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第三個泰坦巨人的潰逃,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更嚴重的卻是,逃跑後的泰坦巨人,如果去找上十個八個同等實力的族人回來報仇……

0

天哪,最擔心的事情到底還是發生了!擋也擋不住的泰坦大軍,眼看着就會潮水般地涌向脆弱的艾澤拉斯世界,到底該怎麼辦,怎麼辦?

毀掉黑暗之門嗎?那是絕對不行的,上古戰爭時永恆之井的爆炸就將完整的一塊大陸弄的是分崩離析,陸地面積縮小到還不如從前的三分之一,要是再來上這麼一下,指不定就得步上外域的後塵。

不能夠強行摧毀,卻又想不出有效的關閉辦法,難道,就這樣任由泰坦神族長驅直入麼?

神靈也有解決不了的難題呀!阿爾薩斯無奈地感慨道,看來,也只好使用那個唯一的辦法了。唯一值得猶豫的是,就爲了這個時刻排斥着自己的悲慘世界,到底有沒有冒着生命危險的必要?

PS:從週一到週五,每天都在停電,時間或長或短,正在考慮要不要買個發電機……再加上資料準備不充分,導致最近進度緩慢,然後決定化繁爲簡,直接發展主線,加快節奏 關閉黑暗之門,而不至於給艾澤拉斯世界造成太大傷害的辦法,目前已知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進入到黑暗之門,從另外一個世界毀掉它,就像千年前的人類英雄,卡德加大法師一樣!

走過這扇門,去到泰坦神族的世界,然後毀滅它,或許還能夠,順便解決掉泰坦這種以正義自居,註定了將會是亡靈天敵的恐怖種族。

阿爾薩斯自然不知道,門的另一邊會是外域。三號當初爲了不引起黑暗之門爆炸,而對魔法陣做出小小的合理改動,恰逢泰坦的傳送儀式,從而造就了這麼一座史無前例的三星傳送門。

從艾澤拉斯通往外域,從外域去到衆神之地,再從衆神之地回到艾澤拉斯的單行通道……

別無選擇了,永恆之井吸取了整個世界的能量,從而導致艾澤拉斯世界全民戰鬥力的大幅度下降,完全就無法和十幾萬年前,那個神靈輩出的年代相提並論,面對泰坦的再次入侵,那是決然抵擋不住的。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再遲疑一會說很可能就來不及了,到時候可就是失去整個世界的代價。一個瞬間移動來到黑暗之門的旁邊,阿爾薩斯終於要,踏出那無怨無悔的一步。

外域,泰羅卡大陸,凱爾薩斯沉思良久,決定先幹掉這幾個外來的精英,然後再考慮關閉黑暗之門的辦法。

那個牛頭人,還有巨龍,都給他一種日後將會成爲勁敵的威脅感,要除掉的話,就得在他們找到靠山以前。一旦讓他們歸附了某個半神,可就做不到毫無顧忌了。

如果知道了凱爾薩斯的想法,那麼,八六、特雷姆斯以及卡扎克這三個傢伙,就應該感謝在下一刻,衝出了黑暗之門的泰坦巨人……

這個精英級別的泰坦戰士,剛剛接到命令就趕了過來,負責調查突然出現在郊區的這股詭異的能量波動。泰坦長於肉體的星際飛行和魔法傳送,對於傳送門卻沒能夠研究出什麼名堂,否則早就讓他們意識到這黑暗之門的重大意義,而不僅僅是派上一個精英來調查情況了。

不同於文盲卡格羅斯的遲鈍,地理成績優異的精英戰士維格索斯,繼手下先鋒卒開道,進入到黑暗之門之後,第一眼便將艾澤拉斯的環境看出個大概。

第二眼再對照當時那幾個土著的模樣,推理出了神禁之地的結論;第三眼,發現那個手下的高手瞬間就被一個蒼蠅大小的枯瘦人類給秒殺掉了,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強上好幾個檔次。

然後,第四眼,再次目睹了這個世界的概況,確實和傳說中的神禁之地大致相仿,這時候,他已經逃進了黑暗之門,眼中的景象自然和先前的八六無異。

逃跑並不可恥,還可以美其名曰:回去報告情況。黑暗之門通往神禁之地的重要消息,足夠抵償掉他那不戰而逃的罪過了,更何況,沒人說,誰他媽的能知道這事兒?

原以爲第五眼就能夠看到那塊無比熟悉的衆神之地了,誰知道竟然是來到了外域……維格索斯呆呆地望着遠處那漂浮着的大陸,再也沒有了先前的那份從容。

腳底下就是卡格羅斯被冰封起來的屍體,泰坦族是沒能晶核存在的,他們的巨大身體就相當於一個無比龐大的晶核,無論缺損了哪一塊,都可以迅速回復。唯獨是,對於這種徹底毀壞了整個身體的恐怖法術,在那瞬間便已死亡!

門的另一邊是神靈般的強大存在,而這裏,還擺着一直被自己作爲競爭對手的,卡格羅斯的屍體。那樣的危險,同樣是不能夠應付的!

泰坦巨人兀自在門邊猶疑不決,其他人可沒有閒着,紛紛作鳥獸散。八六是最先逃跑的,看到泰坦就跑,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反應的時間也就更快……

這時候可管不了其它人了,重傷的巨龍特雷姆斯,茫然的魔王卡扎克,還有水土不服、沒能適應外域無法呼吸的惡劣環境,徘徊於死亡邊緣的劣魔康感。

唯一沒有逃跑的是凱爾薩斯,作爲外域七大半神之一,同時也勉強算得上是七分之一個主人,他無法對於泰坦神族的降臨視而不見。

那麼,也只好戰了,先下手爲強!進攻的一瞬間,凱爾薩斯便使出了全力,對於強敵,完全就沒有必要進行保留。

整個天都紅了起來,儘管它原本就是紅火的一片,但是,在這一刻,它卻紅得刺眼。

完全就變天了!先前還只是讓人感覺有些慘淡的世界,瞬間就變成了一個人間煉獄,無數刺眼的紅色光球在空中凝聚成型,大有一觸即落的趨勢。

烈焰風暴,將會在半神凱爾薩斯的手中發揮到極致,毀不了天,卻能夠滅得了地!

非但是泰坦巨人,就連三位外來精英,以及本土的衆多德萊尼人,都處在了攻擊範圍之內,能不能夠逃得性命,就看他們自己的能耐了……

最先反應過來的,仍然是八六。漫天都是刺眼的紅色,眼看着頃刻就會掉落下來,根本就來不及逃跑。幸好他有絕招,立刻便沉入了地下,擁有晶核的他壓根就用不着呼吸,自然是能沉多低就沉多低,用最快的速度猛往地下竄去。

卡扎克雖然沒有八六的穿牆能力,可他好歹也是個精英,穿牆我不行,挖坑總可以吧!雖然外域的地質異常堅硬,卻也難不倒他,越堅硬,也就意味着躲在下邊越安全……

只是,這挖坑的方式,自然比起八六的穿牆術遜色了太多!幸運的是,本來還找不到躲避方法的德萊尼精英,很快就加入到了卡扎克的挖土工程當中,充分地驗證了一個永恆不變的真理——人多力量大。

身受重傷,體格龐大的特雷姆斯卻不能像兩位怕死的精英那樣挖坑。身軀的巨大,也意味着他必須得挖出更大的洞才行,而他的重傷之軀卻顯然承受不了這種負荷的勞動。

至於變成人形,也只是徒然讓傷勢加重而已!於是,他振翅低飛,雖然來不及逃離烈焰風暴的攻擊範圍,可若是能夠遠離攻擊中心的話,也就不至於死掉了吧!

心高氣傲的黑色巨龍,面對半神凱爾薩斯那殃及池魚的全力攻擊,也就只有這麼一個簡單的奢求而已。估計他,就此斷絕了尋找怒風•伊利丹報仇的想法,據說那傢伙,比起凱爾薩斯可是厲害了不止一丁點兒……

泰坦族精英戰士維格索斯,哪怕他再是如何遲鈍,也能夠感覺到天上那位半神的攻擊對象,正是自己!

沒能夠猜到傳送門三角關係,自以爲無路可退的維格索斯,只好立時用上了天神下凡。姑且渡過眼前的難關再說,與艾澤拉斯的詭異神靈相比,他更願意直面外域的各種危險,神禁之地,那可不是說着玩兒的!

“轟!”一個無比龐大的火球砸在了泰坦巨人的身上,瞬間便將他的身體吞沒。可在片刻之後,火球燃燒殆盡的時候,仍有一個白金色的巨人屹立當場。

區區凡火,完全就不足以攻破泰坦族成名絕學,天神下凡形成的能量盔甲。

一個不行,可若是,一堆呢?那第一個巨型火球,僅僅是凱爾薩斯作出的一次試探而已,外界的戰士果然是一如傳說中的弱智,面對攻擊竟然都沒有躲避的意識,接下來可就好辦多了。

“轟轟轟轟……”漫天的巨型火球,以一種奇特的漩渦狀旋轉了起來,而泰坦巨人,恰巧就處在這個漩渦涌動的那個終點。

烈焰風暴,並不僅僅是發射一連串的巨型火球那麼簡單,作爲半神的凱爾薩斯,完全就具備着風暴的絕對控制權,足以在全身修爲盡出的情況下,發揮出堪稱極限的單體破壞力!

通過螺旋路線下降的連珠巨型火球,其飛行速度遠勝於直線下墜,也就能夠破壞得更加深入、更加徹底,甚至凱爾薩斯還發揮出他那神乎其神的操控能力,將一部分火球變成了圓錐體的鋒銳形態……

整塊泰羅卡大陸都跟着顫抖了起來,或許是一種錯覺,或許,是一種實力的象徵。這種顫抖的過程,一直持續了好幾分鐘,那漩渦的中心,猶如是一座火山的持續噴發,最後只剩下了一個看不見底的龐大坑洞。

由星空殘留能量形成的天神下凡,對於物理攻擊確實擁有着幾乎無法被攻破的防禦效果,卻會受到魔法能量的侵入特別是比之魔法更爲詭異的魔化技能。

凱爾薩斯的火焰元素攻擊,雖然在質量上不及八六的毒素腐蝕能力,但是在數量上,卻強大了數十倍還不止。受到了烈焰風暴如此攻擊的泰坦巨人,決不可能平安無事!

一個白裏透紅的影像逐漸地在凱爾薩斯的眼中放大,竟然是那個泰坦巨人迅速地從龐大坑洞中蹦跳了出來。

雖然他的能量護甲也出現了不少的破損,甚至還有好幾處頗爲不輕的傷口,流出了泰坦族珍貴的血液,但是他,卻並沒有死去!

泰坦族天生就具備着其他種族,所無法媲美的恐怖天賦,他們的半神,論戰鬥力甚至不亞於普通世界的神靈,而精英,並不一定就比半神差了。

一次全力的攻擊,就想秒殺掉差不多同等檔次,並且使用了天神下凡護體的泰坦,那幾乎是妄想。

而全力攻擊的代價,就是讓凱爾薩斯體內的魔法力,處在了一個短暫的真空狀態,恰巧讓對手抓住了這麼一個虛弱的時機。

一根無比明亮的閃電長槍,在泰坦巨人的手中迅速凝聚,既然無法跳到天上去殺人,那麼,就用這根閃電長槍把你給射下來!

可是,維格索斯難道就不知道,人家的火焰鳳凰純由能量組成,根本就不會懼怕任何攻擊的嗎?

不,他知道,但是,正如火焰元素能夠攻破天神下凡盔甲的原理,能量與能量之間,是可以進行相互干擾與消融的。

閃電長槍的攻擊目的,只是爲了擾亂火焰鳳凰的能量波動,讓它掉下來,也就可以輕易地幹掉失去了飛行坐騎的血精靈王子。

作爲各系元素中,飛行速度最快的閃電,雖然可以提前感應它的攻擊目標從而進行規避,可是在出手以後,卻根本就來不及進行躲閃。然而被維格索斯把持在手中的閃電巨槍,根本就無法在出手前預測它的飛行軌跡……

更何況,長槍造型,那是對於泰坦巨人的體格而言,對比瘦小了許多的凱爾薩斯和他的火鳳凰坐騎,那可就太大太大了。

只來得及躲開了腹部要害,卻被閃電巨槍射中了翅膀,可那效果,着實和被射中了任何要害都無異。因爲,整支閃電巨槍的能量,已經悉數沿着翅膀融入了火鳳凰的軀體,一點都沒有剩下浪費的。

能量的消融,往往就是如此奇妙,怪只怪火焰鳳凰,沒能夠具備和天生下凡的能量盔甲一般,近乎於實質化的反消融能力。當然,這也是它能夠飛得很快的原因所在……

火鳳凰轟然中招,如同維格索斯料想中的一般,墜向了地面。並且,騎在上邊的血精靈半神,看來也是無法身免。

“樸!”能量火鳳凰的墜地,僅僅是發出了非常輕微的一聲脆響,但是半神凱爾薩斯,卻在即將墜地的那一刻,停留在了數十米的低空中。

半神,與精英最爲顯著的一個區別就是,他們會飛,哪怕是沒有翅膀,儘管會消耗掉大量的能量。

消耗能量無所謂呀,只要沒有被摔死,也就還有幹掉敵人的機會,不是嗎?

就在阿爾薩斯正要一腳踏進黑暗之門的時候,又一位不速之客走出了那道門,很不禮貌地來到了艾澤拉斯世界。

同樣是泰坦巨人,所不同的是,他的皮膚,竟然從走出黑暗之門的那一刻起,便是白金色,一如天神下凡的神效。赫然是泰坦神族中,天賦和地位遠在青銅色肌膚的莞訥族之上,天生就擁有着白金色皮膚的阿斯貴族。

天神下凡長於物理防禦,但是在遇到魔法攻擊後卻往往會顯得束手無策。可是阿斯族,他們那完全處在實質狀態的白金色肌膚本身就具備了極其強大的魔法防護效果,如果再用上天神下凡來進行物理防禦,兩相疊加……


並且,從阿爾薩斯感應到的能量波動看起來,面前的這位泰坦巨人,還是一位半神級的恐怖人物!如果讓他知道了這位泰坦半神的真正來歷,恐怕也就不至於像現在這麼鬥志昂揚了。

阿格拉瑪,他可是繼叛逆薩格拉斯之後的第二代戰神,在泰坦神族六位大長老中,號稱戰鬥力僅次於泰坦族唯一神靈,高祖阿曼瑟爾的宇宙級強者!

PS:這兩天去了躺市區,買了個手機,發現不能閱讀TXT;買了個鍵盤,才知道空格鍵容易MISS;買了塊顯卡,結果不能跑3D……徹底,無語



本週罐推,動漫,死亡筆記,推理的魅力,情節的無敵,歎服之,十七集之前幾近完美 “咻~咻~咻~咻……”尖銳的破空之聲響起,一道又一道深紫色的光圈連續纏繞在半神凱爾薩斯的身上,正是泰坦神族的又一拿手絕學——束縛術。

即便以半神之強悍,想要從這十幾圈束縛之光中掙扎出來,多少也得費上一番工夫。那時候,恐怕維格索斯的拳頭,早就將凱爾薩斯的身軀給轟成了肉醬。

但是,佔盡上風的維格索斯,並沒有乘勝進行追擊,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施展束縛術,似乎發生了什麼奇怪的變故。

驅散術!也作汽化,凱爾薩斯的獨門絕技,一種可以將敵人在短時間內變爲氣體的詭異魔法。被施法者的身體會變得很輕,不足以飛起來卻又不便於行動的程度,唯獨是,可以進行魔法攻擊。

也因此,維格索斯可以使用束縛術,卻是無法靠近凱爾薩斯半分。身體在突然間變得輕如鴻毛,即便勉強適應後靠近對手,也不可能作爲物理攻擊的有效手段!

力量和重量之間,那可是息息相關的!

不必着急,維格索斯反倒是認爲,自己佔據着絕對的優勢呢!束縛術能夠禁錮除了魔化技能以外的一切能力,他之所以會被汽化,只因爲比起對手出招的時機,稍微慢上了半拍而已。

但是,驅散術這種魔法比起束縛術可就要遜色得多,它只能夠束縛維格索斯的物理行動力,而無關於他的魔法攻擊。

也就是說,維格索斯可以反覆地將束縛術施加在凱爾薩斯身上;但是凱爾薩斯,對於維格索斯使用驅散術的機會,卻只有那麼一次!

一旦等到驅散術失效,便是凱爾薩斯的亡命之時……

時間,就在這種朝着凱爾薩斯極其不利的局面中,恆定不變地流逝着。在它面前,萬物都是平等的,並不會因爲凱爾薩斯長得特別帥氣而優待他……

再說被殃及池魚那些倒黴蛋,受傷最輕的自然是鑽地鑽得最深的八六,這時候他已經從地下冒了出來,召喚出幽魂狼不要命地開溜。

然後是特雷姆斯,他應該感謝凱爾薩斯,不愧是半神呀!那麼大型的魔法居然沒有打出什麼流彈,絕大部分都轟擊在了泰坦身上,他幾乎就沒有受到烈焰風暴的波及。

卡扎克和德萊尼精英由於挖坑較淺,再加上靠近轟擊中心,同時重傷,直到八六跑出好遠之後,他們才勉強從岩土中爬了出來。

而這時,眼看着泰坦巨人中的驅散術就快失效,到時候幹掉了凱爾薩斯,會不會對他們兩個傢伙怎麼樣,那可就很難說了……


兩敗俱傷,最好是來個兩敗俱傷!然後再打久一點,千萬別結束得太早……兩位被嚴重燒傷的精英邪惡地詛咒着……

但是在下一刻,發威的既不是被束縛起來的血精靈半神,也不是即將掙脫束縛的泰坦巨人,而是那隻早先理應被摔死的火鳳凰。

其實當時,受到了能量干擾,並且天生不適合停留在大地上的火焰鳳凰,已經徹底地失去了生命能量,化爲了一團蛋形的烈火。

既然是烈火,爲什麼卻是蛋形的呢?浴火重生,這便是鳳凰的神奇之處,就在這麼一個關鍵的時刻,火焰鳳凰終於從火焰蛋中孵化了出來,然後朝着處於驅散後期的泰坦巨人飛去。

在被驅散,也就是被汽化之後,身體會在短期內變作一種類似於氣體的物質,雖然無法進行物理攻擊,但是,卻同時擁有了不懼任何物理攻擊的特性。

不過,很可惜的是,火鳳凰噴吐出來的火焰,恰恰就是這種汽化狀態的剋星。驅散搭配火鳳凰,根本就是凱爾薩斯的必殺技,當然前提是,必須得近距離施法,成功率也不是百分之百。

並且,根據對方的體格大小、肌肉素質、實力等級,也會付出相應的代價。先前是不得已對這個體格龐大的泰坦巨人使出驅散術,想要繼續使用,最早也得在一個月之後了……


“嗤~”當氣體遇到火焰,結果就只能是徹底地化爲虛無,先前還不可一世的泰坦巨人,就這麼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凱爾薩斯仍舊被無數個束縛光圈捆綁在數十米的低空處,但願在這半個小時無法動彈的狀態中,別再遇到過於強悍的敵人才好……

衆神之地的中心,矗立着一座極其宏偉的城堡,那就是從來都沒有被戰火波及過的神聖所在——萬神殿,也是泰坦神族統治全宇宙的最高象徵。

“那個能量波動,到底是什麼東西?”坐在主位上,有着生命女神之稱的艾歐娜問道。

“一個巨大的傳送門,具體通往的方向,還沒有來得及調查清楚!”回答她的是兒子,怒喝者戈爾甘耐斯,也是萬神殿對外的主要負責人。

“到底是哪一個敵人,竟然這麼厲害,可以讓傳送門在萬神殿附近打開?”艾歐娜有些擔憂地問道,自從丈夫阿曼瑟爾失蹤以後,她就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能夠有資格做我們敵人的,除了薩格拉斯的那羣走狗,還能有誰?”戈爾甘耐斯理所當然地推理着。倒是**沒能離得了十去,八六等人,和燃燒軍團卻也有些關係。

“你是說,燃燒軍團嗎?”艾歐娜頗有些心悸地再一次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