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度過這次劫難,值得!

0

走!

想到這,林風立即便是行動,不再管滅世魔神,反正其一時三刻也破不了禁制。

再者…自己想管也管不了。

林風的離去,並未受到阻攔。

事實上,就算有也攔不住林風,離開墓園,林風毫不猶豫直奔妖皇島而去。咻!宛如流星,林風速度快到極致,爭分奪秒。其它或許他不清楚,但大型聚靈陣的『陣心』所在卻是再清楚不過,正在妖皇島最頂端——


上品靈尊玉!

「毀了它,大型聚靈陣便將失去作用!」

「墓園,死亡之氣將沒有源頭,無法再循環,再補給,一切便能水到渠成。」

林風雙瞳粼粼,心之肯定。

上品靈尊玉的存在,不止是陣心,更是『關鍵』所在,藉助大型聚靈陣之力,上品靈尊玉吸收強大靈氣並將其精粹釋放,可以說它是整個聚靈陣的核心,沒有它就不會有大型聚靈陣的存在。

小型聚靈陣亦是如此,其核心便是下品靈尊玉。

只要將『陣心』破壞,大型聚靈陣自然將會停止運轉。

「唰!」林風身如幻影,停落在妖皇島上空,宛如一個戰神屹立。


在妖皇島的頂端散發著萬丈光芒,就好似天空中唯一的光亮,無比耀眼。強大的吸力好似黑洞般,將四面八方的靈氣匯聚而起,它的存在就是整座『島嶼塔』的中心,以其為頂點,細細靈氣光芒散落而下,形成一根根透明的連線,將整個島嶼塔連繫在一起。

「上品靈尊玉!」林風眼眸凜亮。

並未停留,霎時彷如一道利箭射出,直取妖皇島頂端。

目標,極為明確!

…(小說《火煉星空》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陰暗的密林深處,有一男一女正在竊竊私語。

「大衛,你一定要把我的兒子給我搶回來!」那個女的一邊哭一邊說。

「行了,瓊斯,那又不是你親生的,而且跟我們的兒子也不象!我們的兒子金髮碧眼,那個孩子頭髮和眼睛都是黑黑的,哪裡有我們的兒子漂亮!」大衛不耐煩地說。

「我說是就是!你看他那眼神,跟我兒子小時候的眼神一模一樣,靜靜地看著我,一聲也不哭!大周國的老百姓不都相信人死之後會轉世嗎,他一定是我兒子轉世的!」瓊斯越說越激動。

「好,你說是就是!」大衛被瓊斯哭得沒招了,只好答應,「我們先養好傷,傷勢一有好轉,我立馬去把你、啊不、我們的兒子給搶回來!」

瓊斯這才消停下來:「大衛,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吻我一下,我就好了!」

大衛只好吻了瓊斯一下,然後說道:「那個叫梁好的傢伙也太厲害了,真不知道他是什麼來路!」

瓊斯說道:「他不是說了嘛,他是大周國人氏!」

大衛冷笑一聲:「他要真是大周國的,就憑他那一身修為,完全可以自立為王。我們來到大周國這段時間,可沒有聽說官府有叫梁好的人物!」

瓊斯問道:「難道他也跟我們一樣,來自天獄森林?」

大衛沉思了一會兒:「很有可能!天獄森林深不可測,我們從二十多歲進去,這都快九十歲了,也沒有了解天獄森林的十分之一!這個梁好很有可能就是天獄森林暗藏的高手!」

「還有那幾個石頭人,也不知道他們的身子是怎麼練的,太硬了!」瓊斯想起那幾個葯人,不禁一陣后怕。她為了刺瞎其中一人的眼睛,離那人太近,差點被對方打到。

「那幾個人不正常,若不是練了什麼邪門武功,就是服下了某種藥物。估計是專門對付我們的利爪的!」大衛說道,「我和他們接兩招,幸好他們出拳慢,我力量卸得快,要不然就有可能死在他們的拳頭之下。」

大衛這麼一說,瓊斯立即向大衛伸出手:「傷到哪兒了?」

「我沒有受他們的傷!」大衛說道,「倒是你,老是想刺他們的眼睛,人家也不是傻子,必要的防護還是會做的。萬一打到你怎麼辦?我覺得,他們一拳有萬斤之力。你那樣太冒險了!」

感覺了大衛的關心,瓊斯變得溫柔了好多,她撫摸著大衛的左半邊身子:「你這邊傷得怎麼樣?」

大衛禁不住呻吟一聲:「別動,疼!」

瓊斯說道:「看來你受的傷比我還重。這樣吧,你這兒等著,我去抓幾個人來。只有多吸幾個人的血,我們才能恢復!」飲用人類的鮮血,是吸血鬼家族修鍊、療傷和恢復體力的最佳途徑。

「那好吧,你要小心點,你傷得也不輕!」大衛關切地說道。

「我比你好多了,起碼沒跟梁好有正面交手!」瓊斯微笑道,「好了,你休息一會吧,我馬上就回來!」

瓊斯說著,縱身一躍,跳上樹梢。她踩著樹枝,風一般地飄走了。

寂靜的森林中,只剩下大衛一人,他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八十多年前的某一天,他和瓊斯出生在德古拉家族。從他們一出生,就是湯姆.德古拉伯爵的掌上明珠,父親湯姆.德古拉在他們身上傾注的愛比別的子女多十倍。他們從小享用最好的食物、衣服和物品,受到最好的教育和禮遇,就象童話里的王子和公主。

可惜,他們過慣了童話里的日子,就真的把日子當成童話了。童話里的王子和公主結了婚,他們也相愛了。

湯姆.德古拉知道了他們的事,大為光火,要求他們立即斬斷情絲。但是瓊斯根本不聽,甚至跟父親大吵一架。大衛當然要站在瓊斯這邊,於是湯姆.德古拉一發怒,就把他們逐出家族了。

大衛和瓊斯在外面生活了一段時間。因為沒有家族的庇護,他們在一次吸人血的時候,被當地人追殺,機緣巧合之下,他們進了天獄森林。

他們剛進天獄森林的第一天,兩人就因為下館子出了事。天獄城的飯店不收外面的錢,他們只收一種叫做「軟妹兒」的凶獸腦核。兩人身上裝再多的鈔票也不管用。

飯店的老闆本來想打他們一頓,但是和他們見過面之後就改主意了,而是把他們綁了起來,送進了一個叫「曲香坊」的地方。在那裡,英俊挺拔的大衛和性感俏麗的瓊斯很受歡迎,每天都有人上門買他們的服務。他們雖然多次反抗,但是以他們的修為,根本就是螳臂當車。

在「曲香坊」,大衛和瓊斯度過了他們一生中最屈辱的十多年時光。有一天,「曲香坊」與「銀鉤賭坊」發生衝突,死了很多人,天獄城中一片混亂。他們才趁亂逃走。

兩人躲進城市邊緣的貧民窟。在這裡,他們吸了貧民的血,也沒有人管。兩人秘密修鍊。可是他們生出來的孩子都是殘疾,不是瞎、就是癱,而且還養不大,基本上幾個月就死掉了。

終於有一年,兩人生了一個健康漂亮的男孩。那男孩非常懂事,繼承了兩人的所有優點。


孩子長到十五歲的時候,有一天,他們家被人圍了起來,原來是獵人公會發現他們是吸血鬼,要把他們趕盡殺絕。

一直以來,大衛和瓊斯隱藏形跡,這回再也瞞下去了。他們凶相畢露,亮出了獠牙和利爪。雖然他們已經是子爵的修為,卻還是抵不過獵人公會的高手合圍。

在一場混戰中,他們的孩子被殺了。大衛和瓊斯仗著輕功好,殺出一條血路,逃出重圍。

就這樣,他們在躲躲藏藏、打打殺殺中過日子,直到厭倦了這種生活。今年六月七日,他們終於走出天獄森林。

想起了往事,大衛的臉上流下兩行熱淚。

就在這時,瓊斯踏著樹葉回來了,手裡拎著兩個人,應該是本地的樵夫。

「把他們的血全吸了吧!」瓊斯說道,「等我們的身體恢復,就把孩子搶來,到時候,我們找個沒有人的地方,過安靜的生活!」 「哥哥,你說他們會來嗎?」暗夜中,宣萱偎在郝仁的懷裡,悄聲問道。

「會的,他們一定會來!」郝仁拍了拍宣萱的胸,示意她稍安勿躁。

「往哪兒拍呢,壞哥哥!」宣萱嗔道,「都在一起這麼久了,你怎麼還是那麼壞呢!」

郝仁笑道:「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壞』,說明這個女人對這個男人有吸引力。天底下的女人都巴不得心愛的男人能更『壞』一些呢!」

宣萱吃吃笑道:「哥哥,你是從哪兒學來這些亂七八糟的理論?」

郝仁正想再調戲調戲她,沒想到身邊的孩子卻被吵醒了,「哇啊哇啊」地哭了起來。

「快看,是不是尿了?」宣萱提醒道。於是,兩人手忙腳亂地摸那嬰兒的小屁股。

這嬰兒,就是周王的孫子、世子的兒子。

那天,郝仁從駱駝山把孩子搶回來之後,就把孩子抱回周王府了。一直把這事當作政治事件的首相璽文並沒有因此鬆了口氣,他請求郝仁,一定要將那對龍鳳胎吸血鬼趕盡殺絕。

璽文的請求郝仁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因為,第一,看瓊斯對嬰兒的喜愛,她沒準兒哪天又來把嬰兒給抱走了。只要周王的孫子流落在外,就給別有用心的人一個舉大旗的理由。

第二,在吸血鬼沒有找到新的修鍊途徑前,他們必須通過飲用人類的鮮血才能保住性命和提升,那他們就是人類的敵人。只有把他們消滅,人們才能沒有後顧之憂的生活。


鑒於大衛和瓊斯的輕身術已經快到連自己都追不上的程度,郝仁決定來個守株待兔,他在周王府裡布下口袋陣,等著這一對龍鳳胎自投羅網。

在這個口袋陣中,郝仁、宣萱和周王的孫子都在裡面。他需要嬰兒的哭聲引來大衛和瓊斯,宣萱專門負責照顧嬰兒,他則負責宣萱的安全。

可是接連幾個晚上,大衛和瓊斯一起沒有現身,宣萱就變得有點懈怠了。

「哥哥,你說,我們將來就生個這樣的孩子怎麼樣?」宣萱說著,自己的臉都紅了,一張小臉也變得越發可愛。

郝仁的視力好得很,即使是在黑暗之中也能看出宣萱臉上的窘,他笑道:「我們的孩子將來肯定要比這孩子可愛,不過呢……」說到這裡,他故意停頓了一下。

宣萱不知是計,就問道:「不過什麼?」

郝仁笑道:「一個怎麼夠?我們起碼要生上十來個!」

宣萱的樣子越發地嬌羞:「誰跟你生那麼多,我又不是你的生產機器!」

郝仁得意一笑,緊緊地把宣萱摟在懷裡,而宣萱的懷裡還有一個嬰兒,如果用相機拍下來,不知道還以為這一定是一家三口呢!

就在這時,王府的外圍傳來一聲慘叫。

郝仁冷笑一聲:「他們來了!」他從那聲音已經聽出,一定是哪個倒霉的傭人被大衛和瓊斯撞上,成了他們的口中食。

郝仁猜得不錯,來的的確是那一對吸血鬼龍鳳胎——大衛和瓊斯。

這兩人剛剛走出天獄森林的時候,並沒有想搶走周王的孫子,那時候,他們只是想回到家族的懷抱,在自己的父親湯姆.德古拉伯爵面前跪求原諒。

可是,當他們回到烏鴉山後,他們絕望了。所有的吸血鬼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家族的一些圖騰和標誌都被扔進垃圾堆。他們找到一個遊客一問,才知道就在前不久,德古拉家族被人連鍋端了。

兇手是誰,遊客肯定不知道。不過,這事不用問,罪魁禍首一定是大周國的王室!因為湯姆.德古拉當年就是從周王的祖宗手裡奪的權,現在周王又打回來了唄!

抱著這個想法,當天晚上,大衛和瓊斯闖進了周王府,並且摸進了周王的卧室。但是周王的神情讓他們猶豫了。這傢伙還是人嗎?看他眼神空洞的樣子,分明就是個行屍走肉。

兩人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放過了周王。因為,在大衛和瓊斯看來,留下周王,是對他更殘忍的折磨。

接著,他們又找到了世子,可想而知,世子與周王是一樣的,於是他也活了下來。

就在這時,另一處房間傳來了嬰兒的哭聲。大衛猜測,那一定是周王的後裔,殺了嬰兒王室不是絕後了嗎?

他們找到那個嬰兒,把守護嬰兒的母親和丫環都給殺了,吸幹了她們的血,就在大衛要再殺死嬰兒的時候,瓊斯改變主意了。

瓊斯發現,這個嬰兒的眼神,和她兒子在這個年齡時的眼神十分相似。她當即決定,要把這個孩子帶回去撫養。大衛雖然不同意,卻拗不過她,再說,他也很喜歡這個孩子。

他們把孩子抱出內宅,迎面遇上幾個衛兵。衛兵們哪裡攔得住他們。他們傷了隊長吳亮昊,從容離去。要不是他們太託大,留下了駱駝山的地址,「梁好」根本找不到他們。

這次,他們決定,搶到孩子之後,就逃得遠遠的,到一個僻靜的地方,安靜地生活,直到把孩子給養大。

趁著月光,他們進了王府。

郝仁、宣萱和嬰兒就躺在王府內宅的大床上。他將真氣輸入牆壁,整個內宅的情形就全部進入他的眼中。他能看到,大衛和瓊斯已經進了內宅。

「咦,這是什麼東西?」大衛的腳下突然踩到一鐵餅狀的東西。他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面銅鏡。

瓊斯笑道:「我們小的時候,這裡的華夏族後裔不都是用這種銅鏡嗎?沒有什麼用的,扔了吧!」

郝仁在房間里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對宣萱說道:「壞了!」

宣萱不明白,問道:「怎麼壞了!」

郝仁說道:「我讓師叔布下了『混元無炁陣』,在這內宅的幾個關鍵部位放置了銅鏡,卻被他們發現了!如果他們把銅鏡都撿出去,我們的陣法就失靈了!」

說到這裡,郝仁又來了個損主意,他在那個嬰兒的小屁股上一摸,輕輕一擰。小傢伙剛剛被宣萱哄好,經郝仁這麼一擰,又放開嗓子哭了起來。

「別管那些鏡子了,兒子在下面哭呢,我們快去把他搶出來!」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火煉星空》更多支持!

它,是整個大型聚靈陣的核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