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至尊寶卻突然問道:「你咋不問我有沒有信心蟬聯歌王?」

0

「那您有信心嗎?」

「必須的。」

聽得至尊寶的話,聶小倩心中暗嘆:「果然,就是這樣。」

……

張強望著機位里至尊寶和聶小倩的話也是醉了。

「這個至尊寶今天為啥感覺有點賤呢???」

章寧微微皺眉說道。

另外一位副導演則是皺眉說道:「小寧,怎麼說話呢,這是老師,而且怎麼能說今天賤呢。」

章寧忙說道:「我知道了。」

「他前幾期不也挺賤的嘛。」

副導演的這翻話讓張強也是笑了:「我說老李,你就別逗人小寧了。」

老李開口說道:「不過張導,這個至尊寶到底是誰呢???」

「不知道。」

張強苦笑道:「第二期的時候,他和丁琳都是保密措施的,除了林塵之外無人知道。」

「咦??」

突然,章寧開口說道:「那至尊寶有沒有可能是林塵??」

話一說話,其它人也是一楞。

林塵???

一開始大家從來都沒有往這方面想,但是緊接著張強則是搖頭笑了起來:「若是普通的歌手還有可能是咱們這位老闆,畢竟他也會唱歌,但是你覺得這有可能是嗎?他是導演天才,可不是唱歌天才啊。」

這翻話也是得到了其它人的點頭。

「沒錯,猜評團不是都說了嘛,這個至尊寶肯定是個中老年一輩的歌手。」

「對的,我倒想是林導呢,那麼一來話題度很高,可是沒可能嘛。」

……

這個時候,其它人也都是討論了起來。

這也是實情。

你林塵導演能力是業內矚目,但是怎麼可能唱歌也是牛逼呢?

不存在的呢。

於是,聊了幾句之後,大家反倒開始討論起了至尊寶要唱什麼歌曲。

是啊,唱什麼歌曲呢?

上一期,至尊寶唱了《假行僧》。

這一期,至尊寶準備唱什麼呢?

休息室里,那個雕爺也是喃喃自語說道:「別讓我失望啊。

這時,休息片刻之後,比賽繼續。

至尊寶出場了。

「至尊寶!!」

「至尊寶!!!」

……

觀眾這個時候大聲的喊了起來,尖叫了起來。

顯然經過兩期的唱歌,至尊寶已經有了足夠的人氣積累了。

前奏響了起來。

古琴聲音緩緩的演奏著,稍後則是笛子聲響了起來。

聽著前奏,依蘭突然說道:「聽不出來是什麼歌,應該是原創。」

「原創嗎???」

田橫卻是聽著這前奏想了想說道:「我認為這首歌應該是武俠風格的。」

「武俠風格的???」

童晴一楞:「一分鐘了!!!」

場下的觀眾這個時候也是徹底服氣了。

想一下,《九九八十一》不就是如此嘛。

一分多鐘。

現在看來這首歌曲也是要一分多鐘了。

就在大家聽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至尊寶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滄海笑。

滔滔兩岸潮。

浮沉隨浪記今朝。

……

就在唱到這的時候,鼓聲突然響了起來,同時每一聲鼓都是敲打在節點之上。

林塵的聲音越發的瀟洒了起來。

江山笑。

煙雨遙

濤浪淘盡紅塵俗事知多少。

清風笑。

竟然若寂廖

豪情還剩了。

一襟晚照。

……

這時,聽著這首歌,現場很多人彷彿都安靜了越多。

至於林塵唱著這首歌,卻是不由自主的響起了當初的電影畫面。

某條泱泱長河的津渡,三個萍水相逢的老人。

老怪說他平生踽踽天涯,追求無上的武學大道,他要做天地中的孤星。

羅翁輕撫佩劍的吞口,他已經仗劍蕩平了無數污吏與窮寇,他說他的大道,就是獨尊的正道。

那正是1990版的《笑傲江湖》的一幕。

當時,長風大江,敵寇在側,曲洋一身黑衣,劉正風一襲白袍,令狐沖方巾藍衫,他們撫琴吹笛,放聲高歌。

真正的是瀟洒江湖。

也是徐老怪所展示出來的江湖。

而這首《滄海一聲笑》則是霑叔寫的一曲,當時,寫了六稿,徐老怪都不滿意,無奈之中,隨意翻閱古書《樂志》,看到一句話,「大樂必易」。

心想最「易」的莫過於華夏五聲音階(宮、商、角、徵、羽),就反用改成「羽、徵、角、商、宮」,到鋼琴前一試,婉轉動聽,聲色悠揚,頗具華夏古曲風韻。

於是就順著寫出了《滄海一聲笑》的整條旋律。

可以說,聽過那多麼多《滄海一聲笑》的版本,林塵最喜歡的還莫過於黃霑、徐老怪、羅大佑三人所唱。

而當時那版《笑傲江湖》里,黃洋的飾演者英叔、劉正風的飾演者午馬都已經仙去,黃霑也是仙去了。

後來人們常說再也沒有人能夠唱出寫出這樣的江湖俠氣了。

恰恰如此,在林塵聽得雕爺唱的江湖的時候,林塵就想著唱這一首歌了。

來這個世界六年了已經。

若是唱江湖。

怎麼能少得了《滄海一聲笑》呢?

豪邁又有點破啰嗓子的唱腔直接讓現場無數的人為之震驚。

而一曲唱罷,眾人遲疑數秒這才鼓起了掌。

當然,在猜評團看來這一首《滄海一聲笑》一出,那雕爺拿什麼來應對?

萬萬沒想到,站在舞台上的雕爺一開唱。

所有的人都震住了。

依蘭更是掩飾不住震驚之色的說道:「這才是她的真音。」 「我了個去。」

「尼瑪!!!」

「靠!!!」

「這,這他媽的怎麼可能啊。」

……

這個時候,無數的人都是站了起來,完完全全的不可置信.

台上,依蘭聲音話一落,高月也是猛得站了起來:「這,這,她竟然是個女歌手?「

其它人這個時候也都是目瞪口呆.

無數的人彷彿是在看著變.態一般的望著舞台上的雕爺.

這他媽的,開你妹的什麼國際玩笑啊.

雕爺是女歌手.

從第一輪開始,這雕爺就一直開始用著假音在唱,而且這假音是男聲,但是偏偏很多人都沒有聽出來她的假音,就是依蘭、高月這樣的專業歌手也僅僅只是覺得雕爺是隱藏了實力。

但是,我的老天爺啊。

這雕爺何止是隱藏了實力啊。

她簡直就是彷彿是自廢武功的在比賽啊。

現場所有的人都是震動了。

返回休息室的林塵也是一楞,他也沒有發現這雕爺竟然是個女歌手。

台下,連十三皺眉說道:「這下壓力大了啊,這雕爺本來唱功是中上,但是這一曲《怨郎》卻是頂尖的唱法啊,尤其是唱出了女子的羞獨守閨房的抑鬱之氣。」

「沒錯,至尊寶雖然《滄海一聲笑》唱的相當不錯,而且編曲作詞都可以說上上之選,不過我覺得啊,他這次危險了。」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真的是沒有想到竟然是出現了這麼一幕啊。」

「沒錯,太他媽的有意思了。」

……

其它人也都是精神一震,本來以為至尊寶又要穩贏了,可是誰能想到啊,這雕爺竟然是隱藏了殺手鐧。

這首《怨郎》的詞是卓文君的《怨郎》詩所作。

卓文君,是漂亮的妹紙,精詩文,善彈琴的女子,不過在十七歲的時候就守了活寡,在某日席間,只因司馬相如一曲《鳳求凰》,多情而又大膽的表白,讓久慕司馬相如之才的卓文君,一聽傾心,一見鍾情。

可是他們之間的愛戀受到了父親的強烈阻撓。卓文君憑著自己對愛情的憧憬,對追求幸福的堅定,以及非凡的勇氣,毅然在漆黑之夜,逃出卓府,與深愛的人私奔。

當壚賣酒為生。生活艱難,但兩人感情日深。這也是一直流傳至今的愛情故事裡最浪漫的夜奔之佳話。

可惜的是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有可能會完犢子,而且有一句話說的好,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

於是司馬相如在事業上略顯鋒芒,終於被舉薦做官后,久居京城,賞盡風塵美女,加上官場得意,竟然產生了棄妻納妾之意。

曾經患難與共,情深意篤的日子此刻早己忘卻。哪裡還記得千里之外還有一位日夜倍思丈夫的妻子。

卓文文君獨守空房,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過著寂寞的生活。

一首《白頭吟》,「……聞君有二意,故來相決絕。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表達了她對愛情的執著和嚮往以及一個女子獨特的堅定和堅韌。也為她們的故事增添了幾分美麗的哀傷。

於是,某一天,司馬相如給妻子送出了一封十三字的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聰明的卓文君讀後,淚流滿面。一行數字中唯獨少了一個「億」,無億豈不是表示夫君對自己「無意」的暗示?

她,心涼如水。懷著十分悲痛的心情,回了一封《怨郎詩》。

其詩曰:一別之後,二地相懸。雖說是三四月,誰又知五六年。七弦琴無心彈,八行書無可傳,九連環從中折斷,十里長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繫念,萬般無奈把郎怨。

……

後來是毛尚根據這首詞改編寫了一首歌《怨郎》然後讓香江的天後任瑩瑩來唱,當時讓任瑩瑩的地位進一步加固。

如今,聽著這首《怨郎》熟悉的唱腔,在場的不少的人突然吃驚了起來。

「不會吧,真的是任瑩瑩????」

「任瑩瑩可也已經退出歌壇快十年了。」

「尼瑪,要真的是任瑩瑩,那麼我就真服了《蒙面歌王》了。」

「我覺得不可能啊,任瑩瑩都已經60歲了,並不是每一個歌手都依蘭啊,十年前任瑩瑩為什麼退出?不就是因為唱功已經不行了嘛。」

「但是這首歌真的是太棒了啊。」

「我覺得除了任瑩瑩之外,就只有這雕爺唱出了我的心中所想了。」

……

一曲唱罷,現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我認為至尊寶這一期可能要敗了啊。」

「沒錯,我也這麼認為的。」

「雖然我不知道這個雕爺是誰,但是我一定投她一票。」

「不,我還是喜歡至尊寶,我一定要投至尊寶一票。」

……

觀眾們議論紛紛,舞台上,依蘭望著雕爺說道:「你是任瑩瑩嗎?」

雕爺搖頭表示否認。

「我覺得也不是,任瑩瑩的聲音我倒並不陌生,但是聽著你唱歌,再想想你剛剛幾首歌的男聲,說實話,我猜不出來是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