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顧予寒咔地一聲卸了殺手的兩條胳膊,此人也是個硬漢,一聲未啃!

0

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顧予寒坐在沙發上,道:「我收到消息,有人想刺殺你,就守在樓下,誰知這傢伙爬樓倒是好手,速度很快,幸好趕上了!」

喬語心中一暖,但也沒說什麼,只是默默記下了這份情!

這時,兩人才一起看向地上的人,地上的人也打量著兩人,當看清顧予寒的樣子時,似乎吃了一驚,正要說什麼,又彷彿顧忌著什麼,沒有出口。轉頭看見喬語,倒是驚訝道:「為什麼你沒有中我的迷香?那可是我親自配置的!」

喬語得意地笑了下,道:「自從上次中過葯后,我可是好好地研究了一下迷藥,更何況你這又不是無色無味的!」

顧予寒好笑地看著喬語,拍拍手,起身道:「喬,這個人讓我先帶回去,我要好好地審問一下!」

喬語想了想,同意了,總不能大半夜地在家裡審問吧,讓G帶回去,他總是有辦法的!

顧予寒立即起身,拽著殺手,離開了喬家!

回到FC公司,顧予寒將人扔進地下室,揮手打發手下離開,這才坐在椅子上,點了根煙,悠然地問道:「你認識我?」

殺手似乎顫了下,緩緩道:「不死神——G!FC組織真正的首領!」

顧予寒吐了口煙,道:「有點見識!那你就應該知道我的手段,說吧,是誰派你來的?」

殺手沒有啃聲,顧予寒也不以為意,繼續道:「說了,還是個痛快,否則~」

半響后,殺手無奈道:「委託人我真不知道,我們只負責執行任務!」

顧予寒仔細看著他的眼睛,此人說的話似乎是真的!

沉吟了下,按滅煙頭,起身道:「好吧,給你個痛快!」

「能死在不死神手裡,也是我的榮幸!」那個殺手淡淡道。

顧予寒不置可否,轉身離開了地下室!

蘇媛媛焦急地走來走去,左立不安,她在等消息,突然,手機響起,蘇媛媛立即接起,只聽那個金屬聲音道:「任務失敗!」

蘇媛媛聽到失敗,立即尖叫起來,怒聲道:「怎麼會失敗?我花了這麼大價錢,現在要怎麼辦?」

對方沉吟了下,道:「蘇小姐,我們會繼續刺殺,直到成功,但為了以防萬一,你最好找個替罪羊,因為最近已經有人在查你和我們的交易了,找個人混過去!」

蘇媛媛冷靜下來,道:「你讓我先想想,等會給你電話!」

說完,就掛了電話,蘇媛媛按著額頭,暗夜的失敗讓她感到焦急,而且竟然有人在查她,不管是誰,這都讓她感到恐懼。

「可惡!」蘇媛媛極度恐懼之下,一把將梳妝台上的東西都掃到了地上,然後趴在桌子上喘著粗氣。

發泄過後,蘇媛媛覺得好受點了,彎腰撿起地上地東西,突然,一個小盒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蘇媛媛緩緩打開盒子,只見盒子里是一枚印章,刻字「梁景銳」,這是她和梁景銳初學刻章時的作品,做好后,她和梁景銳互換了印章,當時兩人還將這當作定情信物!

看著印章,蘇媛媛緩緩地笑了:「梁景銳,敢不要我,那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說著,就立即給暗夜發了條信息,將梁景銳的印章交給了暗夜。

「很好」暗夜的人高興地道,能夠給梁景銳帶來麻煩,是他們最高興的事,誰讓他們有仇呢?

接下來幾天,喬語和顧予寒小心提防,可惜殺手組織似乎銷聲匿跡了,再也沒有派人過來,漸漸地兩人也就放下了心,而對上次的刺殺,他們仍在繼續追查!

都市至尊殺神 這天,顧予寒突然疾步走進喬語的辦公室,快速道:「喬,你看看這個東西!」

說著,將一張照片放在了喬語的面前,喬語好奇地拿起照片,只見照片上是一枚印章,底部「梁景銳」三個字清晰可見,「這是景銳的印章啊,怎麼了?」

顧予寒臉色凝重地看著喬語,低沉道:「這是我讓組織里的黑客高手入侵暗夜的客戶的資料里找出來的,就是上次的刺殺事件,這是委託人留下的~憑證!」而為什麼偏偏只偷到了這張照片,顧予寒心中也有疑惑,但僅僅也只有一點!

喬語努力地消化著顧予寒的話,慢慢地,她的臉色變得蒼白,她緩緩抬頭看著顧予寒,吃力地道:「你的意思是,是景銳派人來殺我?」

顧予寒憐惜地看著她,點點頭,道:「就目前看來,似乎是這樣的!」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麼做,我已經給他們讓路了呀,還要我怎麼做?」突然,喬語想起上次梁景銳再三強調要她再等一段時間,難道,就是為了拖住她? 不不不,喬語覺得自己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她就要瘋了。

看著使勁搖頭,滿臉淚水的喬語,顧予寒一把將她抱住,輕拍著喬語的背,柔聲道:「喬,跟我走吧,既然事情已經明了,如果你要報仇的話,我替你報,現在和我離開這裡,好不好,喬?」

喬語什麼也聽不進去,只是緊緊地抱著顧予寒的腰,放聲痛哭起來!

顧予寒也不再說話,默默地拍著她的背,無聲地安慰著她。

過了一會兒,哭聲漸止,喬語慢慢放開顧予寒,吸了吸鼻子,不好意思道:「對不起,弄髒了你的衣服!」

顧予寒搖搖頭,輕輕地伸手抹去喬語臉上的淚,看著那雙被淚水洗過更加明亮的眼睛,溫柔道:「喬,和我離開,好不好?」

喬語後退了一步,道:「G,能讓我冷靜下嗎?」

顧予寒點點頭,道:「好,你先休息下吧,我等會兒送你回去!」

說完,轉身離開辦公室,並貼心地關上了門。

喬語一下子無力地靠在椅背上,剛剛的消息讓她痛苦萬分,這會兒冷靜下來,才覺得一陣后怕,既然這裡已經無法容身,那就離開吧!報仇?喬語苦笑了下,她做不出來,不如離開,從此天各一方,再不相見!

與此同時,周立也查到了一些東西,一收到消息,立即來找總裁彙報。

「總裁,已經查到委託人了!」

「是誰?」梁景銳厲聲問道。

「是蘇小姐,蘇媛媛!」

是她?梁景銳既驚訝,但彷彿有種果然如此的感覺,突然,他想起來,每次和蘇媛媛在一起,小語都會出現,從第一次的公司巧遇,讓小語難過,到蘇家宴會上,小語突然出現,以至於逼他在兩人之間選擇,從那以後,兩人之間的裂痕便越來越大。

想到這裡,梁景銳立即吩咐道:「現在立即去查下,那次蘇家宴會,夫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快去!」

「是,總裁!」周立不敢耽擱,立即去查。

這個很好查,不一會兒,周立就在電話中彙報道:「總裁,那次是夫人執行任務,內容就是保護蘇家人和宴會的安全!」

梁景銳立即站起身,在房中走來走去,他感覺,自己馬上就要將這一切串起來了,就是缺少一環,是哪一環呢?

梁景銳想到,每次事情都處理地很乾凈,每次都很巧地讓小語碰到他和蘇媛媛在一起,而能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對他們兩人的行蹤了如指掌,那肯定是身邊的人。

突然,一個人闖入了梁景銳的腦海,如果是他的話,那麼一切就都能串得起來了,原來如此,而這個人就是——顧予寒!

想到這裡,梁景銳再也坐不住,他知道,小語現在是和顧予寒在一起的,如果這所有的事都和他有關的話,那麼,小語就會有危險!

一把抓過外套,梁景銳邊走邊給周立打電話,一接通,立即道:「立即定位夫人的位置!」

周立答應一聲,趕緊去辦這件事!

到了車庫,剛上車,周立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只聽他焦急道:「總裁,夫人正在往機場的方向走!」

聽了這話,梁景銳臉色一變,再不耽擱,立即發動汽車,向著機場飛去!

終於到機場了,顧予寒去託運行李,喬語一個人坐在候機廳,看著外面飛機起起落落,心情複雜難辨!她想起了很多,有痛苦,有歡樂,此時離開,滿身地傷痕,心累無比!

梁景銳焦急地在大廳里尋找著喬語的身影,他不知道他們會去哪裡,他只知道,一定要找到小語,不能讓她和顧予寒離開!

可是,跑遍了大廳,都不見喬語的身影,漸漸地,梁景銳累了,他停下了腳步,喘著氣,無力地靠在牆上,「小語,你在哪裡?」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梁景銳?」

梁景銳驚喜地轉頭,看到不遠處剛剛從衛生間出來的喬語,激動地上前,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道:「小語,跟我回去,你不能和顧予寒離開!」

喬語冷漠地爭開他的手,淡淡道:「我已經和你沒關係了,請你離開!」

看著神色陌生的喬語,梁景銳驚訝地發現,他似乎不認識眼前的這個人了,但現在來不及深思,一定要留下小語。

於是,梁景銳著急道:「小語,你相信我,顧予寒心思不正,和他在一起,你會有危險!」

喬語冷笑一聲,正要反駁,兩人的身後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我看心思不正的是梁總裁吧!」

梁景銳回頭,看到顧予寒正緩緩走來,只見他走到喬語身邊,抬眼看著梁景銳,兩人之間立即燃起了火花!

看著爭鋒相對的兩人,喬語對著梁景銳道:「你回去吧,我是不會跟你走的,不管G心思正不正,我能感受得到,他對我是真心的!」

梁景銳吃驚地轉頭看著喬語,痛苦道:「你,你的意思是?」

「對!」喬語冷漠地看著梁景銳,繼續道,「我喜歡上G了,你請回吧!」

梁景銳後退了一步,深深地看進喬語的眼中,那眼中只有冷漠,甚至還有絲絲的排斥,他不敢再看,低聲道:「你是認真的?」

「對,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你對我做的一切我既往不咎,從此以後,我們互不相欠,再無瓜葛!」

說完,對著顧予寒道:「走吧,G!」

顧予寒點點頭,擁著喬語的肩膀向著登機口走去,走了幾步,回頭看了眼身後的梁景銳,別有深意地笑了下,轉頭帶著喬語離開!

看到顧予寒的笑容,梁景銳眼睛一縮,手緊緊地捏了起來!

抬頭最後看了一眼喬語的背影,梁景銳轉身離開,心中發誓:顧予寒,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梁氏公司,周立擔心地看著自家沉思的總裁,總裁將他叫進來已經一個小時了,卻什麼也不說,等得他心裡忐忑至極!

終於,梁景銳回身看著周立,問道:「周立!」

「是,總裁!」周立趕緊立正站好。

「如果要將暗夜收入我的手中,你覺得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啊?」周立不明白地看著自家總裁。

梁景銳靠著椅背,緩緩道:「經過這些事,我想自己成立一個地下組織,靠別人,還不如靠自己,尤其這種事關生死的組織!」

周立想了想,道:「總裁,是完全屬於我們嗎?」

「對,要絕對的忠誠!」

周立考慮了下,道:「大概三年!」

「不行,太久了!我給你全力的支持!」梁景銳一口否決!

「最少得一年」周立苦著臉道,再不能少了,這次這個任務太艱巨了!

梁景銳沉吟了下,道:「好,儘快。還有,你去查查最近暗夜的動作,我總覺得有些事,是我們不知道的!」

「是,總裁!」

梁景銳揮揮手,讓周立下去執行任務。而他,反覆地思考著小語離開時說的話:「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你對我做的一切我既往不咎!」

是發生了什麼事?讓小語變得那麼絕情,一心想著要離開!

小語離開了,生活似乎沒有什麼變化,但在梁氏的人叫苦不迭,最近總裁不知道怎麼了,彷彿變了一個人,變的嚴厲冷酷,稍有不對,就會大發雷霆,已經開除了好幾個人了!大家都人心惶惶的,公司上下浮動著不安的氣息!

這天,梁母突然來到了公司,在總裁辦公室,看著自從自己進來,打了聲招呼,就再沒有說過話的兒子,嘆了口氣,道:「景銳,你看看你將自己弄成什麼樣子了?公司里也是人心浮動,這些難道你都看不見嗎?」

梁景銳沒有回聲,依然在批改著文件。

梁母難過道:「你想找小語,就去找,媽全力支持你,可是你這樣,只會毀了自己,毀了公司,這樣你還怎麼去找小語?」

梁景銳手一頓,抬頭看著母親,梁母苦澀地一笑,果然只有提到小語,景銳才會有反應!

終於,梁景銳開口了,聲音沙啞,似乎熬了幾天幾夜,看著年老的母親,愧疚道:「媽,對不起!」

梁母搖搖頭沒有說話,梁景銳繼續道:「我會將未來一年梁氏的計劃列出來,做好規劃,媽,能幫我看梁氏一年嗎?」

「要這麼久?」

梁景銳點點頭,道:「我會儘快找到小語的,如果梁氏有什麼大事,我也會回來的!我沒有放棄梁氏!」

梁母看著面帶哀求神色的兒子,不由得眼中淚花閃爍,點點頭,道:「去吧,公司你不用管,放心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梁母看明白了,如果她不接手梁氏的話,兒子要兼顧兩頭,到時候,苦的還不是景銳!

可憐天下父母心!

梁母說完,就緩緩起身,道:「那你忙吧,早點回家,和我說說梁氏的事!」

梁景銳點點頭,目送著母親離開!

此時,周立突然闖了進來,一進來就焦急道:「總裁,有重大發現!」

梁景抬起頭,示意他繼續,周立立即道:「我們查到夫人前段時間被刺,委託人是~」 「什麼?」梁景銳驚訝地站起身,心立即提了起來,「到底怎麼回事?」

「哦,總裁,前段時間,夫人連續兩次被刺,但好在沒有什麼大礙,嚴重的是,是我們查到,委託人是~總裁你?」周立小心的道。

梁景銳渾身氣勢一變,變得冷酷嚴厲,周立見狀,趕緊將手裡的東西遞給總裁。

梁景銳接過一看,臉色變得鐵青,周立小心地瞄著自家總裁的臉色,低聲道:「在委託人資料里,只有這枚印章!」

「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你對我做的一切我既往不咎!」

梁景銳的耳邊又想起了喬語臨走時說的話,原來是這樣,這個小語,他怎麼會去刺殺她呢?

看著這枚印章,梁景銳只覺得眼熟,在腦海里搜索了好久,終於想起來了!

「蘇——媛——媛!」梁景銳咬了咬牙,原來這一切都是她在幕後主使!

想了想,立即對周立道:「全力去查蘇媛媛,我要最詳細的內容!」

周立為難道:「總裁,我們不是查過了嗎?什麼也查不出來!」

梁景銳冷笑了聲,道:「現在就去查,如今她只不過是一顆—棄子而已!」

周立驚訝地看著總裁,雖然不明白,但還是努力去完成自己的任務!

周立出去后,梁景銳仔細回想著他和蘇媛媛在一起時的場景,突然想到上次在醫院,他陪著蘇媛媛從婦科出來,而那時,喬語和顧予寒也在醫院。

梁景銳臉色一白,怪不得小語要堅決地分手,原來如此,都怪自己,被顧予寒和蘇媛媛兩人聯手蒙蔽!

「顧予寒是嗎?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而此刻,梁景銳知道,現在最要緊的是安排好梁氏的工作,然後~

心中有了計劃,梁景銳立即投入到工作中,爭取早日將小語找回來!

而另一邊,喬語跟著顧予寒來到了Z國,來到了顧予寒早就為她準備好的房子里。

喬語打量著這幢小別墅,房間里的擺設都是自己喜歡的風格,簡單而大方,從細節中可以看出來,布置的人花了很多心思。

顧予寒看著喬語,笑道:「怎麼樣?滿意否?」

喬語心下感動,點點頭道:「很滿意,謝謝你,G!」

顧予寒聳聳肩,帶著喬語坐在沙發上,道:「跟我還客氣什麼?這也就是你不想住我那,我告訴你,我那裡可比這裡舒服多了!」

喬語笑笑,沒有說話,顧予寒看了看她疲憊的神色,起身道:「行了,那你收拾收拾吧,晚上帶你去吃飯,就當是給你接風洗塵了!」

喬語感激地點點頭,隨後問道:「這裡是我們FC的總部嗎?」

顧予寒搖頭道:「嚴格來說不是,但因為我喜歡這裡的風景,所以在這裡待的時間比較長而已!」

喬語瞭然地點點頭,顧予寒揉了揉她的發頂,笑道:「想知道什麼,等晚上我們再好好聊,我也給你介紹一些人,都是組織里的重要人物!」

「嗯!」喬語笑著答應了聲,然後就看著顧予寒揮手離開這裡!

回到房間,喬語一個人靜靜地坐在沙發上,默默地看著窗外的花園,那背影顯得孤獨而悲傷!

國內帝都,梁氏總裁辦公室,梁景銳疲憊地捏了捏鼻樑,閉上眼睛,藏起眼中的紅血絲,這麼大的集團,要在一個月內將一年的計劃做出,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但事在人為,梁景銳的字典里從沒有放棄這個詞!

門外,周立看著手中的資料,真是人不可貌相呀,那麼典雅高貴的蘇小姐,竟然是這樣的人,幸好總裁不喜歡她,不過總裁是怎麼知道現在查蘇小姐是一間容易的事呢?

敲門進入,周立看著拚命工作的總裁,暗嘆了口氣,隨即正了正神色,彙報道:「總裁,關於蘇小姐的事已經查清了!」

「嗯,說!」梁景銳連頭也沒抬,吩咐周立直接開始。

周立清了清嗓子,開口道:「蘇小姐16歲之前的我就不說了,16歲時她隨父親去M國和母親團聚,本來是很幸福的一家人,可惜,在蘇小姐18歲那年,在畢業晚會上,被同學惡意陷害,以致~論奸!」

周立咽了口唾沫,眼中閃過一抹同情之色,說起來這蘇小姐也是個可憐人,周立抬頭偷偷瞄著總裁的臉色,看到他淡漠的神色,不敢再耽擱,趕緊繼續道:「而她不敢告訴父母,獨自忍受了下來!20歲時,她母親生意失敗,被對手公司收購,她母親也受不了刺激,自殺了,而為了償還債務,蘇老賣了幾幅畫才還清債務,從那以後父女倆相依為命,直到今年回國!」

看看梁景銳沒有說話,周立只好繼續:「回國后聯合黑虎幫幫主坤哥,給夫人下藥~,請暗夜殺手幾次暗殺夫人~」

周立說不下去了,一提到夫人,總裁的渾身就散發出冰冷地氣息,並且越來越強烈,以至於讓他再也無法繼續下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