤。

但權大一級壓死人,周旨惹不起司馬駿,只能是乖乖地去做押糧官,負責給司馬駿的大軍糧草及後勤物資保障。

司馬駿過了漳河之後,進軍的速度也是極快的,讓司旨明顯地有些跟不上節奏,畢竟輜重營全是運輸大宗物資的輜重車,行動緩慢,想要追上司馬駿的大軍很是困難。

不過周旨倒不是太擔心,根據約定,周旨必須要隔一日向前線的晉軍運送一次糧草,周旨只要按照時間完成任務,就沒&20182;什麼事。

但這一次還是發生了一些小意外,周旨的運糧隊在通過漳河浮橋的時候,浮橋突然地垮塌,導致運糧隊的幾十輛糧草掉入了漳河,而且由於浮橋斷裂無法通行,周旨的糧隊前行受到了耽擱。

搶修浮橋,打撈輜重車,整整地忙乎了一天,總算纔將意外給排除了,不過時間上也耽擱了一天。

周旨有些忐忑起來,要知道司馬駿本來就和自己不鉚,這回運送糧草耽擱,如果司馬駿要按軍法處置的話,周旨便要倒大黴了。

負責浮橋的偏將何均道:“周將軍勿須擔心,事出意外,相信汝陰王也不會追責的,在下也可以爲周將軍證明,耽誤糧草運送的,是浮橋出了故障,怨不得將軍。”

周旨聞言,點了點頭,拱手謝過了何均,立刻是押解着糧草,奔北面而去,誤了一日已是大罪,倘若再耽擱了,那可就是死罪了。。, 文鴦的軍隊是步騎混雜,而且是步兵居多,所以無當飛軍也就沒有排出偏廂車陣來,而是以純粹的步兵戰陣迎敵。1357924?6/810

無當飛軍擅長於山地作戰,那就說明無當飛軍對尋常的那些步兵戰陣是並不熟悉的,對於一支大部分由羌族士兵組成的組成的軍隊,單兵作戰能力是優勢於其他軍隊,個人素質之高,在蜀軍之中那是撥尖的,同理,在步兵協同作戰陣型陣法方面,自然也稍遜一籌。

文鴦驍果善戰,悍勇無雙,他所統率的軍隊無疑也深受其影響,文鴦率軍作戰,也是勇字當頭,他也不併擅長佈陣列陣,而且文鴦着急着進軍,根本就沒有時間停下來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去列陣,然後再交戰,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快速地突破蜀軍的阻截,趕往安國。

所以晉軍的進攻完全沒有什麼陣型可言,好似打野戰一般,一窩蜂的便衝了上來,不過那悍猛的氣勢,倒是比排好陣型按步就班的進攻氣勢強多了。

張樂一看就樂了,這調調不錯,文鴦採用混戰的方式,完全正中他的下懷,無當飛軍不擅長戰陣,混戰卻是它的強項,張樂精神大震,大叫一聲:“來得正好!”拍馬綽,迎着晉軍就衝了上去。

身後的無當飛軍更是個個熱血沸騰,奮力爭先,跟隨着張樂衝上去,和晉兵混戰在了一處。

張樂是暴喝連連,一人一騎,好似旋風一般,如入無人之境,手中的鋼如疾風暴雨,擋者必死,張樂殺得性起,衝入了晉軍陣中,殺挑帶刺,力斬晉軍數將於馬下。

文鴦見狀大怒,天下誰人不知文鴦乃是第一勇將,居然有人敢在他面前班門弄斧,是可忍孰不可忍,文鴦當即拍馬挺,衝了上去,攔在張樂的面前,喝道:“蜀軍休得猖狂,文某在此,還不授首納命。”

張樂呵呵一笑道:“原來你就是文鴦,十五年前或許還算得上一條好漢,不過現在恐怕是過時背氣了,司馬駿已經爲我哥所擒,你不下馬受降,還待何時?”

文鴦不禁怒道:“信口開河!汝陰王統率八萬大軍,皆是吾國精銳,如何又會輕易被爾等所擒,如此妖言惑衆,不過是想動搖我軍心,今日不斬你於此,文某誓不罷休!看!”

一疾如閃電,刺向了張樂的胸口。

張樂確實也不太清楚安國那邊的戰況,劉胤是否擒了司馬駿,他當然不知道,不過張樂如此說,就是想要激怒文鴦,這一招果然有效,文鴦看起來是怒不可遏,含憤出手,使得正是奪命殺招。

張樂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他就是要激怒文鴦,人在盛怒之下,是很難保持理智的,亂中出錯的可能性就會增大,至於和文鴦交手,張樂倒是不懼,正如張樂所說的,十五年之前,文鴦或許稱得上是英雄,但十五年之後,英雄也會有遲暮之時,江山代有人才出,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個時代,終究是更年輕一輩的舞臺。

文鴦的,輕靈而快逾閃電,法刁鑽百變,舞動如靈蛇,而張樂的,卻是厚重有力,古樸無華,雖然招式簡單,卻是實用的很,往往勢沉力大的一,就能迫使文鴦撤應對。

兩人是旗逢對手,將遇良材,連鬥了三四十回合,也未分勝敗。

不過場面上看,卻是文鴦佔據着主動,他的法精妙,招招致命,一條在他的手中,使得如八方風雨,直接將張樂罩着了雨之中。

張樂卻是以不變應萬變,見招拆招,雖然看起來險象環生,張樂卻是一無懼意。

和文鴦戰得正酣之際,斜刺裏衝出一騎,一將大喝道:“文鴦休得猖狂,常山趙某來會會你!”一如影而至,向文鴦刺來。

文鴦不慌不忙地接架相還,呵呵一笑道:“常山趙子龍是你何人?”

趙卓沉聲道:“那是我爺爺!怎麼,怕了嗎?現在下馬早降,還來得及。”

文鴦曾在淮南單騎匹馬,魏軍陣中殺了個七進七出,如此卓絕的戰績,也只有趙雲在長阪坡的神勇能與之相媲美,世人也有把文鴦稱着“小趙雲”的,如今這位“小趙雲”在戰場之上偶遇真趙雲的後人,自然比較關注,纔會有此一問。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文鴦對於自己屈居於趙雲之下頗爲不服,不過趙雲乃是幾十年前的人物,早已作古,文鴦就算是有心與一較長短,也是無法實現,現在能在戰場上遭遇趙雲的後人,倒是激發起了文鴦年輕之時的那股豪氣。

文鴦冷笑道:“趙子龍一世英雄,卻生出了趙統趙廣兩個窩囊廢,今天能遇着他的孫子,不會讓我失望纔是。”

趙卓一聽,雙目皆赤,其實趙統趙廣在蜀軍諸將之中,也絕非是無名之輩,也算得上是跤跤者,只是趙雲的光輝太耀眼了,人們對他的後人期望值比較高,趙統趙廣皆非那種百萬軍中可以取上將首級的猛將,世人才難免對他們有失偏頗。趙卓的父親趙統死的比較早,也沒有機會在軍前效命,至於趙廣,戰死疆川口,堪稱一個壯烈。現在文鴦用窩囊廢來侮辱趙卓死去的父親叔父,怎不令他怒火中燒,欲生啖其肉。

“好賊子,納命來!”趙卓將全身的力氣都貫注到之中,然後一爆發出來,直取文鴦的要害。

“還不錯!”文鴦輕易地化解了趙卓的攻勢,以一敵二,他全然無懼,舞動,與張樂趙卓二人戰在一處。

文鴦方纔的話確實是激怒了趙卓,趙卓勢如瘋虎,一刺了過去,全然不顧自身的安危,簡直就是同歸於盡的拼命打法。

看得張樂直皺眉,方纔他試圖激怒文鴦,現在反倒被文鴦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如法泡製地奉還在了趙卓的身上,讓一向沉穩堅定的趙卓亂了方寸,張樂不禁是暗暗心急。(。)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成的組成的軍隊,單兵作戰能力是優勢於其他軍隊,個人素質之高,在蜀軍之中那是撥尖的,同理,在步兵協同作戰陣型陣法方面,自然也稍遜一籌。135%7924?*6/810

文鴦驍果善戰,悍勇無雙,他所統率的軍隊無疑也深受其影響,文鴦率軍作戰,也是勇字當頭,他也不併擅長佈陣列陣,而且文鴦着急着進軍,根本就沒有時間停下來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去列陣,然後再交戰,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快速地突破蜀軍的阻截,趕往安國。

所以晉軍的進攻完全沒有什麼陣型可言,好似打野戰一般,一窩蜂的便衝了上來,不過那悍猛的氣勢,倒是比排好陣型按步就班的進攻氣勢強多了。

張樂一看就樂了,這調調不錯,文鴦採用混戰的方式,完全正中他的下懷,無當飛軍不擅長戰陣,混戰卻是它的強項,張樂精神大震,大叫一聲:“來得正好!”拍馬綽,迎着晉軍就衝了上去。

身後的無當飛軍更是個個熱血沸騰,奮力爭先,跟隨着張樂衝上去,和晉兵混戰在了一處。

張樂是暴喝連連,一人一騎,好似旋風一般,如入無人之境,手中的鋼如疾風暴雨,擋者必死,張樂殺得性起,衝入了晉軍陣中,殺挑帶刺,力斬晉軍數將於馬下。

文鴦見狀大怒,天下誰人不知文鴦乃是第一勇將,居然有人敢在他面前班門弄斧,是可忍孰不可忍,文鴦當即拍馬挺,衝了上去,攔在張樂的面前,喝道:“蜀軍休得猖狂,文某在此,還不授首納命。”

張樂呵呵一笑道:“原來你就是文鴦,十五年前或許還算得上一條好漢,不過現在恐怕是過時背氣了,司馬駿已經爲我哥所擒,你不下馬受降,還待何時?”

文鴦不禁怒道:“信口開河!汝陰王統率八萬大軍,皆是吾國精銳,如何又會輕易被爾等所擒,如此妖言惑衆,不過是想動搖我軍心,今日不斬你於此,文某誓不罷休!看!”

一疾如閃電,刺向了張樂的胸口。

張樂確實也不太清楚安國那邊的戰況,劉胤是否擒了司馬駿,他當然不知道,不過張樂如此說,就是想要激怒文鴦,這一招果然有效,文鴦看起來是怒不可遏,含憤出手,使得正是奪命殺招。

張樂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他就是要激怒文鴦,人在盛怒之下,是很難保持理智的,亂中出錯的可能性就會增大,至於和文鴦交手,張樂倒是不懼,正如張樂所說的,十五年之前,文鴦或許稱得上是英雄,但十五年之後,英雄也會有遲暮之時,江山代有人才出,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個時代,終究是更年輕一輩的舞臺。

文鴦的,輕靈而快逾閃電,法刁鑽百變,舞動如靈蛇,而張樂的,卻是厚重有力,古樸無華,雖然招式簡單,卻是實用的很,往往勢沉力大的一,就能迫使文鴦撤應對。

兩人是旗逢對手,將遇良材,連鬥了三四十回合,也未分勝敗。

不過場面上看,卻是文鴦佔據着主動,他的法精妙,招招致命,一條在他的手中,使得如八方風雨,直接將張樂罩着了雨之中。

張樂卻是以不變應萬變,見招拆招,雖然看起來險象環生,張樂卻是一無懼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