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並沒有見過它,而且我敢確定我沒有見過它,但是那道殘像又是怎麼回事。

0

不過話說回來,勞資貌似經常會這個樣子,有些事情本來根本就沒有一丁點的記憶。

但是我的大腦就如同一個超級互聯網,總會自己找出熟悉的那段記憶讓我不得不相信這些是事實。

它是光明神阿波羅嗎,宙斯和勒託之子?

不是吧!

爲什麼,爲什麼讓我記起來卻又有頭無尾,這一切到底爲什麼,明明沒有的記憶怎麼可能會出現!!!

呃啊!!

頭疼欲裂, 舞法天女之孑然一身 ,突然,只見我眼前一暗,勞資整個人便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黑暗之中沒有一點的光明。

md,這種感覺又來了……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說起這個光明神,他其實就是太陽神,光系的主神,而且又是宙斯之子,地位可謂是不一般,但是這些只是我在凡人界時聽到的傳說,並沒有真正的認識過西方的衆神。

然而對於西方主神的認識,我想勞資大概也能認識幾個吧,畢竟小時候經常會看一些關於西方衆神的故事!

宙斯是西方的天神,希臘神話中最高的神,克洛諾斯和瑞亞的兒子。

赫拉爲天后,克洛諾斯和瑞亞的長女,宙斯的姐姐和妻子。

哈迪斯是冥王,克洛諾斯和瑞亞的兒子,宙斯的兄弟。

帕爾塞福涅是冥後,宙斯和得墨忒爾的女兒。

波塞冬是海皇,克洛諾斯和瑞亞的兒子,宙斯的兄弟。


雅典娜爲智慧女神,女戰神,從宙斯的頭顱中誕生。

阿瑞斯是西方最強的戰神,宙斯和赫拉之子。

阿佛洛狄忒是愛情女神,宙斯與迪俄涅的女兒,掌管西方所有的愛情,就如同東方的月老。

狄俄尼索斯是酒神,宙斯和塞墨勒的兒子。

阿爾忒尼斯是月亮女神,宙斯和勒託之女。

赫淮斯斯是火神,宙斯和赫拉之子。

赫爾墨斯是宙斯和邁亞的兒子,衆神的使者,亡靈的接引神,所有主神隕落後都會經過他手中法杖輪迴轉世。

…….

當然,西方的主神還有很多,所以怎麼說也不可能說的完,但是衆神崛全部起於宙斯,而宙斯和玉皇大帝同爲一個等級,同爲六道之境。


然而此時,勞資眼前莫名的出現了亮光,將附近的黑暗全部驅逐而出,僅僅片刻之間,勞資就墜入了無盡光明之中。

‘‘幻境基於你們的內心世界構建而成,但人物的命運卻由幻境主宰!’’~

突然,一道飄渺的聲音在這無盡的光明之中傳遞,但是勞資卻只聽到聲音,看不到任何人,就連強大的神識探索都探測不到附近的任何波動。

那麼這樣說的話,這裏就是知道小型的無極世界,任何異能都有可能會如同石沉大海,既然如此,那麼勞資也不浪費異能力了。

‘‘你是誰,這裏是哪裏?’’~

飄渺的虛無世界,無盡的極白空間,而勞資就如同在太陽之中的一個黑點,即使對着虛空大喊,得到的最多也是自己的回聲。

‘‘小夥子,感謝你救了我的子民,我會將最真摯的祝福和光明的力量賦予你,賦予那些幫助我的人!’’~

等了大約十幾分鍾,那道聲音再次響起,聽他的意思,貌似是想要贈送給我什麼東西。

突然,在我的眼前‘唰’的閃出了一道亮光,一把看似比我使用的聖劍還要牛叉的神器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待我握住那把神器的一瞬間,我突然從睡夢中醒了過來,那感覺就像是做了一個夢,連那把劍也從我手中消失了。

‘‘哎呀,你終於醒了,你知不知道你昏睡了多長時間,我還以爲你死了呢!’’~

老龜和一行鳥人此時站在我的牀前,看他們一個個疲倦的神情,我想我應該明白了我昏了多長時間。


然而目前我在意的可不是這些東西,而是我夢裏的那把神器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夢是真的話,那麼它又跑去了哪裏。

可是現實很打擊人,我愣是沒有找到那把神器,不由得顯得無比失落。

要知道那可是神器,世間都不見的能有幾把,能不讓勞資心動嗎!

沒辦法,就當那真是個夢吧,既然我目前已經醒了,那麼就來找點事情做吧!

就這樣,修復,治療等等,成了我和老龜的必修課,因爲這裏沒有白天黑夜,所以我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

臨走的時候,我讓布魯出來爲這個村莊佈下了王者級的陣法,讓一般人無法接近這個地方,爲這個村莊中的幾千人提供了安全的保障。

還有一些事情,我從一些四翼天使的口中得知,這裏其實已經屬於了精靈族的境地,估計他們村落是這裏唯一一個殘存的村莊。

而且這場戰爭貌似已經打了很多年,也已經打了天使一族的好幾代了,就連村落中的元老都不能確定已經打了多長時間。

瞭解了一些關於異世界的事情,我和玄武一人一龜便飛離了這裏,片刻之間便消失在天際。

至於我們的目標,那是一個從四翼天使元老口中得知的地方!~

也就是我們即將到達的神域通道‘飛仙池’,據說哪裏有強者守護,一般人根本就無法靠近。

不過如果要到達飛仙池的話,貌似還要通過一片森林,哪裏至今被三首善列爲禁地。

而這一切都源於三首善與三首惡的大戰之後,飛仙池突然憑空而生,一道光柱鏈接天地,隨後便從上空飛下數名強者,直接將飛仙池給屏蔽於天地之間。

除非有一定實力可以破開屏障,要麼就是選擇走九死一生的入口進入飛仙池,而且自古以來,三首善有多少強者有去無回,多少軍隊死於哪裏。

一路上,我和老龜看着下方的戰場和天地,而且下面即有樹精一族的軍隊,又有會飛的天使,總之就是三首善的軍隊。

而最厲害的軍隊則是神箭手精靈族,他們的弓箭個個帶有火光,直接推平那些樹精一族的軍隊。

唉~打打殺殺,有意思嗎,你說這多好的一個世界被他們給弄成了這樣,要是三首惡統治的話,我估計也不至於這麼慘。

臥槽,三首惡,怎麼把他們給忘了,如果說異世界大門一開,它清洗了凡人界的修者,那麼照此來說,三首惡豈不是也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

щщщ ★т tκa n ★C〇

果真不假,我在一塊偏僻的地方發現了三首惡駐紮的軍隊。~~

但是我目前也不願管他們了,都去自生自滅吧,於是我和玄武老龜加快速度,一路向着目標趕去。

也不知道趕了多長時間,總之這裏此時已經屬於無人區了,直到我的神識感應到前方有大片的能量覆蓋,我和玄武才逐漸放緩了飛行的速度。

‘‘好強大的能量波動,這到底出自哪位大神之手!’’~

玄武說完之後,擡頭看了看不遠處的能量屏障,看來目標禁地已經到了,而這大片的能量估計就是將此處與外界相隔的屏障。

嗡~


聖劍入手,劍身發出一陣清鳴,劍氣隨着我聚集完畢攻擊屬性的異能力化爲一條能量狂龍,衝向不遠之處的屏障。

然而我並不熟悉這種屏障,我本以爲僅僅靠武力就可以解決,誰知道這屏障回報我的卻是出乎意料。

噗~

尼瑪,勞資巔峯之力的狂龍此時就像打在了海綿上,連劇烈的爆炸都沒來得及發出來,居然就變成了一個屁,消失在這異世界之中。

‘‘曉東,快跑,這東西會改變攻擊程序,那道能量龍並沒有消失,它正在鎖定你!!!’’~

聽着玄武說完之後,我還沒有明白什麼概念,明明什麼也沒有,卻被玄武搞的跟追蹤**似的。

但是這種心理並沒有主導我太久,因爲我看到我之前發出的能量龍居然開始攻擊我了,轉眼之間就已經到了我的眼前。

然而此時後悔已經晚了,但如果真的捱上這一擊,我估計勞資真的會粉身碎骨,但是此時又有什麼辦法呢,所以只能閉上眼睛默默的等死。


咔咔咔咔~

轟~

突然,我感覺自身的體表覆蓋了一層東西,就如同機甲一般將我渾身包裹住。

那條被改造的能量龍就是撞在了這貌似機甲的東西上,隨後發出了一陣巨大的爆炸聲!

而勞資居然在這大爆炸中安然無恙,完完整整的飛出了這巨大的火球之中。

當我從盔甲中鑽出的時候才發現,臥槽,這居然是個大龜殼!

而且這個龜殼在我巔峯之力的狂龍攻擊下居然沒有一點傷痕,果真是強悍,所以我把目光看向了另一邊的玄武。

靠,尼瑪老龜此時居然裸露着身子,樣子猥瑣的看着身披龜殼的我笑,並且向我飛來。

看來這次是他救了我,但是看着他猥瑣的笑容,就如同一個龜丞相,我也就真的很想笑,但是我還是忍住了。

‘‘我這身衣服你穿着挺帥,不如就贈送給你了!’’~

玄武說完之後,用手捏了捏他的兩撇小鬍子,圍着我轉了一圈,一個勁的稱讚我穿着龜殼好看。

‘‘臥槽,尼瑪自己穿去吧,勞資纔不會帶個龜殼到處跑嘞!’’~

我說完之後,直接從龜殼中蹦出,一腳將碩大的龜殼踹向玄武,然後看着玄武龜首一伸一縮,麻溜的鑽進了龜殼之中。

…….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臭小子,我的玄武甲可是江湖上人人想要得到的東西,如今送給你你居然不要,你以後可別後悔啊!’’~

老龜說完這句話之後,又是不住的讚許自己的龜殼多好多牛叉,當時我跟的好想踹他一腳,難道他不知道自己不吹牛能死啊!

切,一個龜甲還在哪裏臭顯擺,但是如果自己是龜,這還倒說的過去,如果我一個大男人整天馱着個龜殼亂轉,豈不是成了大家的笑柄。

可能我日後會爲自己的無知而感到後悔,所以先前並沒有重視老龜的龜殼。

雖然我輕視玄武的龜甲,但是那也是玩笑話,再加上玄武那清淨的心,這種玩笑隨之融風而去,而我和玄武這隻老龜四處尋找着四翼天使所說的那條通道。

經管那是條危險的道路,但總比破天而入的好,知道爲什麼凡人界的航天器直到飛出地球都沒有看到天堂和神域嗎!

那是因爲,萬界都有固定的座標,並且彼此鑲嵌在一起,而進入神域的大門就是異世界!

只有打開異世界才能進入神域,要不然的話,只有武破虛空,劃開長空,駕馭時空逆流尋找萬界中的神域。

要知道武破虛空這種破天行動是非常不明智的,因爲武破虛空將會遭到天雷轟頂,一百二十八道天雷不斷的轟擊而下,並且一道比一道強。

然而這本來就是九死一生的冒險,所以堅持下來的不過幾人,大多數破天者還是都在天雷的灌頂中灰飛煙滅。

既然是這麼危險,那麼我就免的嘗試了,倒不如試試禁地之中的飛仙池,說不準勞資還真就是那個命中註定的有緣人。

就這樣,我和老龜開始探索入口,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一道無形的入口呈現在了眼前。

由此可以看到,禁地中是一片有山有水的空間,與外界的混亂形成鮮明的正比。

經管如此,我也不敢含糊,誰知道安寧之中有沒有隱藏着什麼洪荒古獸,如果萬一有的話,那麼我豈不是還不夠它們塞牙縫的。

但是蘇爾特爾和布魯此時很虛,因爲損耗了萬年的靈力,而此時正在乾坤戒內瘋狂吸收靈氣,所以我也不好打擾他們,於是我和玄武二人踏入來這片禁地之中。

進入禁地之後,這裏反倒沒有給我恐懼的壓抑,倒給了我舒適安逸的環境,促使我不間斷地放棄警惕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