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在花山中學這樣的鄉鎮學校,也是標誌性的一個分數。

0

譚校長進來,他也拿著這試卷在看了。

知道這是拿的高考卷子,他也沒有抱多大的希望,指望硃砂能考出什麼格外漂亮的分數。

可是,當看著這出來的語數外三張卷子后,譚校長還是感覺,他的呼吸急促了。

作為一校之長,他對於高考的分數,是分外的敏感。

上一屆,哪一個學生考了多少分,他都能熟記於胸。

現在,這硃砂,就這麼三科,就考了244分的成績。

譚校長感覺,他有必要,要跟現場的這些老師談談什麼。

於是,譚校長壓住激動的心緒,對硃砂道:「硃砂同學,你看,你也考了這麼三科了,你是不是休息一下,去喝點水什麼的?」

硃砂現在是一點也不想喝水啊。

她還想堅持一下。 「去吧,硃砂同學,小陳老師還在等著你呢。」譚校長也會撒謊不眨眼了。

「那我把這個物理卷子答完。」硃砂還是堅持著。

譚校長一看,確實,人家物理卷子已經答了一半,總不能讓人家擱下卷子出去休息。

萬一這出去了回來再接著答,這劉副校長又說人家考試不正規怎麼算?

譚校長就瞄了劉副校長一眼,等著硃砂答題。

看著硃砂答完最後一題,譚校長就催著她:「快去吧,快去吧,跟小陳老師休息休息去,還可以順便把中午飯給吃了。」

「好的,謝謝譚校長,謝謝幾位老師,辛苦了。」硃砂跟幾人道謝后,快步走出辦公室。

劉副校長的眼神,都隨著人家的身影而去。

他可沒料得,人家不僅長得這麼一張如花似玉的臉,說話也這麼婉轉好聽。

而且,那身材真是一頂一的棒,前凸后翹,完全象個小妖精,那是多麼的有料啊。

劉副校長目測了一下,似乎,硃砂同學跟自己一樣高?

「劉副校長。」譚校長叫著他:「你對人家那姑娘,是不是太有成見了,總懷疑別人在作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不放?」

劉副校長沒有否認。

這邊,幾個老師已經湊在一頭,開始看硃砂才交上來的物理卷子了。

他們的關注點,全在卷子上,根本沒有注意,這劉副校長的眼神,都跟他們不一樣,有些不純粹了。

經過一番批改,硃砂作答的物理卷子,居然也有92分。

「譚校長。」數學的馮老師,已經激動的跟譚校長彙報著情況:「譚校長,現在的分數,已經是三百三十六分,已經達到了去年的大中專的分數線……」

「是啊,這完全是去年的高考原卷,要真是她有這個水平,那這七科加起來,不就是穩穩的考個大學了嗎?」英語戴老師說:「而且這英語分數,簡直是太高了,都超過我的想象。」

譚校長問道:「你們都確定了,這是去年的高考原卷。」

「是的是的。」大家點頭,而劉副校長也是點頭:「我是準備的高考原卷。」

「她這語文,應該還有提高的可能,你看看,這前面這些基礎題,全是背誦的題,她居然都丟分這麼多。」馬老師還在痛心。

「她考這麼好,有不有可能是作弊?」其中一個老師問。

這一說,眾人都丟了他一個白眼:「錢老師,我們大家這麼多人在這兒盯著的,蒼蠅都飛不進來一個。」

「嗡……」眼前還真有一個蒼蠅給飛過去。

大家看了一眼這個蒼蠅,沒有說話。

譚校長也是頭痛,明明上一次考得這麼好,也是被劉副校長懷疑是摻了水分。

結果今天這麼多人在場監考,還現考現改,居然還在懷疑人家作弊?

這是成心不讓花山中學收個好苗子?讓花山中學一直是縣裡的九流中學?

錢老師面對眾人無聲的指責,他感覺有些壓力山大,他是不是說錯了什麼?惹了眾怒? 錢老師趕緊解釋著:「我沒說她作弊,我只是在想,這是上一屆的高考卷子,萬一她之前在家,把這些高考卷子的答案都給背下來,說不定也有可能。」

馬老師立刻跳出來大聲反駁:「不可能,你看看,這語文,前面都是些基礎的題,都是課本上能找出背誦的句子,連這課本上人人都要求背誦的段落,她都沒有背著,怎麼可能把這些卷子的答案給全部背著?」

劉副校長現在也是竭力贊成:「對,她事先又不知道,要給她考這一份卷子,她怎麼可能去先背答案。」

譚校長也沒急著表態。

越是這樣的重要情況,他越是要讓大家心服口服了。

他問著數學的馮老師:「老馮,你在教這邊復讀班的數學,你讓你的學生,再重做了這卷子嗎?」

「做了,上周六,剛好做了。」老馮回答。

作為復讀班的老師,這把上一次的高考題再拿來讓這些復讀的學生重做,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那捲子改出來了嗎?」譚校長問。

「改完了。」提起這個,馮老師又氣得厲害:「這些傢伙,上一次都考過了,我又給他們講過了,現在再重考,許多人,還是給我考個二三十分。」

「那最高分是多少?」譚校長問。

「最好的一個,才考82,比上一次提高了十幾分。」馮老師終於是明白,譚老師問這話的目的了。

而剛才表示質疑的錢老師,想明白這中間的關鍵,也是同樣的心服口服。

那些復讀的學生,兩個月前才考過這試卷,這又重新評講過,再考,最高也只考了82,那硃砂考了93,怎麼也比這些復讀的強。

就算是強行記了答案,就這一份記憶力,也算不錯。

硃砂當然不知道,這些人在背後討論著這事。

她就是跟小陳老師在學校的食堂吃飯。

上一次是小陳老師請她吃飯,這一次,她想回請。

奈何,這學校食堂,都是用飯票,硃砂想回請,也沒辦法。

「這學校附近,就沒有一個小食店?」硃砂問小陳老師。

「沒有。」小陳老師回答:「你就將就一點。」

硃砂只是在想,要是在這學校附近開個小食店,賣賣飯菜,會不會有生意呢?

不過,當她在學校伙食團,看著那些同學,端著白米飯就著鹹菜,連素菜都捨不得要一份的時候,硃砂就放棄了在這個學校附近開個小食店的想法。

這開小食店,也得有相對的消費能力啊。

這花山中學本就是一個鄉鎮學校,這些學生來讀書,不能給家裡掙錢,反而要用學費和生活費,對於農村家庭來說,已經是不小的負擔了,許多孩子還因為學費的問題而綴學,能有米飯填飽肚子,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吃過午飯後,小陳老師還有課,硃砂也忙著回去繼續考試。

辦公室里,過來監考的老師更多了。

大家當然是聽說,今天來的一個插班生,算是一棵好苗子,考的分數極高,當然要來親眼看看。 「對了,劉副校長,剛才縣裡來了通知,你要去縣裡進修了。」教導主任順便通知了一下劉副校長。

「啥?要我去縣裡進修?」劉副校長還有些不樂意。

他還想在這兒呢。

「這不是你之前申請的嗎?你前陣子打報告申請的,要去縣裡進修的,現在通知已經下來了。」譚校長提醒。

這一說,劉副校長才想起這一件事。

他又想留下來看看剛才那個漂亮的女同學,可又不想耽誤去進修這個資格。

臨走前,他不放心的叮囑道:「譚校長,這個……那個同學,我感覺,還是收下。」

此刻劉副校長是說得一臉的光明正大:「不拘一格降人材嘛,跳級的都常有,也不差她一個。」

譚校長心想,不要你說,全部老師現在都知道這個。

這接下來的考試,不管硃砂考多少分,譚校長已經決定,都要她來自己的學校讀書了。]

畢竟前面的四科成績,都是達到了大中專分數線,再加後面的三科,上個四百分,還是穩當吧?

這都能上四百分,就意味著可以上大學。

譚校長似乎已經看見了希望。

劉副校長有些不舍的離開學校去縣城進修了。

硃砂吃過了午飯,休息了一陣,又回辦公室來繼續考試剩下的幾科。

接下來的最後三科分數匯總,好傢夥,整整四百二十多分啊。

這成績,是穩穩的可以上大學啊,而且,還是重點大學。

譚校長激動得都快把桌子給拍斷了:「硃砂同學,恭喜你,歡迎你入讀我們學校,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

那豪爽的模樣,令大家都有些錯覺,這譚校長真是太激動了,激動得都不象個校長了。

在眾目睽睽中,硃砂同學淡定的提了一個要求:「譚校長,我可以不來學校讀書?」

「啥……」在場的所有人,都一致的張大了嘴。

這千辛萬苦的跑來考試,不就是為了來他們學校讀書嗎?

這怎麼又要求,不來讀書?

「硃砂同學,你是不是有什麼困難?有困難說出來,我們努力幫你解決。」譚校長很深明大義的說。

他就知道,這個硃砂同學,是個有前途的同學,是個肯上進的同學,她明明有讀書的天份,卻連初中都沒讀完。

她一定是有她的困難。

作為一位中學校長,他有責任有義務,要把這樣的人材,給國家培養出來,有什麼困難,他們一定幫助解決。

「對對對,這位同學,你有什麼困難,說出來,我們給你解決,你只管講。」戴老師也跟著表態。

這好不容易看著一個英語這麼好的同學,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怎麼能放過呢。

「硃砂同學,我敢跟你保證,你只要在我們學校,我絕對會把你的語文成績再提高二十分。」馬老師很有底氣的打著包票。

前面那麼多的基礎題沒有得分,只要天天督促硃砂背一背,這提高二十分,不是一句大話。

馮老師猶豫了一下:「硃砂同學,你來,我肯定給你開小鍋小灶……」 馮老師也想像馬老師那樣,拍著胸口很有底氣的打包票,讓硃砂數學成績提高多少分。

可是,想一想,他也只有一個高中文化,還真沒底氣打這個包票,只能弱弱的說了這麼一句。

硃砂被學校的這些老師的求賢若渴的精神所感動。

誰說人材不受重視的?

沒看這些老師,都這麼重視一個好學生。

「謝謝各位老師的好意,只是,我家的情況,有些具體……」硃砂想著,如何說明自己的情況。

她書肯定是要讀的,這多讀些書,總是好事,能成長見識,能開擴心胸,任何時候,知識都是無價的。

但她現在也要賺錢,她跟李青松居無定所,連房子都是租的,一個月十五塊錢的租金,可不是隨便就能拿出來的。

譚校長也是轉頭一想,這年頭,這些鄉下孩子的困難,不就是沒錢上學嗎?

別的不敢保證,這對於學費這一塊,譚校長還是能保證。

「硃砂同學,你來上學,我們絕對是免了你的學費,另外,還包你早中晚三餐,你看怎麼樣?」譚校長說。

「不光是吃飯的問題,我還有住處……」

話沒說完,譚校長已經連聲道:「放心好了,我們肯定要給你解決住宿問題。」

「還有我爸,我爸他……」

「這樣,我們把老朱同志的工作也一塊解決,讓他來學校當個臨時工,看學校大門,一個月,十八塊錢的工資,這安排怎麼樣?」譚校長做出大膽的決定,連硃砂爸的工作也一併解決。

面對人家這樣的盛情,硃砂能說什麼?

她只能接受,再度向著眾位老師還有譚校長等人作感謝。

「好好,硃砂同學,那你明天就來學校正式報道上課,我們絕對給你開方便之門。」譚校長很鄭重的交待著硃砂,恨不得今天就讓她留在學校。

不過想想,人家也要回家去作點準備,至少回家要跟家人說一聲吧。

硃砂坐車回家,跟李青松說了一聲,她已經考起了這邊的花山學校,要去學校讀書了。

至於學校替李青松解決工作的事,硃砂自動的放棄。

在她看來,在學校去看大門,這完全是把李青松再度養廢。

明明李青松正當壯年,又有手藝,為什麼要去學校看個大門?

李青松激動的搓著手。

不錯啊,自己的閨女不錯啊,居然能再去讀書了。

而且還是讀的高中。

沒看以往村裡的計分員,也不過一個小學文化?

「行,硃砂,你好好去學,錢的問題不用擔心,爸來想辦法。」李青松很雄心壯志的對硃砂說。

硃砂嘴角抽了抽,叮囑著李青松:「爸,這個招待所的房間,你可別退了,到時候我要回來的。」

李青松的心思,被硃砂看穿,他有些不自在。

他想的就是,硃砂去學校讀書了,他也不需要住這麼好的招待所了,到時候,就去住那種最差的小旅館,一個月幾塊錢,也能節約十來塊錢。

可硃砂話說在前面,他也不可能退了。 李青松有些焦慮,硃砂上學要花錢,雖然他現在是在替劉所長家打傢具,可是,這到底能掙多少錢?夠他們父女倆吃的還有住的嗎?

硃砂看出李青松的憂慮,但她也沒安慰李青松。

她認為,她爸是男人,適當的讓他有一些責任意識,也是好的。

雲若塵 「爸,我相信你,你做傢具的手藝挺好,一定會掙來我的學費。」硃砂甚至還再度給李青松適當的壓力。

李青松聽著這話,前半句,讓他有點高興,後半句,又讓他有些壓力山大。

他沒自信的,還是說了句:「爸盡量想辦法,就算去賣血,也要替你掙上學費。」

****

遠在京城的朱小蓮,現在很開心。

她已經正式入學報名讀書了。

她的大學生涯正式開始。

看著整齊的校園,看著那些朝氣蓬勃的學姐學長,朱小蓮有一種貴為天之驕女的感覺。

沒錯,這年頭的大學生,就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天之嬌女。

可是,這好心情沒激動多久,她又收到家中的來信。

看看落款日期,這都差不多是十天前的信了。

沒辦法,交通不便,她連回家,都要又是火車又是輪船還要公車汽車的轉幾趟折騰幾天,一封信寄過來,花十天左右還算很順利的了。

朱小蓮想著,自己的信寄回去才沒多久,不可能這麼快就來好消息了吧?

這樣想著,她找了一個背人的地方,悄悄的拆開了信看。

這信中,張金芳和朱貴明告訴她,畢新亮的父親居然去了朱家大灣,甚至還當眾撇清畢新亮和硃砂之間那不明不白的關係,說硃砂是個好同志,只是為了救畢新亮才受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