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擔心着他傷勢的宋丹,以他是重傷病號的緣由,幫他拒絕了,大家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葛雲華更是笑呵呵的說,對待病人就應該走特殊程序。

0

樑超跟葛雲華兩人這個時候,還留着莫名的病房,剛纔看到醫院一干領導,也是矜持的點了點頭,同樣也存在看戲的大戲的念頭,樂得看李明凱衆人向莫名獻殷勤。同時也暗道,李明凱這個院長走了抱着大金盆而不自知,愣是不知道自己手底下員工還有一個省長千金。

兩人原本像跟宋丹打好一下關係,表示一下長輩的般的關懷,結果看到對方一顆心都系在了莫名這小子身上,也都無奈的苦笑,於是兩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甚至於醫院方面的領導都沒來得及跟兩人拉一下關係,不過一些面子上的東西也無關緊要,衛生系統跟公安系統,本身搭邊事務也不多,又不是直屬管轄單位。

省廳市局公安系統的大佬走後,醫方的一干領導也褪去,就像電影散場,嘩啦的沒影了,原本門庭若市的病房,鴉雀無聲,不過也讓苦以應付的莫名舒了一口氣,雖然他內心裏明白對方絕對不是衝着自己的面子來的,但一切表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

在人情世故方面莫名一直覺得是自己的短板,並沒有他在工科上的妖孽二有所好轉。

此時醫院裏,除了宋丹,莫名就還有黃凡義,剛纔一大堆級別比他高的人在場,黃凡義甚至一句話都插不上,儘管他很想在市局局長面前露個臉,但對方至始至終都不拿正眼甩頭他,黃凡義很苦澀。

心忖,誰叫自己沒有後臺靠山。

今天這一幕,更堅信了他綁在莫名戰車上的決心,對於背景神祕的莫名,他願意投資。

“莫名,我就不稱呼你爲莫同學了,生分,我比你年長,要是不覺得吃虧,就喊我一聲大哥,年紀輕輕就有一身膽色,面對幾十個手拿鋼管的混混,竟然一點都不怯場!”

“黃隊,哪裏的話,我剛纔也被嚇傻了,沒來的發抖,你就到場了!”

“別謙虛,這年頭,像你這樣的學生已經不多見,你這樣的人,我喜歡!”

這時,傳來宋丹,嘻嘻的笑聲,黃凡義才發現自己自己的話語中的歧義了。這個性格豪爽的刑警隊長,也不禁尷尬。

莫名巨汗!

“姐姐,求你別鬧了!”

“行,你們好好談,我去隔壁查房!”

宋丹走後,黃凡義說道,

“莫名好福氣啊!

“別介,我們真沒什麼關係,她是護士,我是病人!”

“知道!知道!”黃凡義嘴上敷衍着,卻暗想,鬼才相信。

如果是普通朋友對方會像情人一樣抱着你。

見到莫名不想解釋他跟護士的關係,黃凡義也不在意,立馬換了個話題。

“你以後小心一下陳旺的叔叔陳留金。對方算得上西城區最大的混混頭子,手中掌控的至少對方明面上的力量,就足矣控制很多見不得光的產業。酒吧,KTV,洗浴城,一些關於西城區的娛樂場所,基本上都屬於對方的控制之中。涉黃涉毒,還涉及到走私,總之很多違法的行業,都有涉及,你也見到他的侄子囂張的氣焰了!連我面子也不給!”

“這件事情,以後還得靠你們警方的努力了,這一點我也無能爲力,不過還是謝謝黃隊長的關係呢!”

聽到莫名的回話,黃凡義不禁失望。

黃凡義不僅僅是提醒莫名那麼簡單,當他意識到莫名手中能夠引出,如此巨大的公安系統的力量,他的心中同樣也存在着莫名背後的勢力,剷除陳留金的心思。

這個時候黃凡義還以爲是莫名的原因才能夠觸動省公安廳治安總隊大隊長,以及市局局長,心想對方長輩最最低也是正廳高幹甚至更高,他的心便活絡起來。

兩人攀談了一會,黃凡義便知道莫名並非一個只會頭腦發熱,正義感十足的在校大學生。

想想也對,自己跟他接觸過程中,發生的每一事,對方都能夠遊刃有餘的解決掉,他同樣想起那一次在通訊城中,對方一直保持着憨厚笑容,就把通訊城手機大賣場最大的黑商頭子,金胖子給賣了。

便知道自己心中謀劃的大事,不能急。

想到這裏,黃凡義說道,“莫名,如果今後還有人,找你的麻煩的話,記得通知一下兄弟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會辦妥!”

“一定,一定,今天煩勞黃隊了,等出院後,一定答謝黃隊,今天就不送你了!”

黃凡義笑笑,不置可否。

黃凡義走後,宋丹就溜了進來,時間掐得準準,莫名心想這丫頭估計就沒走遠。

“那個大個子誰啊?看到因爲的你事情而出動那麼多大人物,就變相的跟你稱兄道弟!真是勢力的可以啊!”看着黃凡義離去的方向,宋丹一臉厭惡,倒是一個愛憎分明的女孩,甚至不介意在莫名面前暴露自己的喜好。

變相說明,她對莫名的感官不錯,談不上一見鍾情,也許日後真會日久生情。

“別人沒你說的那麼不堪,倒是你老實交代!我可是知道自己的分量,沒到市局局長,省廳二局局長,爲人一個小人物的出動的地步,這些都是護士姐姐,你搗的鬼吧?”

宋丹吐了吐舌頭。“姑奶奶,還不是爲了你,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以後看你還敢不敢對我不敬!”揚起手,作勢威脅狀。

最也終宋丹也沒有告訴莫名她的家世,就轉身出了病房。

看着洋溢着青春氣息,波波頭下擁有精緻的鵝蛋臉的美女護士。

莫名暗忖,對方長輩最差也是一個公安廳的某位大佬,只是他完全沒想到宋丹的來頭,比他所想象中的還有大。 當宋丹最後一個人離開後,病房裏靜悄悄的,莫名躺在病牀上,梳理一下事情,黃凡義最後離去對他說的話,同樣對他觸動很大。

本來無意介入本地黑幫鬥爭的他,不得不再次重視起陳留金來,他知道陳旺之所以敢肆無忌憚的調動幾十人到醫院圍堵他,就因爲其背後站着的陳留金。

雖然不曾見到這個西城區最大的黑幫頭子,但莫名已經不止一次聽說到他的名諱,上一次他砸了陳旺的頭,就聽小高子說起陳留金,儘管那小子說起陳留金的時候,一臉不屑一顧的表情。

但不代表莫名也能夠蔑視他的存在,一跟能夠盤踞起來暗中控制整個西城區的娛樂產業的人,就不是簡單的角色,坐落大學城的西城區,娛樂產業在整個江城市都是最爲繁華的一個轄區。

僅僅這一點就能夠說明陳留金的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團,也難怪他的侄子甩不甩西城區分局的刑警隊長。

有問題找專家,對於黑幫地下勢力的事情,雖然黃凡義這個刑警隊長也能算上一個專家級別的人士,但跟對方關係不明朗的現在,莫名不想冒着這個險,縱使黃凡義幫過他的幾個小忙,但在關鍵時刻,莫名仍然沒辦法信任他。

畢竟人心這東西,是需要冰與火的考驗的。


所以對付陳留金,程萬鵬就是最佳的選擇,經歷陳旺帶隊圍堵他事件後,莫名最終還是決定打電話,讓程萬鵬帶幾個可靠的人過來。

畢竟全身是傷的他,確實需要一些防護的力量。

……

半個小時不到,程萬鵬就帶着兩個人出現在W大附屬醫院的莫名的病房中。

程萬鵬風塵僕僕的趕到來到病房後,看着一副木乃伊的莫名,程萬鵬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莫名,怎麼回事?你怎麼又受了如此重的傷勢了!”

說完,座到牀邊,他擡手就往莫名是右手腕抓去,手指輕輕握着脈搏,像中醫看病般望聞問切。

一系列的動作做完後,程萬鵬,臉色微變,有震驚,有疑惑,最終定格在憤怒當中。

“混蛋,誰幹的,我把他給宰了!”

暴怒的程萬鵬一掌拍在病牀的立櫃上,一個凹凸分明的掌印赫然印在其中。可見對方的一掌的力量有大多。一拍下去,估計真有可能把一個普通人的腦門拍碎裂。

身後的兩個心腹,見狀神色微變,因爲他們很少看到自己的老闆如此暴怒,更是忌憚於老闆的實力。

司空見慣的莫名,則是神色如常,對於程萬鵬的厲害他比任何人都有一個直觀的認識。


但對於一向沉穩的對方,如此盛怒,卻出乎他的意料,苦笑道,“你知道了?”

“你什麼時候突破的?”說完不等莫名回答,望了身後的兩個心腹一眼,對方很自覺的退出病房,立在房門外兩邊,然後掩門。

蝕骨危情:總裁的私密愛人 ,莫名看在眼裏,同樣知道,有些事人多嘴雜,有些祕密,心腹也不該讓夠知曉。

“上一次在江灘公園被刺殺後,也是因禍得福,無意中在對敵的時候突然就進入了內勁境界,不然那一次估計連小命都交代在哪裏了,本來以爲於自己內勁的勢力,在江城市上自保沒有問題,沒想到這一次栽了個大跟頭!”

“混蛋,該死的!”

程萬鵬如此盛怒是有原因的,莫名接二連三的被刺殺身受重傷,已經引發了他那根暴戾的神經。他的最初來得江城市發展地下勢力的初衷,就是爲了莫名鞍前馬後,護他的周全,只是沒想到短短兩個月內,對方就重傷住院兩次,這刻他眸子中充滿了戾氣,煞氣。

“其實這次受傷註定沒法子避免,對方出手的是一個擁有二層勁勢力的內家功武者,八卦掌練得出神入化之境,已經大成,我現在還能夠留一口氣在,已經感謝上帝了!”

“什麼?二重勁的內家功武者?什麼時候,這樣的武者也出現在江城市了?不成,這件事一定稟報回師門!”

程萬鵬聽到莫名話,臉色震驚,更是爲莫名捏了一把汗,一個剛剛突破內勁境界,脫離入內之勁的僞內家武者的莫名,能夠從一個二重勁的武者手中逃脫,其中危險程度可想而知。

莫名說道:“大鵬我可聽說,你師傅放了你這個關門弟子下上後,就雲遊去了,你稟報師門?你確定自己的師傅能夠收到的求救?”

程萬鵬這時才冷靜下來,“也是,師傅他老人家,不管江湖事多年,就算他還留在師門,也不一定願意出門幫助我們呢,莫名你說這事該怎麼辦?事關二重勁的頂級武者,不可小視!”

“這事,你看着辦,我聽你的!現在我可是一個病號呢!”

“現在不急,你先把傷養好再說,二重勁的武者也不是萬能的,倒時候他再遇上,就算不敵,我們兩個聯手,捨得一身瞟也要把對方拉下馬!”這刻豪氣萬丈的程萬鵬,纔是莫名印象中的他。

二重勁內家功武者的事情,終究急不來。二人最終也沒把這件事情傳回HZ市的家中。莫名現在隱隱覺得,那天晚上中年武者之所以放任他逃脫,就是因爲對方輕敵之下,被獲取青銅龍戒神祕能量反哺的他,那一記暴起一擊同樣也身受重創,只是當時他只顧逃命,疏忽了。

說起來,也是因爲他缺少對敵的經驗,雖然他小時候受到國學大師方知的教導,傳授他國術,圍棋。但在一直在武術上的造詣變現平平,他的妖孽之處,表現在被龍戒改造後的智力值,而非武力值。

也基於這一點,他反而是程萬鵬最關係的弟弟,不然在NJ軍區擁有無上前途的他,也不會脫下戎裝到江城市混黑道。

對於程萬鵬的辦事效率,莫名一直都很放心,本來不想過多介入黑道地下勢力角逐的他,這一次無可奈何的避免不了要正面對抗的命運了。

莫名苦笑,暗忖,自己終究不是蔣公啊,坐着捱打,不是他的本性。

兩人有意識的避開二重勁武者的事情後,莫名道出此次叫程萬鵬親自來的原因。

“大鵬,對於西城區的大混混陳留金這個人,你瞭解多少?”

“陳留金?你是說西城幫的陳留金?怎麼他得罪你了?”聽到莫名提前陳留金,程萬鵬大惑不解。

“你大概不知道,我這一次之所以受傷住院,也是拜他所賜,我跟他的侄子陳旺有些恩怨,今天就被對方帶着五十個小混混圍堵在醫院裏,幸好今天市局的警察來得早,不然最少也要多在病牀山躺個一兩月了!”莫名解釋道。

他知道這段時間對方一直都沒放棄對南邊逃犯出來的殺手的追捕,手底下的力量也都往哪方面使力,對他的身邊發生的事情,就不能夠第一時間掌握。

“我過來之前,就聽到手底下的人說,市局今天在W大附屬醫院有大行動,沒想到是你小子鬧騰的,你可真能夠惹事,住個院也不消停一下!”程萬鵬一臉釋然。

“是一個家境不錯的朋友在背後使力,不然於我現在的狀態,在不經過趙爺爺的前提下,沒辦法動用如此龐大的力量!”

對於宋丹的事情,莫名不想過多的對程萬鵬提起,畢竟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小護士家裏有什麼大人物。

“先跟我介紹一下陳留金的勢力吧,我可不想對方一直像個蒼蠅在我耳邊嗡嗡着,就算他們不幹嘛,煩也煩死我!”

“江城市的13個轄區中,上得檯面的地下勢力,分爲三股,其中當然也有無數個依附的小幫派,最爲市內娛樂產業龍頭老大的西城幫,明面上的勢力排在第二,控制着4個轄區,因爲西城幫主要是總部在西城才被道上的人習慣性的稱之爲西城幫!”

倒還真是三國鼎立的局面啊。莫名暗忖。

“還有就是江城市最大的地產公司鴻運地產,暗地裏控制着5個轄區,作爲最老牌的地下勢力的存在,聽說鴻運地產的老總楚宏圖跟省裏的某位大佬關係匪淺!”

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在莫名看來再正常不過了,要是作爲江城市最大的地產公司的鴻運地產背後沒有省裏的大佬扶持着,莫名才覺得不正常。

別的不說,程萬鵬或者說莫名在江北省中,同樣有着他們的背後的大佬級別人物,

程萬鵬的背後勢力,同樣有着趙展雲這個在江北省盤踞多年,作爲江北省教育科技第一人的存在, 趙展雲在江北省的政治影響力,更不是不可估量的。

現實中每一個層面都有着自己的遊戲規則。如果單純的黑社會沒有相應的**力量的扶持,那麼很快就被別的勢力所代替。

程萬鵬還繼續說着,“剩下的就是我們的青幫江城分舵了,控制着江城市內河運輸行業!”

對於自己的力量程萬鵬覺得沒有必要跟莫名細說,如果他需要的瞭解的話,輕而易舉的事情,程家作爲莫名的忠實盟友,對於莫名這個指定爲他們同盟利益集團的接班人,程萬鵬其實就是作爲莫名的班底存在的培養。

作爲擁有最大河運港口的江城市,控制着這個產業,同樣擁有豐厚的利潤,程萬鵬的勢力成爲在江城市的排名大三的地下勢力,無可厚非。 接下來的幾天,莫名一直安靜的在醫院裏呆着,瞭解陳留金的真正的勢力後,知道對方並非一般的道上勢力,莫名沒讓程萬鵬做什麼動作,而是讓他保持克制。

同時告誡他小心範雷鳴,畢竟中年武者,就是範雷鳴的人。目前爲止,他都沒找到對付對方的最佳辦法。

他甚至有想過,請求他的授業恩師的方知的支援,這個想法也只是一閃而過,對方如今都儼然成了一個修生養性的大隱者,莫名不想因爲他的事情,而擾亂對方的清修。

程萬鵬走後,便把一個心腹留下,聽候莫名的差遣, 榮耀王者 ,莫名苦笑。也不拒絕,畢竟他現在是個貨真價實的病號,再有一些小混混的騷擾,他也苦於應付。

對方叫做丁宇,斯斯文文,一身打扮都像個都市白領,一點也不想混黑的,也變現的說明這年頭,流氓也有文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