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蕭落羽胸口之處的雪白衣衫已經被撕了個粉碎,剩下的雪白衣衫也一片血紅,五道利爪從他的肩膀劃出五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一直劃到腰間。

0

若非他修爲高深,此時已經達到了聖九階,靈魂修爲更加龐大,若換做他人,恐怕早已經死去!

“羽哥…..!”


“羽哥哥…….!”

千里之外的幾人見狀,都是雙目瞪圓,狂暴的殺氣沖天而起,身形一動,就要衝過來,幫助蕭落羽。

砰…….

一柄黑色長刀直接拍在幾人身上,讓幾人暴動的身軀直接停止,但卻沒有傷到幾人。

“老大你幹什麼,你沒看見羽哥受傷了麼,那巨大的傷勢不趕緊救治,恐怕,恐怕….!”

霸下一聲怒吼,雙目怒瞪着西門北冥,這一刻兄弟雖然情深,但是任何一個人也不能跟他們心中的羽哥相比,哪怕羽哥命令,讓他們互相殘殺,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去做。

不止霸下如此,就是妖月,神慕風,龍翼,天虹也是紛紛怒瞪着西門北冥,唯獨沒有動彈,也沒有表達的就是西門一族的其他三人。

“我們的實力根本無法參與這種戰鬥中,去了只會讓羽哥束手束腳,徒增累贅,會害了羽哥,不如在這裏看着,等待結果。”

西門北冥並沒有說話,反倒是渾身散發着冰寒氣息的西門北寒緩緩道,其雙目的寒氣瞬間讓霸下等人冷靜留下來。

望着二哥北寒那更加寒冷的氣息,幾人渾身打了一個冷戰,二哥平時雖然冷,但卻並沒有讓他們感受到這般的寒冷,他們只會感受到那外冷內的炙熱,但現在卻讓他們感受到了那如同萬丈冰淵徹骨的寒。

“如果羽哥勝利,我們以後會更加拼命修煉,不會再成爲羽哥的累贅,如果羽哥敗,那麼,若顏,我以哥哥的命令…!”

此時西門北冰那陽光般暖人心意的笑容,消失不見,扭頭看向西門若顏,隨後平淡的目光在霸下等人臉上掃過。

“如果羽哥敗了,那麼若顏,我以哥哥的名義,命令你,帶着霸下等人離開,修爲高深的時候,去將西門一族的血海深仇報了…。”

往後的話,西門北冰沒有說,但霸下等人心靈卻是一陣悸動,看着大哥北冥,二哥北寒,三哥北冰眼中的死志,他們已經明白了一切!

“我們不走!”

霸下一聲怒吼,其他幾人也是眼中一片通紅的巨吼,唯獨西門若顏平靜,她早猜到了三哥要說什麼了。

唰——!

五把寒光閃爍的小刀,一瞬間抵住了五人的喉嚨,鋒利氣息讓幾人汗毛瞬間乍起,一陣驚懼,這一刻他們再次親身體會了三哥的強大,居然可以瞬息之間秒殺他們。

“如果不走,我現在就斬殺了你們,別懷疑我的話。”

伴隨西門北冰的話,五柄小刀頓時寒光大盛,紛紛挺進了一絲,小刀刺進了幾人的咽喉表皮,一串串血珠順着小刀留了下來。

“我們不走——!”

霸下等人雖然能感覺那鋒利之下,自己腦袋隨時都有可能掉落,也知道三個動真格的,但是,卻沒有退後一步,大聲怒吼。

“你們走不走,由不得你們,大哥二哥三哥,你們也別想把我們趕跑,你們自己付出生命去爲羽哥報仇,這裏實力最強的是我,也唯有我毒可以傷到,甚至殺死蒼龍,我留下,你們走吧!”

西門若顏絕美的容顏上,一雙柔情的雙眸,望向遠處正在與蒼龍不斷廝殺的羽哥,眼中一片深情。

伴隨着她的話,霸下等人臉色一變,但是西門北冰卻是面色鉅變,西門北寒渾身寒氣也是一凝,一抹殺意突然一閃而過,讓衆人渾身出現了一身冷汗。

“大哥二哥三哥,你們還不瞭解我麼,沒用的!”

西門若顏看見大哥等人的表現,微微一笑,一股致命的美感豁然出現,平時冷漠的她就美的讓人窒息,這一笑簡直讓上天都爲之動容…..。 聽到她的話,霸下等人還有些疑惑,不明白四姐在說什麼,可是隨即他們便明白了,因爲他們感覺渾身一陣痠軟無力,渾身的元氣瞬間消失不見,讓他們倒了下來,但卻被西門若顏用元氣託扶在虛空之中。

而此時修爲高深的西門北冥,西門北寒,西門北冰,卻是腦袋密密麻麻的出了一層密集的汗珠,隨後還是冷哼一聲倒了下來,他們運用元氣也無法逼出妹妹施展的毒,這讓他們一陣心驚和心涼…..。

“這毒並不會讓你們有絲毫的傷害,但兩個時辰內,你們全身元氣將無法動用,如果羽哥哥敗了,我就將你們送出這片山脈,然後我會爲羽哥哥報仇。”

西門若顏眼中露出一抹濃厚的殺機,隨即便不再言語,靜靜的望向此時正拼命與蒼龍戰鬥的蕭落羽。

“巨龍擺尾——!”蒼龍龐大的身軀猛然扭轉,龐大的尾部瞬間抽擊而出。

“刀道第一式,霸刀!”

“刀道第二式,極光….!”


蕭落羽此時渾身是血,他沒想到蒼龍復活之後如此之強,要比他強大了太多太多,但是他眼中的鬥志也越加強烈,手中葬雪一揮,刀道九式中的兩式便被施展而出。

轟….轟轟……

轟鳴聲不斷響起,狂暴的元氣肆無忌憚的橫掃。

噗嗤……..

蕭落羽本就受傷的軀體,受到氣壓的掃蕩,再次一口鮮血吐出,不過那蒼龍也不好受,巨尾之上也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鮮血瞬間流淌而出。

本來蒼龍之血一瞬間恢復他的傷勢,讓他可以短暫重現蒼龍之軀體,實力暴增氣焰滔天,可是隨着戰鬥的激烈消耗,他能感覺自己身軀中的蒼龍之血,正在飛速的退卻。

當所有蒼龍之血再度恢復死寂時,他恐怕就會再度恢復大亡靈蒼龍軀體了,那時的它恐怕會被眼前雖然重傷,但越戰越勇的人類斬殺!

嗷吼………

在死亡的逼近下,蒼龍徹底瘋狂了,居然開始燃燒起那本就不多的蒼龍之血,它要用加快蒼龍之血的消耗代價,換取更強大的實力,只要在恢復亡靈軀體前,斬殺此人,它就算贏了。

此時蕭落羽一眼就明白了蒼龍的用意,而他也感覺靈魂修爲差不多快要到時間了,眼中同樣燃燒起瘋狂,再沒有一絲猶豫,直接凌空虛度,瞬息之間來到蒼龍頭頂之上,隨即猛的擡起腳步。

“這是…?”

西門若顏看見這一幕,眼中瞬間一片雪亮,而西門一族其他幾人,也是同樣響起了什麼一般。

“逆 龍 九 步 之 死…..”

話語剛起,霎時天空被一片灰暗取代,隨即一股來自靈魂的悸動傳蕩於天地之間,彷彿神魔要降臨一般。

“什麼——?”

此時燃燒蒼龍之血的蒼龍,忽然看見蕭落羽來到頭頂,一片震驚,它不明白爲什麼蕭落羽的速度,突然間提升了這麼多,居然讓它毫無反應,就已經近身。

但是,蒼龍沒有多想,因爲它感覺一股強烈的威脅,一股濃重的死亡,已經襲進了它的心頭,靈魂的巨顫,差點打斷它燃燒蒼龍之血。

“蒼龍血火!”

此時燃燒血液的蒼龍,在這一瞬間根本來不及甩尾與探爪,死亡的威脅下,一聲巨吼,咆哮而出,渾身突然出現一股血色火焰,像極了妖月的妖炎。

只見這血色火焰猛的化作一隻龐大的火焰蒼龍,脫離蒼龍之體,困龍昇天之勢,對着蕭落羽吞噬而來。

“亡…!”

沒有理會火焰蒼龍的吞噬,蕭落羽此時雙目平靜的嚇人,一個亡字從其嘴角迸濺。

這一字,如同亡靈之音再響,死亡之海上,無盡屍骸瞬間浮現,大量的死亡之氣開始瀰漫,一種慟哭的氣息出現在現場所有人的心中,彷彿這就是亡者的哀嚎和痛苦。

轟………

那火焰蒼龍遇到這亡靈之氣,瞬間消散,彷彿無形之中有一隻大手,將其扼殺一般。

“踐…..”

話語在響,如神魔低語,一道模糊的巨大虛影出現在蕭落羽的背後,而在此時巨影的腳步也緩緩擡起,如果蕭落羽一般,處於踩踏狀態。

而在巨大虛影出現的煞那間,無形的壓迫感猛然出現,這不僅是氣息的壓迫,還有靈魂的壓迫,這是一種無法抗拒的威壓,彷彿帝皇地尊嚴不可侵犯。

這股帝皇般的威壓,直接將燃燒蒼龍之血的蒼龍,狠狠壓落!

“可惡,快點快點,嗷吼…..!”

蒼龍感覺蕭落羽那越來越強大氣息,還有那靈魂不斷悸動,內心一頓巨吼,焦急到了極點,它知道這恐怕就是最後一擊了,勝者活,敗者死!

轟……

蒼龍之血終於燃燒到了某個臨界點,蒼龍的身軀轟然一聲炸響,隨即其身軀瞬間化爲億萬,佈滿整個死亡之海上空,隨即短短的一煞那間,就全部衝向了蕭落羽。

這就是蒼龍的禁招,以億萬之軀對着中心的敵人展開狂暴的撞擊,這億萬之軀體並非虛假,全部都是真實存在的,每一條都有蒼龍百分之一的實力,一旦撞擊到敵人,就會自爆。


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絕招,一旦自爆完畢,自己體內的蒼龍之血,恐怕就已經燃燒大半以上,要經過無盡的歲月才能恢復。

豪門蜜婚:拒愛億萬首席 ,它的蒼龍之血,是它用無數強者靈魂,又經過無數歲月喚醒了,哪怕全部用完,它也沒什麼損失,因爲即使它不用這招,時間一旦到達,它體內的蒼龍之血也會再度恢復死寂了。


“踏….!”

面對億萬條蒼龍的撞擊,蕭落羽口中的最後一個字也終於吐露而出!

轟….轟轟…….

爆炸聲響起,無數的蒼龍撞到蕭落羽的一霎那,就已經爆炸開來,而蕭落羽那背後的巨影,如同死亡的腳步,也轟然踏下。

轟轟轟….!

一腳踏下,如同神魔衆怒一般,那億萬蒼龍之軀體在空中瞬間爆裂,無數的血肉飛濺,最終凝聚成了蒼龍真身。

只見此時的蒼龍只軀,盡是傷痕,一道道血水如同瀑布一樣流淌而下,但它的暗青色雙目卻死死盯着此時也同樣遍體鱗傷的蕭落羽。

吼……

彷彿用盡最後氣力,居然用自己的軀體直接撞向了蕭落羽,它的生命到了盡頭,這是它捨命的一擊,也是最後怨氣的爆發,它死都要拖上蕭落羽。

面對蒼龍這臨死一撞,蕭落羽蒼白的臉色,一抹狠色出現,手中葬雪平端而起。


“刀道第二式,極光!”

“刀道第三式,殺戮永恆…!”

最後九個字一出,天地之間無盡殺戮之氣匯聚,此時的蕭落羽渾身是血,殺氣騰騰,手中葬雪帶着無窮的殺氣,瞬間化作一道極光,如同閃電一般激射而出。

噗….

蒼龍撞擊之勢,戛然而止,葬雪從蒼龍的身軀之上一穿而過,沒有遇到一絲阻擋,射向了遠方。

噗通…..譁…….

龐大的龍屍掉進死亡之海,讓死亡之海瞬間發起一道驚天巨浪,隨即巨浪再度迴歸死海。

隨着大亡靈蒼龍被斬殺,那死亡之海上不斷翻滾的巨浪平息了下來,天上的萬里血雲消失了,狂暴的雷霆不見了,死亡之海上,一切都恢復了平靜。

“呵呵——!”

蕭落羽咧嘴輕輕的笑了,這一刻他感到很滿足,很久沒這麼暢快淋漓的一戰了,隨即,蕭落羽眼前一黑,從空中掉了下來。 唰…..

西門若顏一揮袖,就已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蕭落羽面前,接住了從空中往下掉的蕭落羽,關切之意瞬間取代冷漠,冰山再度融化了,也只爲一個人融化….。

唰唰唰…..

西門北冰等人都是瞬間出現在西門若顏身邊,他們此時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都是一臉關切之意。

“閃開,我要爲羽哥哥療傷!”

西門若顏一聲冷喝,讓其他人瞬間閃開,這一刻救治蕭落羽,比任何事都來的重要。

…………………………..

時間,三天後!

蕭落羽重傷的身軀,終於被西門若顏救了回來,這除了西門若顏醫術超強外,更是蕭落羽身軀的強悍,這要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就死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