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當是這至尊和李長生是一夥的,想要竊取鬼王宗的寶物。

0

三大鬼王,化作神芒,一衝而來。

一時之間,眼前光束飛閃,絢爛一片。

至尊揮手之間,凌厲的攻伐殺勢不斷打出,道道霞光飛濺,光華萬千。

神光乍現,一下子封住三大鬼王的道路。

幡旗鬼王面色一變,“蹭”的一下,搖手變出一個幡旗,猛然揮動起來。

頓時妖風大作,鬼氣似是騰騰而來。

整座宮殿裏頭蘊含的力量,都像是被這幡旗所捲動一般,猶如大海咆哮,捲起千層海浪。

邙山鬼王猶如獅王怒吼一般,雙眸之中,虹光一閃而出,剎那之間,一片焰火,熊熊燃起,像是連着空氣燃燒一樣,直衝至尊而來。

至尊面色一冷,一拳轟擊而出。

真元力化作天龍,一時之間,飛射而起,四面八方,猶如神威陣陣落下。

猛然之間,只覺得有山呼海嘯之聲,重重壓近,震駭人心。

萬物的嘶吼似是都被遮掩住一般,神芒衝射而來,無人能擋。

“轟……”

“轟……”

“轟……”

衆人身前,似是有一顆顆星辰炸裂一般,彩光四射飛濺,火光耀眼。

宏大的威勢,鋪天蓋地,浩浩蕩蕩,一瞬之間,將幾人身影,完全淹沒在了其中。

依靠在牆邊的小老頭,目瞪口呆,看得驚心動魄,熱血沸騰,要不是身受重傷,此時此刻,他也想進入戰場之中,與這幾位曠世高手大戰個幾百回合。

就在衆人戰得火熱之時,只聽得一聲巨響傳出。

“死亡神斧”迎空劈斬而下,騰騰鬼氣,浩瀚而起。

那巨大的威勢,落在錦盒之上。

錦盒“咔擦”一聲,裂開一道細細的縫。

頓時,七彩霞光,從盒子裏頭飛射而出。

“不……”

夜行鬼祖怒吼一聲,瞠目欲裂。

鬼王宗的至寶,就藏在那錦盒當中,如今“死亡神斧”劈開錦盒,裏頭那寶物,沒了強大的封印,一定會衝破錦盒。

所有的人,幾乎都被這巨大的神威,所震駭住了。

就連向來狂妄自大的至尊,這一刻,也禁不住怔了一下,像是忘記了廝殺,目光朝着錦盒看了過去。

三大鬼王,更是瞪大了眼睛,全神貫注,看向錦盒。

這裏頭,藏着鬼王宗的至寶,連兩大鬼祖,都要守口如瓶的寶物,作爲鬼王宗的鬼王,三大鬼王自然是想知道這裏頭,究竟是什麼。

“嗖!”

一道青光,從錦盒裏頭閃出,直衝天際。

剎那之間,像是洞穿整個鬼王神殿,洞穿了整個結界一般。

一股渾渾的威勢,震盪而來,如同漣漪一般,不斷擴散。

“砰”

巨響傳出。

雄厚的力量,從錦盒之中洋溢開來。

李長生首當其衝,距離錦盒最近,連反應過來的機會都沒有,瞬間被這股強悍的力量擊中,整個剎那之間倒飛出去,“噗”的一口鮮血噴出。

“退……”

夜行鬼祖倒吸了一口涼氣,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大喝一聲,急忙想要後退。

但是,錦盒裏頭洋溢出來的力量,實在是恐怖到了極致,讓人不敢相信。

還未等夜行鬼祖後退,那力量已經浩浩蕩蕩,奔涌而來。

衆人一瞬之間,都紛紛被這股強大的力量所擊中。

只見幾人身軀彈飛出去,一個個口頭鮮血。

跪寵嬌夫 強如至尊這樣的人物,也感覺身體之內的五臟六腑,似是被巨錘沉沉地擊打了一下。

小老頭距離盒子是最遠的,那力量雖然向他波及而去,但他慌忙之中,撐起最後一絲氣力,打出一道屏障,頓時將那力量給抵擋住。 滾滾的威壓,不斷從盒子裏頭騰騰而出。

一瞬之間,整個宮殿之中,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強如至尊這樣的人物,也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似是感受到莫大的危險降臨一般。

剛纔盒子裏頭那股強悍的威壓橫掃而出時,李長生首當其衝,直接被震得口吐鮮血。

換做是其他人,興許至尊還不以爲然,但是李長生的實力,至尊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即便是以他巔峯期九世散仙的實力,也難以擊殺的道門宗師,如今……竟然會在一個盒子面前口吐鮮血?

恐怖的氣息,似是隨着空氣蔓延,直讓人頭皮發麻。

三大鬼王個個面色如死灰一般,難看到了極點。

兩大鬼祖,更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眼神之中,露出了深深的忌憚,盯着那個盒子。

李長生一口真氣向丹田一沉,勉強控制住體內沸騰的氣血,整個人心中一顫,凝重的目光,也朝着那盒子看去。

剛纔從盒子裏頭,那沉沉的氣浪翻涌而出的時候,他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一時之間,說不清楚,但是可以得知的是,藏在盒子裏頭的寶物,並非什麼魔兵邪物。

“夜行,通天,這盒子裏頭,到底是什麼東西?事到如今,你們不如痛痛快快說出來……”

至尊冷冷一笑,朝着夜行鬼祖和通天鬼祖看去。

通天鬼祖面色鐵青,深吸了一口氣,狠狠地瞪了至尊一眼,說道:“告訴你也無妨,這盒子裏頭的寶物,能讓我們這些人,統統死絕……”

“什麼?”

衆人一聽,只覺得身子禁不住一顫。

在場一個個,無一不是睥睨天下的大成修煉者,即便是放在人世之間,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可通天鬼祖竟然說,盒子裏頭的寶物,能讓這些人統統死絕?

若非親耳聽見,只怕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但剛纔盒子裏頭的那股力量,強悍到了極致,這個鬼王神殿裏頭的人,恐怕除了小老頭以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這股力量的撞擊,自然是不會懷疑這寶物的厲害。

至尊眉眼微微一眯,緊緊盯着通天鬼祖,問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在他沒有得知盒子裏頭是什麼東西之前,自然是不會相信鬼祖所說的話。

“一截青牛尾!”

通天鬼祖一字一句,鏗鏘有力地說道。

話一出口,在場衆人,該懂的,立時都已經呆愣住了。

即便是李長生,整個人腦袋也“嗡”的一下,如遭重擊一般,似是不敢相信。

一截青牛尾?

這不是該在太乙門的手裏嗎?怎麼會……在鬼王宗的神殿當中?

“不……這不可能……”至尊身形微微一晃,似是不願意相信,說道:“你所說的,莫非就是,當年老子李耳西出函谷關,所騎的那頭青牛,所留下的青牛尾?”

夜行鬼祖冷冷一笑,點頭說道:“不錯。”

“這法寶,不是應該在太乙門手中嗎?爲何會在你們的手裏?”

李長生臉上也露出了驚疑的神色,朝着兩位鬼祖看去。

通天鬼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是在太乙門手中不假,只不過……千年之前,八部鬼王,已經從太乙門的手中,將這寶物弄到了自己的手裏……”

這等驚天大祕密,若非從通天鬼祖口中說出,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難怪……

難怪……太乙門選擇隱世之時,會選在蜀川?

難不成,就是爲了想要取回這一截青牛尾?

也難怪……這盒子裏頭,發散出來的力量,竟然如此浩瀚,如汪洋大海一般,讓人根本無法抵擋。

人世之間,只有這等無上至寶,才能擁有這樣的力量。

怪不得,就連八部鬼王,也甘願留下一縷殘魂和自己的魔兵“死亡神斧”,來鎮守這一樣寶物。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瞠目結舌,整個宮殿之中,像是突然寂靜下來一般。

片刻之後,至尊冷冷一笑,眸子裏頭,貪婪的目光一閃而過,盯着那裂開的盒子,說道:“如此神物,留在這宮殿之中,實屬浪費了,今日……就由我來將它取走吧!”

話音落下,他一步邁出。

“轟!”

一聲巨響。

滾滾的聲威,似是突然炸裂而起。

至尊的身上,爆發出巨大的威勢,整個人猶如天神一般,一手探出,萬千星河炸破,直衝盒子而去。

“放肆……”

夜行鬼祖和通天鬼祖同時怒喝,一時之間,也連忙跟着出手。

巨大的威勢,綻放而出,騰騰的鬼氣,似是瀰漫而來,擋住了至尊那隻巨大的手。

“轟!”

巨響傳出,幾人身形同時一閃。

醫妃遮天:嫡女不好惹 李長生面色一變,也連忙動手。

倘若鬼祖所言非虛,那盒子當中的,當真是那無上至寶青牛尾,那麼這等寶物,就不能落在鬼祖和至尊的手中。

只見他人影一閃,“叮”的一聲,寒光乍現。

銀白色短劍,被握在手掌之中,似是化作千萬道劍光,帶着凌厲的殺勢,衝入戰場之中。

“李長生……你想攪局不成?”

至尊震天發出一聲怒吼,似是暴怒至極,反身一擊重拳打出。

滾滾滔天的氣焰,似是火海一般,連綿而起,化作無上神威,直衝李長生而去。

“這無上至寶,說到底,也是我哥哥留下的寶物,分明是你們想攪局。”

李長生冷冷一笑,露出不屑的神色,手中銀白色短劍迎空刺去。

剎那之間,銀光不斷閃耀,化作螺旋一般的神芒,與至尊那強悍的力量碰撞在一起。

兩大鬼祖、三大鬼王倒吸了一口涼氣,個個目瞪口呆,看向李長生。

“你哥哥?”

夜行鬼祖一怔,隨即反應過來,面色大變,說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誰了……”

其餘幾人,也完全驚呆住。

至尊似是看傻子一樣的撇了幾人一眼,冷“哼”一聲,說道:“看來你們鬼王宗,連他的真正身份背景來歷都不知曉,也不過如此罷了……”

他嘴上說着,雙手卻是不斷劃現出無盡地攻伐。

恢宏壯闊的神芒,震盪而起,整座宮殿,陷入轟鳴之中。 要說這寶藏,是“死亡神斧”,恐怕至尊都不屑看一眼,可這寶藏,偏偏是至尊最想得到的青牛尾。

嫡女盛妝 原本還以爲,這寶物是在太乙門的手中,沒曾想,竟然是在八部鬼王所留下的神鬼圖界裏頭,誤打誤撞,如今要撿便宜,至尊自然不會放過。

李浩玄只要拿到這青牛尾,在他的手中,便能發揮出人世之間最強的力量,到那時,莫說是李長生手持“天師法印”,恐怕就是張道陵本人親臨,也能與之一戰。

那錦盒剛被李長生劈開之時,裏頭原本封印的力量,瞬間傾瀉而出,纔給衆人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傷害。

你想想,如此一件無上至寶,被封印了千年之久,在這錦盒裏頭,不知道蘊含的多少強大的力量?

如今,這些力量已經迸發而出,青牛尾自身所能帶來的恐怖威壓,基本已經消失了大半,只要拿到手,任何人都能憑藉着力量,強行去控制這樣一件無上至寶。

璀璨的神光,不斷閃耀。

一時之間,大殿之中,轟鳴不斷,無數粉末,從石壁之上紛紛掉落,似是陷入了一片煙塵當中。

“殺了他們……”

夜行鬼祖怒吼連連,憤怒到了極致。

三大鬼王一衝而上,目標竟然出奇的一擲,直衝李長生而來。

幾人知曉了李長生的真實身份,自然不會再看低他的本事。

滾滾的威能,鋪天蓋地,似是風雲涌動一般,剎那之間狂壓而來,掀起巨大的嘶吼聲。

“轟!”“轟!”“轟!”

聲響震天而起,徹底震顫在整個宮殿之中。

李長生揮手打出,一片絢爛金黃色光芒,霞光萬千,似是迷濛在整個宮殿當中一般,無盡的威勢,騰騰翻涌,似是海浪重重,掀起一道道高強巨浪,剎那之間阻擋住三大鬼王。

只見他身形一閃,一步邁出,面前的大地,似是在他的腳下,縮地成寸一般,衝着錦盒逼近一步。

至尊臉色一變,大喝道:“要想拿到青牛尾,先過我這一關……”

話音落下,他手上凌厲的攻勢,剎那之間,衝着李長生而去。

原本他還在與夜行鬼祖、通天鬼祖激戰,如今完全不將兩位鬼祖放在心上。

衆人知曉,此時此刻,大敵乃是李長生。

兩名鬼祖,也捨棄攻擊至尊,帶着渾厚的威壓,洶洶而來。

漫天鬼氣不斷瀰漫,一張張鬼臉,似是從虛空之中飛出,帶着陣陣鬼嚎之聲,淒厲刺耳。

至尊擡手之間,幻化出一座座巨山,帶着沉沉的威壓,直朝李長生鎮壓而下。

李長生心中一驚,卻是不敢大意。

如今的至尊,雖然沒有了巔峯期的實力,但是動起手來,依舊不能小覷。

更何況,兩大鬼祖,魔威滔天,絲毫不在至尊之下。

“叮”

銀白色短劍,沖天而起。

傾瀉下無盡的銀光,似是化作旋繞的巨傘。

“轟!”

山石橫飛而出,不斷炸裂,一座座偉岸山嶽,似是在劍光之中,化作虛無。

兩大鬼祖,發出了淒厲的叫聲,猶如厲鬼一般,撲上前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