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這發出哀嚎之聲的全是妖獸豺狗,只怕這小山包山頂之上所發生的這一切,卻不是小山包腳下的妖獸豺狗統領、所不曾想象到的。

0

一身浴血奮戰之後,整個黑色長袍被妖獸豺狗的鮮血所沾染的黏溼不已,但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仍然沒有阻擋打殺四方後興奮異常的蕭青山狂喝道:“呼呼~~~,好爽!”

“吼、吼~~”妖獸虎子也是在斬殺完後身旁所有地怪異妖獸豺狗之後,站在一塊凸起的巨石之上高聲吼連連。

“吱吱呀!~~”紫色噬金鼠不知何時,如閃電般躥至妖獸虎子的身上,站在妖獸虎子後背之上的它,一身紫色的短短皮毛,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現出亮麗的光彩,只聽它也是在一番的斬殺之後,興奮不已地輕聲叫喚着。

蕭青山看着在一番混戰之後,全都安然無恙的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絲笑意,心中微微一動,只見他雙膝微曲猛地蹬地,高高躍起,直往妖獸虎子的身體後背之上躍去。

“虎子。小子,這小山包山頂山的怪異妖獸豺狗,此時已經被我們斬殺乾淨,咱們要不要一起衝殺下去取了那妖獸豺狗統領的腦袋?”站在妖獸虎子後背之上的蕭青山豪氣干雲地沉聲說道。

“吼、吼~~”妖獸虎子聽完後,一雙充滿嗜血之情的虎目、精光閃閃地望着山頂下方,正在往上攀爬的妖獸豺狗,在腦海中對蕭青山說道:“尊者、虎子我覺得咱們還是直接再殺它一陣再說。”

“吱吱呀~~!”紫色噬金鼠也是附和着妖獸虎子的話語,對蕭青山說道:“吱吱呀、尊者我也是覺得咱在殺它一陣過過癮再說。”

蕭青山沒有痛快的答應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而是靜靜地聽完它倆的話語後,沉思了片刻之後,輕聲說道:“我剛剛想了下,就如我剛剛所說的那樣地話未免有點太過沖動了。” 看著四周沒有一絲情緒的普通靈魂,凌浩意識到在這冥界中唯有武者才擁有自己的情緒,只有高階武者才能夠將情緒把握的和外界人一模一樣,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這裡的每一個普通靈魂都相當於外界沒有戰鬥力的普通人,但是他們卻要比外界之人更悲哀,因為他們自己拋棄了自己的情緒,從進入極樂凈土的一剎那,這不需要努力每天沒有煩惱,沒有悲傷,也沒有爭吵的世界,就將他們的情緒抹殺了,

不過這些靈魂體雖然沒有情緒,那也就是說他們保持了最原始的特徵性格,他們不知道悲傷為何物,死亡又是什麼,不過這樣子他們也可以說是無憂無慮,也能夠叫做是極樂了,

凌浩沒有繼續觀察這些普通靈魂體,因為這些沒有情緒的靈魂體在冥界是多數的,但也不是全部,他知道在冥界也是有著武者存在,這種存在往往和外界之人一樣,擁有情緒,所以他想應該可以交流,至少可以得知冥界大會的報名地點,

繼續向著極樂凈土的中心走去,凌浩看見在廣沃的草原之上不遠處隱隱間有這一座堡壘似的東西,這東西巨大無比,,高處直入雲霄彷彿要將天捅破一個窟窿,在地面上,那東西的四周有四個巨大的紫色水晶石,這水晶石晶瑩剔透,散發著迷幻的光芒,

「那裡應該是一個城鎮了,看樣子應該是武者居住的地方,」凌浩心中暗道,便朝著那城池走去,走近一看才發現這巨大的堡壘似的東西竟然是一個擂台,在這擂台的最前方則是豎立著一個巨大的金色石碑,上面寫著:冥界大擂台,

在這大字之下石碑的角落處又有著一行小子在上面寫著:冥界大會舉辦之地,報名日期截止一個月後,報名地點請在原地等待,

看完這一行字,凌浩也是明白了這冥界大會的報名地點,這裡的確是一個好地方,有風、有雲、遠處可以看見一片廣闊無邊的海域以及一座高達到不能再高大的巨塔,


「想必那就是冥羅海了,看來祖先大人應該就在那裡,不知道能不能進得去,」凌浩心中暗暗想到,再將視線移到那巨大的古塔之上,只是遠處一看那古塔便給人一種莊嚴古老的氣息,讓人肅然起敬,

凌浩在這石碑邊上,看著遠處也是感嘆,只是從遙遠的這裡看向那冥羅古塔就感覺這古塔的氣息是那樣的可怕,若是站在這古塔附近,恐怕就算是冥王也得慎重對待了,

再看看這裡的武者,其中大部分都是靈魂體,但是也有不少有肉體的,這些人凌浩用寂滅噬幻瞳便可看穿,他們之中有些人有著肉體,而有這些人雖然是靈魂體,但是那靈魂體的凝實程度也和肉體相差不大,

「這些人實力強橫,切記不要惹上他們,以你現在的實力惹上他們會給你的冥界之旅增添太多危險,」陣元從玉佩中出生,提醒道,

凌浩聞言微微點頭,他也知道這些人的可怕,他甚至已經預料到這些人定然是冥界各處歸隱潛修的強大武者,此次他們來此定然是為了自己的後人,因為此番冥界大會的獎勵確實是許多年以來的頭一次,他們可不想放棄,

看這些強者們一個個都是煉製了肉體,有些人雖然沒有將肉體帶上,但是他們也肯定煉製了,因為這些人定然去過外界,外界的氣息凌浩很是熟悉,他能夠感受得到這些人在外界出現過,

凌浩凝視這些人,視線從他們身上掃過,這些人自然是發現了凌浩,但是當他們要探查一下凌浩的實力的時候,卻被一種朦朧的光芒給隔絕了,這光芒凌浩知道乃是來自玉佩,

現在凌浩只要不爆發實力那麼自然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境界,所以這些強者也不敢輕取妄動,生怕凌浩是個自己惹不起的強者,畢竟他們從不能探查凌浩實力這一點便可看出凌浩的不凡之處,

這些人可都是活了上萬年的老狐狸,精明的很,實在是不能用常理來推測他們在想什麼,

凌浩將目光從這些強者身上收回,又看了看其餘的普通武者,以及以前隱藏在普通武者人群中的高手,寂滅噬幻瞳一掃,也是發現了幾處極為不尋常之處,略微在不尋常之處停頓後邊收回了目光,不過下一刻他的目光再度一頓,這些竟然沒有移開,

這一下也是讓陣元很是疑惑,玉佩中散發出他的精神力順著凌浩的目光蔓延了過去,果然那裡站著的人是一個女子,看樣子凌浩以前對這女子印象極深,不然那女子頭戴斗笠的打扮凌浩恐怕也無法將她認識,

「神秘人……沒想到她也來了冥界,不知道幽蘭的事情和他有沒有關係,」凌浩喃喃自語,沉住氣來,收回目光碟腿而坐,看是了等待,

那神秘人也似乎略微有所察覺,看了看凌浩,只不過此時的凌浩已經將全身面貌掩蓋起來,她無法辨認出凌浩到底是何人,

在漫長的等待,三天之後,冥府終於來人了,來者正是那冥帥,此人黑色鎧甲在身,身材高大魁梧,的確是人如其名卻是很帥,

不過此人卻是一臉嚴肅,好像鐵面無私,這也讓他得到了一個「冷麵帥哥」的稱號,


只見冥帥身後有三人,這三人兩男一女也是標準的冥界外出隨從小隊,他們跟隨者冥帥來此,其實就是為了侍奉冥帥,不過看他們的樣子便知道冥帥並沒有讓他們侍奉自己,

「報名截止日期一個月,接下來便會開始維持一個月的報名,在這一個月內,報完名的選手則可以在冥界的極樂凈土四處逛逛,至於沒有報名的則要看此處報名,然後等到一個月後報名結束,所有選手則必須到這裡集合,這是死規定,若是誰遲到或者沒來則喪失參加大會權利,」

話落,冥帥便從自己的納戒中拿出一個桌子,這桌子之上只有一個捲軸,這捲軸便是用來登記報名選手的,

見冥帥將捲軸打開,然後雙目一閉便說道:「報名開始,請排隊,」

話落,一大堆報名者以幾塊的速度變向著冥帥桌子前的空地涌去,凌浩也不例外,實際上冥帥出現的那一刻他便已經做好準備,要早些報名,

這次果然讓他搶到了一個好位置,他便是第五個報名的,至於在他前面的四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他身後也是有著許多人散發著不俗的武氣波動,實力驚人,

報名很快便挨到了他,只聽見冥帥問道:「姓名,年齡多少,修鍊至今用了多少年,」

凌浩只能老實回答:「凌浩,年齡十九,修鍊到如今實力不到十年,」

話落,冥帥眉頭一挑,他從來沒有見過修鍊如此迅速的武者,而且他用一雙眼睛早已經探查凌浩境界,他發現自己的探查被隔絕了,

如今一聽具體數據,他也是被嚇了一跳,不過他還是忍住,面無表情道:「記得一個月後到此地集合,下一個,」

聞言,凌浩點頭便離開了這報名地,他現在最強前去的地方則是冥羅海,之前聽冥帥之言,想必他應該是可以在這冥界極樂凈土隨便轉悠,於是他便向著冥羅海的方向前去,

不過他沒有料到,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著他,此人正是那神秘人,他早早的便報了名,因為報名開始之時他便是第三個報名的,盯著凌浩背影,這神秘人喃喃道:「沒想到你都能來到這裡,真好奇你是怎麼來到冥界的,」

……

十天後,凌浩便是毫無意外的來到了這冥羅海的附近,這裡的景象也是出乎凌浩預料,也是非常美麗,有一種讓人心馳神往的感覺,

凌浩站在不遠處盯著冥羅海,一陣陣海風吹在他臉上,從他臉上拂過,每一道海風都讓他意識到這冥羅海的危險,十萬米的深海他現在也是懷疑自己能不能潛進去,

「凌浩你來這裡幹什麼,」陣元從玉佩中給凌浩傳音道,他不知道凌浩來此所為何事,

凌浩略微沉默,便說道:「我需要潛入冥羅海一趟,那裡有我想要的秘密,」

此話一出,陣元驚駭,大喝道:「潛入冥羅海,你不知道這冥羅海危險之極嗎,乃是冥界禁地之一,雖然這裡沒人管,但是也不是你能夠潛進去的啊,」

不過還不等陣元話說完,凌浩便已經跳入了冥羅海中,只聽見陣元一聲嘆息,給凌浩說道:「進入冥羅海我便不能與你通話了,冥羅海有神秘力量封鎖靈魂體的意識,所以一切只能靠你自己,如果你能夠活著從冥羅海里出來,也讓我知道你到底想要去冥羅海做什麼,」

話落,陣元的聲音變戛然而止,凌浩自然知道陣元與自己的聯繫被冥羅海中的神秘力量給切斷了,現在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來在這冥羅海內生存了,

————————————————————————————————————————————————————– 妖獸虎子顯得疑惑不解的瞅了一眼蕭青山,有些想不明白地在腦海中向蕭青山問道:“尊者、您爲什麼有改變主意了?要是依虎子我的想法啊、就按照剛纔咱們的這種殺法,那山下的妖獸豺狗還夠咱們殺的嗎?”

紫色噬金鼠也是伸出一隻小爪,使勁兒的拽了拽蕭青山的黑色長袍,吱吱地叫了幾聲,對蕭青山建議道:“尊者、我也是覺得虎王的說法不錯,憑我的速度、虎王的力量,再加上您的狂猛無匹,咱們加在一起對付這些低等的妖獸豺狗,那絕對是遊刃有餘啊。”

蕭青山聽完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的反應與回話後,苦笑着搖了搖頭,在心中暗想道:“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樣啊,想要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這冷靜的頭腦實在是不容易。”


想到這裏後,蕭青山他擡手擦了擦臉上留下來所粘的鮮血後,繼續說道:“就算是咱們要殺我覺得還是咱們在一起的好,小紫有着閃電般的速度,可以負責移動着斬殺圍上來的那些漏網地妖獸豺狗,我在虎子背上負責周圍兩側的妖獸豺狗,虎子你就負責開路,你倆覺得怎麼樣?”

不待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說些什麼,蕭青山補充了兩句說道:“虎子、小紫,這倒也不是我貶低咱們的能力和士氣,只是你倆有沒有想過啊,這些妖獸豺狗在九尾蛇的指示下,全體出動、這漫山遍野都是些妖獸豺狗,對我們是個比較大的考驗啊、再說了還有那尚未露面的九尾蛇躲在暗中。”

“額…..,”妖獸虎子低沉地吼叫一聲,看了看四周山腳下漆黑一片的妖獸豺狗,一時間竟沉默了下來。

而紫色噬金鼠則是瞪着一雙精光閃閃地小眼睛、滴溜溜地轉了又轉,對着妖獸虎子就是一陣吱吱呀地叫聲,片刻之後,就聽見妖獸虎子發出了一聲怒吼,在蕭青山的腦海中對蕭青山說道:“尊者、就按您說的做吧,我只是覺得這樣會不會不如咱們分散開來,對妖獸豺狗造成的殺傷力大啊?”

蕭青山沉聲對着妖獸虎子解釋道:“虎子,你這就想錯了,這樣咱們三人在一起對妖獸豺狗所造成的殺傷力,要遠比我們分散開來,要強得多,相反,雖然咱們現在這個小山包的山頂上,對這些怪異妖獸豺狗無情地滅殺着,但是如果一會兒在山腳下,你想會是什麼樣子?”

“當然是和咱們在山頂山上,斬殺這些怪異妖獸豺狗一樣了,狠勁兒殺唄!”妖獸虎子想了沒有想的迴應道。

“錯、大錯特錯了,”蕭青山仰首向天,沉聲說道:“虎子,你想的就和我剛纔所說的那句話一樣,想得太簡單了、我剛纔也是有點被熱血衝昏了頭腦,沒有想那麼多………”

話鋒猛地一轉,蕭青山,高聲說道:“我們不能只憑着一身的熱血,就這樣什麼也不管不顧地就衝了下去,這樣是對咱們自己的不負責任,也會給九尾蛇帶來可乘之機。”

蕭青山冷冷地看着小山包山腳下、那漆黑一片的妖獸豺狗,沉吟片刻之後輕聲說道:“這些妖獸豺狗雖然境界都不是很高,但是它們勝在數量,數不清的妖獸豺狗將是阻擋我們衝殺下去最大的障礙!”

“那既然是這樣、要不尊者,咱就按照您剛纔所說的那樣咱們在一起,對着妖獸豺狗來個無情地收割!”妖獸虎子在聽到了蕭青山的一番解釋後,對着他說道。

“吱吱呀,我看也可以………”紫色噬金鼠連忙附和着說道。

“那好、咱們這就出發!”蕭青山站在妖獸虎子後背之上、手中黑鐵巨劍高高舉起衝着小山包的山腳下一揮,出聲說道:“就如我剛纔所說、虎子你負責開道、我負責轟殺左右、小紫負責斬殺圍上來的漏網地妖獸豺狗!”

“吼、吼~~”

“吱吱呀~~~”

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同時發出兩種不同的聲音,來對蕭青山做出迴應,就如戰士出征前的鼓舞士氣一般!蕭青山在這方面無疑是做的非常的出色,因爲這些從妖獸虎子和則色是金屬高昂地叫聲中便可以看出。

就是在蕭青山的這一番戰前思想工作的動員下,妖獸虎子負責開道掃清前面的上來的妖獸豺狗,蕭青山站在妖獸虎子後背之上、收起了黑鐵巨劍的他、沉穩地注視着周圍的妖獸豺狗、雙手接連不斷地劈砍而出!

而紫色噬金鼠則是顯得尤爲的輕鬆,如閃電般快速的身影,不時的從妖獸虎子的後背之上躥出,只是在眨眼的功夫,當它再次竄回來的時候,卻是帶走了數頭妖獸豺狗的生命。

就是在這種有力的配合下,妖獸虎子馱着蕭青山和紫色噬金鼠,在蕭青山的暗中指示下,真是猛虎下山一般,衝入到了妖獸豺狗羣中、對着這些絲毫沒有了慾望反擊的妖獸豺狗,展開了一場無情地滅殺!

小山包腳下的妖獸豺狗羣,頓時被蕭青山和妖獸虎子以及紫色噬金鼠這個小團隊打亂了陣腳,只能勉強地反擊着,只是這些低等的妖獸豺狗豈是蕭青山他們這個強悍組合地對手?!

沒有任何的懸念,蕭青山這個小團隊所到之處、直如一個狂暴的殺戮機器一般,到處滅殺着妖獸豺狗!

只不過這種局面積極維持了一會兒,便被突如其來的一道妖獸豺狗的叫聲所打亂!只見這些原本被蕭青山這個小團隊所打亂的妖獸豺狗羣,在這道突然發出的妖獸豺狗聲下,竟慢慢有序地組織起來,隨即猛地一窩蜂般直涌上而上!

在妖獸豺狗羣的這一擁而上的情況下,原本還對着妖獸豺狗狂虐狂殺不止的蕭青山小團隊,頓時感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這些如發了瘋一般的妖獸豺狗羣不要命一樣的展開了反擊,立馬讓蕭青山等陷入困境當中。

嘭地一掌劈飛了一頭妖獸豺狗之後,蕭青山皺着眉頭看了看,周遭不要命的瞪着眼睛往上衝殺的妖獸豺狗,高聲道:“虎子、趕緊往一旁衝出去、不要被這些亡命地妖獸豺狗把咱們困在一個地方!”

“尊者、不行啊,這些妖獸豺狗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回突然變得這麼拼命,全都瘋了、氣死虎子我了!妖獸豺狗都不要命了!太多了一時間估計衝不出去啊”妖獸虎子也是面臨着不要命的妖獸豺狗,有苦難言地迴應道。

“額、、、、;既然是這樣,”蕭青山苦皺着眉頭,連聲對着剛剛飛射般出去的紫色噬金鼠喝道:“小紫、快點回來,你負責虎子前面的那些妖獸豺狗,多少替虎子減輕一點負擔,我也幫助虎子開下路,咱們現在的主要問題就是不能被這些妖獸豺狗困在一個地方!要是這樣我們的結果就不堪設想啊!”

“吱吱呀!”紫色噬金鼠在聽到蕭青山的喝聲後,沒有在多做停留,只見一道紫色的身影一閃而過,便出現在妖獸虎子身前,如閃電般的速度在這時發揮出了無比的優勢,成片的妖獸豺狗不斷地倒下。

但就算是在紫色噬金鼠的閃電速度下、快速地滅殺着妖獸豺狗,雖然是有着成片的妖獸豺狗不斷地倒下,仍然有不少的妖獸豺狗不要命般的圍了上來!

蕭青山眼見這些妖獸豺狗,如此不要命的試圖想把他們圍在這個地方,也不多話,滿是冰冷的臉上盡顯冷酷之色!只不過蕭青山手中卻是不斷地揮出猛烈地劈空烈火掌!

在蕭青山狂猛的劈空烈火掌下,這些妖獸豺狗被他劈飛的的同時、身上卻也是被劈空烈火掌所帶的炙熱烈火所燒傷、燒死!

刺鼻的糊味與血腥味道頓時在這個山腰處、瀰漫着擴散開來,但是這仍然阻擋不了妖獸豺狗不要命的攻擊。

“吼、吼~~~”妖獸虎子猛地發出一道震耳欲聾地虎嘯聲,隨即瞅準時機、對着面前的妖獸豺狗狂揮兩下虎爪!隨即猛地轉身,有鐵棍般的虎尾,就是對着又補上來的妖獸豺狗橫掃了過去!

嘭!嘭!嘭!

蕭青山快速地猛劈幾掌,劈飛了幾頭一躍而起的妖獸豺狗,接着便是一聲高呼道:“小紫、快、清除前面的妖獸豺狗!虎子、走!”

“去哪?!”妖獸虎子、聽到蕭青山的高聲呼喊後,先是躍出這個包圍圈,隨即想到了什麼一般向蕭青山問道。

“先回山頂再說!”蕭青山用不容置疑的語氣喝道:“小紫、你一會斷後!”

ωwш¤тTk дn¤co

“額、、、、;”妖獸虎子微一沉吟,狠狠地看了一眼周圍試圖再次衝上來的妖獸豺狗羣,在往前一衝之後,再次折身而回、往往山頂之上奔去。

然而就在這妖獸虎子揹着蕭青山返回山頂上之時,紫色噬金鼠跟在身後,對着不斷追上來的妖獸豺狗斬殺着,在它閃電般的速度下,這些亡命的妖獸豺狗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就倒在了追殺妖獸虎子的路上。

“吱吱呀!”紫色噬金鼠突然發出一道氣憤地叫聲,不過卻換回來妖獸虎子的疑惑道:“小紫、你說讓這些該死的妖獸豺狗全都覆滅?這怎麼可能啊………” 在外界,冥羅海的海岸邊,那帶著斗笠的神秘人望著一望無際的冥羅海,滿臉吃驚之色,不知道是怎麼了,他突然感覺這片冥羅海中有什麼不尋常的東西,

「真是個傻傢伙,這冥羅海被譽為冥界的『遺忘禁地』,雖然這裡沒有人把守,但是就算是冥王也不敢深入這冥羅海內,這傢伙倒是好大的膽子,」神秘人喃喃自語隨後便離開了這裡,

在冥羅海內,一千米的深度處,一道人影在水中遊動著,雖然這遊動的身影看起來十分渺小,但是可以看出這個身影游得很輕鬆,

「這冥羅海內就是不太平,剛才那頭海獸實在恐怖,那實力恐怕都有武皇境的實力了,」凌浩暗自感嘆道,這海內的確是如同混沌幻魔所說,這地方確實是很危險,尤其是那強大的海獸,估摸著應該還只是幼年體而已,可是實力卻已經強大到那種地步,實在驚人,

繼續下潛,凌浩也沒有再碰見什麼海獸,不過他倒是看見了許多小魚,這些小魚五顏六色的,有些魚乃是成群結隊,有上萬隻的小魚們聚集在一起,看起來也是頗為壯觀,

沿途所過之處,凌浩可以看見一些只有海里在有的植物,有些珊瑚晶瑩剔透巨大無比,有些海草又像小蛇,在水中搖擺不定,彷彿和那就是一條真正的小蛇,

這海底礁石也有不少,有些巨大到竟然看不到底,而有些則微小,像是一粒塵埃一般,不過雖然這些東西都頗為耐看,但是凌浩卻知道這裡危險重重,稍有不慎恐怕就踏入萬劫不復之地,到時候他連這冥界都不用出去了,直接就成了一縷亡魂了,

繼續深入,這裡幾乎已經變成一片黑暗,在這片一萬米的深海中,黑暗可以說是大片大片的,唯有碰到一些發光的植物或小魚才能夠見到一點微弱的光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