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唯一不同的是,這個聖女果吃到嘴裏之後,一種奇怪的氣息炸裂開來,而後精純的靈氣從口中直接鑽進了腹部,讓朱邪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他體內的炁居然隨着這一道氣息快速遊動了起來,不過幾個呼吸之間,就遊走了一個小周天。

0

「怎樣,還累不,還困不?」梁偉洋洋得意的看着朱邪問道。

朱邪深吸了口氣,精神振奮,這個果子居然真的有消減疲乏的效果。

「這是什麼果子?聖女果?」朱邪問道。

「在我們北方,這叫小番茄!」梁偉肯定的糾正,說道:「不過這是道宗本部種植的,效果賊棒,的確是小番茄,就是不知道怎麼種植出來的,要是能天天吃上這玩意兒,就好了。」

朱邪剛準備說話,這梁偉話鋒一轉,又說道:「嘿,你才剛來,沒見到多少美女,我告訴你,這次道宗本部來了好多個美女,不僅僅有東方古典類型的美女,還有西方沒有,那高鼻樑藍眼睛,金色的長發,哎喲喂,我滴個乖乖,饞死我了,叫什麼艾麗,還是什麼艾,反正具體我也不知道叫什麼。」

男人嘛,注意的點就是這樣,美女對男人有着天然的吸引力,都懂得。

「是從哪裏來的?」朱邪好奇的問道。

「呃,我也不太清楚,好像說是什麼國際超能組的,反正感覺挺厲害的樣子。」梁偉搖頭晃腦的說道:「這次咱們捉妖師,一共有六十一個人,國際友人有十幾個,除此之外,還有禪宗的禪師們,儒家的儒師,還有巫家的巫師,反正很多人,大佬也賊多,道宗針對會武之後的獎勵也不一樣。」

「獎勵是什麼?」朱邪忙問。

梁偉摸了摸鼻尖,小聲說道:「具體還不清楚,但是我們捉妖師的獎勵,和其餘分支的獎勵不同,不過這次道宗是真的下血本了,貌似是國際超能組想和道宗有聯繫,所以才會派人過來湊熱鬧的。」

「我只知道,咱們捉妖師要是有個好名次的話,會成為道宗的真傳弟子。」梁偉興奮的說道:「對了,我爸也來了,很想見見你,待會你跟我一起去見我爸。」

兩人坐在房間里聊了一陣,隨後朱邪便隨着梁偉出去,順着排房走了一陣,來到了另外一處院落。

這個院落里有兩間房,分別住着兩個中年男人,這兩個中年男人相貌有點神似,和梁偉也長得有點像,不用說肯定是梁家人。

「爸,三叔,你們看我帶誰來了,他就是朱邪!」梁偉笑嘻嘻的走到了兩人跟前介紹。

眉毛稍微濃郁一點的就是梁偉的父親,梁山河,旁邊個頭較高的那位是梁偉的三叔,梁江河。

朱邪也很客氣,抱拳朝着兩人鞠了一躬叫道:「兩位叔叔好,我是朱邪。」

「哈哈,朱邪啊,老早就聽阿偉說起你了,今天一見,果然是年輕才俊啊,你和阿偉是要好的朋友,以後見面也不用客氣,都是自己人。」梁山河豪氣的揮了揮手,讓朱邪不用注意太多的禮節。

「爸,三叔,朱邪可是救過我的命呢,算起來也是救命恩人了。」梁偉突然蹦出一句話來。

這句話說的,梁山河與梁江河都微微一愣,立刻變得嚴肅了起來,特別是梁山河,拉着朱邪的手掌一個勁兒的表示感謝,還一口咬定等會武結束之後,讓朱邪去北方玩玩去。

「兩位叔叔,你們就別謝了,我和梁偉是好朋友,朋友之間相互幫助這是多正常的事情了,這用不着謝,而且偉哥也救過我的命,我們年輕人該相互扶持。」

「說的好!」梁江河大聲說道:「年輕人就應該相互扶持,不像我家那兔崽子一樣,簡直要氣死我了。」

梁江河的兒子,就是梁偉的堂哥,年紀比梁偉大,就沒有說相互扶持,而是見到不順眼就動手打架,愁死個人。

「爸,三叔,見也見過了,我和朱邪去見見其他的朋友去。」梁偉笑道。

「好好好,你們年輕人之間,就應該多走動走動,打好關係,去吧。」梁山河含笑道。

出了院子之後,朱邪抹掉了額頭上的汗水,回頭對梁偉說道:「你爸和你三叔真是太熱情了,我都有點招架不住,和他們說話,我感覺到壓力了,你家我還是不去了。」

「別介啊,就是去玩玩,你擔心個什麼,熱情還不好么,真是的。」梁偉翻了翻白眼,帶着朱邪繼續走着。

很快,兩人在排房這裏碰到了另外一個熟人,霍思思。

霍思思所在的小院裏,還有一位老婆婆,看上去七老八十的樣子,但是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之恐怖,讓人感受到都不寒而慄,霍思思一把就攔住了兩人,帶着他倆進了院子。

「奶奶,這就是我和您說的朱邪和梁偉,他倆和我一樣都是捉妖師呢。」

老婆婆滿頭白髮,還拄著一根拐杖,看上去弱不禁風,但是神色卻十分的有神,蒼勁有力的黑色眸子掃過朱邪和梁偉,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不錯,都是年輕才俊,看你身上的氣息,是出馬仙啊,小夥子。」

「是的奶奶。」

「不錯呀,小夥子有女朋友了沒有?」

「啊?」這個問題直接把梁偉給整懵圈了,怎麼老太太上來就問這樣的問題。

「沒。」梁偉乾笑着。

一旁的霍思思,似乎已經意識到了什麼,一手捂着眼睛,說道:「奶奶,您這是幹嘛呀。」

「幹嘛,當然是給你找個好婆家了,梁偉小子,你看我這乖孫女適合不適合做你女朋友?」這老太太,好像擔心霍思思嫁不出去一樣,周圍的氣氛立刻就尷尬了起來。

還是霍思思比較有經驗,隨便說了兩句,推著朱邪和梁偉就離開了,還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說道:「你們別放在心上,我奶奶腦筋不好用了。」

「其實你同意的話,我沒問題的。」梁偉嘿嘿笑着,但見霍思思鼓著腮幫,舉起粉拳,立刻閃身跑走。 嘩啦啦……

這是一場大雨,在解決完問題的三人回到源溪村迷霧商隊駐地的時候,傾盆大雨從天而降。

好像要將發生在這裏的瘟疫完全沖洗掉一樣,大雨下了整整一天一夜。

第二天凌晨,天空終於放晴,氣溫也下降了很多,外面還颳起了略顯濕潤的冷風,寒風十一月到來了。

……

「出發!」

確認無事,迷霧商隊再次出發,趕路一個白天,臨近傍晚時分看到了清河鎮。

清河鎮,一個規模已經不能再稱之為鎮的大鎮子,其規模之大甚至已經超過了帕爾在這個異世界見到的第一座城池青石城。

但是因為沒有城牆,再加上一直在擴張,所以將鎮改為城的計劃一直在拖延,起碼到了今天,清河鎮還是叫清河鎮,而不是清河城。

正因為沒有城牆,所以清河鎮的道路四通八達,除了西邊緊挨着的一條寬闊的熒光河支流水路之外,其他三面的道路數量繁多,大大小小都有。

因為清河男爵領東區的瘟疫剛剛解決,很多人還在觀望。

所以迷霧商隊一路暢通,在經過道路上的兩層關卡之後,就步入了清河鎮的範圍,周圍到處都是新建的建築,這個作為物資中轉點的大鎮子時時刻刻都在擴張。

到了這裏,帕爾和約翰的護送任務就告一個段落了,接下來他們不用護送迷霧商隊了,改為護送黛米前往熒光城,當然了,鬧掰的雙方誰也沒把這當回事兒,只是因為有着冒險者協會簽訂的任務協議在手,所以雙方必須一起出發前往熒光城才行。

約翰在和吉姆騎士交流之後確定了出發時間。

出發時間就在三天後,原因是黛米要好好休息一下,緩解緩解旅途的疲憊,還要去拜訪一下清河鎮的領主清河男爵,這是迷霧子爵交代她的。

……

在這三天裏,黛米的安全不用被雇傭的冒險者們保護,所以在確定迷霧商隊的馬車進入清河鎮西側的碼頭之後,所有冒險者都跑進清河鎮吃喝玩樂,緩解旅途疲憊去了。

帕爾他們一行四人乘坐馬車慢悠悠的向著清河鎮冒險者協會走去,這是約翰和達蓮娜一起提議的,兩人的目的也出奇的一致,說是去看看冒險者協會裏面有沒有友人發給自己的定點信件。

定點信件,冒險者協會的一項業務,就是居無定所的冒險者告訴別人自己可能經過的地方是哪,之後別人給他寄信的時候把信寄到那裏,冒險者經過的時候憑藉自己的冒險者徽章去取。

……

清河鎮內寬敞的道路上,各式各樣的馬車來來往往,帕爾站在車頂,觀察著異世界的繁華景象,突然,他聽到坐在車廂門口的約翰感慨了一聲:

「清河鎮比上次來的時候冷清了不少啊!」

「這還算冷清?」

帕爾扒著車頂邊沿,翻身從上面跳了下來,他指著道路周邊熙熙攘攘的人群,臉上露出了你怕不是在逗我的表情。

「確實冷清了不少,以前道路上馬車很多,不時的就會堵一下車,不好走。」

說這話的不是約翰,而是牽着薇薇從車廂里走出來的達蓮娜。

「應該是發生了什麼。」

……

清河鎮確實發生了一件大事,從清河鎮冒險者協會出來之後,帕爾一行人就知道了原因,不提領地東區瘟疫的事情,就在昨天,建立了清河鎮的第一任清河男爵死了,老死的。

第一任清河男爵老死就老死唄!為什麼清河鎮也比往日冷清了不少呢?

因為來往商客頻繁,物資中轉近乎常年不休的清河鎮是塊大肥肉,光稅收就是一個恐怖的數字,實力不足的家族別想獨吞,更別說是一個只有不到五十年歷史的家族了?

在清河鎮顯露出其價值之後,周圍的貴族,熒光城內的貴族們就開始蠢蠢欲動了,但是因為第一任清河男爵白銀級的實力,所以他們遲遲不敢伸手,只能暗地裏搞一下無傷大雅的小動作。

如今第一任清河男爵終於老死了,那些垂涎清河鎮已久的貴族不得樂瘋了?第二任清河男爵只有中級青銅的實力,他註定守不住清河鎮這一大塊肥肉,必須捨棄掉一些利益才能保全家族。

但總歸還是要做做樣子掙扎一下的,所以進入清河鎮的道路上才設立了好幾道關卡,禁止來路不明的小型商隊進入清河鎮。

……

「複雜的貴族!」

帕爾一行人將馬車停到一家大旅館後面專門設置的停車場里,然後入住了這家大旅館。

天色已晚,隨便吃了點東西之後四人就進入了開好的房間,男的一間,女的一間。

進入房間之後,帕爾直接翻身上床呼呼大睡起來,實際上是進入夢境空間裏面繼續攻略微風空間了。

「這小不點兒。」

約翰看了一眼帕爾四仰八叉的睡姿,笑着搖了搖頭,上前給他蓋了被子,然後走到桌椅那裏掏出一塊發光晶石和一封信件。

坐到椅子上,約翰在發光晶石的照耀下打開了那封剛從冒險者協會裏取出的定點信件。

信封平平無奇,上面沒有任何署名,只有收信人,也就是約翰的冒險者編號。

打開信封,約翰從中抽出一張淺綠色的信紙,上面紋路清晰,猶如葉片。

內容:

姐夫,在今年豐收九月中旬的時候,紅袍在燼獅王國幹了一件隱秘的大事,他竟然勾結詛咒邪教徒打開了詛咒邪神的封印之地。

當時發生了什麼不太清楚,最終結果就是燼獅王國的教會損失慘重,詛咒邪神的邪教徒全滅,紅袍不知所蹤。

有小道消息傳言紅袍受了重傷,越過西境要塞群來到了風狼王國西境。

我已經在十月初就乘坐飛空艇趕到了熒光城,正在暗中調查紅袍的蹤跡。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想必你也快到熒光城了吧?

如果你在熒光城中區的冒險者協會中沒有收到最新的定點信件,那你可以去熒光學院找我,我暫時在那裏擔任老師。

最後,祝姐夫你一路平安。

「紅袍……」

看完之後,約翰攥緊手中的信紙,臉上露出了憎恨的表情,他閉着眼睛,咬牙切齒的低聲呢喃道:

「這次一定殺了你,一定!」

……

「薇薇,今天晚上不講課了,早點睡吧!」

「達蓮娜老師,可不可以給薇薇講個故事啊?」

「好好好,給你講個睡前故事……」

「……」

隔壁的房間中,達蓮娜溫柔的哄睡了薇薇,然後如同約翰一樣走到桌邊坐下,從束腰之中摸出了一塊紫色的發光晶石和一封信件。

信封是冒險者協會統一的信封,只有冒險者的編號。

信紙是一張平平無奇的白紙,沒錯!就是白紙,上面沒有任何文字。

達蓮娜一副早有預料的模樣,將紫色的發光晶石按在了白紙的一角,然後微微轉動發光晶石,長短不一的紫光照射到白紙上,顯示出了隱藏的內容。

內容:

聖女,瘟疫即將行動,地點已經確認就在熒光城,具體時間未知,但應該不會超過今年十二月。

還有,紅袍派人聯繫我們了,說要與我們合作,礙於紅袍的陰險狡詐,此事我們不敢妄做決斷,還請聖女儘快趕到,以作定奪。

「紅袍也來了嗎?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達蓮娜手中出現一抹火光,重新變回空白的信紙瞬間燃燒殆盡,化作飛灰。

「……」

之後達蓮娜閉目沉思許久,然後轉頭看向躺在床上蜷縮成一團睡覺的薇薇,眼中露出了歉意的目光。

「薇薇,很抱歉,我得提前離開了,等這次事情完結,我一定會去找你的。」

……

「快點的,快點的,麻溜點兒!」

清河鎮西側緊挨着一條熒光河支流,起初這條支流並不算寬廣,但隨着商路的建立,清河男爵花大價錢請幾名魔法師擴寬了河道,沿岸建立了大大小小的裝卸碼頭,形成了如今各種船隻來來往往的熱鬧場面。

長長的迷霧商隊在馬庫斯管事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最大的裝卸點,這裏早就有大船停靠,就差裝上商品貨物出發了。

馬庫斯管事也沒有猶豫,也不管天黑沒有天黑,驅使著商隊夥計和臨時雇傭的裝卸工人開始將馬車上的貨物裝到船上。

等事情進入正軌之後,馬庫斯拄著拐杖進入了不遠處一個簡陋的木房子中,對外說自己是休息,其實是見一個人,一個身穿麻衣,滿臉皺紋的白髮老人。

「大人,貨物已經運到。」

馬庫斯單手手指舞動,做了個極其複雜的手勢,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嗯。」

端坐在椅子上的老人也做了一個同樣的手勢,然後看着馬庫斯皺了皺眉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