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他死了!

0

而長臉將官此時就靠在城牆的牆壁上,他的眼神中還儘是對趙信的憤恨和仇怨,緊握的拳頭也能夠看出他內心的惱怒,然而也只是如此。

再憤怒他也沒有去叢任何實際性的動作。

眼神?

能殺死人么?

他現在的態度在魔族的將官中得到的是好感,對趙信卻又不會有任何傷害。

然而……

就是那些將官們的被趙信一嚇就退,可是他們高昂的呼喊聲卻是一遍遍的回蕩在魔族地窟之中。

安洛都統聽著那聲音,也不由得握緊了手中的戰刃。

就算想放水也不行了呢!

「人族小子,你過去老夫這關!」一聲低喝之下,安洛都統抓著土元素凝聚的戰刀轟轟轟的向趙信跑了出去。

趙信雙指在自己的身上點了幾下。

還停留在他身體周圍的雷元素就盡數匯聚在他左手指尖。

「去!」

僅存的雷電驟然射出,安洛都統抬起戰刀將雷電盪開的瞬間,足有兩米多的土元素凝聚的戰刀伴著風聲呼嘯而至,趙信也抬起右手雙生劍瞬間落入他的手中。

叮!

劍刃瞬間抵住安洛都統的戰刃,趙信驟然間劍刃抽回,向後爆退數步后『嗖嗖嗖』就是三道劍氣甩了出去。

安洛都統不做防守,直接無視了了劍氣任由他落在自己的身上。

轟轟轟!

「沃!」

眼看著劍氣沒有效果趙信不禁低呼。

這,就是土元素掌控者?

壁壘都破了。

本體防禦也這麼離譜么?

心中雖是驚呼,趙信的攻擊卻是變得迅猛異常,在呼吸間就展開了閃電般的攻勢。

叮叮叮叮叮。

密集的碰撞聲不絕於耳,站在城下的將官們都能夠看到在趙信和安洛都統碰撞之時有電花激出。

「趙信竟然跟安洛都統打了平手。」

將官們凝聲低呼,在這期間長臉將官則是抱著肩膀細細的端詳著這份戰鬥,時不時就能看到他會皺一下眉頭。

「長臉,你能看清啊?」

有將官拍了他一下,長臉將官下意識的看了他一眼搖頭道。

「啊,看不清。」

「你看不清你還皺眉是幹嘛呢?」將官們蹙眉詢問,長臉將官咧嘴一笑道,「這不是尋思眯著眼睛能看的更清楚一些。」

「眯眼?」

「對,讓視線聚焦,這是我在人族那裡學來的,在人族中有很多人有視力缺陷,他們會佩戴眼鏡讓自己眼睛看清。在沒有眼鏡的情況下,就會眯眼,也能夠看的更清楚。」

「哦?還有這種說法!」

將官們聽后按照長臉說的眯眼去觀察,之後就有將官高呼。

「真有用!」

聽到竟然有效果,越來越多的將官都爭相學習,長臉也不禁暗自吐了口氣,又細細的去打量趙信和安洛都統的戰鬥不禁撇了撇嘴心中低語。

「野路子。」

「長臉,你在人族真是學了不少啊。」長臉身旁的將官咧嘴笑道,「等下回去人族,你帶我去那個圖書館看看,行不?」

「行啊,沒問題。」

「這人族知識確實是有用啊,誰能想到睜著眼睛看不清的,眯著眼睛竟然能看清。誒長臉,你估計誰能贏?」

「這話要是犀牛角在這肯定要罵你,誰能贏,肯定安洛都統啊!」

「他不是不在么?」將官低聲道,「趙信都能破開安洛都統的壁壘,說明實力不容小覷啊。都統的強是防禦,攻擊上嘛其實是比防禦差上一些的。你見多識廣,你來看看到底勝負幾何?」

「夥計,你真瞧得起我呀!」長臉將官一臉無奈的攤手,「我就是個小王級,你讓我去評價尊級的戰鬥,你這不是埋汰我么?雖然我也喜歡指點江山,評頭論足,可是我也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啊。」

「也是。」

「但是啊……」突然間,長臉將官話鋒又驟然一轉,「我覺得,趙信這廝應該是個野路子,你瞧他出招都沒有掌法可言。說的好聽點是隨心所欲,說的難聽點就是亂七八糟。而且,你看他的步伐,一看就是沒有好好訓練過,步伐凌亂。他要是不好好管一下自己的下盤,安洛都統只需要提刀橫掃他就難了。」

「嗯,你說的對。」

不管將官有沒有聽懂反正是跟著應了一聲。

「如果是我,我會將靈元的重心傾向下盤,雖然這樣手臂和上半身的靈元會少一些分配,但這樣做下盤就穩了,出劍由腰帶力,威力會更猛!」長臉將官輕笑一聲,道,「所以啊,得注意下盤、下盤,靈元往下沉,夥計,你……覺得我說的對么?」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最新章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么、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全文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txt下載、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免費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么

桃之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

。 一覺醒來神清氣爽,已是清晨時分,楊平安起來洗漱一番準備今早趕回紅山口機修分廠。駕着三蹦子來到城門口,得知現在全城戒嚴抓捕特務,許進不許出。

得!原路返回去紅星軋鋼廠吧,路上隨便找了間國營小飯店吃了頓早餐,來到廠大門給秦大爺打了根煙,嘚吧得兩句便進入廠里去找王廠長了。

「廠長,今兒城門封鎖了出不去了,今兒3台大修的老軋鋼機測試,我得去機修分廠看一下。」楊平安一進辦公室門邊說道。

「這事我知道,我接到上級命令全力配合這次反特任務,廠里保衛科隨時待命。這兩天你就來廠里上班吧,等戒嚴過去了,再去機修分廠吧!」王廠長笑着說道。

「嗯,我明白了!我先去廠里轉轉吧。」

「回來!」

「有事?」

「不許去廠醫務室找丁秋楠,注意影響!」王廠長嚴肅道。

「廠長,不好了!有大批農民兄弟姐妹在咱們廠門口鬧事。」保衛科陳科長驚呼道。

「問清楚是什麼情況了嗎?」王廠長泰然自若道。

「沒,我剛得到秦大爺傳訊,就趕來將情況告知廠長您了!」陳科長如實回道。

「你呀!這保衛科科長怎麼當得,慌慌張張成何體統!」王廠長毫不客氣訓斥道。

「是是是,廠長我的錯!我這就去問」!陳科長慌忙拔腿道。

「回來,咱們一起去吧!」

……

王廠長領着楊平安和陳科長來到廠門口,楊平安一眼就認出扎在人群里的秦長天。沒辦法,秦長天的顏值在那兒,不然雜生出漂亮的秦京茹,女兒像爸沒錯的。

站在一群皮膚黝黑長相平凡的農民兄弟中間,秦長天那真是鶴立雞群,農民里最亮的仔。

楊平安這才想起大約一周前自己給了100元讓秦長天回去活動,湊集許大茂亂搞男女關係的證據,這工作效率也太低了吧。

其實這真不能怪秦長天,只能怪財帛利益動人心。本來秦長天回去第二天就已經說好三家了,其中還有那閨女投井自盡的那家。

可沒成想不知道怎麼消息突然走漏了,被其他公社書記知道了。好嘛,你秦長天為總廠領導辦理懲奸除惡事業,跑到自己地盤取證也不打聲招呼,吃獨食沒門。

可憐的秦長天就被那戶村子的公社書記堵了一天,最後只能妥協大家一起辦,功勞錢財一起分。

這還沒結束,接着附近幾個村子公社的書記都知道了。這下子熱鬧了,人多了這功勞就不好分了。得!開大會商量吧。

這一商量就是三天,把秦長天折騰得筋疲力盡。秀氣老實的秦長天發火了,你們要是再商量不好這事就不做了,100元的補償費我給領導退回去。

這哪行!已經收了好處的幾家苦主不幹了,跟着自己村裏的書記吵了起來,更有甚者追著書記打。

這事在村裏正常,大傢伙都是沾親帶故的,說不定你書記便輩分還沒村民高,打你應該的,誰讓你把長輩得罪了。

這又耽誤了兩天,所以今天天不亮大家都起早趕去紅星軋鋼廠,實在是這事辦得太拖沓,秦長天實在丟不起那人。

今天恰好全城戒嚴,雖然上面下令許進不許出,但是這麼一大群農民從正陽門過,總得問問情況吧。

把守正陽門的是咱們正義感爆棚的幹警趙破敵,一聽許大茂亂搞男女關係還出了人命,這種人必須得好好懲處教育,吩咐一個手下跟去幫着照看下這群農民苦主,若是遇到不公正待遇立即回報。

視線轉回紅星軋鋼長大門口,王廠長往那一站,廠門口的原本吵鬧的眾人瞬間安靜下來,不愧是當廠長的人氣勢就是足,當然少不了保衛科的呼喝幫襯。

王廠長眼尖發現人群中穿着制服的警察,招呼道:「這位警察小同志,能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

這位警察同志年歲不大,應該參家工作不久,相貌不錯,有些靦腆,走到王廠長身邊道:「王廠長,這些農民都是來告狀的!」

「告狀?告誰的狀?」王廠長先是一驚然後追問道。

「你們廠放映員許大茂的狀,根據我們所了解的情況,這位叫許大茂的放映員同志不僅利用放映職權吃拿卡要,還經常誘騙農村婦女身子,有一位已經投井自殺了!

等到你們廠內部處理完畢后,我們所長交代要把這個社會敗類許大茂帶去所里,接受法律制裁!」小警察交代道。

「什麼!我們軋鋼廠居然出現性質惡劣,駭人聽聞的醜事!李主任是怎麼監管宣傳科的,手下出現這等品德敗壞、無惡不作的放映員。真是…真是….」

王廠長氣得火冒三丈,差點站不穩,幸好小警察眼疾手快扶助了王廠長。

「謝謝,這位警察同志,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楊為民,天橋派出所的!」

「感謝楊為民同志幫忙,您放心我一定把這種社會敗類秉公處理。」王廠長說完轉身對着陳科長道:「你去看看宣傳科的許大茂在不在廠里,在的話!立馬把他拉到這裏,同時通知李主任過來!」

陳科長走後,王廠長對着一群吃瓜群眾鞠了一躬道:「廠里出了一個這樣的敗類,讓農民兄弟姐妹受苦了,我這個做廠長的有主要責任,在此給眾位賠個不是了!」

「王廠長不用這樣,責任不在您,有些人人面獸心啊,那個放映員許大茂看着挺好,哪知道肚子裏儘是壞水。」

「是啊,王廠長,真不怪您!只怪許大茂這個小人隱藏太好,不然我們村裏的姑娘怎麼會上當受騙跟他搞對象呢!」

……

王廠長的一番作態贏得了在場所有人的好感,贏得了眾人的原諒,便起身道:「你們放心這個敗類一定會得到應有的懲罰,各個公社造成的財產損失,我在此給大家表個態,一定補償到位!」

「好,王青天啊!」

「王廠長真是好人啊,保佑您長命百歲!」

「王廠長局氣,不讓我們小民受損啊!」

……

軋鋼廠食堂后廚,許大茂對着傻柱得意洋洋道:「傻柱,哥們馬上要結婚了,你知道哥們結婚對象是誰嗎?」

「誰那麼不長眼,能看上你這個道德敗壞,缺德冒煙的玩意!」傻柱端著茶杯懶洋洋道。

「這麼說話的呢,哥們是好心過來喊你吃喜酒,你這說得是人話嘛。嘴那麼臭,難怪沒有女人要你!準備一輩子大光混絕戶吧。」許大茂氣急敗壞道。

「你…!」傻柱真被許大茂毒蛇觸到了痛點,一時間不知如何反駁。

「誰說何師傅沒人要,我劉嵐就喜歡!」劉嵐走到傻柱身邊伸出手挽住傻柱胳膊露出甜甜的笑容道。

傻柱不傻劉嵐給自己掙面子,配合著摟住劉嵐的腰肢,兩人身體均有微微顫動。

「怎麼?傻了吧,真當哥們沒人喜歡!」傻柱一副輕蔑嘲笑道。

「哼!哥們明天領證,晚上正陽門下清水衚衕3號院子擺酒,愛來不來!」許大茂輸人不輸陣硬著脖子說道。

「好啊!許大茂弄了半天躲到這兒來了,讓我一頓好找!」陳科長喘著粗氣氣急敗壞道。

「哎呦喂,這不是陳科長嗎?找我何事?明天小弟結婚,賞臉來喝杯喜酒!」許大茂熱情招呼道。

「還想着結婚呢!哼!許大茂你的事發了,跟我走一趟吧!」陳科長鄙視道。

「陳科長,什麼事發了?我不明白!」許大茂疑惑道。

「看來做得缺德事太多,自己也想不明白了。來人,將許大茂壓去廠大門見苦主!」陳科長輕蔑一笑招呼手下道。

「哎哎哎…你們幹嘛,別拖我,我自己走還不行嗎?」許大茂被五大三粗的保衛科隊員像受虐的小雞拎拽著拖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