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礦脈中紫銅精含量比較稀少,並不是經常能夠挖到。

只是礦脈中紫銅精含量比較稀少,並不是經常能夠挖到。

只是礦脈中紫銅精含量比較稀少,並不是經常能夠挖到。 150 150 admin

葉家之前曾經對礦工訂過一條規矩,任何礦工,只要能採挖到一塊紫銅精,葉家就會放他自由,同時還會獎賞一貫錢。

所以礦洞中的礦工對於尋找紫銅精還是很上心的,甚至是有時候因為採挖到紫銅精,許多礦工會相互爭奪而喪命。

這些靈礦暫時留在這裏,他已經傳訊到黑水鎮,讓麻竿組織一支商隊過來搬運。

不過這次運送物品的價值比較大,消息也無法隱藏,讓他們一群練氣修士押送,相當於小孩抱着金磚過鬧市。

因此他還讓人把谷粱玉這名築基期縣令請出來,一起隨隊押送。

張合此時拿了一塊紫銅礦,扔進了空間靈泉之中。

空間靈泉能夠將下品法器提升到中品,將玄鐵提升為玄鐵精,對於紫銅礦應該也有相同的功效才對。

紫銅礦被扔進靈泉之後,用神識仔細觀察,能發現靈泉中的一絲絲奇異靈氣,正在緩緩滲入紫銅礦中。

張合大喜,果然如他所料,心情很不錯地出了空間。

又過了數日,紫銅礦已經不再繼續吸收靈氣,張合才將其從靈泉中撈出。

此時的紫銅礦已經與先前大變樣,紫色中還泛著金光,拿在手裏也變得沉重了許多。

張合此刻的情緒有些激動,根據他掌握的煉器知識,自然能分辨出,這已經是一塊紫銅精。

從紫銅變成紫銅精,價值立即翻了上百倍,這期間不過是消耗一些空間靈氣罷了。

他大概估算了一下,這塊紫銅礦大約一斤重,所消耗的靈氣,應該用十塊靈石就能補充回來。

張合將這塊紫銅精用一隻木盒單獨裝好,接着又扔了幾塊紫銅進去。

然後又往空間土地里撒了一些靈石,這才出了空間。

半個月後,谷粱玉隨同商隊一起到達礦脈,張合把3000斤紫銅礦交給他們,讓他們押送回去。

留下600百多斤紫銅礦,張合準備全都用空間靈泉轉化成紫銅精,可以出售,也可以留着自用。

「公子,這些紫銅礦運回去之後該如何處置?」

如今張合不在黑水鎮,這種事情麻竿他們也不敢擅自作主。

「你們把這3000斤紫銅礦運回去之後,可以放一部分到昭陵郡坊市裏出售。

另外你們商隊也可以尋找銷售渠道,批發價格可以打八折。」

張合對這些紫銅礦的處置做了一番安排。

昭陵郡坊市雖然有一間小小的煉器店鋪,不過以昭陵郡那一點點生意,應該賣不了幾斤,還需要商隊從其他地方尋找銷路才行。

「另外,這裏有兩瓶培元丹,你們拿去分了,當是你們這一趟的獎勵。」

張合說着從儲物袋裏摸出三瓶丹藥扔給麻竿,現在人才嚴重短缺,他得找機會多加培養了。

這讓一旁的谷粱玉看得眼熱不已,他從小做為谷粱家接班人培養,修練多年也未曾吃過多少培元丹。

就這麼押送一趟,來回十多天的事,張合一出手就是三瓶,至少也是30粒,全隊每人至少能分到三粒。

他決定,下次有機會一定要把族中青年送到張合麾下,這樣才有前途。

就在這時,張合又拿出一隻木盒遞到谷粱玉面前。

「谷粱道友,這裏有五粒三轉還真丹,做為你這一趟的辛苦費,還試收下。」

「我……我也有?」

谷粱玉心跳有點加速,他不屬於張合直系手下,屬於臨時招募過來的,竟然也能得到這麼重的獎賞。

而且這一盒五粒三轉還真丹每粒價值20塊靈石,相當於他半年的俸祿收入了。

「谷粱道友坐鎮整支商隊,功勞最多,怎能沒有,回去的路上還請多多費心。」

張合把木盒不由分說地塞到谷粱玉手裏,無論如何,谷粱現在也是幫自己做事,他獎賞屬下肯定要一視同仁。

。 伊合田琦的速度很快。

走出伊合家族之後,伊合田琦也沒搭車,而是徑直向前狂奔。

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兒?

李初晨也不糾結這些,他就是暗中跟著伊合田琦。

看看伊合田琦想要幹些什麼?

伊合田琦大概是為了驗證他的實力突破之後,速度能夠提升到什麼程度?

他趕路的時候,幾乎是全力施展出他的速度。

那怕李初晨這個三星級戰尊,也夠嗆能追上伊合田琦。

「哈哈哈哈哈,痛快!」

伊合田琦飛奔來到海邊,在海岸線上停下腳步的他,放聲大呼痛快。

此時,緊跟著伊合田琦,來到海邊的李初晨,一眼就看見一艘漁船停在海邊。

伊合田琦大呼一聲痛快之後,就朝著海邊那艘漁船走去。

看樣子,伊合田琦是要離開熊本,李初晨猜測他很可能是要去炎國。

「該死的伊合歸野,他果然沒有放棄,哼,真把我當成軟柿子了?」

李初晨內心冷笑道,「很好,既然你還要對我身邊的人下手,那我也就不跟你們客氣了!」

隱藏在暗處的李初晨,這時突然躥出,向伊合田琦沖了過去。

李初晨雖然改變了容貌,但他在動手之前,還是用黑布蒙住臉。

這樣算是雙重保險,不至於太輕易就被伊合家族的人把他找到。

「什麼人?」伊合田琦的感知能力很強,畢竟他是個四星級戰尊。

正準備上船的伊合田琦,忽然回頭,冷眼看向李初晨。

他不知道李初晨是誰,但是,伊合田琦卻很清楚,此人,來意不善。

「伊合家族的狗,你,今日必死。」李初晨這時已經衝到伊合田琦面前。

伊合田琦發現李初晨只有三星級戰尊的實力,頓時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哈,一個三星級戰尊,也想殺我,小子,你不覺得你說的話很可笑嗎?」

然而,伊合田琦很快就笑不出來,因為,李初晨已經拔出龍鳳寶劍。

就在龍鳳寶劍出鞘的瞬間,李初晨的實力,突飛猛進。

眨眼間就從三星級戰尊,變成八星級戰尊。

伊合田琦震驚得眼珠子險些掉下來。

同時,伊合田琦的內心,也是咯噔了一下,暗叫不妙。

「去死吧,伊合家族的狗。」

李初晨都懶得和伊合田琦講廢話,衝上前,拔出龍鳳寶劍,直接斬出。

恐怖的劍芒瞬間亮起,照亮了伊合田琦的眼睛。

濃郁到極致的死亡氣息,籠罩著伊合田琦,他瞬間臉色劇變。

伊合田琦迅速拔出武士刀,試圖抵擋李初晨的攻擊。

但很課下,他失敗了!

是的,伊合田琦擁有四星級戰尊的實力。

可是,使用龍鳳寶劍的李初晨,此時卻有著八星級戰尊的實力。

李初晨這一劍,就是他的最強攻擊。

伊合田琦剛才又是有些大意,此時更是倉促間出手應付。

倉促間出手,並不能發揮出他所有的力量。

在這樣的情況下,伊合田琦要是還能擋下李初晨的攻擊,那才奇怪。

李初晨這一劍斬下,只聽「叮」的一聲響,緊接著,又是「嗤啦」一聲。

伊合田琦的身軀,就這麼被李初晨一劍劈開,變成兩半。

「嘩啦!」

伊合田琦腹腔內的各種臟器,混著鮮紅的血液,齊齊落下。

血腥的場面,令人作嘔。

好在這周圍,除了漁船上的幾個人,就沒有其他人了。

漁船上那些人,自然也是伊合家族的走狗,李初晨不會放過他們。 詩夢乾坤

我喜白日里的孤影,

我喜黑夜裡的雲晶,

我喜一切的不尋常情,

也只念著煙火的曾經。

想被夢圍住的身形,

願把淚拋出的天命,

這不管春夏秋冬的清醒,

難得多了點不淡定。

好奇戳破一紙窗紗的人,

沒來由會把戲份說分,

好奇而被掀開的人,

也只怕是自作痴心沒緣分。

巧成一條直線的圓,

說成兩個頂點的面,

相碰在一時之間,

難得是自我欺騙。

相厭的是起事件,

相願的是場誓言,

一切的今生前緣,

都書成了一紙命卷。

卷里的點滴情貞,

卷里的山盟相問,

譜成了一曲奇怪琴音,

寫下這詩夢反覆若乾坤。

。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只能和夏夏說一下,但夏夏是不是會同意我就不知道啦!」俞笙只能這樣答應著,會不會去看言景祗,那都是盛夏自己的決定,這可不是她能決定的呢。

沈恪也沒有辦法,找到盛夏這就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了,其他的情況他也不好說。

會議結束之後,盛夏婉拒了其他人的邀請要回去,上車時,俞笙看了好幾眼盛夏的情緒,欲言又止的。

盛夏覺得好笑,她問:「什麼事情不能讓我知道,需要你這麼鬼鬼祟祟的?出什麼事情了?」

俞笙尷尬的笑了笑說:「夏夏,有件事我需要和你說一下。」

「嗯。」

「言景祗已經醒了。」

聽到這消息,盛夏好像一點都不驚訝,她淡定的回答:「嗯,怎麼了?」

俞笙覺得奇怪,她隱約覺得盛夏這是有些自暴自棄了。她趕緊回答說:「沒什麼,只是言景祗的情況不怎麼好,他的雙腿暫時沒有辦法走路了。」

盛夏的表情愣住了,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在言景祗清醒之後沒有立馬通知自己時,她就知道自己在言景祗的心裡沒有佔據多大的位置,所以她不會眼巴巴地跑過去看望言景祗的。

見盛夏好半天都沒有反應,俞笙還以為盛夏是擔心言景祗了,她趕緊趁機說:「夏夏,言景祗的情況你也已經清楚了,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