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見最近幾年來,其他學院的進步之快以及玄冰學院的教學體系老化的問題已經相當嚴重了。連步文勅都不禁感嘆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呀!

0

雨落戰隊通報完畢之後,木宇第一個跨前一步,沖對方一拱手,說道:「玄冰戰隊隊長木宇,10歲,三級靈師中期,請指教!」

話一出口,馬上引來雨落戰隊眾人的驚訝,就連看台上的觀眾都不免驚嘆出聲。

竟然只有10歲!而且修為竟然達到了三級靈師中期的水平。這玄冰學院是從哪挖來這麼一塊寶貝呀?但隨著玄冰戰隊其餘眾人的依次通報,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驚呆了,是真的被震驚了!

只見陸文峰一前一步,說道:「陸文峰,11歲,三級靈師後期,請指教!」


「豐子榆,11歲,三級靈師後期,請指教!」

「姬夢寒,14歲,三級靈師後期,請指教!」


「步月月,11歲,三級靈師後期,請指教!」

「怡飛兒,10歲,三級靈師中期,請指教!」

通報完畢,雨落戰隊眾人包括在場所有觀眾在內全都傻掉了!首先大家腦中的第一個反映就是認為這不可能!只有10歲、11歲的年紀就能修鍊到三級靈師中後期的水平,這要怎麼妖孽之人才會做到呀!而且還不止一個!難道現在的妖怪們都習慣組團出動了嗎?

就連紫禁戰隊的眾人也都震驚地全都站了起來。之前只是看到玄冰戰隊的眾人個頭都不高,一個個都還帶有幾分稚嫩的氣息,沒想到果真都是這麼小的年紀。除了若楓知道小飛兒只有10歲以外,對其他幾人若楓也並不了解。

但若楓萬萬也想像不到,玄冰學院的眾人竟然都是飛兒這樣的年紀。而且修為竟然與自己一樣,達到了三級中後期的水平,這要是等到玄冰戰隊眾人都長到15歲時,恐怕修為早已把自己甩到了大後面了。

想當初,若楓在11歲的時候,修為也才不過三級靈師的初期而已呀!這還是因為若楓儀仗著家族的優勢憑藉高級靈藥以及紫禁學院特殊的修鍊之地雙重的幫助下才能有此成績的。

若楓也一直以自己的各種優越條件而沾沾自喜,認為普天之下,沒有誰能比自己的修為更妖孽了。這也養成了若楓平ri里目空一切的習xing,不管是在學院內還是在紫禁城中,若楓那也是橫著走的人物。

但,就在剛才,就在玄冰戰隊通報完修為之後,若楓震驚了!如果這是夢的話,就讓它快快醒來吧!若楓甚至都開始以為這是在做夢了。世界上怎麼會有比自己還妖孽的天才存在?而且竟然一下就出現了六個,難道這是老天對我的打擊報復嗎?

一時間,若楓凝立在休息棚中呆若木雞一般,甚至開始有冷汗從若楓的額頭滑落。

跟若楓同樣震驚的還有擂台上面的雨落戰隊。面對一個個比自己還要矮上半頭的玄冰戰隊眾人,雨落戰隊眾人突然有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之前還在因為兩支戰隊水平相當,要在擂台之上與玄冰戰隊一決雌雄的勁頭似乎一下子便消失無蹤了。

―――――――――――――――――――――――――

昨天有別的網站的小編挖我,看我寫了快40萬字了也沒簽約,拉我去別的網站簽約。大概意思就是簽約了就拿300塊。每天不斷更3000字以上,每月能拿300元全勤獎。完本后字數在150萬-200萬的話能拿600塊完本獎,平時有人花錢看的話還有提成。說真的,條件好差。算下來,200萬完本的話,也不過五千左右塊錢,而且要寫將近兩年時間。真為作者們感到悲哀!寫兩年書還不如我一個月工資高。還好我是業餘的,如果止這個養家,恐怕連撿爛白菜的空都沒有,不餓死才怪。唉,悲催的小蝦們!無語安慰你們了! 但比賽就是比賽,沒有一絲允許眾人思考的機會,在雙方隊員通報完畢之後,裁判揮手示意雙方隊員退到擂台兩側。

雨落戰隊與玄冰戰隊眾人於是紛紛走到擂台兩側站定,擺出了各自的戰鬥隊形。

雨落戰隊擺出的是三二一隊形。通過步文勅老師搜集到的資料,木宇眾人一眼就能看出,雨落戰隊這場戰鬥恐怕是想穩紮穩打了。

只見隊長方逸茹帶領水系的鄭涵和火系的謝瑤站在最前面,中間是風系的郭凌和化型系的一名男生李成,另一名男生則是站在隊伍的最後面為眾人做輔助攻擊的光系隊員錢東宇。

這種戰鬥隊形是傳統的穩重式打法。看來雨落戰隊眾人在知道玄冰戰隊六人妖孽的修為後,改變了一慣強攻式的打法。而在步文勅老師搜集到的有關雨落戰隊的比賽中,是很少出現這種穩打式隊形的。

反觀玄冰學院這邊此時也改變了以往的戰鬥隊形,跟紫禁戰隊一樣,玄冰戰隊眾人也是一字排開,六個人站成了一排。第一場紫禁戰隊這樣打是因為對手太過弱小,想要當場立威。但玄冰戰隊此時也擺出了這種囂張的隊形,難道也是因為勝券在握嗎?

姬夢寒看了一眼木宇,小聲說道:「木宇,你確定要這樣做嗎?」

木宇盯著百米外的雨落戰隊眾人,小聲回道:「既然雨落戰隊膽怯了,那咱們為何就不能囂張一把呢?胖子,準備跟我沖!」

「哈哈,我辦事,你放心!」胖子也不知是因為激動還是因為高興,此時的小胖臉上卻是略見稜角,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玩世不恭的感覺。那種剛毅的表情就連最看不慣胖子的步月月都不禁眼神一呆。

很快,兩支戰隊在擺好戰鬥隊形后,便分別凝聚出了各自的靈晶。飛兒身前那三枚一尺余長的靈晶頓時又讓雨落戰隊的眾人瞳孔一縮。這是在大賽開始之後,出現的僅次於大胖子尚鵬宇的第二大靈晶了。

但雨落戰隊並沒有太多時間用來吃驚,在眾人的靈晶凝聚而出的同時,裁判員便大手一揮,高喊道:「比賽開始!」隨後便一飛衝天,離開了擂台。

裁判的話音一落,雙方隊員便馬上展開了行動。

只見雨落戰隊的光系隊員第一時間就放出了強化之光,給前面的五名隊員增加了10%的戰鬥力。而雨落戰隊的眾人身上也同時有閃光亮起,或是項鏈,或是耳環等等,分明都是增幅類魔法道具同時展開了增幅效果。

雨落戰隊眾人在得到雙重增幅之後,jing神頓時一振,剛要施展魔法前沖,就聽到玄冰戰隊這邊兩聲爆響傳來。緊跟著,兩道勁風直衝正中的隊長方逸茹迎面襲來。

不好!方逸茹大驚,沒想到距離百米遠,對方的攻擊竟然還會如此犀利。趕忙凝聚起一面雷光盾擋在身前。


雷光盾剛一成型,方逸茹就感覺兩道勁風快速從自己身體兩旁一閃而過。

打偏了?方逸茹心中剛一疑惑,就聽身後傳來一聲慘叫:「啊!」緊跟著,照shè在雨落戰隊眾人身上的強化之光便告消失了。

什麼?雨落戰隊眾人紛紛回光觀看,只見站在隊伍最後的那名光系靈師此時已卧倒在血泊之中。肚子上兩個血洞正「撲撲」地淌著血沫子。

裁判員馬上凌空一引,把這名光系隊員送出了擂台。立即有負責治療的工作人員上前接過,對其進行緊急治療。

雨落戰隊的眾人剛一吃驚,就聽到玄冰戰隊這邊又傳來了一連串的爆響。眾人頓時顧不得驚訝,馬上各自凝聚起護盾護住了自己的身體。

只聽「呯!呯!」之聲不斷響起,每個人的護盾上面都傳來了多次撞擊帶來的震感。

隊長方逸茹心道不好,想不到竟然這麼快就被對手搶到了先機。但先機已去,自己這方只能先穩住陣腳再做回擊了。

想到這裡,方逸茹馬上對身旁的水系隊員喊道:「鄭涵,迷霧!」

隨著方逸茹的指示,大片大片的霧氣開始從鄭涵身邊漫延開去,很快就把雨落戰隊的眾人籠罩其中,從外面看,完全失去了眾人的蹤影。

正在前沖的木宇此時嘴角卻微微翹起,馬上停止了沙鷹的攻擊,與其他五名隊員一起快速沖向雨落戰隊眾人的方向。

百米的距離,眾人也僅僅用了幾秒鐘而已便衝到了雨落戰隊的迷霧之外。

從表面上看,洶湧的迷霧之中此時相當安靜,但做為雨落戰隊中的眾人來說,此時在迷霧之中卻是正在竭盡著全力。每個人在躲入迷霧的同時紛紛凝聚起自己最得意的魔法招式,只等著玄冰戰隊眾人衝到近前後,迷霧一轍,一個個大招便紛紛向玄冰戰隊的眾人身上招呼。

僅僅幾秒鐘,雨落戰隊的一個個強大魔法招式就已成形,加上身上的增幅類魔法道具的輔助效果,招式一但發出,必將是一場狂風暴雨般的衝擊。

但雨落戰隊眾人錯了,錯的還相當嚴重。而錯就錯在,雨落戰隊的眾人對木宇幾人的魔法招數沒有一絲了解,更不知道木宇那妖孽的神識。他們以為躲地迷霧中就沒有人能夠確定他們的位置了。

但木宇通過神識的掃描,卻是看的清清楚楚。只見木宇眾人飛身來到迷霧外圍之後,木宇馬上就發起了攻擊。隨著木宇身前三枚半尺長的靈晶閃爍之後,木宇身下被熾靈星照shè的影子卻是突然間自行拉長了。而且是分成了四個方向,瞬間就消失在了迷霧之中。

木宇在發出攻擊的同時,馬上沖飛兒打了個手勢,同時喊了一聲:「空中的交給你了!」

空中?難道雨落戰隊之中還有人能夠飛入空中嗎?儘管飛兒心中有些迷惑,但還是一個急凍術打出,迷霧頓時在急凍術的冷凍效果下化為了細碎的冰渣紛紛落了下來。

而最先暴露在玄冰戰隊眾人面前的果然是飛在空中的風系隊員郭凌。看台上頓時一陣議論之聲響起,誰會想到一名三級的靈師竟然能夠憑藉一個小小的魔法飛入空中呢?

通常只有達到四級修為之後,靈師才能通過自身靈力的親和度感受到周圍靈力元素的存在,而使自己的身體融入到周圍的靈力元素之中,來達到飛行的目的。但此時的郭凌卻是僅憑藉一個小小的魔法技能就飛入了空中。

只見郭凌在一團旋渦的包裹下停在半空中,身前正凝聚起一個小型的龍捲風,眼見迷霧一散,腳下出現了玄冰戰隊的眾人。郭凌馬上揮手一引,龍捲風頓時瞬間暴漲幾倍,呼嘯著向木宇眾人的方向沖了過來。

飛兒見狀,馬上一個水泡魔法使出,迅速飛入空中。身前靈晶同時光華閃爍,大股大股的水浪凝聚而出,向前面的龍捲衝去。看台之上頓時又是一陣吵雜之聲傳來。


就見郭凌發出的龍捲風畢竟強大,把水浪不斷的吸入龍捲之中。只是片刻工夫,原本巨大的龍捲風卻是變成了巨大的水龍捲,鎖定住空中的飛兒席捲而至。

看台上的觀眾們頓時發出一陣驚呼,認為飛兒必在這巨大的水龍捲的威力下受傷敗退,連主席台上的皇帝皇后二人都不免發出一聲驚呼。

但處在巨大的水龍捲威脅下的小飛兒此時卻是嘴角微翹,眼見水龍捲衝到了近前,飛兒身前的靈晶猛地爆閃了起來。

緊跟著,巨大的水龍捲從接近飛兒身前的位置開始,眼見著被一點點的凍成了巨大的龍捲狀冰坨。整個過程也不過三四秒而已就宣告結束了。

而郭凌所施展的巨大龍捲風也隨著冰坨的成型而宣告消失了。眼看著巨大的冰坨剛一成型便化為靈力光點消失不見,郭凌頓時顯得有些驚慌。要知道這個巨大的龍捲可是幾乎耗盡了自己全部的靈力呀!竟然被對手這麼輕易就給化解了。

但飛兒此時卻並沒有給郭凌太多的時間去進行思考,在冰坨消失的同時,馬上又是幾股水浪向空中的郭凌衝去。郭凌見狀,馬上控制著小型旋風托著自己的身體向擂台上落去。

只可惜,擂台之上此時已經沒有了郭凌的退路。

就在飛兒用急凍術化解了迷霧之後,雨落戰隊的眾人頓時暴露在了擂台之上。但令人奇怪的是,雖然每個人身前都凝聚著不同的強大魔法,但雨落戰隊的四名隊員一個個卻都如同雕像一般凝立在擂台之上一動也不動,而且所有人的動作也都整齊劃一的雙手朝天呈托舉狀。

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每個人的腳下都有一條黑影延伸至木宇腳下。而此時的木宇也如雕像一般雙手托天般地站在擂台之上,正滿臉微笑地看著雨落戰隊中眾人驚訝的目光。

胖子也沒閑著,在迷霧消失的同時,向雨落戰隊站立的方向撒出一把種子。很快,一根根粗狀的長藤就從擂台之上竄起。

面對一個個如果雕像一般站在擂台上一動不動的雨落戰隊眾人,胖子也不客氣。長藤盤卷,一根長藤卷一個,把雨落戰隊站在擂台上的四人全部捲入空中。隨後,長藤一甩,把四個人全都甩出了擂台之外。

正好此時空中的郭凌沒有注意擂台上的變化,想要衝到擂台之上。哪知道,等待郭凌的非是隊友,而是胖子的長藤。隨著旋風的旋轉,長藤插入旋渦后猛地一緊,直接就把郭凌纏了個結實,爾後長藤一甩,郭凌也步了隊長方逸茹等人的後塵,直接摔落擂台之下。

至此,這場戰鬥便算是宣告了結束。擂台之上只剩下了玄冰戰隊的六人。

整個戰鬥的節奏進行的非常快,從裁判宣布比賽開始起到六名雨落戰隊的眾人全被甩落台下,前後也不足半分鐘時間而已。比之前紫禁戰隊的比賽所用的時間少了足足有一分鐘。

真是太妖孽了!整場戰鬥,雨落戰隊眾人只有風系靈師郭凌發出了一個魔法招術,其他人甚至都沒來的及發動攻擊,整個戰鬥便宣告結束了。

而玄冰學院這邊也只出動了三個人,其餘三人跟紫禁戰隊一樣,只做為了旁觀站在戰鬥區域外圍。

―――――――――――――――――――――――――

寫這章之前一直很糾結,是要玄冰戰隊強勢出場還是要他們扮豬吃老虎呢?真的好糾結,直到真正寫上了。才隨著情節的展開而寫到出了強勢的一面。既然是來露臉來的,那就乾脆一露到底吧。也許這樣看起來會更爽一些吧。希望各位書友會喜歡這樣的情節。有什麼意見也可以反饋給我。畢竟之後還有九場比賽要打呢。我在想,要不要把這九場都詳細的寫出來呢? 一時間,全場又是一陣鴉雀無聲。包括在場的高級靈師在內,所有在場的觀眾都想不明白,為什麼雨落戰隊那麼多蓄勢已久的大招都箭在弦上了,卻突然間全都不動了。

而木宇腳下發出的那一道奇怪的影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場的靈師中並不缺乏七八級以上的高級靈師,但一個個也都對木宇這奇怪的招術摸不著頭腦。

就連主席台上的皇帝此時也是眉頭深鎖,對身邊的一名老者詢問了幾句,那名老者也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而旁邊的皇后卻是一臉燦爛地盯著擂台上的眾人,彷彿對大家感到疑惑的問題一點也不在乎一般。

此時,裁判員回到擂台正中,大聲宣佈道:「第五場,玄冰戰隊獲勝!第六場雙方隊員準備上場!」

隨著裁判員話音一落,看台上頓時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聲。而選手休息區中此時卻是一片沉靜,不管是比賽完畢的戰隊還是等待比賽的戰隊成員,一個個跟看怪物一般地盯著擂台上一個個瀟洒而回的玄冰戰隊的眾人。

什麼叫一鳴驚人?什麼叫當場立威?早在第一場一開始,紫禁戰隊就用自己的行動告訴了在場的所有人員。但跟此時的玄冰戰隊一比,紫禁戰隊完全被比了下去。

同樣是三個人參與打鬥,同樣都是迅速結束了比賽,但時間上卻是相差了幾倍之多。而比賽結束后,玄冰戰隊的眾人竟然連大氣都沒喘一口。反觀紫禁戰隊,卻是在兩人受傷的情況下才結束了戰鬥。

這就是差距!不管對手的水平相比如何,但玄冰戰隊此時卻是真的把紫禁戰隊比了下去。而且玄冰戰隊最大的賣點卻是眾人一個個小小的年紀與較高修為的巨大反差。

若楓依然站在選手休息棚內,此時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冷汗掛在臉上,彷彿是被噴洒了一層細密的水珠。玄冰戰隊在整個戰鬥的過程中,若楓就一直這麼僵直在站著。

自己一慣的驕傲,長期以來被人們捧的老高老高的心,此時卻是被摔的一片狼籍。

哈哈,天才!我真的是天才嗎?那為什麼有這麼多強過自己百倍的人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是屎呀!在他們面前,我不就是一坨屎嗎?就連小飛兒都強過自己百套。我現在算什麼?在這麼多人面前,我竟然被這群小孩子羞辱至此!

此時,玄冰戰隊剛剛的打鬥畫面就如同過電影一般,在若楓的腦海中不斷的閃現。沒錯,他們就是針對我來的,是在羞辱我!哼!別以為你們勝的這麼輕鬆就開始得意起來了。終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你們踩在腳下,就在這擂台之上,在幾十萬人的面前!我要讓人們都看到,我才是真正的天才!

若楓僵直的身體終於動了一下,眼神在一絲殺機閃過之後,終於又恢復了正常。轉過身,若楓沖自己的隊員一揮手,說道:「我們走!」

「走?去哪?後面的戰鬥不看了嗎?」大胖子尚鵬宇奇怪地問道。


而若楓就像沒聽到一般,徑自向場館外面走去。眾人奇怪的互相看了一眼,也都跟著離開了比賽場地。只留下了一名指導教師對後面要出場的戰隊做進一步考查。

剛剛回到選手休息區的木宇眾人目送著紫禁戰隊的離開多少感到有些奇怪,怎麼比賽剛進行了一半他們就走了?

木宇平靜地看著紫禁戰隊離去的背景,對眾人說道:「恐怕咱們是樹下大敵了!」

胖子問道:「為什麼?你是指紫禁戰隊的人嗎?」

陸文峰說道:「看來,這個若楓的為人不怎麼樣嘛,沒想到咱們在yin差陽錯之下,竟然把他氣跑了!看來,以後可能要麻煩!」

胖子揮了揮小拳頭,說道:「怕什麼,反正咱們也只是對手,大不了在擂台上打的他們滿地找牙不就得了!」

木宇點點頭,說道:「胖子說的對,只是,以他們的背景來說,別在背後給咱們下刀子就好!」

「哼,借他兩膽子,諒他也不敢!」飛兒瞪了一眼遠去的若楓等人狠狠地說道。

木宇眾人不約而同地看向飛兒,心中又不禁開始揣測起她的出身了。

正在這時,看台上又響起了一陣議論之聲,眾人抬頭看去,原來是皇帝和皇后二人也離開了主席台。對於紫禁戰隊與皇帝皇后二人的同時離開,頓時引起了在場眾多觀眾的猜測。

但儘管沒有了皇帝夫妻二人的參觀,比賽也要繼續下去。之後的五場比賽依然進行的非常激烈。但打鬥的時間都不長,最長的一場也只用了十分鐘不到就結束了戰鬥,反而是工作人員在休整擂台時佔去了更多的時間。

半個時辰之後,全部十強爭霸賽便宣告結束了。最終沖入十強的預選戰隊僅有兩支。這就表示,有兩支上界排在前十名的學院被刷了下去。

從明天開始,就將進行十強的排名賽。十支戰隊都將要彼此進行一場比賽,最終以獲勝場次的多少進行最終的排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