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今看來,不是不動情,而是一旦動情,會投入太深、愛得太深,也不知道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0

許清正在胡思亂想,忽然看到病床上的艾濃濃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

她看起來很是迷茫,好像一時間還沒有搞清楚狀況。

許清一喜,連忙上前說道:「艾小姐,你終於醒了!」

艾濃濃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愣了一會兒,才認出眼前的人是許清。

「我……我怎麼會在這裡?這是哪裡?」

「這是醫院,你昏迷一天一夜了!」

艾濃濃只記得自己站在院子里,近情情怯,不敢進去見孟星辰。

不知不覺就站了一整夜,然後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竟然昏迷了一天一夜那麼久。

她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是誰送我來醫院的?」

「當然是先生啊!是先生親自背著你跑過來!」許清眉飛色舞地說著:「不僅如此,先生還親自守著你,剛剛才走開。我現在馬上就去叫他啊!」

艾濃濃剛想說等下,忽然察覺到一道存在感極強的視線。

她抬眼看過去,就聽到許清驚喜地喊了聲:「主子,艾小姐醒了!」

孟星辰站在門口,視線定定地看著艾濃濃。

那目光極具侵略性,有慶幸、有欣喜,有疑問、包含著太多東西,讓艾濃濃看不懂。

艾濃濃的目光和他對視,心頭有些鈍鈍的疼。

她不敢面對,但終究還是要面對。

可是她該說什麼?

她默默移開了視線,下意識躲避。

「許清,你先出去吧。」孟星辰開口。

許清會意,「是,你們聊!」

艾濃濃垂著腦袋,聽到許清離開的聲音,關門的聲音,還有孟星辰一步步走過來的聲音。

那腳步聲沉穩而堅定,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她的心上。

孟星辰一直走到了她的面前,語氣平穩,「濃濃,你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艾濃濃輕聲說。

「肚子餓不餓?渴不渴?要不要喝點水?」孟星辰說話很是溫柔。

他始終沒有問她,為什麼明明回來了,卻沒有進門,反而站在院子里淋了一夜雨的事情。

他越是不問,她的心就越亂。

有些事情,就像是一道鴻溝橫距在兩人的面前。

看似觸手可及,其實海角天涯。

一隻溫柔的大手覆蓋在她的額頭上,艾濃濃抬起頭,看到孟星辰在她的頭上試探了下溫度,「嗯,體溫已經降下來了。你這次可真的嚇壞我了,你知道嗎?」

艾濃濃怔了一下,沒想到孟星辰竟然不問她原因,態度還變得這麼好。

「鄒媽準備了稀飯,你先吃點?你好幾頓沒吃東西了,先吃點稀飯墊墊胃,嗯?」

孟星辰拿起了桌上放著的保溫盒,裡面的稀飯還是燙的。

艾濃濃雖然好幾頓沒吃了,但是她一直在輸液,所以肚子沒有感覺到餓。 看了一眼寡淡的清粥,她就更加沒有胃口了。

艾濃濃皺了皺眉頭,「我不餓,不想吃。」

孟星辰在艾濃濃得了雪盲症的時間裡,經常在給她喂飯,現在對於喂飯這件事情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了。

他用勺子舀了一勺稀飯,先是放在菲薄的唇邊輕輕吹了一下,然後把勺子遞到了艾濃濃的嘴邊,「張嘴。」

艾濃濃現在是真的一點胃口都沒有,抗拒地看了一眼勺子里的清粥,還是搖了搖頭。

「張嘴!」孟星辰的聲音很霸道,將那裝著滾燙的粥的勺子毫不留情的送上來,艾濃濃只能強忍著不情願,喝了一口。

本來她就沒有什麼胃口,現在喝下去更是覺得味同嚼蠟。

孟星辰卻像是找到了某種興趣一樣,繼續喂她。

艾濃濃覺得這是一種折磨,搖著頭,「我沒胃口,我可不可以不吃了?」

「嗯。」 雪嘯鳳歌 孟星辰很是隨意的應了一聲,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

他舀起一勺清粥,輕輕地吹了一下,又把勺子送到了艾濃濃的嘴邊。

艾濃濃只能不情不願的又喝了一口。

就這麼強忍著,硬是被逼著喝光了一整碗的清粥,孟星辰這才滿意了。

「你都兩天沒吃東西了,一定要吃點稀飯,這樣才會對你的胃好,知道嗎?」

艾濃濃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說真的,雖然她兩天沒吃東西了,但她一直在輸液,現在一時半會兒也沒有感覺到餓。

被強迫著喂下了這一碗的清粥之後,她的胃裡並沒有覺得好受,反而是翻江倒胃的難受。

這時候,許清敲門走了進來,「主子,有點事情……」

孟星辰現在提前暴露了實力,又和孟元真做了交易,要去跟進一些項目,所以其實他現在還真的挺忙的。

許清也不想這個時候進來打擾他,可是有些事情必須要孟星辰親自去處理才行。

孟星辰寵溺地摸了摸艾濃濃的頭,對她說道:「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來看你。」

艾濃濃胡亂地點了點頭。

正好她現在胃裡不舒服,也不想面對他。

孟星辰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彎腰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這才起身離開了。

沒多一會兒,艾濃濃的手機響起來,是呂曼曼打過來的。

呂曼曼在電話裡面聲音壓得很小,聽得出來是偷偷打電話的。

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是焦急,「濃濃,你怎麼還沒有來?今天有必修課啊,你難道忘記了?」

艾濃濃無奈地嘆氣了一聲,說道:「我生病了,現在在醫院輸液,麻煩你幫我跟老師請個假吧!」

呂曼曼很是擔心,「你又生病了?」

她怎麼覺得艾濃濃最近的身體好像很差,三天兩頭的就在進醫院。

艾濃濃也覺得很無奈,含糊地說道:「嗯,前天不是下雨了嗎?」

呂曼曼恍然大悟,「你肯定是沒有帶傘吧?唉,你也真是太不小心了!好吧,我會幫你跟老師請個假,回頭把筆記發給你。」

「謝謝!」艾濃濃感謝了一聲。

一個多小時之後,艾濃濃的手機收到了呂曼曼發過來的筆記。

她最近落下了很多功課,一邊看著呂曼曼給她的筆記,一邊溫習功課,準備應付即將到來的考試。

不管未來會怎麼樣,她都不能荒廢掉她的學業。

這個大學可是她好不容易才讀到的。

旁晚時分,鄒媽來送飯了。

艾濃濃看到送來的又是稀飯,頓時小眉毛都皺在了一起。

不過還好,還是鄒媽了解她。

送的不是清湯寡水的清粥,而是加了雞肉絲的雞絲粥。

艾濃濃雖然還是沒有胃口,但是抵不住雞絲肉的香氣,開心的吃了起來。

鄒媽趁著她吃飯的時候,不住的在她耳邊絮絮叨叨地說:「艾小姐你是不知道啊,你那天昏倒在院子里之後,先生的樣子可嚇人了!

我們送你來醫院的時候,路上遇到了堵車,汽車沒辦法通行。先生是背著你一路狂奔,跑來醫院的。

我可從來沒有看過先生那麼緊張,先生看來是真的很喜歡你呀!你們倆個以後肯定會很幸福的!」

艾濃濃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醫院的,此刻聽到鄒媽說了詳細的過程,內心很是震撼。

她知道孟星辰心裡有她,她同樣也喜歡孟星辰。

從雪崩的那一刻,她看到孟星辰被埋在雪底下,她就已經確認了自己的心意。

可是人活在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如果她和孟星辰在一起,那奶奶又該怎麼辦呢?

艾濃濃閉了閉眼睛,覺得這是一個不管怎麼選,都讓她難以抉擇的選擇。

眼見鄒媽還在旁邊絮絮叨叨地說個不停,艾濃濃小聲地說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就不要再說了。」

鄒媽微微怔了怔,然後輕輕搖頭嘆了口氣。

畢竟是年輕人的事情,她也不好說得太多。

只希望他們能自己處理好感情,早日想明白自己的心意。

晚上鄒媽本來打算留下來陪著,被艾濃濃拒絕了。

她知道這幾天因為她生病住院,鄒媽也累得夠嗆。

艾濃濃說:「鄒媽,你就回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在醫院裡不會有事的。」

鄒媽雖然不太放心,但是覺得艾濃濃說得也有道理。

她還得回去準備早飯,明天好給艾濃濃送來。

於是鄒媽叮囑了艾濃濃幾句,就離開了。

等到鄒媽離開之後,就只剩下艾濃濃一個人在病房裡。

艾濃濃繼續拿出書本和筆記,開始複習功課。

大概到了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安靜的走廊里忽然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

那腳步聲一聲一聲,帶著強大的氣場,艾濃濃立刻就辨認出了這是誰來了。

她立刻把手裡的書往旁邊一丟,溜呲一下的鑽進了被窩裡面,開始裝睡。

今天一天她都忙著複習功課了,還沒有想好該怎麼面對孟星辰。

其實她是從內心裏面抗拒、排斥,不願意對孟星辰說出分手的話來的,所以她下意識的在迴避這個問題。

孟星辰的臉上帶著疲憊,輕輕推門進來。 看到床上蓋得嚴嚴實實的嬌小身影時,孟星辰一直緊皺的眉頭才舒緩了開來。

孟星辰放輕了腳步走了進去,不動聲色地站在床邊。

艾濃濃閉著眼睛,心裡有些緊張。

孟星辰的耳朵很敏銳,聽到她有些急促的呼吸聲,便已經猜到了艾濃濃是在裝睡。

這個發現讓他非常的不悅。

他帶著懲罰的意味,伸出手捏住了艾濃濃的小鼻子。

不能呼吸了,艾濃濃不得不睜開了眼睛。

她假裝剛剛睡醒的樣子,揉著眼睛說道:「先生你怎麼來了?」

孟星辰也沒有揭穿她,脫掉了外套,掀開被子就直接躺了進去。

昨天下了一天的雨,天氣降溫了,孟星辰的身上帶著絲絲的寒氣。

一鑽進被窩,就凍得艾濃濃打了個哆嗦。

「你身上太涼了。」艾濃濃受不了這股突如其來的寒意,下意識的朝後面躲了躲。

孟星辰對於她的躲避很是不悅,大手一個用力就把她撈到了自己的懷裡,語氣很是不悅地說道:「你躲什麼?嗯?」

「沒、沒有。」艾濃濃小聲地說道。

她無聲的抗拒,讓孟星辰原本就有些疲憊的臉上蒙上了一層怒意,「你是在挑戰我的耐心嗎?」

艾濃濃有點心灰意冷地說:「沒有。」

孟星辰把她抱在懷裡,忽然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你沒穿內衣?」

艾濃濃的腦子嗡的一下!

她平時一個人的時候會脫掉內衣,只穿一件T恤衫當睡衣。

剛才一直在學習,看書入了神,為了躺在床上舒服點,不知不覺的就把內衣給脫掉了。

現在居然被孟星辰給抱住了!

他的大手有意地蹭了蹭,嘴角微微勾起,「嗯,手感不錯。」

艾濃濃小手推拒著,「你走開。」

「你什麼地方我沒見過,你躲什麼?」孟星辰很是不悅。

兩人推來推去的,孟星辰被推出了火氣,一個翻身就把她給壓在身-下。

他居高臨下,眯眼看著她,「你最近很奇怪。明明答應我早點回來,許清卻沒有接到你。明明你就回來了,卻寧可站在院子裡面淋雨也不進去。濃濃,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在瞞著我?」

「沒……沒有啊!」艾濃濃的眼睛亂飄,根本不敢看他。

「不肯說?嗯?」孟星辰的眼神變得危險起來。

看著她,不知不覺的身體就起了反應。

他的大手從她修長的脖子一點點往下,像是羽毛一般輕輕劃到了她的衣角,「不說?」

忽然,他陡然一下,直接將她的衣服給掀了起來。

艾濃濃裡面沒有穿內衣,所以就……

「啊啊啊!」她尖叫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病房門突然被砰的一下給撞開了。

「該死!」孟星辰黑著臉,將被子一扯,把艾濃濃給擋了個嚴嚴實實的。

他身材高大,又是壓在艾濃濃身上的,所以後面進來的人根本就看不到什麼。

但是孟星辰還是很懊惱,懊惱到想要殺人!

而剛剛衝進來的幾個醫生和護士也是傻眼了。

這裡是VIP高級病房,安保工作肯定做得很嚴格。

之前孟星辰來的時候沒有驚動任何人,而恰好晚間巡查的醫生和護士們聽到了病房裡傳來奇怪的聲音。

這間病房的病人又是他們小老闆親自交代的,所以大家腦子一熱,一時情急就撞門沖了進來。

他們也沒想到會看到這一幕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