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未及我上前,突地轟地一聲,竟是騰起一股白霧,而白霧成團,老婦似整個人盤旋而起,盡彌白霧之間,而鼻內更是花香深然,我正自驚訝間,又是一聲轟響,老婦竟是整個人一下子撲旋至剛纔花田的中間,呼聲間,竟是白霧入土,老婦全然化入了新翻的泥土。

0

我驚得張大了嘴,電光火石間,整個人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呀,卻是突起這樣的變故,一個活生生的人,竟是和着白霧,一下子入了花海之地。

呼呼呼!

突地如厲吼聲般的風勁吹,而裹涌間,竟是熱浪與陰冷交織在一起。

嘩嘩譁!

如水流之瀑響,這裏哪來的水呀。不對,看清了,竟是隨着老婦入土,而泥地鬆動間,竟如水流之瀑響,一片燦然。

而更讓我一下子驚得張大了嘴的是,我的天啦,這莫不是見證奇蹟的時刻麼?天,新翻的泥土上,竟是奇蹟般地一下子生出花來,花見風而長,一剎間,滿是花海,花香陣陣,竟是如原先一般,又是復得一片花海呀。

而我驚訝未定之時,衆姑娘竟是齊齊拜倒,一起高聲嬌語:送別府主,府主萬成!

這難道就是剛纔老婦最後所語“善待我的花海”之意麼?將身入泥,全然成就了花海。心裏想來,這老婦最後行將就木,看來是提着一口氣,將畢生修爲,盡入泥地,復得花海呀。

而我驚魂未定之際,耳邊又是一聲嬌語:“但憑府主作主!”

媽地,什麼府主呀,哪來的府主,剛纔不是入了泥地麼?驚訝地看着,原來是那被稱爲大姐的,正嬌成一片看着我。天,想不到,我倒是白撿了一個府主呀,我可當不得什麼狗屁的府主,我得救人呀。

我沒有答應,也沒有否定,看着地上還跪着的一衆白裙飄然的姑娘們,高聲說:“大家起來吧,救出我朋友,還有道長,我反正是拼盡全力,不知道能否還得你們府主可否,現在大家隨我來。”

一語畢,竟是嬌氣聲齊應,大家一下子起來,齊齊地排在四個姑娘的身後,天,四個姑娘又是擁在我身邊,媽地,還真有點電視劇中那所謂的頭頭的意思。看來,大家都很能聽我的號令。突地想起那老婦臨去之時的交待:“善待我的姑娘們!”天啦,突地明白,老婦以身換得花海復歸,這一衆的姑娘們,看來就是交給我了。

大姐在我耳邊說:“府主,我們四個就是四大護法,可護得花魂不散,我稱桃紅,依下來,是柳綠、桂香、梨語,我們跟定府主了。”

我的天,這哪跟哪呀,突地當上府主,還多了四大護法,這倒是真的讓我措手不及呀。此是愣着管屁用,我只能是硬着頭皮上了。的揮手,說:“隨我進得白屋。”

執棍前行,竟是花香瞭然,我的天,一衆白裙飄然的姑娘,簇擁着我,進得白屋。

而進得小偏屋時,卻是看到,耿子和胖子,依然還是捆在壁上,倒是見了我,大叫着:“老大,你總算活着回來了,剛纔舒服得緊呀,我們可是着實睡了一覺,夢中老大好威武哦,想來一定會來救我們的,沒成想,夢成現實呀。”

耿子和胖子這精神頭,看來與我預想的相同,剛纔陰陽和暖之時,我也是覺得世間一片美好,看來,這老婦,還有見虛道長沒說假話呀。

但我卻是無從下手解得捆靈索。眼看向四個姑娘。桃紅嬌語說:“府主可是要解得捆靈索呀?”我點點頭。

四個姑娘招手一揮,衆姑娘白裙飄渺間,竟是在四壁遊走不停,我的天,立時花海裹涌,而啪啪聲起,耿子和胖子身上的捆靈索一下子解開,耿子和胖子飛奔到我跟前。胖子狐疑地問:“老大,什麼府主呀!”

我沒有回答。旁的最小的梨語說:“這是我們新的府主,不得無禮。”

說得耿子也是怪異地盯着我。但我沒有說,大家作罷。我此時緊張地看着,媽地,見虛老頭,你個老傢伙,說話留一半的老傢伙,你說的狗屁的機緣,我怎地到現在也沒發現,我怎麼把你給救回來呀。

呼呼呼!

突地聽到異響聲。是從白屋的正堂傳來的。馬上到得正堂,我的天,當中升起一片的華光呀,是鮮花的光芒,而一朵碩大的鮮花,竟是在當屋,開得一片燦然。而此時,棍響連片。

啪啪啪啪!

我的手震得虎口生疼,長棍如有靈氣一般,似要脫手而出。

輕觸鮮花,長棍竟是脫手盤起,當花罩頂,立時華光四射。

呼地一聲,一團黑影呼將而出,嚇了我一大跳。而長棍突地當空而舞,碩大的鮮花竟是一下子呼奔而出,融入了整處花海。

未及看清,再看時,我的天,長棍已然抓在了一個人的手裏,天啦,竟是見虛道長,一身素黑,抓了長棍,雙目灼然,看着我等。

我驚喜大叫:“道長,你終於回來了呀!”

見虛道長此時突地當屋朝着花海一跪,拜得幾拜。而我身後的姑娘們,也是一齊跪倒,望向花海,拜得幾拜。

見虛道長起身,對我說:“有善緣者終得善果呀,一索府第,看來還是與荒城脫不得干係,只是這府主無端地去了,倒是內中還有緣由,還好,你純陽之身,最終能將府主一世修爲的精華固住,也算是盡了大能了。”

我訥訥地說:“道長,那府主入了泥地了,這裏的姑娘們都叫我府主,這怎麼辦呀。”

見虛道長突地一笑說:“連我都是你救回來的,當然要叫你一聲府主了。唉,我之回還,當是不能耽誤了,此時天機不可泄漏,我得去還個願呀,我之回還,還有願將還,你們繼續前行,記住,別走回頭路,別往兩邊看,還有,就是如老婦所說,善待這些姑娘們。”

我一下子驚呆了。天,這是什麼講究呀。見虛道長好不容易回來了,我其實想的是,和他一起走出去,再不趟這趟渾水了,媽地太詭異了,但現在,卻是見虛道長也要走,還他媽地又是什麼天機不可泄漏呀。

我剛想說什麼,見虛道長突地說:“就這樣吧,得見時總歸要見,棺胎我帶走了,是還願之信物,這些姑娘們,皆是無情花之精露,記住,什麼時侯,都不要丟下她們,日後你會明白的。”

我只得點點頭。

而一團黑霧起間,竟是長棍一揮,見虛道長已然走遠。

我愣愣地看着四大護法,天,天仙一般,但這事情該怎樣接續下去呀。

此時柳綠突地臉一紅,對着愣着看着她們的我說:“一直看,剛纔看遍我等的全身,還沒看夠呀。”

我猛然回過神來,是了,確實,這情形,恍如隔日呀。

桂香說:“府主,可收拾府第,此處不宜久留。”

我看着整齊的姑娘們,突地問,爲什麼不能久留……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甄紅珠離開了京城。

雖然蘇雯瀾讓她解開了心結,但是想到那些糟心事還是挺不舒服的。正好她爹要過生辰,甄府的人就把她送回耀城。至於以後還會不會來京城,那就說不準了。畢竟她在這裡受了不少委屈。以她的性子,也沒有辦法融入這裡。

蘇家姐妹和甄家姐妹送甄紅珠上了馬車。直到馬車走遠了,幾人才戀戀不捨的離開。

「大姐一走,感覺空了不少。」甄雪蓮咬著紅棗糕。「瀾兒,我也想回耀城了。」

「可是你爹娘都在這裡,怎麼可能讓你回耀城?」蘇雯瀾看她一眼。「你註定要在這裡找夫婿。」

甄雪蓮像是泄恨似的咬著紅棗糕。

「這裡的男人有什麼好?我為什麼非要在這裡找夫婿?」

甄青雨沉默。

她的臉頰紅紅的,眼裡露出恍惚的神色。

蘇雯瀾看見她的樣子,突然想知道蘇榮華的想法。可是,聽說蘇榮華是有夫婚妻的。甄青雨這樣怕是會受傷。

她要不要把蘇榮華有未婚妻的事情告訴甄青雨?甄青雨的性子比較敏感,平時與人相處也小心翼翼的,她受得了這樣的打擊嗎?

總裁,別搗亂 猶豫后,最終沒有提起這件事情。

「紅珠姐走了,我們還陪著你呢!上次的鹿肉吃得還好吧?今天廚房又進了新鮮的羊肉。要不要去涮羊肉?」

「要要要。」

蘇雯瀾招呼了甄家姐妹。

送走他們后,房間里多了一張紙條。她打開紙條,上面寫著:找到蘇榮華書房暗格里的東西。

蘇雯瀾蹙眉。

蘇榮華有沒有暗格她不知道,可是對方知道蘇榮華有暗格,說明一直派人盯著他。

魅惑:嬌妻難寵 這是想對蘇家下手嗎?

將紙條燒掉,剛準備坐下來的她再次走出房門。

淡竹和半夏回蘇府後就各忙各的,要是不忙了就陪小姐妹聊聊天。蘇雯瀾從來不約束她們。

她做假替身的事情也沒有告訴他們。畢竟這兩個丫頭沉不住氣,容易暴露出來。

「你們爺在嗎?」

蘇雯瀾走進院子,看見掃地的粗使丫環,隨口問了句。

「爺出去了。」婢女停下動作,恭敬地說道。

「我去找本書。」蘇雯瀾揮了揮手。「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蘇雯瀾推開書房的門走進去。

蘇榮華的書房是家裡的禁地。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蘇家大小姐是可以隨便出入的。這裡的規矩對她是不成立的。

蘇雯瀾翻看著書架,尋找著所謂的暗格。

「沒有……」

怎麼會沒有?對方既然敢安排這樣的事情,就說明有。

除非……

那人在試探她?

她被懷疑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容易解釋了。

蘇雯瀾一邊想著,一邊翻看著書架。

從外面傳來蘇榮華的聲音:「書房的門怎麼沒有關好?」

「爺,大小姐在裡面。」粗使婢女說道:「說是想找本書看。」

蘇榮華推門走進來。

蘇雯瀾拿著一本書,見他進來,揮了揮手裡的書說道:「借一本書看看,不介意吧?」

冷情總裁的初戀情人 蘇榮華挑眉:「當然。這裡也是你的家。你想怎麼著都行。」 “府主入泥護花,花豔之時,府主魂留,花去之日,府主入林,所謂男兒一語,誓爲終身,現府主既允得老府主,當得尋得解救之法,過得九索,復得荒城,重整一索,當是繁花如熾,只爲君開!”桂香正色而語,說出長長的一段話來。

而旁的另三個姐妹也是頻頻地點頭。倒是我心下慚愧呀,一直以爲,所謂的陰魂不散,皆是些不乾淨的東西,就算是這些姑娘們,不管你看着是多麼地嬌豔無比,但終究,說焦黑就焦黑,說變臉就變臉,說白了吧,與我等,還真的不是同路上人。加之剛纔見虛道長神神叨叨的,突地離開,我其實在心裏尋思的是,敷衍下這些姑娘們,反正那老婦自願入泥,復得花海,也算是爲一索府第做了貢獻,其他的,還真的不關我們的事,我的真實想法,就是準備兩腿一擡,與耿子和胖子走人了事,媽地,這地方,還真的太詭異,我怕長久地呆下去,我們會整成神經病呀。心裏真的是這麼想的,不要怪我們不像個男子漢一樣不擔責任,主要是因爲這責任太重大了,而事情又是太過詭異,我等真的擔不起呀。

但現在,桂香一說,卻是轟地一聲,如在我心底捶起來呀,我的天,我真的把這些姑娘們看扁了呀,還真的是些有情有義的姑娘們,說出的話,還真的有些道理,不管這話怎麼樣,但我確實是爲我剛纔的想法羞愧不已。

說的是真的,我答應過老婦,要善待這些姑娘們,而也從剛纔她們叫我府主開始,意味着我對她們有了推不脫的責任。還有,就連這些姑娘們都有如此胸懷,我這麼想,是不是太不像個人呀,連個鬼都不如呀。剛纔桃紅明裏暗裏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過,“我看遍了她們的全身,就得對她們負責”!媽地,不管這話的真假,說到底,我還真的不能丟下這些姑娘們,一走了之呀,這倒真成了一個問題。

旁的耿子和胖子眨着眼,看着四大護法,又看看一衆靜默的姑娘們,再看看我,沒有說話。我知道,其實這兩個好朋友的心思還真的是和我一樣,我們的初衷還真的不是來過什麼九索,我們只是探個路,完成任務,我們還有我們的日子要過。但對着這滿地的姑娘們,齊齊期望的眼神,能就這麼走嗎。

我突地問:“剛纔你說府主入林,是個什麼意思?”

桂香眨着眼,看着我,說:“不會吧,不會不知道吧,應該經過那片山石林了吧,如果不及時想辦法,最後府主,還有這滿地的鮮花,這麼說吧,就是這一索府地,全會成爲山石林的養料,那才叫什麼都沒有了。”

哦,這下我明白了,同時,也解了心中一惑,其實這荒城,還有烏託幫,以及活死人道,還有彌着鎮魂木的山石林,說到底,內裏才都是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而掌控這聯繫之人,卻是一直不得見,這也是一直在背後操控這個局勢之人,這個人,到底真實的目的是什麼,我們現在還真的不得而知,但只知道,要過九索,得取真象呀。

現在的情況,倒是無端地一個應允,又多了一重的責任。

我說:“桃紅,一索府第,交由你整理,快快收拾,然後上路。”

桃紅馬上嬌聲語:“遵命府主。”

桂香在旁嬌笑着說:“這麼說,你答應啦。”

我說當然,你這又是說教又是曉以大義的,我不答應行嗎。

說實在的,在這四大護法中,我一接觸,就發現,這老三桂香,倒是有着吳亞南的範兒,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也不管什麼程式規範的,反正是率真性情,說起話來看似沒大沒小,但真的到關鍵時刻,往往還是這樣的內裏不藏心機的人靠得住呀。所以,桂香和我說話,也沒有桃紅那般的講規矩,在一個團隊中,還真的需要這樣的一個人來調和一下,不然,我還真的有時侯沒有迴轉的餘地了。

此時桃紅手一揮,四下裏白裙翻動。說實在的,老子還真的不知道,這一索府地到底要怎樣的整理之後,才能離開,這老婦飛身入泥,媽地,倒是把這個攤子交給了我,看起來,豔福不淺呀,盡是美女,但我的心裏說實在的,沒歪想,我只是想到,要過得活死人道,過得烏託幫,入得荒城,再出來,我的天,這一衆的嬌嬌柔柔的姑娘們,怎地和我一起能經受得了嗎。

白裙翻動處,嬌語連聲,竟是圈圈地圍了花海,四下裏舞成片。難不成,告別還要跳個舞不成。卻是舞動間,竟是白霧霧升起,與白屋應和,而成團成裹,呀語間,白霧盡入白屋,而白屋之門,無聲地關閉。

桃紅揮手間,衆姑娘齊齊站於四人身後,而四大護法,與我們三個並齊。此時我詭異地發現,那一地的花海,朵朵的鮮花,突地輕垂於下,似低頭告別一般。

桃紅輕語:“府主,花靈盡收入白屋,花情可堪,待得重回開白屋,出花靈,皆可鮮活如初,此時儘可離開了。”

我一下明白了,剛纔衆姑娘齊齊舞動,是喚得花靈入屋,而待我等功成之時,定可救得老婦,也可重活花海呀。突地感到心裏有一種沉重,無端地一種沉重。先前並沒有想到這麼複雜,這事情可由不得人,沒想到,到了現在,倒是搞成了這樣,還真的退不出了,只能是一往無前了。

我輕輕地問桃紅:“這麼說來,我們可是過了一索之地了。”

桃紅輕語:“一索是基,既成府主,當然基礎牢實了,只是這後面,少不得有苦頭吃了。”

而桃紅一語倒是提醒了我,我指了指胖子說:“他身上還有屍蟲呀,沒有出來,我們也沒法搞了出來,倒是怎麼辦呀。”

桃紅看了看胖子說:“現在看來,倒是不礙事的,有高人鎮了屍蟲,只要沒有誘因,暫時沒事,到得後面,自可得解了。”

這麼一說,我也是放心了。聽桃紅說到高人,我想見虛老兒終是沒有騙我們呀,胖子身上的屍蟲,還就是他用黃符紙鎮下的。唉,但不知,這神神叨叨的老傢伙,說是還願,不知還到哪方去了。

但不能多想了,後面的路,還真的不知道是個什麼樣子呢。我對耿子和胖子說:“這下,少不得注意些,我們走吧。”

大家上路,先前是四個人,最後少了見虛道長,現在,倒是一路的人,近百人吧,白裙飄然,雖是人多,但總是覺得心裏壓得厲害呀。

一索府第,我先前一直在心裏默然地觀察,各位知道,我對方位感興趣,當然,失了方位感,那可是要人命的。而我現在看來,一索府地,其實是與活死人道並行的,在活死人道,山烏託幫,荒城這個三角形的方位來看,是在外圍,並行的外圍,而山石林,又是在另一條邊的外圍,這麼說吧,一索府第與活死人道並行,而山石林,與烏託幫並行,萬屍冢裏,就與山石林在一條直線上,說白了,其實是山石林的延伸線。

搞清楚了這個方位,我此時想,不管九索不九索的,還是得入荒城,不然,那解不開的迷,也有回不去的道。到得荒城,入得後花園,既可通達到我們城東工業園的住地,那後花園,其實是與我們住地屋後的泥潭相通呀。這前面說過,各位還記得吧。我的如意算盤其實是,入得荒城,既可解迷,又可回家,結束這無邊的惡夢,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爲呀。

主意打定,的揮手,朝着活死人道的方向走去,順活死人道,繞得烏託幫,既可入荒城,這是這個三角形的方位,老子這下子不會錯了。

香風襲人,卻是難起色心呀。這倒是真的,說是有色心沒色膽,我們現在說實話,而對這些嬌豔的姑娘們,還真的既無色心,也沒色膽。

而行動間,耿子悄悄地說:“老大,你發覺沒有,這麼多人一起走,居然就我們發出點聲響呀。”胖子也是捂着差點叫出聲的嘴,輕聲說:“老大,我都忍了半天了,我發現,她們走路,全是飄着的,媽地,挨都沒捱到地上,這太駭人了呀。”

我小聲說:“駭個屁呀,本來就是些陰魂,還真的迷上你了呀,注意些,不過,這些陰魂,倒是好的,看來,這陰界,也是分了好壞呀。”

“不許說粗話,府主怎能說屁這樣的粗話呀!”桂香在旁突地說。

我的天,我覺得我的聲音夠小的了,這下子,倒是真的得小心了,看來,人鬼共處,還真的要注意些了。

活死人道,在我的印象裏,一直是爲山石林送給養的道,而那些在道上,能逃脫的,或許入了烏託幫,或許入了荒城,而烏託幫和荒城中沒有房錢的房客,也是被趕到了活死人道上,媽地,絞得腦袋疼,老子現在才終於搞明白這個關係,相依相存,互爲制約,又是互爲所用,你不能說它對或錯,反正就是這樣的一個循環,生生不息,而最終得利的,恐怕是幕後的那個操縱者。因爲不管怎樣,之最終,所有上了活死人道的陰魂,只能是一種先擇,成爲給養,成得萬千的陰兵陰將,不管你是先到荒城還是最後到荒城,總之,活死人道,恐怕就是你最後的歸宿,只是時間遲早而已。

快走出這片樹林,也就是這一索府第,本能地回頭一看。就在回頭之際,心裏突地想起,見虛道長也好,那老婦也好,都交待過,不可走老路,不可回過頭。我的天,本能地犯了大忌呀。但回過去,卻是轉不回來,天,看得身後,竟是團團的白霧涌裹,而於白霧間,竟是有着無數的陰魂彌走一樣,而看不真切,快快地轉過頭來,心裏狂跳不已,不知道這樣的回頭,卻是會帶來什麼。

呀呀呀!

嘎嘎嘎!

突地一陣怪異的聲音傳了來:“還是你小子有善心呀,知道等我們一會呀,唉,可把我們給趕死了呀。”

熟悉,但卻是詭異。

我的天,心裏突地一驚,媽地,這聲音,就是羅衫女和枯骨的聲音。這兩個陰魂不散的傢伙,怎地這麼說話,這個時侯怎地趕上來了。

柳綠在旁湊近我耳邊說:“唉,府主,你犯了大忌,說是行走間,不可回頭的,你以爲我們走得慢嗎,其實很快,這麼半天,已然到得樹林邊緣,前面就是活死人道了,剛纔你一回頭,陽氣外泄,那兩個傢伙,是見縫就鑽的主,立馬抓緊了這一線生機,一下子趕上來了,不然,他們是追不上我們的,他們只有在活死人道上,纔有和我們一樣的速度。”

天,我一下明白,原來,回頭,還真的不是隨意可爲的,到底是惹下禍了。不是怕枯骨和羅衫女,主要是麻煩,這兩個傢伙,陰鬼得很,碰上他們,準沒好事,再說,我心裏急成一團,早想着回去,和這兩個傢伙糾纏在一起,搞得好沒事,搞得不好,一堆事呀。

但只見陰風裹起,枯骨和羅衫女一黑一白落到了我的面前……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蘇雯瀾笑了。

「那就多謝大哥了。」

蘇榮華把門合上。房間里只剩他們兩人。

「你過來看看我這幅字畫。」

蘇雯瀾放下手裡的書,走向蘇榮華。

蘇榮華拿起旁邊的毛筆,寫著:「出了什麼事情?」

蘇雯瀾蘸了茶水,在桌上寫著:房間里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來書房找你的暗格。

「我花了大價錢買的,說是三百年前最有名的書法大師無弈的真跡。可是總覺得不對勁。你幫我掌掌眼。」

說話時,他在紙上寫著:「書房裡沒有暗格。」

蘇雯瀾嘴裡說著:「當然不對勁。這是無弈大師成名前的作品,那時候還比較青澀,手法不嫻熟。」

提著指頭在桌上回道:我猜到了。所以我想,應該是對方不太放心,借著機會試探我的忠心。現在應該通過了。

蘇榮華將紙放到最下面,結束了剛才的話題,同時做最後的收尾。

「那這東西不值錢了?我被騙了?」

「其實也不算被騙。雖然是無弈大師成名前的作品,但是因為這樣的作品比他的成名作更稀少,所以已經是想買也買不到的珍品。雖然學習的價值不高,但是可以用做收藏。這也算是對幾百年前大師的尊重。」

「行,那就收著吧!」蘇榮華有些不樂意。「來人,把這幅字畫放進庫房裡好好保存下來,不要弄壞了。」

「哥哥要是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回院子里了。祖母現在越來越不聽勸,我得幫著勸她喝葯。要不然什麼時候才能恢復健康?」蘇雯瀾話語里的無奈是真心的。

「行。」

蘇雯瀾回到自己的院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